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七十五章劍招無敵


    請牢記本站域名  ,或者在百度搜索: -< 書 海 閣 >-

    第三招劍技。

    林暮麵上浮現一抹笑容,純淨而又燦爛。

    這是一種發自肺腑喜悅,憑借自己努力,他已連續悟出三招劍技。

    這是創造的喜悅。

    要知道,領悟劍技並非易事,整個天霄界都沒幾位靈寂期修者能夠領悟,其中難度,可想而知,堪稱難比登天,林暮現在能領悟出三招劍技,實屬難能可貴。

    而且,他這三招劍技,並非誤打誤撞,胡亂摸索而得,而是按他自己想法領悟出。

    華金瀑雨,金靈疾梭,斬天神劍,三招強悍劍技各有側重,恰能形成一個完美搭配。

    林暮最初構想,已然實現。

    接下來,他所要做之事就是嚐試如何搭配施展這三招劍技,以期能達到最佳配合效果。

    當然,這要等比試之後才能著手,今日,他就要去參加巡回賽第十一場比試。

    巡回賽十二場比試,已是即將結束,大比形勢也愈發明朗,各人實力如何,都已展現出來,戰績排名或許無法真實反映修者全部實力,但至少能看出修者絕大部分實力。

    比試到現在,能給林暮壓力的,隻有三個人。

    第一個,自然是刑雲,和刑雲一戰,林暮受益良多,在劍道造詣上突飛猛進,水平提升一截。

    其次則是楚臻,無需贅言,至今都未施展出劍技的楚臻,自然也是瀾彩界修者無疑,他僅僅敗給刑雲一人,連孤雲都不是他敵手,實力強悍至極。

    第三人,則是孤雲,孤雲作為無雙劍門少主,各種資源應有盡有,甚至洞府中都有極其罕見千年養神玉鑄造雪白玉床,隻為用來鍛煉神識,堪稱豪華至極,林暮至今都沒見過孤雲拿出真正實力,或許孤雲也和他一樣,一直在隱藏實力,打算在最終決戰中爆發全部實力,也未可知。

    但不管如何,下麵兩場比試,林暮勢必都要拿下,他不想再輸。

    退出旋月空間,林暮離開洞府,和隱心幾人前往無棱峰。

    途中,駱言隻是簡短告誡林暮幾句,要注意下場比試對手。

    林暮下場對手,是無雙劍門歸有年,歸有年實力極其強勁,令人無法小覷,作為無雙劍門中,都能和孤雲爭奪掌門之位之人,歸有年實力並不比孤雲遜色什麼。

    大比進行到現在,歸有年戰績是七勝三負,僅僅輸給過刑雲和楚臻、孤雲三人,連徐海都不是他對手,和他比試時,一敗塗地。

    他強悍之處,在於劍技,體魄也並不遜色,和金丹期修者都已相差無幾,他也可以連續施展劍技,而且,劍技威力也是絲毫不差,孤雲與他戰鬥,也隻是險勝。

    對於駱言所說,林暮隻是微笑點頭,他早已不在意這些。

    這場比試,他隱忍太久,接下來所有比試,他都不會再輸,不敢對手有多強悍,哪怕是爆發底牌,他都要取勝,不管是誰。

    一行人來到無棱峰,無雙大殿前廣場上,早已人滿為患。

    在大殿前落下身形,立即有不少人前來和林暮打招呼,熱情至極。

    上一場比試敗給刑雲,現在這些人還如此熱情,著實令林暮略微意外一下。

    但他聽到這些人恭維話語後,麵色不由一變。

    “下場要努力比試啊,爭取拿下前四!”

    “一定要努力拚,大比第二在等著你!”

    “其實拿個第二也不錯。”有人見林暮麵色微微變化,笑著安慰。

    所有人,麵上都是帶著和煦笑容,但這笑容,都帶著那麼一絲幸災樂禍,並不明顯,卻又能讓林暮清晰感受到,著實惱人至極。

    這些人純粹是來找茬。

    正在林暮不悅間,秋維已是宣布比試開始。

    林暮聞言,祭出玄金劍,飛向高台,起飛時,他漫不經心踢出幾腳,之前奚落他幾人,頓時被他不經意踢倒在地,痛呼不已,哀嚎不斷,林暮體魄強悍至極,隨便一腳,也足夠他們痛半天,但望向林暮背影,他們明知林暮是有意為之,卻也敢怒不敢言,隻能自認倒黴。

    林暮心境平和,在最初漣漪後,瞬間恢複平靜,並未受這些人影響。

    這些人,不過是跳梁小醜,根本無需在意他們。

    但他心中拿下第一渴望,卻愈發堅定。

    成王敗寇,哪怕拿下第二,都是失敗,都會被人奚落,給人留下話柄,徒增煩惱。

    當然,他並非在乎這些流言,他在意的是豐厚的獎勵,那才是他最需要。

    身形飄在半空,林暮和歸有年相對而立,兩人互視一眼,微笑示意。

    這時,居斌落下身形,朗聲宣布道:“比試正式開始!”

