《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八十七章豐厚獎勵


    歡迎大家來到-< 書 海 閣 >-:

    飄雲峰,林暮洞府,人滿為患。

    林暮拿下第一之後,前來恭賀者絡繹不絕,川流不息,剛剛打發一批,立即又有下一撥人滿麵笑容進來。

    無一例外,這些大門派掌門和長老們,都帶著價值不菲的賀禮。

    麵對這些笑臉,林暮唯有忍著右手痛苦,微笑以對,接待眾人,但和往常想法不同是,這次所有人贈送賀禮,他全都笑納,沒有拒絕。

    十大門派掌門,都已知曉,刑雲是瀾彩界絕頂天才修者,林暮能夠勝之,大大鼓舞了天霄界的氣勢,於情於理,這些人都不得不來恭祝一番,出手自然也是極為闊綽,動輒就是數十萬塊下品靈石,以及一些療傷妙藥和其他珍寶。

    僅是十大門派所贈,林暮估算一番,價值就至少有六七百萬塊下品靈石。

    十大門派之後,其餘數十個中小門派,更是卯足勁來恭維林暮,諂媚意味十足,隱心占據三座靈礦之地峰頭,這些人都看到其中機遇,紛紛前來投誠,麵帶笑容巴結隱心,甘之如飴。

    小門派占據資源短缺,賀禮自然無法和大門派相比,但即便這樣,也是鮮有門派會低於十萬塊下品靈石。

    人人都知道,這次恭賀林暮,是討好隱心的最佳途徑,一定不能掉鏈子,但又不能太過著於痕跡,免得隱心生厭,每個人說話時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隱心。

    眾人百態,林暮一一看在眼中,心中不由感慨不已,麵上卻是帶著笑容,應付過去。

    和之前如出一轍,這些小門派賀禮,林暮同樣是來者不拒,盡皆收為己有。

    數十個小門派賀禮,價值也不下於五百萬塊下品靈石。

    前前後,僅是這些門派所贈,林暮不費吹灰之力,就收入一千二百餘萬塊下品靈石。

    這都是飛來橫財,林暮盡皆笑納。

    拿下大比第一之後,接下來他就要開始謀劃凝結金丹了,在此之前,要做很多準備,最大的準備,就是靈石,隻要擁有足夠靈石,一切不愁。

    應付完各大門派之人,林暮這才看到一直在洞府前靜靜等候的封厚和麻宏兩人,剛一看到兩人,林暮麵上就不由浮現出一抹笑容,想起了許多從前事情,一時思緒紛飛。

    當初,在迷霧林中,正是封厚帶著林暮前往臨霧坊,自此之後,林暮狩妖,在臨霧坊與人交易,參加拍賣大會,乃至於開店賺取靈石,逐漸見識到修真界的頂尖修者真麵目。

    和封厚相識,堪稱是他人生的一個轉折點,正式拉開他進入修真界的帷幕。

    故人相見,分外投機。

    林暮望著兩人,麵上笑意難掩:“闊別多年,沒想到封兄修為竟然精進到這等地步,下一步,就能凝結金丹了,麻兄同樣如此,竟然也已進入靈寂期巔峰!”

    林暮話剛出口,封厚和麻宏就覺春風撲麵,溫暖異常。

    和從前一樣,林暮對待他們依然謙遜有禮,和那些飛揚跋扈的大門派弟子迥然不同,兩人相視一眼,麵上齊齊浮現笑容。

    封厚笑道:“我們哪能和林兄相比,如今你都已是天霄界金丹以下第一人,許多金丹期修者,實力都遠不如你!”

    麻宏在旁笑著點頭。

    林暮笑著請兩人坐下,正色道:“你們莫要妄自菲薄,實話告知你們,我有現在實力,固然有自己努力,但隱心和駱言兩位長老悉心栽培同樣重要至極,你們單純靠自己苦修,就能達到現在這樣境界,殊為難得!”

    封厚和麻宏忙謙虛道:“也都是機緣巧合罷了!”

    林暮笑望兩人,心中早已猜出兩人此行目的,但為免兩人尷尬,他主動笑道:“如今隱心和駱言兩位長老,打算自立門戶,不日就要收精英弟子為徒,若你們願意,不若我將二位舉薦給兩位長老,如何!”

    此言一出,封厚和麻宏頓時笑容滿麵,哪會拒絕,忙齊齊笑著答應:“求之不得,多謝師兄了!”

    兩人說話倒是會順杆爬,尚未拜師,就喊林暮為師兄了。

    林暮麵帶笑容點頭。

    封厚這才歉意笑道:“我們知道師兄有傷,既然如此,師兄在此安心養傷,我們這就告辭,改日再來拜訪!”

    兩人行事幹脆,當即笑著行禮離去。

    林望著兩人離去背影,笑容斂去,不由一陣沉思。

    片刻後,他回過神來,取出生生造血丹和合合止血丹,在駱言幫助下,再次內服外敷一遍,在兩種靈藥配合使用下,他右手傷勢已經開始漸漸好轉,但由於傷勢太重,哪怕有這兩種靈藥,也至少要數日功夫方能痊愈。

    包紮好傷口,駱言和隱心幾人也齊齊離去,留下林暮在此養傷。

    但幾人剛行至洞府前,卻是發現司空判帶著兩位靈寂期修者,在他們三人身後,跟著一位黑衣修者。

    隱心剛一看見黑衣修者,眸中猛然一亮,一抹微不可察光芒從他眼中一閃而逝。

    元嬰期修者。

    這位黑衣修者和無雙真人相比,氣勢極其內斂,若非他刻意查看,猝不及防之下,都很難發現司空判身後竟然還有人。

    這人絕對是一位高手,不遜於無雙真人。

    “我想去看望一下林兄,不知可否。”司空判對隱心微微一笑,詢問道。

    隱心深深望一眼司空判身後的黑衣修者,隨即淡淡笑道:“自然無妨,你去便是!”

