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四十六章恨之入骨

  
  ?瀲灩峰,萬劍宗掌門蔡暫居洞府。-< 書 海 閣 >- 
  一張紫檀木桌前,圍坐著三人,相對無言。
  正是蔡,顧海,賀良三人。
  紫檀木桌下首處,立著兩位靈寂期弟子,兩人神色冰冷,一言不發。
  半晌後,賀良牙齒吱吱響,咬牙切齒道:“這口氣,實在忍無可忍!”
  顧海望一眼掌門蔡,同樣恨恨道:“忍氣吞聲,終究不是常事,掌門師兄在無棱峰,當著天霄界所有門派之麵,百般討好隱心,竟然直接被忽視,隱心完全無動於衷,既然如此,我們何必再拿熱臉貼別人冷屁股!”
  說完,顧海又望一眼蔡,蔡默然不語。
  賀良嚷道:“跟他們幹,明不行,咱來陰的!”
  顧海望著蔡,也咬牙道:“若是這樣下去,任憑隱心壓迫,天霄界遲早沒有我們立足之地,門派都有可能滅亡!”
  蔡望一眼顧海和賀良,眸中閃過一抹悲涼和憤恨,徐徐道:“你們如此想,我何嚐不是,但奈何勢不如人,隱心如今實力強橫無匹,無人能與之抗衡,我們又能做什麼,難道真要以卵擊石,和他硬拚,這無異於自取滅亡!”
  顧海長長歎氣,麵色黯然,深深點頭。
  賀良卻是滿臉不甘心,狠狠道:“隱心實力,極其強橫,我們無法奈何,但我們可以旁敲側擊,以他對林暮重視程度,若是我們將林暮殺死,不知他臉色會有多難看,心中會有多難受!”
  顧海搖頭道:“想法固然是好,但是沒有可能,飄雲峰我暗中探察過,隱心洞府和林暮洞府毗鄰,稍有風吹草動,隱心立即知曉,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賀良陰陰一笑:“想殺林暮,難道非要我們親自動手,他現在修為盡失,實力大損,遠不及從前百分之一,卻還逞能參加大比,這根本就是在給我們機會!”
  說話間,他望向站在桌旁的兩位萬劍宗弟子。
  顧海聞言,麵上頓時浮現一抹濃濃笑意。
  這兩位弟子,都已進入百強,極有可能會和林暮碰上。
  想到這,顧海麵上笑容,愈發燦爛。
  蔡這時幽幽開口:“你們所想,我之前便已想到,確實,我們若想打擊隱心,隻能從林暮下手,之前我在無棱峰,奉承隱心,固然有試探隱心想法意圖,但我最大目的,則是保住林暮!”
  “保住林暮。”賀良不由一驚,滿是疑惑。
  蔡點頭:“數萬修者齊齊謾罵林暮,宣泄不滿,這時若是無人出來力挺,迫於壓力,十大門派甚至真有可能更改人選,若真如此,林暮豈不是失去參賽資格,我們下手機會更加渺茫!”
  賀良恍然大悟:“還是掌門深謀遠慮,這下林暮鐵定要參加大比,我們機會來了!”
  蔡恨恨點頭:“對於林暮,我恨之入骨,一日不除他,我坐立難安,因為他,杜瀾長老慘死,因為他,楚竹長老被廢去修為,因為他,門派失去排行第五峰頭,因為他,整個萬劍宗實力大損,眼看便要沒落,這樣深仇大恨,必欲除之而後快!”
  顧海和賀良同仇敵愾,齊齊點頭。
  蔡望向站在他身旁兩位靈寂期弟子,寄以厚望道:“融進,焦功,你們二人憑借自己實力,闖入百強,如今這個任務便落到你們身上,若是遇見林暮,不要留任何餘力,全力爆發,將之擊殺!”
  融進,焦功兩人,鄭重點頭。
  蔡望一眼融進,道:“你師父楚竹長老,被林暮廢去修為,已是命不久矣,你無論如何都要替他報仇!”
  “若你們誰能擊殺林暮。”蔡望一眼兩人,又道:“將來萬劍宗掌門之位就是誰的!”
  此言一出,融進和焦功呼吸皆是一頓,眸中閃過一抹狂熱,再度齊齊點頭。
  “百強中,融進和焦功遇到林暮幾率,誰也無法預料,若是林暮連第一場都沒贏,直接被淘汰,如何是好。”顧海顧慮道。
  蔡道:“這你莫要擔心,即便我們無法滅殺林暮,還有其他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無論是禦靈宗,亦或者現在的千羽劍門,都和隱心勢不兩立,都是我們的朋友!”
  顧海和賀良眸中皆是一亮,齊齊笑著點頭。
  瀲灩峰,禦靈宗掌門任梁暫居洞府。
  任梁麵色陰沉,望著站在自己身前七位靈寂期弟子。
  “大比在即,我要交代你們兩件事。”任梁道:“進入百強,不過是你們通往金丹路上的一小步,若真想萬無一失結成金丹,現在你們有兩條路可走,第一,便是努力成為前三,拿下那份獎勵,第二,則是滅殺林暮!”
