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五十一章孤雲困惑


    ?驚歎如潮,聲浪翻湧,直衝雲霄。-< 書 海 閣 >- 

    不少中立圍觀者,同樣發表看法。

    “林暮又勝了一場。”一位靈寂中期修者道。

    “若第一場勝利,林暮靠的是運氣,那這第二場,靠的完全是實力。”一位靈寂後期修者讚道:“林暮以區區煉氣八層修為,在伍寧劍技中硬撐良久,隨後又力拔山兮,一拳轟殺伍寧,實力強橫到無以複加地步!”

    “這體魄,實在太強大。”一位藍衫修者歎道:“金丹期修者體魄,怕都難以和他抗衡!”

    一位青袍修者笑著點頭:“其實林暮能擊殺靈寂後期,我並不意外,他之前便有如此實力,甚至更強,我驚訝是,他是如何在短短數天時間內,將修為提升到煉氣八層!”

    “他之前和楚竹血拚劍技時,飲下之物據說是千年靈乳,千年靈乳極其罕見,靈氣濃鬱無比,能迅速提升人修為。”一位靈寂後期修者插話道:“林暮定然是靠著千年靈乳來迅速恢複修為!”

    “千年靈乳。”幾位修者齊齊驚歎,但無一例外,每人眸中皆是閃過一抹渴望,對千年靈乳的渴望,隻是,誰都知道,這種珍稀寶物,可遇不可求,他們根本沒機會得到。

    幾人旋即回神,掩飾自己神色,青袍修者笑道:“我很期待,林暮修為僅是煉氣期,便能轟殺靈寂後期修者,若是他修為恢複到巔峰期,又能施展出劍技,甚至是劍技連發,實力會強大到什麼程度!”

    “林暮全勝時期。”藍袍修者淡然笑道:“還用說,這些人肯定都不是對手!”

    一位靈寂後期修者讚同道:“不錯,這些能勉強施展出劍技之人,在我們麵前趾高氣昂,不可一世,遇到林暮這樣真正高手,還是不值一哂,不堪一擊!”

    話語間,他略帶怨氣,顯然是之前大比中被其他靈寂後期修者欺壓過,說出這句話,他頓感壓力盡去,渾身舒泰,說不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台下議論如沸,圍觀者盡皆被震撼。

    十座高台,同時開始比試,林暮所在三號高台,場麵最為壯觀,比試過程最為跌宕起伏,結束卻最快,林暮這場勝利,來得幹脆利落,酣暢淋漓。

    此刻,其餘九座高台,依然劍光紛飛,激鬥正酣。

    居斌麵帶笑意,將三號號碼牌遞給林暮:“恭喜,期待你凱歌高奏,一舉奪魁!”

    林暮微笑回禮:“一切都還為時尚早,不過,我會繼續努力!”

    居斌笑著點頭,飄然下台。

    林暮望一眼其他高台,劍光一閃,也是飛下高台,直飛隱心幾人所在處。

    飛在半空,涼風陣陣,但他卻渾身通紅,仍感覺陣陣火辣不時襲來,如同泡在沸水。

    伍寧劍技,無法傷他根本,但對他還是造成一些輕微傷害,不過,林暮並未將這點輕傷放在眼中,對於煉體,他並非一無所知,煉體修者,想要強大體魄,就是靠一次次苦練。

    受傷,其實就是最好的努力。

    煉體修者每次傷愈之後,體魄都會增強許多。

    林暮之前在伍寧劍技泡澡,固然是不懼火雨如沐傷害,另一方麵,他也想看看,若是在這樣劍技淬煉下,他體魄是否會變得更強大。

    目前看來,一切和他預想都相差無幾。

    這渾身火辣辣疼痛,明顯是傷勢發作,身體已是自行作出反應,開始緩慢恢複。

    相信,經過這次火係劍技淬煉,以後遇到這樣火係劍技,他抵抗力定然還能再度強大幾分。

    其實,在最一開始對上伍寧,麵對強大劍技火雨如沐,林暮也是沒有必勝把握,尤其是當他連續施展兩道劍技華金瀑雨,都無法抗衡伍寧劍技,他也是不由為這場比試擔憂。

    賽前,他已是暗暗將自己實力和伍寧作了一番比較,但結果並不樂觀。

    他現在修為僅有煉氣八層,和伍寧完全天上地下,即便飛劍是極品飛劍,品質定然不輸伍寧,但奈何體內靈力太遜,劍技威力實在太差,完全不是伍寧對手。

    雖然他攻擊手段全麵,劍技隻是他強悍底牌之一,在術法上,他同樣很出色,但是,術法威力和劍技相比,對靈力依賴還要更大,修為不足,根本無法發揮出術法真正威力。

    而且,意外來得太快,他反應不及,一下被伍寧劍技擊中。

    但連他都沒想到是,伍寧劍技竟然無法傷他。

    體魄強橫程度,連他自己都未料到。

    這顯然是意外,不過是意外之喜。

    金光一閃,林暮收去玄金劍,在駱言身旁落下身形。

    駱言麵帶笑容,傳音道:“不錯,你實在令我太意外,體魄竟然都強橫到這等地步,我之前還為你擔憂,現在看來,不過是杞人憂天,以你現在身體強悍程度,根本不必再另行煉製極品防禦法器,極品防禦法器防禦力,也是沒你體魄強悍,何必多此一舉!”

