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八十一章界印異動


    歡迎大家來到-< 書 海 閣 >-:

    天空澄藍,白雲悠悠。

    天霄界極深處,一片靜謐,灰色的界壁屏障,以一種奇異的合乎天地至理的韻律,來回浮動,一脹一縮,如同孕育嬰兒的胎盤。

    在這片界壁屏障中,有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界口,現在,這個出口已是被大能修者施展大神通封印住,這個界印,散發著五色光芒,五行輪回,生生不息,時刻都在運轉著。

    在界印一旁,有兩位金丹期修者,默無聲息,在靜靜打坐。

    這兩人,修為都已是金丹後期,他們正是天霄界界印守護者。

    界印守護者,這份差事,極其安逸,待遇極佳,這兩人自從金丹中期就在此守候,如今兩人都已是金丹期巔峰,界印一直穩固,從未有過異常。

    就在這一日,安逸被打破。

    界印五色光華流轉,但現在,界印運行忽然被逆轉。

    五色光芒運轉,忽然逆流。

    一正一反,界印中心立即出現一個急速漩渦。

    倏然。

    一柄黑色飛劍,猛然從漩渦中飛出。

    轟。

    五色光華破碎,飄飛四散。

    “破!”

    一聲冷喝,猛然從界壁屏障對麵傳出,殺意凜然。

    兩位金丹期巔峰期界印守護者,看到這一幕,全都被震住,一下呆愣在原地。

    界印被人破了。

    兩人在一那失神後,立即反應過來。

    “逃,去通知無雙真人。”一人當機立斷,做出決策。

    另一人二話不說,兩人當即禦劍遠遁。

    當黑色飛劍破開界印之時,兩人就立即明白,來人定然是大能修者,甚至,有可能都不是妖修,而是魔修,界印穩固無比,破開界印這位魔修,絕非兩人所能抗衡。

    甚至,對麵根本就不止一位魔修。

    想起魔修殘忍嗜血,無所不用其極,兩位金丹期巔峰修者,冷汗直流,飛劍遁速不由再快幾分,迅速飛入迷霧林,前往無雙劍門。

    但他們顯然低估來人實力。

    嘩。

    一道黑光閃過,劈向其中一位金丹期巔峰修者,那位金丹期修者,來不及有任何反抗,就被一劍斬下頭顱,飛撲在地,氣絕身亡,鮮血汩汩流出,染紅了地麵。

    兩外一位金丹期修者,根本沒有任何停留,遁速更快,甚至施展秘法,一道血光閃過,他急急逃逸。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有幸免。

    黑色飛劍看似極其緩慢,但卻在一瞬間,跨越數十距離,一劍擊穿這位金丹期巔峰修者心口。

    連慘叫都未發出,這位金丹後期修者,無聲墜落在地,血光噴灑。

    兩位金丹期巔峰修者,瞬息之間,盡皆被人滅殺。

    黑色飛劍擊殺兩人後,倏然停在半空,沒有絲毫顫動,極其平靜,連殺意都斂去。

    一位黑衣修者,身形出現在黑色飛劍旁,望一眼地上金丹期巔峰修者屍身,他冷峻麵容上,露出一抹詭異笑容,隨即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片刻後,有數十位黑衣修者飛至此處,這些人修為,有的隻有靈寂初期,有的已是高達金丹期巔峰,但無一例外,這些人身上,都透出一陣凜然殺意,這種殺意,並非普通人那種殺人時殺意,而是經過無數磨練,擊殺無數人後,身周自然而然凝出的殺意,不會消散,也難以隱藏。

    現在,這些人根本無需隱藏。

    為首黑衣修者一聲令下,這群黑衣修者旋即散開,隱沒入迷霧林中。

    前後不過盞茶功夫,一切來得快去得也快。

    界壁屏障處,再度恢複平靜。

    微風拂過,白雲悠悠。

    無雙劍門,無棱峰,無雙真人洞府中。

    “你們此行就是為此而來。”無雙真人坐在檀木桌前,緊皺眉頭,望向坐在一旁的司空判和刑雲兩人。

    刑雲和司空判互視一眼,兩人齊齊點頭。

    “人妖兩族,一直相安無事,你們師門是否得錯消息。”無雙真人不由問道。

    “不會錯的。”刑雲斬釘截鐵道:“天霄界中,固然是一片平和,並未爆發衝突,但在其他大界,人妖兩族已是摩擦不斷,這些小規模衝突,極有可能愈演愈烈,最後可能導致人妖兩族直接開戰!”

    司空判亦是點頭道:“我們二人來天霄界已有大半年,據我們觀察,天霄界同樣是如此,你們和迷霧林妖族相處並不融洽,現在已是開始冷戰,都無人再敢去狩妖,隻要有人稍加引導,立即就會爆發大戰!”

    “那你們意思是。”無雙真人無奈問道。

    麵前這兩人,雖然僅僅隻是靈寂期,但實力都是能擊殺金丹期修者,這還不算,兩人地位,連他都是無法與之相比,他們背後所代表勢力,非他能夠想象,更別說抗衡。

    天霄界作為瀾彩界附庸,如今遇上這樣大事,隻能聽從瀾彩界吩咐行事。

    刑雲道:“你們天霄界和妖族小妖界毗鄰,是人妖兩族前沿,之前甚至還互有往來,雖然現在兩界通道已是被封印,但妖族真想攻打修者,必然是從小妖界前來!”

