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五十四章驚天猜測


    ?靈力運轉如織,循環不息。-< 書 海 閣 >- 

    浩瀚靈氣在體內肆虐,林暮狀若瘋癲,極力運轉《五行心法》,吸納煉化體內靈氣。

    修為自從恢複至煉氣十層後,林暮體內靈力已是凝練至極,氣態靈力幾要凝為液態。

    靈力運轉迅捷無比,陣陣撕裂般疼痛從他經脈中傳來,如同針紮。

    《淬脈訣》達到第一層,塑形境界,林暮經脈已是極為強韌,但在他拚命運轉下,靈力運轉如梭,橫衝直撞,疼痛卻還是陣陣襲來。

    所幸,《淬脈訣》注重便是反複不停淬煉經脈,現在這樣疼痛,和自損經脈相比,無疑是小巫見大巫。

    瘋狂運轉靈力,林暮麵容扭曲成一團,汗水滾滾而下,完全進入瘋癲狀態。

    他要在這幾天時間中,盡快恢複修為,至少,要恢複至築基期。

    修為重要性,不言而喻,林暮已是深有體會。

    煉氣期虛浮靈力所施展出劍技連強行劍技都無法抗衡,狀若棉絮,一擊即破。

    十三強選手,個個皆是絕頂高手,能施展真正劍技者,必然不少,甚至有人隱藏實力,連隱心都無法看出,這樣修者,莫說真正劍技,便是劍技連發,怕也施展得出。

    他修為不足,劍技發揮不出威力,實力不濟,如何與那些絕頂修者抗衡,如何能夠成為前四。

    想起此前無棱峰種種,林暮心中便泛起陣陣寒意,修煉不由更加拚命。

    人心叵測,實在難防萬一。

    饒是他小心謹慎,也是差點落入別人圈套,若他真和刑雲去喝酒,真和蘭蕙去談天,定然會耗費很多時間,根本沒什麼時間來恢複修為,對上十三強修者,自然是有敗無勝。

    以背後布局之人居心,十三強中,不知隱藏多少莫名敵手,伺機想要除他,至不濟,也會有人全力傷他,讓他無望奪得前四。

    一旦受傷,在如此緊密賽程中,極難迅速恢複,奪得第一定然會成為一種奢望。

    無論如何,巡回賽中都不能重傷,而且,一定要勝利,不停地勝利,拿下前四。

    靈力瘋狂運轉,林暮全身青筋暴露,汗流滾滾,霧氣和靈氣蒸騰,他陷入瘋狂,早已記不清自己飲下多少瓶千年靈乳,陣陣撕裂般疼痛不時襲來,他完全置之不理。

    全部心神都已沉浸修煉中,他誓要恢複修為。

    不管其他人實力如何強勁,背景如何雄厚,隱藏底牌如何逆天,他都要拿下第一。

    高手,便是要忍受無邊寂寞,抵禦無盡誘惑,提防無數陷阱,受盡千般苦楚,萬般折磨,方能有所成就。

    實力,並非平白無故得來。

    林暮心知自己和真正高手間差距,無論是隱心還是無雙真人,都是他要仰望的,哪怕是時未寒,禦靈宗掌門任梁,甚至萬劍宗掌門蔡,都非他能抗衡。

    但是,在通往高手道路上,他正在一路狂奔,迎頭趕上。

    小屋中靈氣彌漫,聚而不散。

    林暮醉心修煉,心無雜物,深深沉浸其中。

    七八日時光,轉眼即逝。

    睜開雙眸,林暮麵上浮現一抹喜色。

    築基初期巔峰。

    這幾日功夫,他努力沒有白費,靈力運轉愈發流暢,吸納靈氣速度,也是之前數倍,修為恢複自然也是突飛猛進,直達築基初期巔峰,距離築基中期也不過隻有一步之遙。

    麵上帶著淡淡笑意,林暮起身走出靜室。

    來到洞府前,林暮揮手打出一道法訣,麵前白霧頓時劇烈翻湧,白霧濃鬱至極,晃蕩不息。

    洞府外,駱言麵帶微笑,隨手打出幾道法訣,白霧頓時向兩旁逸散,顯出一條小徑,林暮麵帶笑意,徐徐從白霧中行出。

    焚凝望著林暮,讚許點頭:“築基初期巔峰,你這修為進境,定會讓無數絕世天才汗顏,依此修為恢複速度,無需太久,你便能恢複至巔峰期,屆時,將無人能與你匹敵!”

    駱言在旁道:“莫要如此大肆誇讚,以他現在實力,對付靈寂期修者,自然不成問題,但對上強悍金丹期修者,依然無法抗衡,自保都難!”

    林暮笑著點頭:“弟子知道自己和高手間差距!”

    隱心出言道:“巡回賽今日便將開始,在此之前,你要有所準備,莫要掉以輕心!”

    林暮鄭重點頭。

    駱言亦正色道:“大比已是進入巡回賽,比試激烈無比,此前十三強比試中,就有已有人開始展現真正實力,其中有五人,施展出真正劍技,硬撼對手,拿下勝利!”

