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五十八章賠率飆升


    ~日期:~11月19日~

    “林暮這下發了暴力白菜!”一位靈寂中期修者,滿眼放光,大呼小叫。本書最新章節首發來自書河

    “一百萬塊下品靈石啊!”有人羨慕不已:“購買一身極品法器後,再買件微法寶,也是綽綽有餘!”

    無數平凡修者,聽到無雙真人宣判,皆是躁動不已,對何悠怨恨,那變化,轉為對林暮羨慕,許多本就看林暮不順眼修者,對林暮愈發嫉恨,咬牙切齒,恨得牙根發癢。

    “剛極易折,林暮此舉實屬不智,他本就受傷,又不顧一切爆發劍技,傷勢愈發慘烈,下場比試若是對上厲害對手,必輸無疑!”一位有遠見青衣圍觀修者,搖頭歎道。

    一群人立即望著青衣修者,齊聲道:“你懂什麼?”

    “一百萬塊下品靈石啊,爆發一次劍技而已!”

    “要是我,別說受傷,在床上躺三年我都願意!”有人癡癡道。

    “一百萬塊下品靈石!”立即有人興奮讚同道:“給我,我就發了!”

    青衣修者望一眼手舞足蹈幾人,轉身就走,臨行前留下一句:“你們是窮瘋了!”

    一群修者完全不將青衣修者之言放在心上,一人興奮道:“林暮這場勝利,酣暢淋漓,連金丹中期修者,他都凜然不懼,與之硬拚劍技,想必是實力已然恢複大半!以這恢複速度,定然很快就能重返巔峰,屆時,以他能斬殺金丹中期修者實力,拿下大比第一,還不是輕而易舉?”

    旁邊立即有人搭腔:“不若我們再去買林暮贏一代宗師都市重生最新章節。按照這勢頭,那白衣修者幾人見林暮如此彪悍,定然會降低林暮賠率!趁他更改賠率前,我們要早點下手!”

    一群人恍然大悟,忙都反應過來,齊齊向西南角湧去。

    比試風雲變幻,金丹期修者也是議論紛紛。

    “禦靈宗咎由自取。”角落中,飛葉劍門掌門越筠傳音身旁火離劍門掌門尚壁:“在眾目睽睽之下,妄圖擊殺林暮,當真以為能得逞?”

    “分明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火離劍門掌門尚壁,望著場中:“禦靈宗靈寂期修者,聽從自己所在門派掌門蠱惑,擊斃林暮,便能獲得無盡好處,其實完全是癡心妄想。即便殺死林暮,他們也是無法活命!更別提會有什麼優待!”

    越筠點頭道:“靈寂期修者,理應明哲表,不該插手門派恩怨◎節杜瀾,都被隱心劈殺,竟然沒對他們造成震懾?”

    “能進入大比十三強修者,都是天才,目光並沒那麼短淺。或許,他們根本就不怕隱心會斬殺他們。”尚壁若有所思道:“以禦靈宗現在實力,確實是無人能與隱心為敵。但作為天霄界第二大派,誰又敢說,禦靈宗沒有隱藏實力?或許,之前讓出排行第二峰頭,隻是一時忍讓。”

    越筠道:“有此可能。無雙真人雄霸天霄界,禦靈宗依舊安然無恙,隱心如今剛露鋒芒,禦靈宗或許真不懼他,隻是不願動用底牌罷了。”

    尚壁點頭:“禦靈宗有頭強大至極千足蜈蚣,據說已經晉升為十級妖獸!十級妖獸,攻擊力猶勝一般元嬰期修者,即便隱心如此強大,這千足蜈蚣實力,和隱心也應該是不分伯仲!”

    “不止這樣。”越筠道:“傳言禦靈宗有位上代金丹巔峰期長老,並沒隕落,而是成功晉升元嬰期一段幻想的旅途!隻是他無意執掌門派,一直在禦靈宗山門內閉關潛修,不問世事。聽人說,他實力和無雙真人比,都不遜色什麼。”

    兩位擁有元嬰期戰力存在!

    尚壁和越筠相視一眼,麵上皆是閃過一抹驚色。

    “禦靈宗若真擁有這兩張底牌,又何懼隱心?”尚壁歎道。

    “這隻是我們猜測,或許,禦靈宗實力和底蘊,比我們想象猶要強大!”越筠點頭道。

    尚壁麵上露出一抹迷茫:“僅是一個禦靈宗,便是如此而廣之,整個天霄界,到底隱藏有多少秘密?有多少高手一直潛修,未曾現身?”

    越筠搖搖頭:“這要從何談起,我們結成金丹也不過數十年,元嬰期修者,壽元高達千年,你說這其中,會隱藏多少高手?實在不好說!”

    尚壁望一眼台上,道:“不管如何,那些隱藏實力,或者潛修之人,現在都未露麵,如今一切都還在無雙真人掌控之中,禦靈宗現在被處罰百萬塊靈石,也是咎由自取!”

    越筠笑道:“我倒是極為看好林暮。禦靈宗想極力殺他,隱心和無雙真人卻極力保他,他之前途,無可限量!”

    尚壁麵帶笑容道:“但天才修者如過江之鯽,不計其數,能有大成就者,寥寥無幾暮若想有大成就,少說也要拿下這次大比第一,以他目前情形,我看難度極大!”

    越筠望著台上,笑道:“往下看便是了。”

    他話音剛落,台上頓起變化。

    無雙真人隨手一揮,台上靜謐如畫場景,又恢複原樣,再度運轉!

