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五十七章怒意澎湃


    ?千鈞一發,命懸一線。-< 書 海 閣 >- 

    紅光凝練無比,直取林暮心口。

    飛劍速度快到不可思議,遠勝普通極品飛劍數倍。

    蕭野麵帶獰笑,俊朗麵容顯得瘋狂而又猙獰。

    他蓄謀已久攻擊,林暮決計無法閃躲。

    這柄微法寶級飛劍,他此前從未動用過,便是準備用來招呼林暮,在他和何悠長老精心安排下,林暮果然大意。

    這一下,他誓要擊殺林暮。

    望著飛速襲向林暮紅色飛劍,蕭野仿佛看到,禦靈宗掌門之位,在向他招手,他笑得愈發燦爛。

    如同一抹幻影,紅色飛劍攻向林暮。

    林暮根本來不及有任何動作,雙眸緊緊盯著飛來飛劍,神識已是全力催動,在金丹期神識探察下,飛劍速度恍如減緩一般,但依然極其迅捷,在飛劍及體那一瞬間,林暮隻來得及猛然扭動一下身軀。

    下一瞬間,飛劍從他右胸一穿而過。

    鮮血噴湧,林暮驀然彎腰,口中鮮血橫溢,麵色潮紅,搖搖欲墜。

    台下頓時驚呼陣陣,許多人都忍不住閉上眼睛,不忍看這悲慘一幕。

    圍觀修者並沒看清林暮迅捷無比扭動,都以為林暮被擊穿心髒,必死無疑。

    許多人笑容綻放,歡呼雀躍,興奮不已。

    但令眾人驚訝萬分是,林暮並沒從半空墜落,在一瞬間萎靡後,立即生龍活虎,仿若從未被飛劍擊中過。

    一個靈活至極轉身,林暮一拍儲物袋,一個閃爍著五色光環圓環,猛然飛出,直奔紅色微法寶級飛劍。

    在陣陣驚呼聲中,五色光芒閃爍,整座無棱峰,都變得五彩繽紛,五行環瞬間漲大數十倍,套向紅色飛劍。

    五色光芒倏然變幻,五行環那縮小,頓時將紅色飛劍圈住。

    紅色飛劍在蕭野催動下,紅光大盛,企圖反抗掙紮,但林暮全力催動靈力,根本不給他任何機會,五色光芒大作,紅色飛劍被緊緊困在原處。

    蕭野麵色通紅,狂運靈力掙脫,林暮身上有傷,修為畢竟不足,隱隱要壓製不住。

    林暮眸中噴火,瘋狂運轉靈力,五色光華流轉,五行環威勢再度壯大,死死困住紅色飛劍。

    林暮怒意澎湃,胸中怒火狂燒。

    蕭野恬不知恥,出爾反爾,險些要他命。

    五行環困住紅色飛劍,林暮沒有任何停頓,麵帶怒色,一拍儲物袋,極品踏雲靴倏然出現腳上,旋即,他人如驚鴻,身形閃動,直襲蕭野。

    林暮身形如電,電閃而來,蕭野麵上喜色早已消失,取而代之,是無盡驚恐,催動自己極品紅色飛劍,便要遁走認輸。

    林暮怒意更盛,豈能容他從容認輸,身形電閃,轉瞬飛至蕭野跟前,一伸左手,抓住蕭野肩膀,隨手一拉,蕭野如同麻雀一般,被林暮抓在手中。

    怒意狂湧,無法平息,林暮左手牢牢抓住蕭野,右手揮出,光影一閃。

    啪。

    一聲清脆響聲傳出,蕭野左臉立即出現一道鮮紅掌印。

    沒有任何停頓,林暮右手再度反手揮出。

    啪。

    蕭野右臉同樣印上五道鮮明指印。

    林暮體魄強悍至極,連續兩個巴掌下去,蕭野俊朗麵容頓時變形扭曲,口中鮮血橫流。

    “掌摑蕭野。”台下修者驚呼不已。

    “蕭野血流滿麵啊!”

    “活該。”有人不忿道:“狠狠打!”

    林暮怒意奔騰,右手連揮,光影閃爍。

    啪,啪,啪。

    啪,啪,啪。

    連續十幾個巴掌下去,蕭野俊逸麵容頓時腫脹不已,變成豬頭,麵上鮮血淋漓,牙齒都被林暮打掉數顆,隻能和著血含淚吞下肚中。

    蕭野驚懼莫名,驚恐望著林暮,在林暮停頓間隙,忙用漏風聲音求饒:“我認輸,我認輸,不要殺我!”

    他淚流滿麵,渾身顫抖,驚恐莫名,生怕林暮斬殺他。

    聞聽此言,林暮怒意更盛。

    若不是顧慮後麵大比,林暮早將他擊斃,哪輪得到他現在求饒,但就這麼便宜放過他,林暮絕做不到。

    想起自己差點喪命,林暮望著求饒蕭野,愈發憤怒,揮掌做刀,便向蕭野左臂劈去。

    “住手。”何悠一聲怒吼,劍光一閃,一道飛劍猛然從林暮後心襲來。

    林暮神識如電,身形猛然閃動,身體以蕭野為軸,一個回旋,轉到蕭野身後,赤紅色飛劍倏然在蕭野麵前止住。

    何悠急速向此飛來,怒喝:“住手!”

    林暮理都未理他,揮掌做刀,一掌劈下,哢嚓一聲,蕭野左臂頓時被劈飛,整個人在巨大衝擊力下,發出一聲慘絕人寰悲鳴,飛落台下。

    望著麵上怒意盛極何悠,林暮不進反退,身影一閃,主動迎上。

    他欲戰何悠。

    何悠怒意難掩,飛至林暮身前五丈處,寒聲道:“他已認輸, 你為何還要作踐他,出手掌摑他,廢他一臂!”