    司空判笑著點頭,當即向洞府行去,黑衣修者跟在身後,同樣要進入洞府。

    隱心倏然出聲:“你留下!”

    聲音不疾不徐,卻有一股不容抗拒威嚴。

    黑衣修者身形一滯,停在原地。

    司空判轉過身來,望一眼隱心,隨即望一眼黑衣修者,若有所悟,明白隱心擔憂,當即笑道:“絕,你留下!”

    絕麵色平靜,微微點頭,當即停在原地。

    司空判轉頭又對東方談笑和葉星辰道:“你們也留下吧!”

    語畢,他一人向洞府內行去。

    隱心和絕一幹人等,盡皆留在洞府外麵。

    外麵動靜,林暮已是知曉,司空判剛一進入洞府,他便笑著招呼其在洞府中坐下。

    “此次大比,林兄果然沒有令人失望,擊敗了刑雲。”司空判剛一坐下,就笑著誇讚林暮:“刑雲自詡絕世天才,這樣敗在你手中,當真是大快人心!”

    林暮微微笑道:“幸不負所望,拚命之下,才僥幸勝過刑雲,他實力當真強絕,真正攻擊力,我並不如他強大!”

    司空判笑道:“話雖如此,但你既然勝利,實力自然勝過刑雲,結果最重要,我之前與你說賭局之事,如今所有靈石都已清算出來,在你努力之下,我大賺,你功不可沒!”

    林暮不由笑道:“賭局是你絕妙想法,當初我也是極為看好,你將所有希望都押在我身上,當真是給了我莫大壓力,我真怕你血本無歸,如今已然勝利,我也能放心!”

    司空判笑道:“我當時也是心血來潮,但事情發展往往出乎人最初預料,後來我發現這其中商機太大了,堪稱是空手套白狼,毫不費力,就能大賺,這次我沒經驗,將所有希望都押在你身上,其實是大忌,風險太大,但換而言之,也正是因為如此,賺得也超乎想象!”

    林暮笑著問道:“賺了多少。”眸中充滿期待。

    司空判微微一笑,道:“兩億塊下品靈石,還是純利潤!”

    賺了兩億塊。

    林暮一下愣在原地,旋即恢複正常,笑道:“竟然賺了這麼多,我不得不佩服你,以你這敏銳的商業嗅覺,若是去經商,那也絕對是暴利啊!”

    司空判哈哈笑道:“不,我是不會去經商的,那樣太累,我發現這樣賭局是賺錢最快的,今後但凡有比試,我就能照搬這次成功經驗,在其他地方也能開設賭局,僅僅在天霄界,就能賺到兩億塊下品靈石,若是在瀾彩界,一次賭局能賺到多少,而且,一次大比所耗時間並不多,這才是真的暴利!”

    司空判越說越興奮:“甚至,以後我身家足夠豐厚之後,我自己就能組織一屆大比,不僅能賺到海量靈石,還能促進普通修者的實力不停增進,大比前幾名的厲害參賽修者,我還能收攏為己用,這些都是絕世天才,若真能如此,堪稱是一舉多得!”

    林暮望著司空判,目光帶著欽佩。

    司空判眼光和膽識俱佳,遠勝尋常修者無數倍,刑雲能壓他一頭,也肯定是在實力方麵,在真正謀劃布局上,定然是不如司空判。

    人各有長,沒有絕對的勝者。

    林暮捫心自問,他在這方麵,是一片空白,完全無法和司空判相比,也隻有司空判這樣身份的人,才能說出這樣的想法,普通人想都不敢想。

    “之前我和你說,若你拿下第一,我贈你一件本命法寶。”司空判笑道:“如今既然我大賺,自然不會虧待你,本命法寶照送,兩億塊下品靈石,我分你五千萬,畢竟我留著靈石還有重用,五千萬塊靈石,已是足夠你用了,你看如何!”

    林暮一愣,心思電轉,隨即忙笑著拒絕道:“萬萬不可,這是你自己辛苦所得,哪怕是你不和我說,你押我,我也有希望勝過刑雲,你連本命法寶都不必給我的,如今你贈我本命法寶,又要贈送五千萬塊下品靈石,我萬萬不能接受!”

    他說話語氣堅決,不容置喙。

    司空判深深望一眼林暮,隻好笑道:“你既如此說,那我便贈你兩千萬塊,這次你莫再拒絕了,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可隨時找我,我能出力的,絕不會推辭!”

    林暮無奈,隻好苦笑點頭。

    幾個時辰前,他為了實現自己構想,不惜厚著臉皮,收取各大門派的賀禮。

    但世事弄人,誰也無法預料,數個時辰後,司空判竟然白白送他靈石。

    動輒還就是數千萬,

    

Snap Time:2018-06-22 11:46:31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