    林暮聞言,麵色一驚。

    五位能施展出真正劍技修者。

    對手竟然如此強橫,數量如此之多,這每一位修者,他都要與之硬撼。

    如今他修為尚未完全恢複,無法施展出真正劍技,修為也無法和這些靈寂期巔峰修者相比,前景並不樂觀。

    駱言望一眼林暮神色,又道:“一切剛剛開始,現如今便有五位修者施展出真正劍技,必然還有人隱藏實力,以這些人實力,連劍技都未曾施展,便拿下勝利,實力更為強悍,你若遇到他們,必然要小心謹慎,莫要大意!”

    隱心道:“不可輕視任何人!”

    “十三強,沒有低手。”駱言道:“那些表現看起來越是羸弱對手,越有可能是隱藏實力高手,這些人極其擅長隱藏自己,但若你放鬆,他們定然會給予你致命一擊!”

    焚凝亦提醒道:“裁決修者若沒宣布你勝利,你便要時刻保持警惕,不能掉以輕心!”

    隱心道:“有兩人,我已看出其實力不凡,不遜於孤雲,但有兩人,表現中規中矩,沒有任何破綻,連我都無法確認,這兩人是已拿出真正實力,還是故意隱藏,迷惑敵人視線!”

    林暮心中一緊:“這些人來曆,你是否看出!”

    隱心搖頭:“沒有,無雙真人貌似知曉一些,但他欲言又止,似是有難言之隱,並未對我明說,但那兩位展現出自己部分實力修者,我卻看出,他們絕非凡人,更非普通散修,他們雖然隻是施展出強行劍技,迷惑敵手,以假亂真,但他們劍技極其正統,隻有純粹劍修才能施展出這樣純粹劍技,他們根本不是天霄界修者!”

    “不是天霄界修者。”林暮猛然一驚,不由問道:“其他界修者,也能隨意進入天霄界麼!”

    “不能。”隱心輕輕搖頭:“天霄界極小,和其他界之間,關聯並不緊密,一共隻有兩個出入口,一個還被封住,無法與外界往來,一個通往中界瀾彩界!”

    “難道他們是從瀾彩界而來。”林暮不由奇道。

    隱心再度搖頭:“天霄界隻是瀾彩界轄下一個小界,平日並無什麼往來,若是真有人下界,應當有人知曉才是,但至今卻並無什麼風波和傳言,可見此事極其蹊蹺,甚至,我都無法猜測出這幾人意圖,連他們是好人是壞人都無法確認,或者,他們都不一定是瀾彩界之人!”

    “不是瀾彩界之人。”駱言也不由發出驚呼。

    焚凝滿是疑惑,猜測道:“難道是其他界之人,通過瀾彩界,來到天霄界麼!”

    林暮心中全是疑惑,不由望著隱心。

    隱心點頭道:“這隻是其中一種可能,這幾人,有可能是瀾彩界修者,也有可能是其他界修者,通過瀾彩界過來,但還有另外一種可能,他們或許是破界而來!”

    “破界而來。”駱言和焚凝皆是一陣驚呼。

    林暮麵上疑惑更濃,不由道:“願聞其詳!”

    “其他界修者,若有大能修者,打破界壁屏障,通過臨時通道,便能將修者破界送入此界。”隱心徐徐開口。

    其他界修者能輕易至此,林暮心中愈發忐忑。

    一切都忽然間變得不可預知,若是有心懷惡意修者,闖入此界,必然生靈塗炭。

    隱心似是看出林暮想法,出言安慰道:“你莫要擔心,現在,一切都還在我和無雙真人掌控中,其他界修者,破界而來,以天霄界承受力,打開臨時通道,隻能送來金丹期以下修者,金丹期以上修者,皆是無法通過臨時通道,隻有其他中界或者大界,打開臨時通道才能容納金丹期以上修者,令其破界而入!”

    林暮心中不由略鬆。

    “這幾人,修為都隻是靈寂期巔峰,是以我也無法確認,他們是從瀾彩界而來,還是破界而來。”隱心麵色凝重道:“若是前者,或許另有轉機,但若是後者,不管他們意圖如何,必然是有驚天大事發生!”

    隱心眸中光芒閃爍:“能打破界壁屏障大能修者,修為之高,難以想象,凝神期高手,都是無法做到!”

    這是何等存在。

    林暮望一眼駱言和焚凝,也從兩人眸中看到一絲驚懼。

    隱心麵色旋即恢複淡然,道:“不過,你們也莫要擔心,一切都有我和無雙真人在,若連我們也無法阻擋,你們擔心也是多餘!”

    隱心隨即望著林暮,道:“跟你說這些,是因為你實力已是遠勝從前,但承受也是更多,目前對你來說,最重要之事,便是努力恢複修為,至於大比,按我想法,順其自然便可,主要是磨練你實力!”

    林暮輕輕點頭,有其他界強橫修者前來,連隱心都是沒有信心,他能拿下第一。

    現在,他也同樣心中惴惴。

    但他不會放棄,第一,他一定要拿到。

    莫說其中豐厚獎勵,便是無雙真人的兩個要求,也足以讓他為之拚盡全力,有天霄界第一人相助,他實力必然還能突飛猛進。

    這才是他想要,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1-17 09:20:09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