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五十六章出爾反爾

  
  ?林暮望一眼蕭野,麵色如常,心中微微一動。-< 書 海 閣 >- 
  蕭野修為已是靈寂期巔峰。
  駱言告知過他,這蕭野,正是施展出真正劍技五人之一。
  林暮心中微凜,以他現在修為,靈力不足,極難施展出劍技連發,隻能和蕭野一樣,施展真正劍技,若是他與蕭野硬拚劍技,以他修為,定然吃虧不少,若是服用千年靈乳,倒是沒有如此顧慮。
  但這僅是第一場,林暮無意動用千年靈乳,千年靈乳極其珍稀,獲得殊為不易,連無雙真人都想從他手中購買,和蕭野對戰便服用千年靈乳,未免太過奢侈。
  他要盡自己所能,擊敗蕭野。
  在他思慮間,一道劍光閃過,一位青衣金丹期修者,飄然上台。
  林暮抬頭望一眼來人,微微一愣。
  此人竟然是禦靈宗長老。
  他和蕭野比試,裁決修者卻是禦靈宗長老。
  比試尚未開始,蕭野便占據人和,形勢對他極其有利。
  林暮目光微閃,旋即釋然,麵色恢複平靜。
  不管如何,裁決無非是宣布比試結果,收發號碼牌而已,根本無法插手比試,和蕭野比拚,還是看各人真正實力。
  青衣金丹期修者,麵帶微笑,道:“我是何悠,這場比試裁決,請將你們號碼牌給我!”
  林暮麵色從容,將自己三號號碼牌遞上,蕭野麵帶笑意,遞上自己六號號碼牌。
  何悠收起兩人號碼牌,正色道:“比試正式開始!”
  話音剛落,劍光一閃,人已是飛上半空。
  林暮旋即身形飛起,玄金劍金光閃耀,犀利無匹。
  蕭野不甘示弱,催動靈力,身前紅色飛劍頓時紅光大盛,直襲林暮而來。
  林暮暗自催動靈力,對飛來赤紅色飛劍毫不理會。
  叮。
  一聲脆響猛然傳出,宛如金鐵交鳴。
  赤紅色飛劍殺意凜然,擊中林暮心口,但令蕭野萬分沮喪是,他這一劍,竟然無法傷林暮分毫,僅僅是將林暮衣服刺破,在他胸前留下一道尖細白印,沒有任何效果。
  心口傳來輕微疼痛,林暮根本不加理會,全力催動靈力,便發動劍技。
  一團金雲倏然浮現半空,金光四射,整座無棱峰都光芒閃耀,刺眼金芒令人不敢直視,陣陣威壓從金雲中散出,威勢極其駭人,下麵圍觀修者都是感到陣陣莫名壓力。
  金雲閃耀,轟然炸裂。
  轟。
  金光閃爍,陣陣金色劍雨猛然飛出。
  劍技,華金瀑雨。
  林暮全力催動靈力,金色瀑布直襲蕭野。
  一擊沒有湊效,蕭野立即改變策略,猛然咬牙,瘋狂催動靈力,整個人都變得紅光閃耀,赤紅色飛劍頓時被一團巨大浮動火焰包圍,陣陣火光不時溢出。
  蕭野心念一動,火焰倏然化形,化為一片火海,猛然向林暮攻來。
  整片火海,都是由細密劍氣排列而成,攻擊力極其強悍。
  劍技,火海焚天。
  火勢大漲,威猛異常,林暮麵色被火光映得通紅,心中凜然,蕭野劍技,威力猶勝之前伍寧數倍。
  真正火係劍技。
  金色瀑布猛然迎上火海,頓時爆響如潮。
  林暮望著劍技比拚,眸中光芒猛然一閃,他劍技華金瀑雨竟然不敵蕭野劍技,在火海中急速消融。
  火克金。
  兩種劍技,天生相克,林暮修為不如蕭野,施展出劍技威勢完全落入下風。
  簌,簌。
  金色瀑布急劇消融,林暮心中一緊,忙催動靈力,施展第二道劍技。
  但與此同時,蕭野麵帶冷笑,同樣施展第二道火海焚天。
  金雲浮現,火焰耀眼,兩道劍技再度迎上。
  林暮第二道劍技,一下擊潰蕭野第一道火海,隨即迎上蕭野第二道火海。
  嗤,嗤。
  金色瀑布急速消融,再度化為烏有。
  火海威勢僅是削弱不少,但餘下火海在蕭野操控下,猛然卷向林暮,一下將林暮淹沒。
  但這次和之前迥然不同,火海湧動,轟然四散。
  林暮雙拳緊握,從火海中漫步而出,渾身毫發無損。
  經過之前兩次火係劍技淬煉,林暮現在體魄愈發強大,尤其是在抵禦火係劍技時,體現得尤為明顯。
  蕭野真正劍技,在林暮劍技削弱後,攻擊到林暮,卻是沒有湊效。
  當然,這和林暮真正抵禦關係極大。
  真正劍技,他也不敢輕易接下,隻能與之硬撼,將之擊散,如今他修為不足,麵對蕭野,他更是不敢托大沐浴劍技,淬煉體魄。
  一拍儲物袋,林暮取出一瓶百年靈乳,一飲而盡,隨即,他忙運轉《五行心法》,恢複靈力。
  他並不想動用千年靈乳,之前兩道劍技,已是耗盡他體內靈力,趁蕭野攻擊間隙,他忙努力恢複靈力。
  和他一樣,蕭野同樣消耗甚多,但他卻是並未急著恢複靈力,心念一動,再度發動劍技。
  火海焚天,再度襲向林暮。
  林暮腳踏玄金劍,身影不停閃動,躲避火海焚天正麵攻擊。
  百年靈乳效果完全無法和千年靈乳相比,林暮體內靈力恢複倒是迅速,但想不停施展劍技,以百年靈乳蘊含靈氣,還是遠遠無法滿足所需。
  靈力急劇恢複,林暮在半空閃轉騰挪,與蕭野劍技周旋,狼狽不已。
  饒是他體魄強悍,和火海焚天數次短暫接觸後,雙拳還是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側麵攻擊,便有如此強悍威力,林暮不敢想象,自己若是真被蕭野火海淹沒,自己還能否存活,他行動愈發小心,盡量躲避火海焚天襲擊,實在躲不開,才一拳揮出,將火海擊退,與此同時,他體內靈力也在不停恢複。
  這一道火海,令林暮極其狼狽。
  蕭野全力催動靈力,維持火海攻擊,在他心念操控下,林暮躲閃愈發無力,他有預感,林暮終將會被他劍技淹沒。
  他現在自信無比,林暮並未和之前一樣,默默承受火海攻擊,而是開始閃躲,這說明林暮體魄根本無法承受他劍技攻擊,那雙血肉模糊的拳頭,便是明證。
  他全力催動靈力,攻擊愈發犀利。
  望著林暮在台上狼狽表現,下麵圍觀修者唉聲歎氣。
  “林暮不行了。”有人幸災樂禍道。
  “遇到真正高手,他就慫了。”有人緊隨其後,滿麵笑容附和。
  “我押了他一千塊靈石。”一位靈寂中期修者緊張道:“千萬不能輸啊!”
