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五十五章誰是第一


    ?外界修者破界而來,不是什麼好兆頭。-< 書 海 閣 >- 

    林暮麵帶憂色,一股強烈危機感從心底升起,揮之不去。

    前途未卜,一切都是未知。

    現在他唯一能做,便是努力提高實力,以便將來能有自保之力。

    天霄界大比,高手雲集,無疑是磨練實力最佳途徑。

    林暮對大比愈發看重,無論如何他都要拿下第一。

    不管其他修者如何強橫,修為也不過是靈寂期,他連金丹中期修者都擊敗過,又有何懼。

    “該來的總歸要來。”隱心望一眼林暮,意味深長道。

    林暮輕輕點頭,是猛然想起什麼,忙又道:“之前在無棱峰,刑雲對我說,他之所以成為十三號,並非運氣,而是特意選中!”

    “當初我曾用神識探查過,紫檀木箱已是被人布下禁止,神識根本無法進入其中,這刑雲是如何能找到十三號號碼牌。”林暮疑惑道:“而且,當時無雙真人尚未宣布比試規則,他又是如何知曉自己就能擁有這運氣!”

    林暮麵帶疑惑,望著隱心:“難道,他真是故意騙我,讓我分心,難道,他當真是運氣超好!”

    “但我觀他說話自然,自有氣度,不像是是說謊之人。”林暮眉頭緊皺,麵上疑惑密布。

    一連串疑問,連駱言都不由連續點頭。

    焚凝更是語出驚人:“這刑雲,莫不就是其他界修者!”

    隱心眸中光芒閃爍,隨即搖頭道:“一切都隻是初露端倪,尚無法定論,這刑雲,正是吳懷疑兩袖這修者之一,他表現極其中規中矩,未曾露出任何破綻,是以連我都無法確認,他到底是不是其他界修者,正如你所說,或許他隻是騙你,真的是運氣超好,但也有可能,他隻是在布局,企圖以真亂假,令人真假難辨!”

    “其他兩位修者,已經施展出強行劍技,露出破綻,必然是其他界修者無疑。”隱心道:“但另外兩人,我也隻是懷疑,無法確信,甚至,有更厲害修者,可能連我都蒙蔽,未曾露出一點蛛絲馬跡,至今都藏在暗處,也未可知!”

    駱言層層分析道:“若這刑雲當真是外界修者,那他當真了不得,能提前知曉大比規則,神識又能破開紫檀木箱禁製,神識會強大到何種地步,那紫檀木箱禁製,是無雙真人布下,連我都是無法破開!”

    神識猶勝駱言。

    林暮心中不由一緊。

    焚凝道:“若真如此,這刑雲絕不簡單,他能提前知曉大比規則,是自己用神識偷聽到,還是無雙真人告知,若是自己偷聽到,說明他神識強大到連無雙真人都無法發覺!”

    林暮和駱言麵色,皆是陡然一變。

    焚凝又道:“若是無雙真人告知,那他和無雙真人是何關係,無雙真人是否知道他來曆!”

    隱心搖頭道:“無雙真人並未對我明言,我暗中略微打探過,這刑雲來曆,極其神秘,無人知曉,隻知道他是一位散修,若想看出他來曆,唯有在後麵大比中才能看出!”

    隱心望向林暮:“若是你和他對上,必要不顧一切,全力出手,逼他拿出真正實力!”

    林暮麵色一黯,輕輕點頭。

    刑雲連真正實力都未展現出,在隱心看來,便是遠勝於他,他拿出全部實力,也才能逼刑雲拿出真正實力,當真如此麼。

    刑雲,當真如此絕世。

    焚凝目光閃爍,道:“這些外界修者,不知所謂何事,不若我們暗中將他們抓起來,細細盤問一番,若是不從,便將他們一網打盡,斬草除根!”

    駱言和隱心齊道:“不可!”

    “為何。”焚凝不解道:“難道那幾人實力,要比我們還要強大,我們拿不下他!”

    隱心搖頭道:“並非如此,若這刑雲真是外界之人,身世背景必然不凡,背後或許就是一個超級大派,凝神期修者定然不少,以我們實力,能抗衡凝神期修者,甚至,在那些超級大派眼中,我們和這幾位靈寂期修者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若真如此,我們輕舉妄動,極易得罪人,惹怒這幾人背後勢力,後患無窮,不若靜觀事態發展,這幾人遠道而來,必是有所圖謀,意欲何為,遲早能被我們發覺。”隱心說著,不由望向林暮。

    林暮忙道:“弟子定當竭盡全力,逼他拿出真正實力!”

    “外界修者,不論是功法還是資源,都遠勝我們。”駱言望向林暮,笑道:“屆時,若你真無法勝過那幾人,也莫要氣餒!”

    林暮麵色恢複平靜,點頭道:“弟子明白!”

