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七十六章氣勢如虹

  
  歡迎大家來到-< 書 海 閣 >-:
  ?劍光落下,居斌麵帶笑意,朗聲宣布:“這場比試,林暮勝!”
  台下頓時歡呼如潮,久久無法平息。網
  拿下這場勝利之後,林暮戰績已經是九勝兩負。
  與此同時,刑雲和楚臻,也都毫無懸念拿下一場勝利。
  片刻後,孤雲也麵帶微笑下台,同樣贏下一場。
  整個巡回賽,隻剩下最後一場,目前排名也已明朗。
  刑雲十一場比試,全部勝利,目前排在第一。
  楚臻十勝一負,位列第二。
  林暮和孤雲戰績一樣,位列第三。
  歸有年七勝四負,遺憾排在第五,雖然最後一場比試還未開始,但前四戰績太過逆天,無論誰輸誰贏,他都沒有機會再參與最終決戰。
  林暮麵帶笑意,向居斌行禮,隨即轉身飛下高台。
  下一場,是巡回賽最後一戰,林暮對手正是楚臻。
  楚臻實力極強,目前僅僅輸給過刑雲,對上其餘修者,都是橫掃。
  林暮九勝兩負,目前排在第三,若是輸給楚臻,直接下滑至第四,最終決戰中首場就將麵對刑雲。
  這是林暮不願見到的場景,他現在劍技組合,僅僅是領悟出三招劍技,劍技見搭配組合,還未嚐試過,連初具雛形都算不上,對上刑雲,勝利把握並不是很大,極有可能還會落敗。
  上場刑雲連續多次放水,他才沒有重傷下場,不然這場比試能否參加,都未可知。
  最終決戰時,都是血戰,根本不可能再如巡回賽一般。
  下場對陣楚臻,林暮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拿下勝利,以便能多獲得幾日參悟劍技時間。
  若他勝過楚臻,他和楚臻戰績就將一樣,都是十勝兩負,按照大比規則,兩人戰績一樣,就看兩人直接對決時,是誰獲得勝利,勝利者則排在前麵。
  如此一來,隻要勝過楚臻,林暮就能成為巡回賽第二。
  心中做好打算,林暮徐徐在大殿前落下身形。
  他剛一站定,身邊就圍滿修者,皆是笑容滿麵來恭賀,有人更是故意套近乎,親切不已。
  近幾日,靈礦之地十大峰頭歸屬,在無雙真人見證下,都已分割完畢。
  令其他門派掌門羨慕不已是,隱心獨居三座峰頭,排行第二、第五、第六三大峰頭,盡皆劃至隱心麾下。
  坐擁十大峰頭中三座,隱心所擁有資源,都隱隱能和無雙劍門整個門派抗衡,誰若傍上他,被他收為弟子,不說能獲得他指點,但是其中豐厚資源,若是能得其中萬一,衝擊金丹也是輕鬆許多,希望大增。
  無雙劍門,門中修者十餘萬,消耗資源極多,但門中不論是靈寂期修者數目,還是金丹期修者數目,都遠遠勝過其他門派,門中還有一位元嬰期修者,這全賴資源供養。
  如今隱心一行,不過寥寥數人,卻坐擁這樣資源,誰不眼紅,誰不羨慕。
  不少散修還有小門派,都轉動心思,欲要投誠,歸屬隱心,但都被隱心輕描淡寫應付過去。
  他並不表態,既不同意,也不拒絕。
  不少人都是不明所以,詢問駱言,也都被駱言笑著略過,寒冰仙子麵若冰霜,整個人都如同萬年寒冰,亙古不化,無人敢去問,都知問了也是白問,詢問焚凝,得到答案卻是,他也不知。
  所有人都無奈,目光不由轉向林暮。
  眾人圍攏在林暮周圍,皆是麵帶笑容,不停誇讚恭維,目的不言而喻。
  但他們所有人都失望了。
  林暮一直潛心修劍,不問世事,這些事情,駱言此前並未告知他,以後有何打算,也未和他說,是以,他對這些人也是愛莫能助。
  人群熱情立減,漸漸散去。
  這時,一道劍光閃過,連舒笑意盈盈落下身形,無需贅言,他再度勝利一場。
  一行人不再停留,不想聽這些人聒噪,當即離去。
  回到飄雲峰,林暮直奔洞府,進入旋月空間,開始演練劍技。
  斬天神劍在他努力下,不斷完善,破綻日漸減少,威力也是愈來愈強。
  待林暮將斬天神劍領悟透徹後,他開始思慮,如何搭配這三招劍技。
  索性,他並非毫無頭緒,和刑雲戰鬥,對他促進極大,也積累許多經驗,稍加演練配合,這三招劍技配合,便漸漸有模有樣,隻是威力如何,要等到比試中才能知曉。
  六日匆匆而過,林暮心念一動,退出旋月空間,和隱心幾人,再度前往無棱峰。
  一行人剛飛至無棱峰前,林暮就遠遠看到,在廣場西南角,早已人山人海,喧囂不停。
  他略用神識打探,麵上不由浮現一抹笑意。
  原來是賭局又有變動。
  司空判當真狠絕。
  現在大比進行到巡回賽最後一場,賭局也進入沸騰狀態,體現在各位修者賠率上,便能看出其中瘋狂。
  由於大比形勢明朗,前四修者,鐵定是刑雲,楚臻,林暮和孤雲四人,是以其他人賠率,都轉變為零。
  這也宣告了,凡是押其他修者之人,都血本無歸,所押靈石,盡皆被司空判賺去。
  不少人哀嚎不斷,痛哭流涕,有人押歸有年,押徐海,都押了不菲靈石,但奈何眼力不濟,虧本連連。
  前四修者中,孤雲賠率最高,已是達到一千倍。
  一千倍。
  所有人都是熱血沸騰,瘋狂不已。
  若是押孤雲,一旦賺到,就賺翻了。
  “孤雲實力極為強勁。”一位修者擠在人群中,欲要押孤雲,他自信滿滿道:“司空判雖然是開設賭局之人,但他眼光絕對出問題了,他完全小看了孤雲,孤雲作為無雙真人親孫,不論是資質和資源,都得天獨厚,根本不是其他人能夠抗衡!”