  “必輸無疑。”旁邊有人搭腔道。
  靈寂中期修者立即怒目相向,要上前拚命。
  那人與之針鋒相對,毫不示弱,戰鬥一觸即發,這時,場中上猛然發生變化。
  一團金雲倏然發現,旋即,劍雨如瀑,從天而降。
  火海頓時被金色瀑布澆滅。
  林暮大汗淋漓,止住身形,流暢無比,又施展出第二道劍技。
  華金瀑雨。
  這並非劍技連發,但以林暮現在經脈堅韌程度,足以不間斷施展劍技,和劍技連發速度相差無幾,當然,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麵對飛來金色瀑布,蕭野大驚,忙又施展火海焚天抵擋,但這已是他第四道劍技,威力和之前相去甚遠,金色瀑布一下將之擊穿,火海一分為二,頓時四下潰散。
  金色瀑布威勢不減,直襲蕭野。
  林暮穩妥起見,再度催動靈力,又施展一道華金瀑雨。
  金色瀑雨,再度席卷而上。
  蕭野驚駭莫名,兩道真正劍技,根本不是他能抵擋,他忙落下身形,急促喊道:“我認輸!”
  金色瀑布一下倒卷而回,旋即消散。
  林暮身臨半空,望著站在高台上蕭野,眸中閃過一抹喜意。
  蕭野,是他第一個對手,他既要全力爭勝,但又不想擊殺蕭野,甚至重傷也不願意。
  和禦靈宗深仇大恨,他並沒忘記。
  但大比規則卻是,選取勝利場次排行前四修者,若他擊殺或者重傷蕭野,餘下十一位和蕭野對戰修者,都將不戰而勝。
  他費盡全力方艱難取勝,其他人卻能不勞而獲,這等虧本事情,他不願去做。
  林暮一下逆轉,反敗為勝,之前奚落修者,盡皆啞口無言。
  押林暮修者,盡皆笑容滿麵。
  “贏了。”之前靈寂中期修者興奮道。
  “林暮賠率是八倍。”另一位青衫修者同樣興奮道:“若他拿下第一,我能賺八萬塊!”
  “你押那麼多。”靈寂中期修者驚訝道。
  青衫修者笑容滿麵道:“不止如此,馬上我還會再去押他一萬塊,按照賭局規則,那白衣修者會不時更改賠率,林暮拿下這場勝利,賠率定然會下降,我要在他下降賠率之前,再撈一筆!”
  “你就能確信林暮能拿下第一。”旁邊一位靈寂後期修者不陰不陽道。
  青衫修者望一眼那人,自信滿滿道:“你懂什麼,我看中是他潛力,他之前便能擊敗金丹中期修者,雖然修為盡失,但現在恢複極其迅速,修為不停飆升,很快就能重返巔峰,甚至更強,誰能勝他!”
  靈寂後期修者不屑看青衫修者一眼,轉過身去,不再言語。
  台下歡呼陣陣,林暮恍若未聞,他在回味剛剛戰鬥,悟得失,以便迎接後麵戰鬥。
  十三強無弱手,他不能每場都這樣,雙拳不時傳來劇痛,令他有將雙手斬掉衝動。
  下一戰,他一定要勝得更加幹脆利落。
  心中做好計較,林暮向天空望去,他有些納悶,蕭野已是認輸,何悠為何還不宣布比試結果。
  倏然,林暮猛然察覺一陣寒意,渾身寒毛倒豎。
  下方,蕭野麵色猙獰,望著林暮,狂笑不已。
  一道紅光飛速襲向林暮,飛速遠勝之前赤紅色飛劍。
  紅光犀利無匹,殺意凜然,令人遍體生寒。
  林暮緊緊盯著紅光,心驚莫名。
  法寶,這是一柄法寶級飛劍。
  微法寶。
  林暮驚駭發現,他根本來不及施展任何劍技,甚至,他感覺,連催動飛劍都來不及擋住這柄法寶級飛劍。
  紅光電閃而至,直襲他心口,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10-17 06:47:06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