    商議已定,一行幾人,當即前往無棱峰。

    無棱峰,人山人海,修者密密麻麻,紛紛攘攘,聲浪震天。

    劍光閃爍,林暮和隱心三人在無雙大殿前落下身形。

    十大門派之人,早已到來,不時上來打著招呼,駱言笑臉以對,林暮在旁麵帶微笑,一言不發。

    無雙劍門金丹後期長老秋維,這時上前宣布道:“大比十三強已然選出,今日便是巡回賽開始第一天,巡回賽,每位修者都要和其他十二位修者打上一場,以最後勝利場次來排名次,勝利場次排在前四之人,便能進入最終四強爭奪戰,爭奪前三席位,一旦成為前三,十大門派必合力助其凝結金丹!”

    下麵頓時歡呼陣陣,不少落選修者唉聲歎氣,悔恨不已,甚是遺憾。

    秋維又道:“比試場次也已排出,都已錄在玉簡中,人手一枚!”

    林暮聞言,忙上前去領取玉簡,其餘十二位靈寂期巔峰修者,同樣飛到大殿前。

    取回玉簡,林暮略用神識查探一下,心中略安,和刑雲比試,是他第十場,在此之前,他有充足時間來恢複修為。

    收起玉簡,林暮神色恢複平靜,今日,他將迎來第一場比試,對手是禦靈宗弟子。

    禦靈宗與他有深仇大恨,這一戰,他無論如何都要拿下。

    倏然,整個廣場一陣騷動,人群如同潮水,一下湧動,齊齊向一處地方匯聚,爭先恐後。

    林暮也不由被吸引,向西南角望去。

    他神識堪比金丹期,遠處一切都難逃他探察。

    西南角上,放著一張四方木桌,桌前坐著一位白衣青年。

    方桌外圍,人群已是三層外三層,圍個水泄不通。

    白衣青年身旁,站著一位藍袍修者,藍袍修者扯著嗓子,吆喝道:“群英匯聚,高手雲集,誰是真正的王者,誰能君臨天下,誰才是真正的第一,你們想知道麼!”

    一位青袍修者緊隨其後道:“第一,距離我們並不遙遠,或許,他們就出自你們口中,或許,你就是下一個巨富,有興致者,都可來參加這場‘誰是第一’的賭局!”

    立即有人饒有興致問道:“怎麼賭!”

    藍袍修者道:“極其簡單,每個人都可拿靈石做抵押,賭誰能獲得第一,猜中者,我們會返還猜中修者數倍,數十倍,甚至數百倍靈石!”

    青袍修者望一眼眼光熱切眾人,道:“當然,若是你們未猜中,靈石便歸我們!”

    白衣修者這時開口道:“因為各位選手實力不同,拿下第一可能自然不同,是以,我們所開出賠率也是不同,實力越高者,越有可能拿下第一者,所賠倍數自然越低,而且,隨著大比進度不同,各人表現不同,我們會不時調整賠率,但都會按照這個規則來,當然,你們也莫要擔心我們貪你靈石,賠率雖然會更改,但賠償靈石時,還是看你當時抵押靈石時賠率,如此一來,我們能規避風險,你們也有可能賺到更多,能否賺錢,全看你們是否慧眼如炬!”

    此言一出,下麵頓時歡呼陣陣。

    “原來還能這樣!”

    “這賭局有意思!”

    “不如大家一起玩!”

    人群熙熙攘攘,興奮不已。

    白衣修者麵帶笑意,望著一人群道:“今日,你們便可押注,十三強選手,我們根據各人之前表現,已是劃出相對合理賠率,現在,最有可能拿下大比第一是無雙劍門孤雲,他賠率最低,隻有一賠三,若你們押他,而他又真拿下第一,我們會三倍歸還靈石,賠率最高者,是千羽劍門羅辰,他是一賠十!”

    藍袍修者立即在旁道:“你想一夜暴富麼,你想披靡天下麼,你想美人在懷麼,來吧,都來吧!”

    人群頓時狂熱,許多人被鼓動,躍躍欲試,同時,有更多人向此處湧來。

    但也有人質疑,出言道:“十三位修者,這賠率也太低,即便是賠率最高羅辰,也不過是一賠十,你們是穩賺不賠!”

    白衣修者麵色如常,淡然道:“旋回賽剛剛開始,有些修者並未拿出真正實力,形勢並不明朗,是以我們賠率也是放得極低,一旦後麵比試陸續展開,賠率也會節節攀升,莫說十倍,便是數十倍,數百倍,都有可能出現!”

    人群歡呼震天,興奮到發狂,質疑之人不再言語。

    圍觀修者迫不及待,齊齊向前擠去,推推嚷嚷。

    “我押一百塊靈石,賭羅辰!”

    “我押十塊靈石,賭孤雲!”

    ……

    場麵一片混亂,白衣修者三人相視一笑,忙得不可開交。

    這時,秋維宣布道:“比試正式開始!”

    林暮收回目光,望一眼西南角,眸中盡是讚許。

    這白衣修者,當真是天才,竟能將幾人間的小賭局,演化成可以有無數修者參加的大賭局。

    而且,按照這規則,白衣修者是穩賺不賠。

    一連數個想法在林暮腦中一閃而過,劍光一閃,他已是飛上高台。

    與此同時,一人同樣飛臨高台,和他相對而立。

    禦靈宗弟子,蕭野,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1-24 17:44:58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