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八十六章大比餘波

  
  無雙真人麵帶笑意,望著台下歡呼雀躍的圍觀修者,意氣風發。
  林暮勝了!
  作為瀾彩界的附庸,天霄界隻能任憑擺布,哪怕是瀾彩界兩位靈寂期修者,來到這堣妨寣A他都要唯命是從,不能有任何怨言,其中憋屈和無奈,對他而言,實在是一種煎熬。
  但今日,當著天霄界所有頂尖修者之麵,林暮,作為天霄界年輕一代的希望,擊敗了在瀾彩界都負有盛名的刑雲!
  這讓他狠狠出了口惡氣。
  比試自始至終,他都全神貫注在察看,林暮能夠拿下這一場勝利,殊為不易,最後竟然是靠著強悍體魄,不顧一切血拚取勝,也出乎他意料之外。
  “林暮拿下這屆天霄界大比的第一,名副其實!”無雙真人滿麵笑容道:“按照大比規則,第一名獎勵,會有一份衝擊金丹資源,同時獎勵一件本命法寶!其餘三人,都會獎勵一件法寶和一份衝擊金丹資源。獎勵在近日內就會發放!”
  在數萬修者羨慕目光中,無雙真人飄然飛下台。
  “本命法寶!”
  “衝擊金丹資源!”
  “這分明是一步登天啊!”
  台下修者,豔羨不已,望著倒在高台上林暮,恨不得躺在台上是自己。
  “刑雲輸得太憋屈了!”
  “被人用拳頭轟下台!”
  “丟盡了劍修的臉麵!”
  許多人搖頭不已,有人惋惜,有人不甘。
  悄無聲息,一道人影驀然出現在高台之上,正是隱心。望著昏迷在地林暮,隱心麵上浮現一抹淡淡笑意,隨即帶著林暮離去。
  高台下麵,楚臻飛上前,亦是匆匆帶著刑雲離去。
  大比正式落幕!
  但這場比試所帶來影響,卻是餘波未息。
  幾家歡喜幾家愁。
  在這屆大比中,最引人注目的,除了比試之外,就要數司空判開設的這場風靡整個天霄界的驚天賭局。但凡是在無雙劍門觀看大比的靈寂期修者,幾乎有九成以上修者,都或多或少押上靈石,參與了賭局。
  但由於司空判的運作,待到大比後期,所有人都是不能押林暮,隻能壓刑雲幾人,此舉當時雖然令人不忿,但怨言並不是很多,畢竟,在當時,誰都知道刑雲是最有希望拿下第一的!當然,押刑雲修者也是最多。
  但世事變化無常,誰能料到,林暮竟然在最終對決中,一舉逆襲,擊敗刑雲?
  刑雲落敗,給這場賭局帶來極大動蕩!
  所有押刑雲和其他選手修者,都血本無歸!
  這令許多人都抓狂了!
  自己辛辛苦苦積攢的靈石,本以為能靠著這場大比,大賺一筆,但如今不僅什麼也未撈到,反倒變得一無所有!
  很多輸不起的人,紛紛衝上廣場西南角,欲要鬧事。
  “賠我靈石!”
  “你就是個大騙子!”
  “無恥之徒!”
  “將靈石還給我們!”
  喊和謾罵不絕於耳,有些激進修者,數十人一合計,紛紛祭出飛劍,就要和司空判拚命!
  數十位靈寂期修者,齊齊攻擊,哪怕是金丹期修者,也是難以抵擋。
  東方談笑和葉星辰被圍在人群中央,周圍修者群情激奮,喊打喊殺,兩人麵色都是一陣發白。
  這陣仗,太駭人了!
  若非司空判麵色平靜,宛如一座大山站在他們麵前,擋下所有謾罵和來犯之人,他們真不知如何是好。
  劍光閃爍,一些人就要動手,司空判麵上之前還帶著淡淡笑容,溫和解釋,但當這一劍刺向他時,一切都變了!
  麵上笑容驀然消失,司空判麵色一寒,當即祭出一柄金色飛劍。
  嗤!
  金色飛劍剛一飛出,就如同切豆腐般,將來犯青色飛劍斬為兩截!
  金色極品飛劍,殺意凜然,指向圖謀不軌之人,那人頓時遍體生寒,口吐鮮血退下。
  周圍人群,也是猛然一滯。
  司空判冷冷望一眼人群,寒聲道:“我早已說過,這場賭局純屬自願。能否賺到靈石,全看你們眼光。也勸過你們,適可而止,這是一場賭博,一旦押錯人,就將血本無歸!今日,林暮取勝,是他憑借自己真實本事,血拚得來勝利。你們之前沒有押他,就莫要來我這鬧事,隻能怪你們眼光不行!”
  “至於押刑雲等人修者。”司空判麵色冰寒:“那同樣是你們自己選擇。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不管好壞!”
  “你們現在來我這鬧事,是看我好欺負可是?”司空判最後一句話,目光噴火,緊緊盯著身前一群修者。
  一群人目光不敢與之對視,但旋即,後麵有人慫恿道:“莫要聽他胡扯,咱們靈石被他賺去了,反倒來教訓我們,老子最看不慣這樣的人!一起上,打死他!”
  各人想到自己白白損失的靈石,肉痛不已,怒從心來,惡意彌漫,在第一柄從後麵攻向前飛劍帶動下,立即有人加入其中,而且,人數越來越多!
  漫天都是五彩劍光,殺機凜然。
  東方談笑和葉星辰後心冷汗直流,兩人都是後怕不已。
  這場賭局,司空判早已給他們一人一千萬塊下品靈石,隻等賭局結束,他們便準備衝擊金丹,若是現在被這些人亂劍打死,也太憋屈了!
