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六十九章初顯雲山


    歡迎大家來到-< 書 海 閣 >-:

    這場之後,林暮戰績已是高達八勝一負!

    擊敗徐海後,如今在他前麵修者,隻有刑雲一人,楚臻現在和他戰績一樣,並列第二。.\閱讀\網徐海和孤雲戰績都是七勝兩負,同為第四,孤雲若想進階前四,必要和徐海展開一番血戰。

    居斌落下身形,朗聲宣布道:“林暮勝!”

    台下圍觀修者,歡呼如潮,皆是興奮莫名。

    耳畔傳來陣陣歡呼,林暮麵色恢複淡然,對居斌行禮示意後,飄然下台。

    在無雙大殿前落下身形,駱言幾人微笑望著林暮飛來,麵帶笑意。拿下這場之後,林暮後麵還有三場比試,隻要再拿下一場,就肯定能夠成為前四!

    林暮麵色平靜,這場比試之後,下場就是第十場。

    他第十場對手,正是刑雲!

    刑雲至今都未施展過劍技,每次都是輕描淡寫擊敗對手,遊刃有餘,從未有人能逼他拿出強悍實力,包括楚臻!

    楚臻同樣是未曾施展過劍技,但他對上刑雲,也是完全無法撼動!

    刑雲這樣表現,給林暮極大壓力。

    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刑雲實力強大到何等地步,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現在讓他和焚凝戰鬥,他都有六成把握擊敗焚凝,但對上高深莫測刑雲,他卻沒有任何把握。

    片刻後,連舒麵帶笑意飛來,他又勝一場!

    自從拜師駱言後,他實力突飛猛進,在一開始黴運耗盡後,他終於揚眉吐氣,連勝兩場,時來運轉。

    林暮無意閑看,打算回飄雲峰繼續完善自己劍技金靈疾梭,應對下場和刑雲比試,當即和隱心離開無棱峰,直飛飄雲峰。

    途中,一人忽然攔住他去路。

    林暮停下身形,望著麵前白衣修者,麵帶詫異,不由問道:“你所為何事?”

    攔住他之人,正是開設賭局白衣修者,林暮對他同樣頗具好奇,麵上雖然略帶驚訝,但並沒有什麼不耐。

    白衣修者麵帶微笑,望一眼隱心,淡淡行禮,隨即道:“能否借一步說話?”

    見白衣修者這樣態度,林暮心中一緊,這人到底是何來頭?麵對隱心,竟然如此冷淡,其他門派掌門,也不敢如此。回身望一眼隱心,林暮發現隱心並無不悅,麵色淡然至極,隱心一揮手,雲淡風輕道:“去吧。”

    林暮不由輕輕點頭,當即和白衣修者向遠處飛去,在一處僻靜山崖下,兩人停下身形。

    白衣修者麵帶笑意,一揮手,布下一個淡青色禁製,笑道:“冒昧打擾,還望見諒。”

    林暮微微一笑:“無妨。你直說便是。”

    白衣修者爽朗一笑:“那我也不拐彎抹角。我是瀾彩界司空判,此次前來天霄界另有要事,但閑來無事,如你所見,開了一個賭局解悶。”

    白衣修者略微停頓下,見林暮一臉驚訝,笑道:“你莫要發問,待我將話說完。”

    話中帶著笑意,卻帶著不容置疑語氣,林暮隻在無雙真人等少數上位者身上見到過這種風采。

    他不由輕輕點頭。

    白衣修者微微一笑,又道:“我想告訴你是,這場賭局,我要令所有人都意外!按目前大比走勢,刑雲實力遠勝群英,不可一世,最有希望拿下大比第一!不過,你莫要擔憂,以你現在身份地位,想必也猜道刑雲和我一樣,是來自瀾彩界。其實他實力並沒你想象中那麼強,當然,也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弱,在我看來,你有希望勝過他,不過,我有幾個問題問你,報酬絕對不菲!”

    停頓一下,望一眼麵色平靜林暮,司空判微微一愣,林暮麵色無悲無喜,最初驚訝都漸漸隱去,仿佛他所說,完全就是一件稀鬆平常小事。

    這一那,他竟看不出林暮深淺。

    林暮麵色平靜,心中早已波濤洶湧。這司空判竟然和刑雲一樣,都是來自中界瀾彩界!

    以司空判說話語氣和行事方式,似是根本不將天霄界修者放在眼中,包括隱心在內!

    自從司空判布下禁製後,林暮便發覺自己完全失去主動,司空判完全掌握說話節奏,他一句話都無法插上,行事全都被司空判左右!

    若是換做旁人,與他這樣說話,他心中早已不耐,這樣盛氣淩人,他並不喜。但司空判說來,他卻能平靜聽完。

    但是,他依然閉口不言。

    這次,司空判反倒摸不準林暮,笑道:“當然,我行事厚道。在我問你問題之前,你可以先問我兩個問題。”

    他主動做出退讓。

    林暮麵上這才微微露出笑容,略一思忖,便幹脆利落道:“你們前來天霄界,目的何在?刑雲真實實力,強大到何種地步,能否施展出劍技連發?”

