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七十九章三人混戰


    歡迎大家來到-< 書 海 閣 >-:

    在陣陣沸騰歡呼聲中,林暮徐徐飛向大殿。.\\網

    剛剛戰勝楚臻,林暮現在回想,也都覺得極為慶幸。

    楚臻作為瀾彩界修者,實力確實強勁無比,攻擊力強悍無匹,若非他在千鈞一發時刻,猛然發現青色明月中破綻,恐怕無奈飛下台之人就是他了。

    林暮麵色凜然,一位楚臻就已如此,比楚臻還要強大的刑雲,實力會強悍到何種地步。

    劍光一閃,林暮在大殿前落下情形。

    剛一落地,林暮就覺眼前一陣發黑,陣陣眩暈,疲憊如同潮水版,一**襲來。

    剛剛那場戰鬥,林暮消耗實在太多,不論是靈力還是神識,都極已透支。

    但這是最後一場巡回賽,其他場次比試都還未結束,尤其是孤雲比試,林暮想等等看,他想知道孤雲勝負,這關乎最終決戰對陣場次。

    和駱言招呼一聲,林暮盤膝坐在大殿前,取出一瓶百年靈乳服下,開始恢複靈力。

    盞茶功夫,林暮修為就恢複七八成,他緩緩睜開眼睛。

    耳邊歡呼如潮,林暮不由向高台望去,高台上,孤雲麵帶微笑飛下,最後一場,他也勝利。

    至此,巡回賽全部結束。

    各人戰績也已出來。

    果然不出林暮預料,孤雲毫無懸念拿下一場勝利,戰績同樣是十勝兩負。

    麻煩來了,林暮眉頭不由微皺。

    大比前四已定,正是他和刑雲、楚臻、孤雲四人。

    但令林暮無法淡定是,他和楚臻、孤雲戰績一樣,全都是十勝兩負。

    按理說,他和楚臻戰績相同,而他又勝過楚臻,他應該排在楚臻前麵。

    隻是按照這規則,楚臻同樣勝過孤雲,應該排在孤雲前麵。

    那孤雲就是第四麼。

    顯然不是。

    因為林暮和孤雲比試中,沒有出場,那場算是林暮輸給孤雲,按照規則,孤雲應該排在林暮前麵。

    這陷入一個死循環。

    三人互相壓製,根本無法排除具體名次,隻能全都是第二。

    按照大比規則,第一對陣第四,第二對陣第三,隨後由這兩場比試勝者爭奪第一,按照現在比試規則,該如何進行。

    難道讓他們三人齊齊去和刑雲決戰。

    林暮不由望向隱心,皺眉道:“如今我和楚臻、孤雲戰績都是一樣,下麵比試該如何進行!”

    “你之顧慮,倒也是個問題。”隱心麵色淡然,並不作答,望向一旁的無雙真人。

    無雙真人望著飄然飛來的孤雲,暗自點頭,略微沉吟一番,他隨即開口道:“他們三人戰績相同,若我強行排他們座次,總歸會有人不滿意,若是再另行安排比試,也確實麻煩,屆時刑雲以逸待勞,他們三人血拚,對他們三人誰都不利!”

    無雙真人笑望隱心:“依我之見,不若他們三人在同一高台混戰一場,最終能留在高台上修者,就是第二,之後由這位勝者和刑雲爭奪第一,如何!”

    隱心淡然一笑,輕輕點頭:“這主意不錯,省去許多麻煩,比試也多出一些亮點和樂趣!”

    楚臻和刑雲在秋維相召下,也和孤雲一起飛來,無雙真人話語,他們同樣聽到。

    “你們三人是否同意。”無雙真人望一眼楚臻,隨後又望一眼林暮和孤雲,笑問道。

    “我自是沒意見。”楚臻蒼白麵容上,露出微微一笑。

    這場戰鬥,他損耗不少。

    但望著林暮,楚臻並未有任何不悅,相反,他眼眸中依然帶著淡淡笑意。

    這場比試,他收益良多,林暮發現他融合劍招中破綻,給了他許多啟發,今日之後,他打算潛心完善自己融合劍招,若是青色明月威力能發揮至極致,楚臻相信,以他實力,擊殺金丹中期修者,都是輕而易舉。

    林暮和孤雲相視一眼,兩人心領神會,齊齊笑道:“我們也沒意見!”

    無雙真人望著三人,笑道:“那就這樣定了,三日後,你們三人混戰,勝出者就有資格爭奪第一,鑒於這屆大比修者,實在太過天才橫溢,大比第一獎勵,也自然要水漲船高,第一名,不再是一件普通法寶,而是改為一件本命法寶,其餘三人,也都會獎勵一件品質上佳的法寶,其餘獎勵,也是略微改變,你們四人,都將獲得衝擊金丹資源,多出來的那一份,由我無雙劍門出!”

    四人齊齊露出淡淡笑容。

    林暮和隱心一行,當即和無雙真人告辭離去。

    身形剛剛飛起,林暮就聽到無雙真人對楚臻和刑雲笑道:“你們兩人請到我洞府一趟,我有要事相商!”

