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六十五章狂暴擊殺


    -< 書 海 閣 >-記住哦!

    這是一張精密細致火網,精美華麗,火焰浮動,紅光閃爍,灼人眼目。-< 書 海 閣 >-/-< 書 海 閣 >-/

    林暮眯著眼睛,望著火網,神識盡皆催動。

    果不其然。

    關平趁他分神間,抓住他愣神一瞬間破綻,猛然施展劍技,攻擊火候掌握的恰如其分,無懈可擊。

    但這並不能令林暮心慌意亂,他露出破綻是故意賣給關平,目的便是誘惑關平施展劍技。

    之前兩人你來我往,以劍招對劍招,林暮留手之下,兩人保持勢均力敵,這讓關平充滿信心,以為自己劍道造詣真能和林暮媲美,索性以劍招應對,伺機施展劍技突襲。

    林暮實力,他曾親眼所見,劍技是他最大依仗,不到最佳時機,他絕不會施展而出。

    殊不知,林暮和他對碰劍招數次後,便看出他目的,略一思慮,便計從心來,控製劍招攻擊強度,打算在必要時候,故意露出破綻,引誘關平施展劍技。

    劍技是關平最強悍攻擊力,隻要他能破掉關平劍技,關平便無計可施。

    孤雲落敗,來得恰到好處,林暮有意似無意,露出一個破綻給關平,關平果然按捺不住。

    從一開始,林暮就已經在挖坑,坑剛挖好,關平就迫不及待跳入,正中他下懷。

    神識全力催動,整個火網在林暮探察下,破綻無所遁形,一一顯現出來。

    一處,兩處,三處,四處,瞬息之間,他整整發現關平劍技中四處破綻。

    習慣焚凝金丹中期劍技後,如今再對上關平這種粗糙劍技,林暮遊刃有餘,行有餘力。

    但驀然,林暮望著氣勢如虹飛來火網,有一瞬間愣神。

    一絲明悟倏然浮現他心頭,若隱若現,隱隱約約間,一種說不清道不明感覺,牽引著他,迫使他放棄之前打算。

    因為他似乎發現一處隱蔽破綻。

    這處破綻隱在火網最中心,極其難以被發現,甚至,林暮都懷疑,那是不是一處破綻。

    火網犀利攻來,林暮根本無暇細細思慮,一咬牙,放棄之前計劃好劍招攻擊,倉促之下,隻來得及操縱玄金劍攻向他所懷疑那處破綻。

    玄金劍單純攻擊,威力和劍招都無法媲美,但不知為何,林暮心中卻是浮現一抹自信,自信玄金劍一定能夠破解掉這個劍技,天火羅地。

    一抹金光閃過,玄金劍沒有施展劍招,速度迅如流星,閃電般攻入火網中心處。

    這個中心處是整個火網的結點。

    玄金劍不偏不倚,恰恰攻擊到這個結點上。

    轟。

    結點承係整張火網,但極其脆弱,在玄金劍攻擊下,結點瞬間被擊破。

    結點破掉,整張火網再無支撐,一下轟然潰散。

    林暮緊緊盯著火網,麵上浮現一抹淡淡笑意。

    這結點,這才是整張火網最大破綻。

    他探察力,隱隱約約間,似是又提升不少。

    不對,林暮仔細體會著這種感覺,應該說,是他對劍技領悟又更深一層。

    隻有擁有足夠劍技領悟,才能看出對手劍技中破綻,如今他連這種隱蔽至極但卻無比重要破綻都能看出,劍技領悟要比之前要進步一大截。

    果然,比試才是磨練實力最佳試金石。

    關平呆呆望著四下迸散火花,愣在半空,眼眸中帶著難以置信。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凝聚全力釋放出劍技,被林暮一擊擊潰,他信心也被擊潰,喃喃道,旋即,他抬頭望著林暮:“你沒有施展劍技,僅憑一柄飛劍,就破掉我劍技,為什麼,為什麼”

    他一生都在修劍,敗在劍修手中,對他來說,並不是頭一遭,但像現在這樣落敗,他還從未遇到過。

    他費勁千辛萬苦,方才領悟出劍技,之後同階難逢敵手,所向披靡,如今卻被林暮以一柄飛劍,輕描淡寫擊敗。

    他無法接受,完全無法接受。

    紅著眼望著林暮,關平近乎失去理智,歇斯底道:“為何會這樣,你為什麼不施展劍技,為什麼不施展劍技”

    林暮麵上古井無波,淡淡望著關平,想起當初煙滿城一幕幕慘劇,緩緩吐出幾個字:“你還不配讓我施展劍技”

    這一句話,一下戳中關平痛處,他不信邪般,猛然一拍儲物袋,從中取出一枚暗紅色丹藥,仰頭服下,瞬息間,他整個人麵色大變,紅得發紫,全身各處都猶如剛在鮮血沐浴過,紅得嚇人。

    一股強大至極氣勢,一下從他身上散發開來。

    整片天地都在震動,靈氣如同雲潮,轟然向此聚集。

    朵朵祥雲,從遠處飛來。

    整個無棱峰,都變得和之前截然不同。

    望著這種天地異象,林暮猛然一驚。

    台下數萬圍觀修者,同樣驚訝莫名。

    “金丹異象。”一位金丹期修者驚訝萬分,失聲喊道。

    其餘修者,麵上也僅是驚訝,議論紛紛。

    “關平竟要凝聚金丹”