    林暮怒極反笑:“他認輸,我就不能傷他麼,他認輸都可來殺我,我討還點利息都不行!”

    何悠嘴硬道:“我還沒宣布,他就還沒輸!”

    林暮怒意更盛,劍光一閃,倏然上前一步,冷笑道:“你算老幾!”

    “你說話,連放屁都不如。”林暮劍指何悠:“作為裁決,你徇私舞弊,蔑視大比規則,欲置參賽選手於死地,你有何資格,在這大放厥詞!”

    林暮取出一瓶千年靈乳,仰頭服下,遙指何悠:“今日,我就要替所有參賽修者討還一個公道,我倒要看看,你禦靈宗能猖狂到幾時!”

    林暮一頓搶白,何悠麵紅耳赤,但在這數萬人圍觀下,他如何能服軟。

    他麵色一變,怒瞪林暮:“小子,莫要肆無忌憚,當真以為我不敢治你!”

    “誰怕誰。”林暮針鋒相對道:“不想欺負小的,難道我還不敢打老的,當真以為我怕你!”

    “今日,我要討還一個公道。”林暮氣勢如虹,劍指何悠。

    何悠不過金丹中期,他連金丹中期楚竹都廢過,惹惱他,何悠又如何。

    戰。

    林暮伸手一招,五行環倏然飛回,和玄金劍一起,在他身前徘徊。

    麵對林暮強悍,何悠氣勢一滯,望一眼大殿前隱心和掌門任梁幾人,反倒不敢出手。

    台下圍觀修者卻是群情憤慨,吼道:“戰!”

    “戰,戰,戰!”

    “幹他。”偏激者,躁動他。

    “打倒這虛偽至極老匹夫。”有人怒道。

    “陰險至極。”有人對何悠不恥。

    “偷襲暗算。”立即有人補充。

    “真不是人。”有人破口大罵。

    “換成誰都不能忍受,打他,打他臉。”有修者氣憤道。

    下麵群情激奮,個個激動無比,仿佛自己就是林暮,之前嫉妒林暮修者,這下也被林暮折服,對比何悠和蕭野所作所為,頓時臨陣倒戈,加入討伐何悠行列。

    “跟他打!”

    “不要怕他!”

    “殺了他!”

    林暮熱血澎拜,怒意如潮,體內靈力如潮,猛然催動靈力,發動劍技。

    金雲倏然炸裂,金色劍雨如瀑。

    劍技,華金瀑雨。

    金色瀑布,直襲何悠,威勢震天。

    這道劍技,和之前劍技相比,威力猶勝數倍。

    與此同時,陣陣鮮血從他右胸噴灑而出,血流如注。

    浴血奮戰。

    何悠根本沒料到,林暮現在竟然敢直麵與他對戰。

    猝不及防之下,忙施展劍技抵擋。

    一條火海浮現,迎上林暮金色瀑布,兩道劍技在半空相持不下,平分秋色。

    林暮雙眸通紅,戰意高昂,身形一動,整個人向何悠飛去,揮拳就向何悠臉上打去。

    何悠麵色陡然一變,被一位築基初期修者,當著數萬人之麵,當麵打臉,他如何能忍。

    未等林暮拳頭擊至,何悠身形一閃,立即後退,旋即召回飛劍,就要襲擊林暮。

    這時,一道撼天震地威壓,倏然出現場中。

    金色瀑布和火海頓時沉寂,停在半空,一動不動,宛如被定住。

    何悠麵帶驚色,身形定在半空,難以動彈分毫。

    林暮麵上帶著無邊怒意,拳頭砸向何悠,身形同樣一動不動,定在半空。

    場上風雲變幻,台下修者都錯愕不已。

    “怎麼回事!”

    “打啊!”

    “幹掉何悠!”

    一群激進修者,叫囂不停。

    有慧眼如炬修者,怒斥道:“打什麼打,沒看到林暮早已渾身浴血,當真打得過何悠麼!”

    有人點頭道:“有大能修者已是出手阻攔!”

    喧囂聲中,一道光華閃過,無雙真人腳踏虛空,一步邁出,行至高台。

    “鑒於此次大比出現意外,這場比試由我來裁決。”無雙真人麵帶怒意,宣布道:“這場比試,林暮勝!”

    望著何悠,無雙真人怒道:“禦靈宗長老何悠,徇私舞弊,圖謀不軌,違背大比公平公正原則,觸犯眾怒,難辭其咎,現取消他裁決資格,所有禦靈宗長老,都再沒資格做裁決!”

    隨即,無雙真人轉向林暮,讚道:“林暮實力超群,慧眼如炬,識破何悠與蕭野兩人陰謀,化解絕世危機,令人讚歎,今日幸好是他,若是換成旁人,早已斃命,鑒於此,此後比試中,一律不得再出現這種情況,若被我發現,輕者擊斃參賽修者,重者,蕩平所在門派!”

    無雙真人字字有力,擲地有聲,全場數萬人盡皆無聲,寂靜無比。

    幾大門派掌門,心中都是一凜。

    無雙真人望一眼血流不止林暮,道:“林暮此次重傷,全是禦靈宗弟子和長老節外生枝,大比之後,禦靈宗務必賠償百萬塊靈石,給林暮壓驚!”

    百萬塊靈石。

    話音落下,台下頓時爆發陣陣歡呼,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7-22 11:05:40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