    話音落下,居斌身形一閃,再度飛上半空。

    望著對麵林暮,歸有年百感交集。

    對於林暮,歸有年極為忌憚,也有感激,他能有現在實力,林暮居功至偉,當年他已是靈寂期,林暮不過是煉氣期,但那時,他就輸給過林暮,任憑林暮闖入火龍穀,還令他安然離去。

    正是從那時開始,他才真正開始潛心修煉,實力也是突飛猛進,成為無雙劍門年輕弟子中,實力最強大幾人之一,如今,更是僅次於孤雲,其餘人都已不是他對手。

    隻是看著林暮,他不由有些感慨。

    當年他和林暮差距,可謂天差地別,當時他就是無雙劍門天才弟子之一,雄姿英發,林暮卻是被禦靈宗追殺,不停逃亡,但轉眼數十年,如今再度遇上林暮,兩人地位和實力都已顛倒,林暮已然全麵勝過他。

    劍光一閃,林暮已是禦劍攻來。

    歸有年心下一凜,忙禦劍還擊。

    劍影如虹,兩人各自出劍數招,數招之後,歸有年額頭就汗水滾滾。

    這汗水,不是勞累所致,而是冷汗。

    歸有年心驚不已,他知道林暮實力強悍,極為強悍,但他沒想到,林暮能強悍到這種地步。

    僅僅數招,他就感到力不從心,在劍招比拚上,他和林暮相差,不是一點半點,而是整整一個檔次,一個境界。

    林暮施展劍招,看似信手拈來,渾不在意,但每一招都是和後麵一招有聯係,對他造成壓迫力也是越來越塔,形勢漸漸偏向林暮,數招功夫,林暮就掌控住局勢。

    歸有年甚至懷疑,若他不施展劍技,不出三招,他就會落敗。

    林暮劍招實在是太強大了。

    他和刑雲戰鬥過,曾體會到刑雲劍招的威力,但現在對上林暮劍招,他發現林暮劍招絕對威力並不如刑雲,但數個劍招施展配合下來,竟給他一種生生不息,連綿攻來感覺,壓力如潮,一**襲來,幾要將他擊潰。

    這明顯是劍道造詣完全勝過他表現。

    舉重若輕,收發由心。

    和歸有年驚慌不同,林暮麵上卻是帶著淡淡笑意。

    果然如他所料,他實力確實飆升,體現在劍招上,尤為明顯,他現在看到歸有年一招劍招,自然而然,後麵要施展什麼劍招,心中都有數,僅憑本能感覺,他就將歸有年逼迫得手忙腳亂。

    歸有年冷汗直流,再也無法堅持下去,一咬牙,他爆發劍技。

    青光一閃,一片銀色瀑布,從天而降,突然襲向林暮。

    劍技,飛瀑天降。

    這道劍技,渾然一體,攻勢極為威猛,麵對這道劍技,林暮心平氣和,用出全部神識探察,很快,他就發現這條銀色瀑布中的三處較大破綻。

    令林暮意外是,他現在探察對手劍技破綻能力,也穩步提升。

    歸有年劍技造詣不俗,都要勝過徐海,但之前麵對徐海劍技,林暮都無法發現徐海劍技中破綻,數日功夫,麵對歸有年,林暮發現自己竟然可以輕易發現,歸有年劍技中有三處明顯破綻。

    念由心生,林暮猛然運轉靈力,玄金劍金光一閃,倏然攻向歸有年銀色瀑布。

    在玄金劍攻入飛瀑天降一瞬間,林暮眸中光芒一閃,一下施展出三招劍招。

    劍氣華金。

    金靈疾空。

    玄金神劍。

    三招劍招,分別攻擊在銀色瀑布三處破綻中。

    轟。

    金光閃爍,銀色浪花飛濺。

    銀色瀑布,轟然四散,一下崩潰。

    劍招破劍技。

    台下修者頓時歡呼陣陣,興奮不已。

    “劍招破劍技,林暮這劍招堪稱無敵了。”一位押林暮修者,興奮不已道。

    “發現沒有,他實力相比之前,愈發強大了。”一位靈寂期巔峰修者激動不已道。

    “就是,林暮實力一直都在飛速飆升。”一位青袍修者讚同道:“潛力無限啊!”

    “看,歸有年還不認輸,又施展劍技反擊了。”一人驚呼道。

    高台上,歸有年麵色通紅,又連續施展兩道劍技。

    兩道銀色瀑布,威勢如虹,直襲林暮而來。

    麵對連續兩道劍技,林暮冷靜無比,他動用所有神識,探察著兩道劍技中的破綻。

    毫無懸念,這次他又如願以償。

    歸有年連續施展兩道劍技,蓄勢不足,劍技中破綻比上次還要明顯,還要致命。

    玄金劍光芒閃爍,憑借施展劍招優勢,林暮瞬息間施展出一招金靈疾空和劍氣華金,將第一道銀色瀑布破壞掉。

    銀光飛濺,玄金劍卻是毫不停歇,麵對第二道飛瀑天降,林暮全力催動靈力,金光閃爍,瞬息之間,他再度施展三招劍招。

    三招,都是玄金神劍。

    銀色浪花四下飛散,三道威猛劍招,一下將歸有年劍技擊潰。

    劍招無敵。

    歸有年麵色頹然,呆愣半空,旋即他轉身落寞飛下台。

    已是自動認輸,

    最新最快章節,請登陸-< 書 海 閣 >- ,閱讀是一種享受,建議您收藏。

    

Snap Time:2018-07-22 13:12:49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