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六十一章以戰養戰


    仙玉塵緣第三百六十一章以戰養戰

    連舒麵色陡然一變。,,

    眼見便能贏下一場。林暮竟又半路殺出,難道他真要連輸?

    望著如虹劍光,他心中猛然一緊。

    劍光由遠及近,轉瞬飛來,林暮迅如流星,飛臨三號高台。

    歉意對居斌一笑,林暮落下身形,行禮道:“晚輩來遲,還望前輩見諒。”

    居斌麵上帶著微笑,望一眼落在大殿前隱心幾人,笑道:“無妨,現在依然來得及。”

    林暮麵上笑意不減,轉身同樣向連舒微微施禮:“在下有事耽擱,還望連兄莫怪!”

    連舒心一陣憋屈,難受至極,林暮從天而降,令他腹誹不已,但望著林暮和煦笑臉,他又無法發作。以林暮現在實力和身份地位,如此低姿態和他說話,已是給足他麵子,若是換做旁人,說不定理都不會理他。

    他雖是散修,但見多識廣,曆練頗多,該有禮數他並不會怠慢,壓下心中抑鬱,他麵上同樣浮現一抹笑容:“正事要緊,林兄現在前來,正好趕上。”

    他笑容間帶著尷尬,無法遮掩。

    居斌微笑望著兩人,不由含笑道:“林暮既已前來,大比現在便正式開始!”

    話音剛落,他猛然催動飛劍,飛上半空。

    林暮和連舒心中皆是一凜,麵上笑容漸漸斂去,身形一動,兩人倏然分開,飛到半空,禦劍相對。

    連舒鄭重望著林暮,暗中開始全力促動靈力。

    他有自知之明,和林暮相比,他步步落後,唯一勝過地方,便是修為!

    林暮修為雖低,但卻擁有千年靈ru!

    在林暮最弱這環,他都占不到絲毫上風!

    一絲黯然,悄然浮現連舒麵上。他不過是一介散修,根本無法擁有豐富資源,一身修為全靠自己苦修和努力得來,甚至,他連師父都沒有,連劍技,都是在偷看金丹期高手打鬥時領悟而出,本想借著這次大比,一鳴驚人,吸引大門派注意,借此機會,步入大門派,衝擊金丹境界,最好是無雙劍門!

    但令他鬱悶無比是,他運氣實在糟糕到極點,倒黴到家!

    一連三個對手,前兩個對手,孤雲,刑雲,實力都極為強悍,現在這第三個對手,又是林暮!

    林暮實力,都能擊敗金丹中期修者,他本以為林暮受傷,自己還有一點機會,但看林暮現在狀態,穩健無比,哪還像是有傷之人?

    若他這場也輸,成為前四希望愈發渺茫,若這場放棄,他又實在心有不甘。

    猶豫再三,他還是決定出手!

    瘋狂運轉靈力,他開始醞釀劍技。

    林暮嚴陣以待,暗自準備,但卻並未主動出手,好整以暇,等候連舒出招。

    一陣炙熱氣息悄然蔓延,連舒麵色通紅,麵色似要滴出血來,表情看上去有些猙獰,麵色帶著痛苦。

    與之相對,火光乍現,一團火雲倏然在半空形成!

    劍技,火雲斬!

    火雲詭異之極,看上去威勢凜凜,但竟然薄如蟬翼!

    強悍劍技,凝實到這種地步,極其罕見!

    林暮心下凜然,這連舒,雖然真如駱言長老所說,不過是一介散修,但這份實力,卻是絲毫不差!而且,這樣劍技,和其他人聲威浩蕩劍技相比,無疑要更盛三分!

    花拳繡腿看上去威風凜凜,但卻抵不過強有力一拳!

    連舒這道火雲斬,威勢與其他人比,或許略微遜色,但是威力,絕對不差!

    林暮全力催動神識,目光緊緊盯著飛來火雲,但是,他並未施展劍技!

    驀然,玄金劍金光一閃,迎上連舒火雲斬!

    金色劍氣凝聚在玄金劍周圍,犀利無匹。

    劍招,劍氣華金!

    劍氣華金在火雲斬麵前,極其窮酸,完全不是在同一個等級上,台下修者不由發出陣陣驚呼。

    “林暮未免太托大了!”

    “劍招哪能和劍技相拚!”

    “純粹是找死!”

    “莫不是傷勢未愈,無法施展出劍技?”

    “這下懸了!”

    “不要亂說,林暮體魄也是極為強悍。”有人反駁道:“即便劍招無法擋下劍技,他也無懼!”

    台下議論如潮,驚呼連連,台上比拚,卻已是見分曉。

    林暮劍招劍氣華金,如同遊魚,悍然迎上連舒劍技。

    玄金劍在林暮精心控製下,直奔火雲斬中心!

    旋即,金光轟然炸裂!劍招爆發,爆裂聲陣陣,火雲中心在金色飛劍攪動下,凝實火雲,一下被破壞!

    火光四射,火雲斬化為無數碎裂火花,四下迸散!

    台上風雲變幻,林暮以力破巧,靠著劍招,破壞掉連舒劍技,台下修者麵色急劇變幻,驚訝不已。

    “怎麼會這樣!”

    “他劍招威力怎麼那麼強大!”

