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四十九章大比規則

  
  ?駱言望著林暮,眸中盡是讚許。-< 書 海 閣 >- 
  林暮總能給人帶來驚喜,出人意料。
  他萬萬沒有想到,林暮能在這短短數天時間堙A將修為恢複至煉氣八層。
  現在,以林暮修為和實力,配合劍技,晉級不是難事。
  焚凝笑道:“林暮修為晉升煉氣八層,闖入下一輪,大有希望,隻要他能保持不受傷,再拿下一場,後麵比試都不必再太過擔心,後麵比試規則,對他極其有利!”
  駱言微笑點頭,望著林暮道:“不錯,隻要你能連續拿下兩場,後麵都會輕鬆許多,以你實力,隻要不出現意外,拿下前三不是問題,甚至,成為第一也是很有可能!”
  林暮不由問道:“後麵比試規則是!”
  駱言笑道:“第一輪比試過後,無雙真人便宣布比試規則,我略一分析,發現完全就是為你量身打造,對你極其有利!”
  “此次百強比試,規則極其簡單,比試對手,便是按照各人剛開始所抽號碼決定。”駱言望一眼林暮,道:“比如,你是三號,對上五十三號符敬,是你勝利,是以金丹期裁決將三號號碼牌給你,若是符敬勝利,便是將三號號碼牌給他,若是一號對陣五十一號,若五十一號勝利,他便能拿到一號號碼牌,以此類推,如此一來,第一輪比試結束之後,所有勝利之人,手中號碼牌,便都變成前五十號!”
  林暮點點頭。
  這規則倒是簡單,但凡是比試修者,不管是誰勝利,勝利者就能拿到兩人號碼牌中屬於前五十的號碼牌。
  “那下一輪比試規則是。”林暮望著駱言,問道。
  “還和之前一樣。”駱言笑道:“五十人,從中對折,前二十五號修者對陣後二十五號修者,一號對陣二十六號,二號對陣二十七號,你是三號,恰好對陣二十八號!”
  林暮恍然點頭:“弟子明白,是否這輪比試過後,所有人手中號碼牌,都變成前二十五號!”
  駱言笑著點頭:“正是!”
  “接下來一輪比試,同樣如此。”駱言笑道:“這些比試場次,是你們剛抽簽時就已決定,無人可以操控,自然極其公平,完全看各人實力和運氣,是以無雙真人宣布比試規則時,並無人有怨言!”
  焚凝在旁小聲笑道:“有怨言也無人敢說!”
  林暮輕輕點頭,這種規則,其實也還是淘汰製,一局定勝負,一旦失敗,就無法挽回,越往後,對手實力必然越強,晉級難度也越大,若是不慎受傷,即便通過這一輪,在下一輪也很容易被擊敗。
  他心念一動,猛然想起一個漏洞,忙問道:“前二十五號修者比試時,也是對折,但是隻能湊成十二對,剩下一人會如何!”
  駱言微笑道:“正如你所說,十三號會輪空,那他就將直接晉級!”
  直接晉級。
  林暮猛然一驚,這次直接晉級,和他上一輪直接晉級迥然不同,這時比試都已激烈無比,別人拚死拚活勝利一場,十三號卻不費吹灰之力拿下一場勝利,以逸待勞,下一輪勝利希望也更大。
  “十三號真是運氣頗佳。”林暮不無羨慕道。
  駱言笑著點頭:“確實極具運氣,但運氣也是實力一種,若他不是戰勝前麵對手,也拿不到十三號這張號碼牌!”
  林暮微笑點頭。
  他已是知足,確實如駱言長老所說,運氣都是靠勝利博來。
  他之前修為盡失,第一輪遇上符敬,不戰而勝,恰好能有喘息之機,這對他來說,便是最好運氣,同樣,他的運氣也並非憑空得來,若不是他擊敗金丹中期修者楚竹,也不會被選為二十位種子選手之一,隻能去和數萬修者競爭那餘下八十個名額。
  但退一步想,如果他不和楚竹戰鬥,又豈會經脈寸斷。
  一切都沒有如果,發生了就發生了,隻能欣然接受。
  “這樣競爭隻會愈發慘烈,如何會對我有利。”林暮想起焚凝此前話語,不由問道。
  “規則是人製定的。”駱言笑道:“無雙真人參照以往大比經驗,重新製定規則!”
  “如你所言,大比越往後,競爭越慘烈,傷亡隨處可見。”駱言道:“按照以往比試規則,每一場比試,修者都會血拚,若是實力接近的兩位強大修者遇到,必然會有一人落敗退出,勝利一人,也是難以全身而退,身受重傷之下,拿下第一也是無望,甚至前三都不可能!”
  林暮點頭,道:“是以無雙真人改了規則!”