  另一位修者讚同道:“我相信孤雲絕對隱藏底牌了,而且還是絕世底牌!”
  “就是。”立即有人應聲道:“我要押孤雲一萬塊靈石!”
  除孤雲之外,楚臻和刑雲賠率,也是極為驚人。
  楚臻賠率高達八百倍。
  刑雲賠率也高達六百倍。
  六百倍賠率,又是刑雲,所有人都瘋狂至極,紅著眼睛來押孤雲,不少靈寂期修者都拿出全部身家押上。
  靈寂期修者們,富有者,身家約有百十萬塊下品靈石,貧窮者,也有數萬下品靈石。
  難以想象,這場賭局延續至今,司空判手中到底收取了多少靈石。
  但令不少人叫罵是,司空判竟然將林暮賠率調整為一賠一。
  也就是說,隻要押林暮,若林暮拿下第一,就會按原數靈石退還,如果林暮沒有拿下第一,這些靈石都將歸司空判。
  這明顯是出力不討好,有賠無賺。
  司空判這樣做,分明認定,林暮就是大比第一,若林暮拿下大比第一後,他隻需賠償之前那些押林暮修者,賠率也隻有數倍,十餘倍,最多不過數十倍,相比後期收取的這些靈石,賠償出去的,完全不值一提。
  但若林暮無法拿下第一,司空判定將血本無歸,還會自掏腰包。
  司空判,同樣在賭。
  而且是巨賭。
  人群無法想象,若最終是刑雲拿下第一,司空判該當如何。
  一些有心修者,都開始考慮,司空判到時是否會有靈石還給他們。
  這人到底是何來頭,竟然敢如此大膽。
  簡直是不要命。
  但看到不少金丹期修者,都前去押刑雲,這些人顧慮不由放下。
  任憑司空判再厲害,還敢欺騙金丹期修者。
  人群瘋狂至極,擁擠著前去押刑雲幾人,無人再押林暮。
  所有人都想擠到最前麵,連台上即將開始的比試,都無心思再去看。
  望著人群中修者爭論和興奮,東方談笑和葉星辰皆是麵帶笑意,轉頭望著身旁司空判,兩人眸中都是閃過一抹敬佩之意。
  在今日賭局開始前,司空判暗中招攬百餘人,付給他們靈石,讓他們在人群中挑撥修者,教唆修者們押孤雲和楚臻以及刑雲三人。
  效果出乎意料得好。
  大部分人,都是盲目的,尤其是在這樣賭局麵前,麵對足夠誘惑,極少有人能再保持平靜心境,紛紛掏出家底,很多人拿出全部靈石押刑雲和楚臻、孤雲三人。
  麵對此情此景,林暮不由露出一抹苦笑。
  司空判當真看得起他,當真是決絕。
  若他真輸給刑雲,司空判不知要賠出去多少靈石。
  林暮不由感到一陣壓力,他現在已經不僅僅是為自己而戰,也在為司空判而戰。
  直至現在,林暮才真切感受到司空判的厲害。
  之前,林暮和司空判也僅是口頭交易,算不得數,兩人交情也隻是一般,但現在靠著這場賭局,司空判將所有希望都放在林暮身上,把自己逼到絕境,不管林暮勝利與否,他和林暮關係都會突飛猛進。
  這愈發令林暮困惑,司空判為何要如此。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時,秋維已是宣布比試開始。
  放下層層疑慮,林暮身形一閃,飛上高台。
  與此同時,楚臻麵帶笑意,出現在他對麵,向他微笑行禮示意。
  林暮同樣微笑回禮。
  這時,秋維從天而降,落在高台上。
  這場比試,同樣重要,林暮和楚臻,都是隻輸給過刑雲一人,兩人的比試,自然也是精彩紛呈。
  秋維望一眼兩人,朗聲宣布道:“比試正式開始!”
  隨即,他身形一閃,飛上半空。
  話音剛落,林暮立即施展劍技。
  劍技,華金瀑雨。
  林暮早已看出,楚臻和刑雲是一類人,都是靠劍招取勝,他們勝利,一般都是靠綿綿不絕攻擊壓倒對手,占據主動最為重要。
  無論如何,不能被他搶占先機。
  穩妥起見,林暮決心先一步動手。
  金色瀑布犀利無匹,威勢凜然,直逼楚臻而去。
  氣勢如虹,跪求分享
  請到網
  

Snap Time:2018-10-19 19:07:16  ExecTime: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