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五十章強勢逆襲


    ?火雨紛飛,炙熱難當。-< 書 海 閣 >- 

    劍氣犀利無匹,火雨如沐。

    一條細小金色瀑布,在林暮控製下,悍然迎上。

    轟。

    金色四散,紅光大盛。

    金色瀑布在火雨衝擊下,一下潰散。

    林暮心中一緊,修為僅餘煉氣八層,他根本無法發揮出劍技真正威力,盡管他拚盡全力,金色瀑布依然略顯浮誇,劍氣凝實程度大不如前,遇到伍寧強行施展出的火雨如沐,竟也無法匹敵。

    金色瀑布四下迸散,金光明滅,閃爍不止,火雨氣勢如虹,再度襲向林暮。

    伍寧麵色猙獰,麵露凶光,全力催動靈力,火雨威勢又猛漲三分。

    林暮麵色凜然,望著飛來火雨,心中微驚。

    他真正劍技,對上伍寧強行施展出劍技,竟然全麵潰敗。

    煉氣期和靈寂期差距,在這一刻,被無限放大,天差地別。

    林暮拚命運轉靈力,金光閃爍,一團金雲倏然浮現。

    金雲爆裂,金色劍雨如瀑。

    劍技再度形成,劍雨如瀑。

    轟。

    金色瀑布和火雨轟然相撞。

    這一次,火雨威勢更強,金色瀑布一下四分五裂,潰不成形。

    連續兩道劍技,無一例外,都被火雨擊碎。

    火雨威勢震天,轟然砸向林暮。

    火海彌漫,浪潮翻湧,劍氣奔騰,一舉將林暮吞沒。

    林暮身影略微扭動一下,便猛然消失在火海中。

    台下頓時驚呼陣陣,形色不一。

    “劍技,火雨如沐,果然強大。”一位修者興奮莫名道。

    “無法抗衡!”

    “誰能匹敵!”

    “林暮九成要隕落了!”

    “任他風華絕代,也是要隨風凋零!”

    “他算什麼風華絕代,不過是個跳梁小醜,如今修為失去,一下被打回原形。”一位靈寂後期修者酸意盎然道:“沒有隱心相助,他什麼也不是!”

    立即有人附和:“要是隱心能全力培養我,我也能斬殺金丹!”

    “大快人心,真是大快人心!”

    萬劍宗所在處,一位靈寂中期修者滿麵笑容道。

    其餘萬劍宗弟子,盡皆笑容滿麵,興奮不已。

    萬劍宗掌門蔡,麵色平靜,回身瞪一眼靈寂中期弟子,一眾弟子頓時收斂,默不作聲。

    蔡望著火海,一陣惋惜。

    他惋惜不是林暮,林暮死有餘辜,他惋惜是伍寧。

    伍寧在他幾位弟子中,無論是修為和劍技,都並非最強,但潛力卻是遠勝他人,年紀不足百歲,就能達到現在成就,著實不易。

    遇上林暮,伍寧不能不出手,斬殺林暮已是必然。

    但這和他之前預想完全不同。

    以林暮身份地位,誰擊殺他,都難活命,杜瀾身為金丹期,都被隱心一劍劈殺,這些靈寂期弟子,若是滅殺林暮,定然也難逃一死。

    他原本打算犧牲融進和焦功,讓這兩位弟子擊殺林暮,留下伍寧,但事已至此,也是無法挽回。

    “煉氣八層也敢出來逞能。”一位圍觀修者搖頭歎道:“這種下場也是在情理之中!”

    旁邊一位修者點頭道:“連韜光養晦都不懂,鋒芒畢露必然惹人記恨!”

    禦靈宗所在處,一群人麵上,皆是帶著濃濃笑意,在幾位長老刻意壓製下,方稍稍收斂。

    大殿前,駱言和隱心幾人,望著火海,神色不一,隱心依然麵色如水,駱言神情緊張,焚凝一臉擔憂。

    駱言清晰記得,林暮藍砂盾已是粉碎,現在林暮已是沒有一件像樣防禦法器,這火海威勢震天,皆是由凝實劍氣形成,林暮在這火海中,定然凶多吉少。

    “林暮這下死定了!”

    “劍技威力強悍無匹,他都被劍技吞沒,焉有命在!”

    “有些可惜了。”一位金丹期修者一臉惋惜。

    圍觀人群角落處,兩位靈寂期修者望著火海,一臉緊張。

    麻宏擔憂道:“這下他會不會死!”

    封厚搖搖頭:“我也不知,林暮實力強橫,深不可測,早在數十年前,我們便隻能仰望他,如今依然是,但你說僅憑這個劍技,就能將林暮擊殺,打死我,我也不相信!”

    麻宏道:“為何!”

    “難道你沒看出這其中蹊蹺。”封厚望著彌漫火海,道:“伍寧劍技固然強橫,但也不過是強行施展而出,我如今也是能夠勉強施展出這樣劍技,這樣劍技,連我都能抗衡一二,林暮為何不能,但你看,從林暮被火海吞沒直到現在,火海都沒有任何動靜,哪怕是伍寧全力催動靈力,維持火海威勢,火海依然平靜如波!”

    麻宏眼前一亮:“確實如此,難道林暮另有底牌!”

    封厚搖頭:“我又不是他,如何能知曉,且看下去,我相信他不會死!”