  想象中景象並未出現。
  東方談笑隻聽到司空判輕輕喊一聲:“絕,殺掉所有圖謀不軌之人!”
  司空判話音剛落,東方談笑就驚訝看到,人群中,不知何時出現一位黑衣修者,此人身影不停閃爍,出現在不同修者麵前,剛一出現,他麵前修者頭顱就猛然飛出,鮮血噴灑,倒地身亡。
  黑衣修者宛如幽影一般,不疾不徐收割著禦劍攻擊修者的生命,瞬息之間,就倒下一片人,數十位靈寂期修者殞命!
  犀利狠絕,不留餘地!
  廣場上,血腥彌漫。
  東方談笑和葉星辰呆呆望著黑衣修者,說不出話來。
  強大,太強大了!
  黑衣修者優雅地穿梭在人群中,收割著靈寂期修者的性命,數十位禦劍靈寂期修者,在他麵前,毫無還手之力!
  數十位靈寂期修者,片刻間,就被黑衣修者屠戮一空,盡皆殞命!
  殺完這些人之後,絕飄然回到司空判身後,一言不發。
  但廣場上,卻是再也聽不到謾罵,連怨言都再無一句。
  無雙大殿前廣場上,各大門派掌門和長老都並未離去,但他們看到黑衣修者殺人,卻是沒有任何人動彈,哪怕,黑衣修者所殺之人中就有他們門派弟子!
  禦靈宗掌門和萬劍宗掌門,相視一眼,兩人眸中都是一陣驚駭。
  因為這位黑衣修者,竟然是元嬰期修者!
  天霄界如今為人所知的元嬰期修者,也不過就無雙真人一人而已。
  司空判隻不過是區區靈寂期修者,竟然能號令元嬰期修者!
  他到底是何來頭?
  想起之前猜測,各大門派掌門,都是紛紛點頭。
  看來,他們是猜中了,這司空判,確實是大界來人!而且,他地位絕對不凡!
  萬劍宗掌門蔡琠M長老顧海相視一眼,兩人都是不得不放棄之前打算。
  剛剛慫恿眾修者圍攻司空判之人,正是他們萬劍宗弟子,原本,他們也打算在混亂時出手,企圖拿下司空判大賺一筆。誰都知道,司空判這次賺得絕對不少!
  但這位名叫絕的黑衣修者,令他們打消所有念頭。
  之前所押近千萬塊靈石,也隻能自認倒黴,算是打了水漂。
  以絕對實力震住所有修者後,司空判麵帶寒意道:“賭局有輸有贏,輸不起就別賭,我無意冒犯他人,但人若要殺我,我必會反擊!這其中代價,卻不是誰都能承受!望你們三思後行!”
  “正如我之前所說,該是什麼就是什麼,有人輸,自然就會有人賺!”司空判麵上浮現一抹微笑:“下麵,請所有押林暮修者,上前領取你們的賠償!”
  話音剛落,頓時有很多人上前。
  “我押了五千塊,當時賠率是十倍。”一位修者將玉簡遞給東方談笑,興奮道。
  “這是五萬塊靈石,請收好。”東方談笑確認玉簡記錄無誤後,取出五萬塊靈石,遞給此人。
  “我押了兩百塊,當時賠率是十五倍。”
  “我押了三千塊,當時賠率是五倍。”
  “我押了兩萬塊,當時賠率是十倍!”
  一個個押林暮修者,麵上帶著興奮笑容,紛紛上前領取賠償。
  封厚和麻宏兩人,麵上笑意盈盈,同樣向司空判擠去。
  隨人人潮,擠到司空判麵前,封厚笑著遞上一枚藍色玉簡:“我們押了五十萬塊靈石,當時賠率是二十倍!”
  五十萬塊靈石,二十倍賠率,就是整整一千萬塊靈石!
  此言一出,頓時吸引住所有人,眾人紛紛望來。
  司空判查看一番玉簡,確認無誤,笑道:“分毫不差,確是要賠一千萬塊!”他麵色沒有任何變化,取出一個儲物袋,遞給封厚:“一千萬塊靈石,盡皆在其中!”
  人群眼中放光,呆呆望著封厚手中儲物袋,羨慕不已。
  “一千萬塊下品靈石!”
  “這獎勵太豐厚了!”
  “真的是一夜暴富啊!”
  封厚接過儲物袋,和麻宏相視一笑,兩人當即匆匆離去,方向正是飄雲峰。
  司空判望著兩人背影,似有所思。
  在這場賭局中,這兩人所賺是最多的,能舍得花這麼多靈石押林暮,這兩人肯定不僅僅是眼光犀利,和林暮關係也是不菲,至少,肯定是相識!
  司空判似是想到什麼,麵上不由浮現一抹笑意。
  他和東方談笑、葉星辰一起,三人不停收起押林暮玉簡,賠償出靈石,大半日功夫,方忙完一切。
  令他們驚訝是,這短短半日功夫,他們就賠償出去一億多靈石!
  當然,賺得更多。
  司空判對此倒是毫不在意,已是有兩億塊靈石早就被他收入囊中!
  這場賭局,他才是最大贏家!
  尤其令他興奮是,他最大競爭對手,刑雲在這屆大比中慘敗!
  兩人間較量,他已是占據上風。
  麵上笑意盈盈,司空判當即帶著東方談笑和葉星辰,前往飄雲峰。
  黑衣修者,絕,無聲無息跟在他們身後。
  

Snap Time:2018-10-19 19:05:48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