  駱言麵帶微笑:“正是,若你能連勝兩輪,進入十三強,十三強之後,比試就不是淘汰製,而是巡回賽,你要和每個人都打一場,一共打十二場,最後看各人勝利場次,選出前四名,前四名去競爭最後三個名額!”
  林暮恍然:“原來是這樣!”
  駱言點頭:“如此一來,即便兩個強大修者相遇,也不會就立即淘汰,比試激烈程度,也是稍有降低,各人會根據自己情況,來決定是否血拚!”
  “若是這樣,這場大比至少要持續一兩月。”林暮麵色平靜道。
  駱言笑道:“正是,時間越長,對你越有利,趁比試間隙,你正好可以努力恢複修為,隻要你勝利場次最後能排進前四,就能參加最後前三爭奪!”
  “當然,前三爭奪也不容易。”駱言道:“這剩下四人,實力更為強大,之前勝利場次排行第一修者,也有可能敗給勝利場次第四修者!”
  焚凝在旁補充道:“屆時勝利場次排行第一修者對陣勝利場次排行第四修者,第二對陣第三,通常來說,排行第一實力自然極強,若是有可能,你還是爭取將勝利場次提升到前三,以免過早遇上太過強橫修者!”
  林暮輕輕點頭。
  這時,一直默不作聲隱心,悠悠開口:“你莫想那麼多,隻管專心比試便是,比試規則對你極其有利,若你修為能恢複到巔峰水準,能熟練施展劍技兩連發,任他對手再強,能奈你何!”
  林暮心中微喜,點頭道:“弟子定當竭盡全力!”
  隱心歎道:“無雙真人終究是不願占我便宜,是以才想出如此比試規則,為你量身打造,但他既然敢和我打賭,必然是有所仰仗,自信即便你恢複實力,也是有人能擊敗你!”
  “無雙真人一向深不可測。”駱言道:“誰又能知道,他是否另有安排!”
  隱心道:“比試修者,我一一觀察一遍,但並未發現真正強悍之人,顯然是有人隱藏實力,若真如此,連我都能瞞過之人,實力定然不差,至少不會比你差!”
  隱心望著林暮,淡淡道。
  林暮鎮定自若道:“在這樣比試規則下,我無懼任何人!”
  此言一出,駱言和隱心、焚凝幾人,皆是露出一抹讚許。
  “比試即將開始。”隱心道:“我們這便前往!”
  一行人當即飛往無棱峰。
  在無雙大殿前,林暮隨著隱心落下身形。
  幾大門派掌門,看到林暮修為,麵色又是一陣驚詫。
  林暮神色淡然若水,站在隱心身後,靜靜等候比試開始。
  比試修者到齊,這時一位無雙劍門金丹後期長老,上前宣布道:“大比開始,之前規則,想必你們都已熟悉,現在,一號將對陣二十六號,二號對陣二十七號,比試正式開始!”
  駱言這時悄悄傳音給林暮:“你對手是二十八號伍寧,萬劍宗修者,修為煉氣後期,堪堪能夠強行施展出劍技,攻擊力在前五十位隻是普通,而且,他上場拚命爆發劍技,雖然勝利,但經脈也受到輕傷,靈力運轉必然晦澀,不夠流暢,你上場之後,莫要留手,隻管全力攻擊,一氣成,一舉將之擊敗!”
  林暮點頭,隨即金光一閃,祭出玄金劍,飛上第三座高台。
  萬劍宗伍寧,眸中透出一抹凶光,嚴陣以待。
  伍寧修為已是靈寂後期,又能施展出劍技,對上煉氣八層林暮,他極為自信。
  這一場,他要擊殺林暮。
  台下一眾萬劍宗修者,同樣滿臉期待,望著第三座高台。
  禦靈宗之人,也是緊緊盯著第三座高台。
  劍光一閃,居斌從天而降,這三號高台比試,他都是裁決。
  林暮望一眼伍寧,隨即將三號號碼牌遞給居斌。
  伍寧冷哼一聲,取出二十八號號碼牌,交給居斌。
  居斌麵色平靜,看一眼兩張號碼牌,確認無誤,隨即道:“號碼牌正確,比試正式開始。”話音剛落,劍光一閃,他已是飛上高空,緊盯台下。
  伍寧神色冰冷,一言不發,伸手一招,赤紅色飛劍猛然飛上半空。
  一陣熾熱氣息閃過,赤紅色飛劍光芒大盛。
  一團火雲浮現半空,倏然炸裂。
  火雨紛飛,四下飛濺。
  劍技,火雨如沐。
  剛一上來,伍寧便施展自己最強大劍技。
  林暮心中微凜,瘋狂運轉靈力,一小團金雲猛然浮現半空。
  下一瞬間,金雲轟然爆裂。
  金色劍雨,如同瀑布,直襲伍寧。
  真正劍技,華金瀑雨,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10-20 13:00:10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