    “林暮這下麻煩了”

    飛葉劍門掌門越筠皺眉道:“我師傅曾告訴我,永遠不要和正在凝聚金丹修者戰鬥,雖然因為你的破壞,他極有可能無法凝結金丹成功,但後果也是極其嚴重,這時修者,能調動天地靈氣,林暮這下麻煩了”

    火離劍門尚壁深以為然:“天地靈氣浩瀚無比,若是他們願意,體魄和經脈又足夠強悍,能夠連續十次、數十次施展劍技,這關平在這時服用秘藥突破境界,真正目的顯然不是凝結金丹,而是想要調動天地靈氣”

    越筠眉頭緊鎖:“關平已是能施展真正劍技,即便我們遇上他,也不一定能夠取勝,現在他又能調動天地靈氣,我們若是對上他,必輸無疑”

    尚壁搖搖頭:“話雖如此,但你要看他對手是誰,林暮現在實力愈發深不可測,我們都已看不出他深淺,你看他連劍招都沒用,僅用一柄飛劍,就破掉關平劍技,你我誰能做到”

    越筠道:“若我猜測沒錯,關平所服用秘藥,一定是火係修者衝擊金丹境界最重要丹藥,離火丹,離火丹最是霸道,威猛至極,若是境界不夠,貿然服用,極有可能會爆體而亡,這關平修為已是靈寂期巔峰,看樣子都是無法承受離火丹威猛藥效,不過,他倒也決絕,顯然是想損人不利己”

    尚壁點頭道:“有成為梟雄潛質,但心性還是不夠堅韌,不懂得隱忍,見別人比他強過太多就按捺不住,迫不及待要爆發所有底牌,難成大事,亦是無法長久”

    “我擔心他以後都沒有機會。”越筠緊緊盯著場上,不由自主道。

    高台上,林暮身懸半空,望著關平,心中泛起一層寒意。

    他已看出,關平是想凝結金丹,震天威壓襲來,連他都感到心頭沉悶不已,渾身不自在。

    而且,隨著關平麵色愈發紅紫,周圍天地威勢也愈大浩瀚磅,簡直非人力所能抵擋。

    林暮有一種不好預感,關平定然是有所圖謀。

    在比試中,他根本無法凝結金丹成功,他自己絕對再清楚不過。

    那他目的是什麼。

    林暮無需多想,矛頭定然是指向自己。

    凝結金丹,哪怕失敗,對關平以後修煉根本沒有任何影響,修為反而會更精進,唯一損失,便是那枚暗紅色丹藥。

    心思電轉,林暮一下猜到關平意圖,定然是想擊殺自己無疑,不然以他現在表現出絕對優勢,關平早已認輸。

    林暮麵上浮現一抹怒意,新仇舊恨一起湧上,他怒火奔騰,身形一動,撲向關平。

    他不能再拖延下去,不然形勢對他愈發不利。

    他要將一切都扼殺在萌芽中。

    天地威勢震動,遠勝金丹期修者,他心中隱隱已是察覺出不妙。

    關平渾身火焰熊熊,通體紅得發紫,麵色猙獰,已是進入半步金丹狀態。

    望著飛來林暮,他麵上浮現一抹笑意,酣暢淋漓,極其解氣。

    但在外人看來,這笑容邪惡無比,猙獰可怕,瘋狂至極。

    嗖。

    一抹紅光閃過,關平倏然發動劍技。

    又是一張火網鋪天蓋地壓來,直襲林暮。

    劍技,天火羅地。

    這次劍技,威勢猶勝上次數倍,威力極其強悍。

    林暮全力催動神識,如法炮製,再度以玄金劍去破火網。

    與此同時,他身形卻是連閃,躲過火網,依舊直撲關平。

    速度迅捷,林暮深知,勝負就在一念之間,他根本不能再拖延,關平氣勢在這短短那間,又猛漲一截。

    唯一令他稍稍心安是,關平沒有領悟出劍技兩連發,雖然他能輕鬆施展出,威力遠勝從前數倍劍技,但若連續施展,中間定然會有一個短暫空歇。

    他所做,便是在這一那時間,擊殺關平。

    轟。

    玄金劍精準擊中火網結點,沒有任何波折,火網再度轟然潰散,哪怕它威力勝過從前數倍。

    火花四濺,落到林暮身上,以他體魄強橫程度,都是立即被火係劍氣傷到,鮮血淋漓。

    但他無暇顧及這些,恍若未覺般,他身形穿過繽紛火雨,奔到關平身前。

    左手一伸,他一下將關平抓在手中。

    一道紅光閃過,關平火係飛劍攻至林暮後心,林暮仿佛身後長了眼睛,頭也未回,右手向後一掄,緊緊將關平紅色飛劍抓在手中,任憑紅色飛劍如何掙紮,都是無濟於事。

    林暮右手頓時被劃破兩道深深傷口,鮮血淋漓。

    強忍疼痛,林暮怒吼一聲,掄動右臂,手握飛劍劍身,刺向關平。

    飛劍透體而過。

    紅色飛劍插在關平心口,鮮血汩汩流出,

    (創客-< 書 海 閣 >-)-< 書 海 閣 >-記住哦!

    

Snap Time:2018-08-17 16:55:55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