    “當初我對上修者,隻是施展出強行劍技,我都無法抵擋,連飛劍都被對方擊碎!”一位靈寂後期修者,滿臉不可思議道:“林暮僅僅施展出劍招,便擋下連舒真正劍技,他是如何做到?”

    不少靈寂期巔峰修者,同樣麵色大變。

    十三強選手中,也有不少人在觀看林暮這場比試,見此情形,麵色齊齊變化。

    刑雲望著林暮,麵上閃過一抹微不可察笑意。

    連舒麵色如土,呆呆望著林暮,麵上泛起一陣無力。

    這是為何?

    到底是為什麼?

    他費盡千辛萬苦,方才領悟出的真正劍技,竟然被林暮用一個不起眼劍招破壞掉!

    到底發生了什麼?

    林暮神色平靜,望著四下潰散火花,心中也不由暗自慶幸。

    以劍招破壞劍技,是隱心剛剛傳授他,這也是他遲來原因。但他真的沒有想到,第一次施展,竟然能夠成功!

    這其中,運氣至少占到五成!

    當然,他實力也是不差,神識發揮出極大作用。

    大比之前,隱心特意留下他,傳授他與人對戰心得。

    隱心都領悟出劍意,堪稱劍修宗師,所站高度非尋常人能夠想象,與人對戰經驗心得,也是遠超一般金丹期修者,他稍加點撥,林暮便如醍醐灌頂,豁然開朗。

    之前,在林暮想法,與人對戰,便是比拚雙方最強實力,要麼比拚劍技,劍技不敵,他便以體魄硬撼!若再不敵,他便隻能服用靈ru,爆發劍技兩連發!

    這同樣也是其他靈寂期修者想法。

    但隱心卻告訴林暮,能以劍招破劍技!

    林暮陡然一驚,旋即欣喜不已,忙專心聆聽。

    靈寂期巔峰修者,用盡所有靈力,也難施展出三次強悍劍技,若是他能連續破壞三次,其他人還如何打?

    隻是劍招破壞劍技,要求極高!

    劍技凝實無比,若想以劍招破壞劍技,林暮必要先尋找到連舒劍技中破綻!隨後,以自己劍招,攻入劍技中,以點帶麵,破壞劍技走勢,甚至,靠自己強悍劍招,一舉擊潰劍技!

    這說來簡單,但做到極難。

    尋常修者,莫說無法找到對手劍技中破綻,即便找到,也是無法保證,自己劍招就一定能攻入破綻中!而且,即便能攻入劍技破綻中,也是無法保證就一定能將劍技破壞,反而有可能連自己飛劍都被擊碎!

    若是無法破壞劍技,又失去先機,隻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劍技攻來。

    必輸無疑!

    林暮之所以敢如此做,是因為他根本不怕連舒劍技!

    哪怕他無法成功,任憑連舒火雲斬攻來,以他體魄,也是無懼!

    大比之前,他唯一擔心是,自己能否發現連舒劍技中破綻。因為在隱心講解時,隨手施展出兩個劍技,他動用所有神識,費盡全力,都無法看出其中破綻。

    駱言無法,親自示範,但令林暮頹敗是,他同樣無法看出駱言劍技破綻!

    萬不得已,焚凝上前示範,林暮費盡心機,方發現焚凝劍技中一處微弱破綻,隻是他催動飛劍攻擊其中,焚凝配合他,他都未能破壞焚凝劍技走勢,更別說擊潰!

    麵對連舒劍技,他催動所有神識,總算找到自信,一連發現三處破綻!

    他忙發動劍招,攻入火雲斬最大一處破綻中!

    在他全力爆發下,連舒劍技並未摧毀他飛劍,反倒被他一舉將火雲斬擊潰!

    以力破巧!

    隱心告知他,即便無法一下做到這等地步,勤加練習,早晚能練成。

    這些大比對手,便是他練手對象。

    以戰養戰!

    在戰鬥中培養強大戰力!

    這一次,他運氣極好,一下就找到破綻,這令他找到自信!

    靈寂期修者,即便領悟出劍技,和金丹期修者相比,也是粗糙不堪,破綻極多!連舒劍技相比其他人,已是精致不少,但仍被他看出三處顯眼破綻!換成其他人,恐怕破綻更多!

    林暮欣喜莫名。

    隱心隻是指點他不到一個時辰,他便能立即擁有一個殺手!

    名師,果然極其重要!

    現在,他所站高度,已是比其他人高出一截,眼界全然不同,戰鬥已是變得遊刃有餘!

    他所要做,便是不停練習,提高破壞別人劍技成功率。

    但破壞別人劍技這個殺手,並不適合其他人,以普通靈寂期巔峰修者神識,極難在劍技爆發那短短那,看出劍技破綻,還能順利攻入破綻中,這對神識要求極高!

    林暮神識堪比金丹期,但也隻能看出靈寂期修者劍技破綻。

    應付大比,自然是綽綽有餘。

    但林暮並沒因此自滿,他開始反思,若是其他人以這招對付他,他該如何應對?

    靈寂期修者,難以發現他劍技中破綻,但是金丹期修者呢?

    在林暮思慮間,連舒卻是劍光一閃,落下身形,仰望林暮,無奈道:“我認輸!”

    他果真連輸,而且連輸三場!

    

Snap Time:2018-05-20 19:34:59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