    駱言身形一頓,隨即恢複正常,林暮心中出現一絲疑惑,劍光閃爍,一行人迅即離去。

    回到飄雲峰,林暮一頭紮進洞府,開始潛心演化劍技。

    華金瀑雨,金靈疾梭,斬天神劍,這三招劍技,威力都是強絕,但想讓他們形成完美配合,則還需要一定演練,不過有楚臻和刑雲劍招配合經驗,林暮依葫蘆畫瓢,又加入自己想法,三招劍技配合間,已是初顯威勢。

    甚至,林暮還深入演練過他自認為最強大的劍技配合。

    不過,也僅僅是演練,在識海中演練劍技,並不消耗靈力,是以有時在識海中能演練出的劍技,真正與人決戰時,限於靈力和狀態,並不一定能夠施展出。

    在林暮演化的最強劍技組合中,他是以華金瀑雨作為正麵攻擊,金靈疾梭從側麵跟進,斬天神劍在後麵來個威猛霸道補擊。

    這還不算,更瘋狂是,林暮打算在這三道劍技之後,再猛然施展他最強攻擊絕招,華金瀑雨兩連發。

    相信以這樣攻擊,若是時機把握恰當,刑雲也是難以招架。

    不過,林暮不自信是,他體內靈力能否支撐他在這瞬息之間,施展出這五道劍技,即便能施展出,以他現在第一層塑形境界的經脈,能否經受住這樣的壓力。

    這些,都是要一一驗證和磨練的。

    此後幾日,林暮在識海演練配合之餘,也不時走出小屋,在旋月空間演化這樣強悍攻擊。

    果不其然。

    以他現在修為,確實無法做到這樣地步。

    這是本質上的差距,不時一時半會就能彌補,林暮一咬牙,不由想到千年靈乳。

    甚至,他直接服用千年靈乳來演練這一強悍攻擊,令他不滿意是,一連數次,他都失敗。

    雖然他能完整施展出這樣攻擊,五道劍技,他全都能順利施展出,但速度,實在不敢恭維,尤其是最後華金瀑雨兩連發,和之前三道劍技,有一段很長時間間隔。

    高手間比試,瞬息之間決定勝負,這段時間間隔,以刑雲超強攻擊力,足以讓林暮落敗無數次。

    林暮不惜千年靈乳,不懈嚐試著,在他努力下,劍技間間隔在不斷縮小,但他仍然不滿意。

    六日後,林暮退出旋月空間。

    他劍技磨練水平依然不夠,所幸距離最終大比,還有幾日功夫,林暮還有時間繼續磨練。

    當然,在此之前,他要在和孤雲、楚臻三人混戰中,脫穎而出,成為勝者。

    離開洞府,林暮和隱心幾人,禦劍飛往無棱峰。

    剛一飛至無棱峰,林暮就看到廣場西南角密密麻麻的人群。

    原來,是司空判再度更改賠率。

    賭局,越是到重要時刻,越是瘋狂。

    令林暮都心驚肉跳是,司空判竟然將刑雲賠率調整到一千倍。

    押一賠千。

    楚臻和孤雲賠率,更是瘋狂,全都飆升至兩千倍。

    整整兩千倍賠率,連林暮都心驚膽顫。

    太瘋狂了。

    司空判這場賭局玩得太大了。

    修者們瘋狂不已,眼紅著去押靈石,之前保持淡定修者,也都淡定不能,全都被刺激到了。

    唯一令人不爽是,所有想押林暮修者,都無功而返。

    司空判這次做得更絕,他直接將林暮賠率改為一賠零。

    就是不管林暮輸贏,現在押林暮,一塊靈石都拿不到。

    這顯然是徹底將林暮與其他三人隔絕開來。

    “哪有這樣的啊。”許多修者抱怨不已。

    “為什麼不讓我們押林暮!”

    “司空判此舉,喪盡天理啊。”有人痛心疾首。

    “司空判一人包下了林暮!”

    “他才是最瘋狂的賭徒!”

    封厚和麻宏站在人群外圍,笑道:“幸好我們之前將所有靈石都押在林暮身上了,我記得那時賠率是一賠二十!”

    麻宏肉痛道:“整整五十萬塊下品靈石,我們全部的積蓄啊,如果林暮沒成為第一的話,我們就徹底淪為窮光蛋了!”

    封厚麵帶微笑道:“那我也願意!”

    轉身望著一臉苦大仇深的麻宏,封厚笑著安慰道:“你盡管放心便是,即便林暮沒成為第一,我們也不會損失什麼的,你沒看到,隱心前輩已是占據了靈礦之地十大峰頭中的三座,若是這次真血本無歸,我們就去投奔林暮,以後還會缺靈石麼,況且,有隱心這樣劍道宗師指點,還要靈石幹嘛!”

    麻宏麵色好轉許多,擔憂道:“你已領悟出劍技,隱心前輩收下你定然不是問題,隻怕我有點懸啊!”

    封厚笑道:“你幾乎能勉強施展出強行劍技,若是勤加練習,假以時日,領悟劍技也是必然之事,盡管放心好了!”

    麻宏正要說話,這時,無雙大殿前,秋維朗聲宣布,比試開始。

    兩人忙停下說話,望向高台。

    高台之上,林暮和楚臻、孤雲三人,齊齊飛上半空,三足鼎立。

    台下,數萬修者,齊齊爆發歡呼,雀躍不已。

    三位絕頂靈寂期高手混戰,定然精彩紛呈,

    

Snap Time:2018-07-18 11:08:10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