    林暮點頭笑道:“弟子也是極為意外,當真是意外之喜!”

    焚凝麵上帶著笑容:“這下晉級下一輪,希望大增,若你能進入後麵十三強,參加巡回賽,修為還會慢慢恢複,待你修為提升到築基期以後,其實也就和其他靈寂期修者無異,靈力本質沒有什麼差距,屆時,誰還能奈你何!”

    林暮和駱言相視一眼,齊齊微笑點頭。

    這時,隱心猛然開口傳音:“莫要掉以輕心,伍寧在這前百強修者中,不過是中遊水平,劍道造詣也隻是勉強施展出劍技,威力如同花絮,看著好看,其實不堪一擊,你體魄固然遠勝他人,若是遇到靈寂期巔峰修者,又能施展真正劍技,甚至劍技連發,你現在體魄,也是無法抗衡,楚竹,便是前車之鑒!”

    林暮心中一凜,隨即鄭重點頭。

    真正高手尚未出現,甚至,真正高手都沒展現過真正實力,連隱心都看不出底細的高手,他根本沒有任何放鬆理由。

    駱言望著林暮,笑道:“你也莫要掛念太多,現在並未出現什麼厲害高手,前景依然極其樂觀,現在你隻管全力恢複修為,其他一切交給我,而且,楚竹這個前車之鑒,也並非是其他人鑄造,而是出自你手,你怕什麼!”

    林暮麵色稍緩,微笑點頭。

    這時,五號高台猛然光芒大盛,孤雲倏然發動劍技。

    一位靈寂後期修者,同樣施展劍技抗衡,但他不過是能夠強行施展出劍技,劍技威力和孤雲劍技完全無法媲美,一擊之下,高下立判。

    此人倒也看得開,知道不敵,索性轉身下台認輸。

    孤雲溫文爾雅,淩立虛空,麵上帶著淡淡笑容,下麵修者讚歎連連。

    一群女修更是瘋狂不已,拚命喊,希冀能引得孤雲注意。

    孤雲望一眼其他高台,發現其餘人仍在拚命苦鬥,唯有三號高台早早結束戰鬥,他不由一驚,林暮修為下滑那麼多,還能比他先勝利,當真是深不可測。

    他一直專心比試,尚不知道林暮是如何取勝。

    但他看一眼萬劍宗一行人所在處,發現伍寧已是隕落身亡。

    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這速度,這比試,當真慘烈,幹脆利落。

    孤雲麵色微變。

    他和林暮雖是密友,兩人關係匪淺,但這次大比,對他同樣很重要,屆時兩人勢必會有一場大戰。

    望一眼站在無雙大殿前林暮,兩人相視一笑。

    隨即,林暮便和隱心一起,禦劍飛往飄雲峰。

    望著林暮遠去身影,孤雲不由陷入沉思。

    他和林暮認識極早,但他一直看不透林暮,不論是實力和內心想法,這對他來說,極其少見,以林暮資質,還能有現在這樣實力,連他都覺得不可思議,作為無雙劍門少主,他見過的天才不計其數,見過的努力修者不計其數,既是天才又努力的修者,同樣不少,但實力能和林暮媲美之人,絕無僅有。

    哪怕是他,擁有無盡資源,現在對上林暮,也是沒有戰勝把握。

    據他所知,即便是他爺爺說得那幾個絕世天才,實力和他也不過是伯仲之間。

    而且,這幾人來曆蹊蹺,神神秘秘,卻一直偽裝成普通高手,不知到底想要做什麼。

    現在,他更加不解的是,林暮到底想要做什麼。

    追求虛無縹緲的長生,轉瞬即逝的強大實力。

    是什麼,能讓一個資質極其普通之人,如此努力,達到現在成就。

    這正是他羨慕林暮地方。

    林暮永遠不知疲倦,努力修煉。

    他宿命卻是生來就被規劃好,在一個圓圈不停打轉,不管他再如何頑劣、懶惰,都會有無盡資源等著他,實力輕易就能提升,遠遠超過其他天才。

    但是,他生來命運便是,成為無雙劍門下一任掌門,傳承無雙劍門衣缽,將無雙劍門發揚光大,這一路上,會有很多對手,他不管如何,都要戰勝所有競爭者,不停地和別人比,還是和最頂尖天才比,絲毫不能放鬆,一旦落後,爺爺便會對他有極其嚴厲地責罰和苦訓。

    之前,他實力之所以能夠飆升,全賴爺爺苦心花費海量資源栽培。

    一直以來,他都不知自己真正想要什麼,所做一切,都仿佛是有一隻無形大手在暗中推動他,他不得不做。

    林暮卻和他迥然不同,一直被人輕視,但卻一直能讓輕視的人閉嘴。

    他想不明白,是什麼,造就了現在的林暮,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1-20 10:49:48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