  “成為前三,對你們來說,難度極大。”任梁道:“但擊殺現在的林暮,要容易無數倍,隻要你們中,有誰能幸運在比試中碰到林暮,並將之擊殺,我傾盡門派之力,也要將之培養到金丹期!”
  七位靈寂期弟子,眼神狂熱,連連點頭。
  “我親孫任虹,是被林暮斬殺。”任梁道:“以後禦靈宗掌門,隻能在你們中選出一人,若誰能擊殺林暮,至少有一半以上希望繼任掌門之位!”
  此言一出,七位靈寂期弟子,麵色更是大變。
  禦靈宗掌門。
  禦靈宗實力穩居天霄界第二,僅次於無雙劍門,若是能成為禦靈宗掌門,今後在天霄界地位,必然遠勝其他掌門一截,所擁有資源也是常人難以想象,衝擊元嬰,都是極有希望。
  “定不負掌門期望。”七人齊聲道。
  任梁滿意點頭。
  瀲灩峰,時未寒暫居洞府。
  同樣一幕正在上演。
  “廢話無需我多說。”時未寒道:“能否成為前三,皆看你們各自努力!”
  下麵徐海,冷山,羅辰,羅雲四人,皆是齊齊點頭。
  四人身後,張若虛神色淡然,微微點頭。
  時未寒望向五人,麵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這次大比,當真出乎他意料之外。
  千羽劍門,竟然一下有五位弟子闖入百強。
  禦靈宗自詡天霄界第二大門派,門中靈寂期修者數目,足足是千羽劍門兩倍,也不過隻有七位弟子進入百強。
  這五人中,徐海、冷山、羅辰、羅雲四人實力,有目共睹,進入百強,完全在他預料之中,令他意外是,張若虛竟然不顯山不露水,也進入百強。
  實在令他驚訝莫名。
  張若虛,他之前並沒什麼太深印象,像他這樣四係靈根資質平庸弟子,他此前從不放在眼中。
  在他看來,靈根不行,休想成為絕頂人物,因為絕頂人物,幾乎都是單靈根天才,既然如此,他何必將心力放在這些沒有前途弟子身上。
  但自從林暮之後,他想法開始轉變。
  若真有弟子能如林暮那般,他傾盡全力也要悉心培養。
  隻是一切都來不及,之前做的事,已成定局,後悔也來不及。
  林暮是第一個令他感到後悔,感到驚豔的弟子。
  他沒有抓住。
  但上天眷顧他,現在,第二位弟子又出現。
  張若虛,也如同當初林暮一樣,在不到兩百歲的年紀,修煉到靈寂後期,金丹都有望。
  這次,他不能再錯過。
  “成為前三,你們便能凝結金丹。”時未寒望著五位弟子:“但如果無法成為前三,你們一定要保全自己,以後,我會盡全力助你們衝擊金丹!”
  五人心中一暖,感動莫名,齊齊點頭。
  “隻是,在大比之前,我要和你們商量一件事。”時未寒望著五人,道:“如今我和隱心已然決裂,將來勢必會有一戰,到時也會牽連到你們,牽連到林暮,現在,一個極佳機遇擺在麵前,若是在大比中,遇到林暮,你們一定要將其擊殺!”
  話音剛落,五人麵色都是一變,麵色各有不同。
  冷山恨恨點頭,張若虛和徐海笑著點頭,羅辰和羅雲二人,互視一眼,麵上閃過猶豫。
  時未寒對兩人反應並不意外,道:“當初,你們畢竟是同門師兄弟,如今禦劍相向,確實很殘忍,但我告訴你們,若你們現在不殺他,以後,就是他殺你們,一旦他修為恢複,你們根本不是敵手,其中利弊,你們自己清楚,如何選擇,也是由你們自己決定!”
  羅辰輕輕點頭,羅雲麵色掙紮,良久後,艱難點頭。
  飄雲峰,林暮洞府。
  洞府中,一片靜謐,悄無聲息。
  但是在旋月空間小屋中,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靈氣四溢,濃鬱盎然,幾要凝為實質。
  林暮盤膝坐在蒲團上,全力運轉《五行心法》,瘋狂吸納靈力。
  之前四天,他進境飛速,修為一路飆升,直升煉氣五層。
  剩餘兩天時間,他希望能夠再度突破。
  飲下一瓶千年靈乳,林暮頓覺全身發燒,渾身滾燙無比,麵色通紅,他忙立即運轉《五行心法》,浩瀚靈氣在他體內瘋狂湧動,由於他現在修為已是達到煉氣五層,對靈氣吸納煉化速度,要比之前還要更快一截。
  就連靈力在經脈內運轉速度,也比之前快上許多。
  以他現在境界和資質,靈力運轉一周,吸納靈氣速度,堪比金丹期修者。
  金丹期修煉速度,再輔以千年靈乳,速度簡直快到不可思議。
  短短兩天工夫,林暮修為又再度突破。
  煉氣六層,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12-12 07:11:23  ExecTime: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