    麻宏點頭,不由向場中望去。

    火海彌漫,整片天空都是一片通紅。

    和其他高台激烈無比打鬥相比,三號高台靜謐得有些可怕。

    維持劍技威力,極其耗費靈力,伍寧漸感力不從心,靈力運轉不由放緩,直至停下。

    他相信,在他劍技形火雨如沐攻擊下,林暮定然無法幸存。

    火光散去,劍雨消散。

    林暮原先所立之處,一道人影浮現而出。

    正是林暮。

    林暮毫發無損,麵色平靜望著伍寧,他安然無恙。

    但細心之人,還是發現,林暮全身通紅,如同煮熟的紅蝦,而且,他身上所穿衣衫,也不是之前青袍,而是一件月白長衫。

    下麵之人,頓時又爆發陣陣驚呼,相比上次,聲浪震天,如同沸水。

    “這都沒死!”

    “太逆天了!”

    “伍寧就是個廢物!”

    下麵修者驚歎,惋惜,憤怒,齊齊發泄。

    萬劍宗和禦靈宗之人,皆是麵色大變,蔡麵色一陣難看。

    駱言和焚凝,齊齊露出欣慰笑容,隱心眸中也是閃過一抹喜意。

    林暮淩立虛空,麵色平靜。

    剛被火海吞沒時,他也是驚慌失措,但很快,他驚訝發現,除去衣衫之外,伍寧劍技根本無法傷他,火海威勢震天,但他卻感覺如同在熱水泡澡,雖然有點燙,但適應之後,實在太舒服。

    是以,他一下泡了很久,直到火海消散,他方麻利取出一套月白長衫換上。

    他從未想到,有一天,自己體魄竟然能強大到這種地步,連劍技,都無法傷害他。

    雖然,這隻是靈寂後期修者強勢施展出的劍技,和真正劍技還有一定差距。

    林暮現在甚至懷疑,金丹中期修者體魄,是否能有這麼強悍。

    對,就是強悍。

    在伍寧劍技都無法對他造成傷害後,林暮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強大至極感覺,仿佛揮手間,就能力拔山河,震天撼地。

    短暫驚訝後,林暮旋即回轉心神。

    金光一閃,林暮腳踏飛劍,身影迅捷無比飛向伍寧。

    伍寧大驚失色,他萬萬沒有想到,林暮竟然能死逃生,望著急速飛來林暮,他忙施展劍技攻擊。

    靈力瘋狂運轉,但在他身前,卻是一片平靜。

    伍寧麵色驚訝,心急如焚,他根本施展不出劍技。

    他經脈本就有傷,劍技也隻是勉強施展而出,領悟有所欠缺,如今靈力極具消耗,連強行劍技都無法施展而出。

    情形萬分緊急,他忙催動飛劍迎上。

    赤紅色飛劍,氣勢如虹,直奔林暮心口而去。

    林暮身影如虹,神色平靜,望著飛速襲來赤紅色飛劍,他眼中一道淩厲光芒閃過,光影一閃,他右手倏然伸出,一下將伍寧赤紅色飛劍抓在手中,下一瞬間,他雙手齊齊抓住飛劍,沒有任何猶豫,猛然一用力。

    啪。

    赤紅色飛劍,一下從中斷開,斷為兩截。

    徒手斷劍。

    圍觀修者再度爆發驚呼。

    “太強悍了!”

    “徒手斷劍啊!”

    “這怎麼可能!”

    封厚和麻宏皆是露出一抹笑容。

    駱言和焚凝欣慰一笑,心下釋然。

    赤紅色飛劍斷裂,伍寧心神受到重創,頓時麵色蒼白,口吐鮮血。

    林暮丟下兩截斷裂飛劍,身影一閃,直奔伍寧。

    伍寧驚懼莫名,就要逃跑,下台認輸。

    但林暮豈會給伍寧機會,若不是他體魄強大,僅是剛剛伍寧劍技,就足以致他死命。

    未等伍寧後退,林暮一下閃到伍寧身前,不給他任何機會,左手一張,如同抓雞一般,一下將伍寧提起,下一瞬間,他沉腰發力,手臂肌肉隆起,右拳猛然揮出。

    砰。

    林暮一拳打出,伍寧一下被擊飛。

    如同一片凋零落葉,伍寧軟綿綿飄向萬劍宗所在之處。

    所有人皆是嘴巴大張,呆呆望著飛在空中伍寧,震撼莫名。

    砰。

    一位靈寂期弟子,上前接住伍寧,但巨大衝擊力下,他也是被擊坐在地,口吐鮮血。

    躺在他懷中伍寧,早已沒有聲息。

    幾位弟子大驚,忙上前查看。

    顧海出聲道:“莫看了,他五髒俱碎,已是氣絕身亡!”

    幾人頓時愣在原地。

    “威猛霸氣。”麻宏振奮道。

    “一拳轟死靈寂後期修者。”封厚望著淩立虛空林暮,欣喜道:“他總是能給人帶來驚喜!”

    “怎麼會這樣。”萬千修者齊齊聳拉著腦袋,哀歎道,所有人麵上皆是帶著不甘,失望,和震驚。

    角落中,一位無雙劍門煉氣期雜役,偷望台上,壓低聲音,揚眉吐氣道:“煉氣期修者又如何,照樣能轟殺靈寂期!”

    劍光一閃,居斌麵帶驚色,落下台來,朗聲宣布:“這一場,林暮勝。”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4-23 00:19:40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