    “你們天霄界和瀾彩界相通,若是你們被攻陷,瀾彩界也難幸免。”司空判接著道:“我們意思是,現在我們需占據主動,不能坐以待斃,首先要解決之事,便是向迷霧林開戰,消滅迷霧林所有妖獸!”

    “開戰,向妖族開戰。”無雙真人麵色一變,不由一驚。

    迷霧林實力極其強悍,妖獸壽命漫長,七級以上妖獸數目,遠超人們想象,修者和妖族開戰,極難占到便宜,甚至會被妖族滅掉都有可能。

    刑雲麵色平靜,他看出無雙真人驚慌,淡然道:“誰也不願發生這樣事情,但這遲早會發生,我們隻能未雨綢繆,將傷亡減到最小,不然,到時不僅你們天霄界會覆亡,瀾彩界也會是同樣下場!”

    無雙真人無奈點頭。

    哪怕是他再如何拖延,這場大劫終歸會來,無法避免。

    隻是瀾彩界一句話的事情,對天霄界來說,卻是一場極大災難,極有可能會導致生靈塗炭,修者傷亡無數,甚至,如果形勢動蕩,天霄界今後都有可能就是修者和妖族的主戰場。

    自此以後,天霄界都不會再有寧靜日子。

    刑雲和司空判見無雙真人一臉擔憂,互視一眼,司空判出言安慰道:“我們現在隻是提前告知與你,讓你有所準備,具體何時開戰,還需商討,我們兩人也是無法做出決定,你且放心,我們絕不會蠻幹,一切都以天霄界為重,也希望你們能夠配合,不要讓我們二人為難!”

    刑雲亦道:“迷霧林有十級妖獸坐鎮,而且,還不止一隻,賬麵實力,確實要比你們天霄界修者強大,但你無需擔憂,我已飛劍傳書,不日之後,我師門就會派來一位凝神期高手前來壓陣,相助你們!”

    司空判同樣跟著點頭:“我師門也不例外,也會派來一位凝神期高手!”

    無雙真人這才鬆口氣,安心不少。

    凝神期高手,實力強絕,遠非他所能抗衡,十級妖獸,同樣無法與之匹敵。

    但隱隱約約間,無雙真人還是覺得有些不妥,但到底是哪不妥,他也無法說出,這種感覺,令他無法放下所有戒心。

    “和妖族開戰,總要有人去挑起事端。”刑雲笑道:“這場天霄界大比,我發現許多有潛力修者,實力也都不錯,由這些靈寂期修者去騷擾妖族,要遠比普通修者犀利得多!”

    司空判亦是笑道:“不少人都能斬殺七級妖獸,妖族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若你們屆時表現強硬,兩族開戰再所難免,若是妖族避而不戰,那我們就去繼續騷擾,專門殺它們七級妖獸!”

    司空判道:“這場大戰,我們不能成為主力,但前期我們同樣可以做出不少貢獻!”

    無雙真人望著司空判和刑雲,連連點頭。

    他除了感歎後生可畏,再也無法說什麼。

    作為天霄界第一人,他忽然覺得自己一下被架空,隻能聽憑別人擺布。

    第一次,無雙真人覺得很無奈,很無奈,同時,他覺得自己很弱小,很弱小。

    如同被萬針穿心,無雙真人感覺內心隱隱作痛,痛徹心扉。

    “我們定會殺得迷霧林七級妖獸聞風喪膽。”刑雲堅定道。

    正事說完,司空判望一眼刑雲,不由揶揄道:“你確實能殺得七級妖獸聞風喪膽,但我覺得,林暮更能殺得八級妖獸聞風喪膽!”

    刑雲麵色不由一變,但隨即恢複笑意:“我和林暮實力高下如何,無需你來評判,明日就是最終決戰,到時自會見分曉!”

    說完,刑雲不看司空判,自顧道:“當初霓裳仙子隻是和界主說,天霄界林暮很有潛力,將來有望成大器,某人倒好,剛來天霄界,就不顧一切拉攏林暮,我倒想看看,若是林暮落敗,某人會損失多少靈石,一條六級靈脈怕都要賠掉吧,希望某人到時回去不會被掌門痛罵!”

    司空判麵色一變,就要發怒,但他迅即忍住,憋著一口氣,一句話也未說。

    無雙真人見狀,忙出來圓場,問話分散兩人注意力:“你們所說,我自然沒有異議,隻是,你們能想到這樣做,妖族是否也能想到,甚至都已開始實施,我現在都開始懷疑,小妖界妖修,是否打破界印,已經悄悄攻入天霄界!”

    刑雲和司空判麵色一變,齊齊點頭,驚呼道:“很有可能!”

    “我這就飛劍傳書,詢問界印守護者,界印是否有異常。”無雙真人當機立斷道。

    刑雲和司空判忙不迭齊齊點頭,

    

Snap Time:2018-01-17 21:08:19  ExecTime: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