    台下喧囂頓止,所有人都是盯著台上,表情不一都市之升級學生全文閱讀。

    金色瀑布和火海轟然碰撞!

    金色劍雨飛濺,火花四射,威勢震天,旋即,兩道劍技同歸於盡,盡皆隱沒,消弭無形。

    何悠恢複行動,麵色陰沉至極,一言不發,劍光一閃,轉身飛回禦靈宗所在之處。

    林暮口吐鮮血,麵色蒼白至極,強行控製身體,搖搖晃晃落在台上,鮮血順著他衣衫,不時滴在高台青石地麵上,殷紅如墨!

    剛剛強行爆發劍技,他經脈無損,但身體傷勢卻是變得更為慘重!

    陣陣眩暈襲來,但他強行硬撐,不敢閉上眼睛。

    劍光一閃,駱言飛上高台,對無雙真人點頭示意,隨即帶著幾要陷入昏迷林暮下台。

    剛一回到大殿前,寒冰仙子沒有任何言語,上前熟練幫林暮止血,敷藥,療傷。

    直到這時,林暮方才放下顧慮,昏迷過去。

    駱言望著昏迷林暮,搖頭道:“這番再次受傷,我真的他在大比中能走多遠。何悠和蕭野固然可恨,但此事不該由他出頭,白白令他傷勢加重!”

    隱心站在林暮身側,淡淡道:“年輕人,要有血性!他心性已是極佳,思慮也很周全。你看他掌摑蕭野,廢其一臂,但並沒損傷蕭野修為,下場比試,蕭野依然還能操縱飛澆鬥!若他擊殺蕭野,其他人豈不是白撿一個便宜?”

    “以他實力,蕭野是無法傷他性命的!”隱心道:“這番受傷,也是無關緊要,隻要繼續修煉《淬脈訣》,或者服用秘藥,很快就能痊愈!禦靈宗賠償百萬塊下品靈石,難道還不夠他恢複傷勢?”

    駱言點頭:“那自然是綽綽有餘與美女老總的曖昧生活!”

    幾人說話間,在寒冰仙子妙手回春下,林暮傷勢已是被遏製住,傷口不再流血,漸漸開始愈合。

    這時,禦靈宗掌門任梁,麵上帶著尷尬笑容,過來行禮賠不是,順手遞上一個儲物袋,麵裝有一萬塊中品靈石。

    隱心理都未理他,駱言麵色不善,與之應付幾句,儲物袋卻是不客氣收入懷中。

    任梁訕笑離去。

    無雙真人麵帶笑意走來,取出一紅一綠兩個小瓶,遞給寒冰仙子,笑道:“這是我特意煉製出療傷秘藥,生生造血丹與合合止血丹,兩者搭配,內服外敷,效果極佳!”

    無雙真人指點道:“紅色小瓶中是生生造血丹,是為內服,綠色小瓶是合合止血丹,是為外敷,對傷勢療效絕佳,以他這種傷勢,並未傷其根本,兩天後便能痊愈!大比出現這樣事情,我責無旁貸,這兩瓶丹藥便都送與林暮,算是我對他補償!”

    寒冰仙子麵若冰霜,接過兩瓶丹藥,取出一枚暗紅色生生造血丹喂林暮服下,隨後又取出一枚翠綠色丹藥,碾碎敷在林暮傷口處,兩枚丹藥藥效驚人,林暮傷口以驚人速度,迅速開始愈合!

    隱心麵帶喜色,當即和無雙真人告辭,帶著林暮返回飄雲峰養傷。

    一行人飄忽離去。

    無雙大殿千廣場上,圍觀修者卻並未散去,依然有許多人在觀看其他高台比試,同樣精彩紛呈!

    廣場西南角,更是熱鬧!

    方桌前,白衣修者麵上洋溢著燦爛笑容,忙碌不堪。

    他不時向玉簡中留下神識印記,隨即交給麵前修者天才科學家。

    方桌前,修者密密麻麻,早已圍得水泄不通。

    “我押一千塊靈石,賭林暮!”

    “我押五百塊靈石,賭林暮!”

    “我押三千塊靈石,賭林暮!”

    所有修者,無一例外,皆是來押林暮!

    白衣修者望著身旁和他一樣,忙得不可開交的藍袍修者和青袍修者,笑容愈發璀璨。

    這一切,都是他一手促成!

    林暮比試剛結束,他便如一些人預料那般,更改林暮賠率,但出人意料是,他並沒有往下調,而是將林暮賠率提升到一賠十六!

    原先林暮不過是一賠八,現在直接翻倍!

    遠超羅辰的十倍賠率!

    在一場大勝後,所有人對林暮都是抱有期望,紛紛前來押注,聞知這個訊息,更加興奮不已,押注不由更多!

    修者越聚越多,白衣修者三人,愈發忙碌。

    但自始至終,白衣修者麵上,都是帶著和煦笑容。

    賭局這點靈石,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但看著自己絕妙想法,在他一手促成下,竟然變為現實!目前來看,絕對是穩賺不賠!哪怕林暮拿下第一,他也自信能賺得足夠多!

    這種成就感,令他享受其中,無法自拔!

    (decodeuriponent('%b8%fc%b6%e0%ba%c3%bf%b4%b5%c4%d0%a1%cb%b5%a3%actxt%cf%c2%d4%d8%7e%c7%eb%c9%cf%7e%ce%e5%c1%f9%d6%d0%ce%c4%7e+%7ehttp%3a%2f%);

    

Snap Time:2018-04-27 16:38:49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