    這兩個問題,是他最想問。

    司空判望向林暮,收起所有輕視之心,正色道:“我們此行目的,由於時機並未成熟,無法對你明說。如今其他門派掌門,都不知道我們是外界修者,望你也莫要亂說。”

    林暮微笑點頭。

    司空判笑道:“你莫要擔心,不管發生什麼,一切都在我們掌控之中!現在對你來說,最重要之事,就是這場大比。實話對你說,我和刑雲不和,他曾說自己能橫掃所有天霄界修者,當時我不知天霄界修者底細,沒有衝動參加大比,隻能隱忍,被他占據上風,壓我一頭,如今看到你,我看到了希望。你完全有希望,擊敗刑雲!”

    林暮不由道:“刑雲實力到底如何,能否施展出劍技連發?”

    司空判嗤笑道:“莫要說笑了。實話告訴你,別說劍技連發,就是真正劍技,刑雲都施展不出!”

    此言一出,林暮頓時驚訝莫名。

    刑雲竟然無法施展出劍技!

    難怪一直都無人見過他施展劍技,原來他根本就不會!

    見林暮一臉驚訝,司空判笑著解釋道:“我所在瀾彩界,和天霄界完全不同,這劍修所修劍訣,都隻是三品、四品低階劍訣,領悟劍技難度極小,隻要資質不差,一般都能領悟出,但瀾彩界劍修卻完全不同!”

    “我們所修劍訣,一般都是五品,少數人所修是六品,一些天才劍修,所修劍訣則是高達七品!”司空判笑望林暮,續道:“你也知道,劍訣品階越高,越難領悟出劍技,刑雲所修,正是七品劍訣,難度極大,至今都未領悟劍技!”

    “原來如此。”林暮麵色恍然。

    司空判笑道:“但你也莫要輕視刑雲,他雖然未曾領悟出劍技,但所修《雲海劍訣》中的七招劍招,他都已全部學會,融會貫通,他全力施展開來,劍招威力雖然無法和你劍技媲美,但也相差無幾!”

    “而且,他施展劍招速度,遠超你想象,你施展一個劍技,或許他都已施展出三招劍招!”司空判道:“一般人麵對這樣攻擊,完全無法招架。”

    “無雙真人親孫,孤雲,在我看來,也算是一號人物,修習五品劍訣,都能領悟出真正劍技,本有望和刑雲勢均力敵,但奈何他劍技威力還有準備,終究不足,難免會落敗!”司空判說話言語間遺憾至極,顯然是之前對孤雲抱有希望。

    林暮一直靜靜聽著,並未插話。

    和司空判這樣喜歡掌握主動之人說話,以林暮心性,並不與他爭鋒。

    相反,他不說話,司空判會將該說的都說出來,還省事許多。

    司空判望向林暮,笑道:“我想問是,你所修劍訣隻有四品,你還能否施展出劍技兩連發?”

    林暮微微笑道:“這是自然。”

    司空判聞言,麵上笑意更濃,希冀道:“我能否和你做個交易?”

    林暮笑道:“如何交易?”

    “擊敗刑雲!”司空判堅定道:“若你能擊敗刑雲,我直接贈你一件本命法寶級飛劍!”

    又是一件本命法寶級飛劍!

    林暮不由開始懷疑,本命法寶級飛劍難道泛濫了麼?

    之前無雙真人也是如此和隱心說過,這讓他充滿動力。

    如今,司空判又這樣說。

    要知道,一些金丹期修者,連法寶級飛劍都沒有,更別提本命法寶級飛劍,能擁有這樣品質飛劍修者,無一不是實力超群,或者是大門派掌門以及極其重要長老,許多小門派掌門,都無法擁有。

    林暮沒有任何猶豫,笑道:“我定當竭盡全力,擊敗刑雲!”

    這句話,發自肺腑,兩件本命法寶級飛劍,誰也無法拒絕,或許對司空判來說,這不算什麼,但對現在林暮來說,重要至極。他許多計劃,都是需要大量靈石,或者珍稀法寶。

    司空判,當真是雪中送炭。

    司空判笑道:“三日後,與刑雲比試,你務必要搶占先機,以強悍攻擊力壓迫他,讓他無從反擊,隻能落敗認輸。他和我一樣,喜歡占據主動,一旦失去主動,他也會驚慌失措的。”

    司空判這樣提醒,林暮不由點頭,他也不由對司空判刮目相看。司空判並非目中無人修者,他對自己同樣極其了解,對手有何弱點,同樣能一針見血指出,或許,他隻是太過自信。

    林暮不由想道,司空判僅憑幾句話,就將他折服,那一直被司空判當做對手,並且至今都未占到上風的刑雲。

    會強大到何種地步?

    ,. ,

    

Snap Time:2018-01-19 07:57:13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