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四十四章誓奪第一


    ?人群如同沸水,湧動翻騰。-< 書 海 閣 >- 

    聲浪如潮,一浪高過一浪,譏諷聲,嫉妒聲,謾罵聲,不絕於耳。

    林暮站在大殿前,麵色古井無波,他雖然修為盡失,但聽覺猶在,而且極其敏銳,眾人議論和謾罵,他一一聽在耳中,心中雖略有怒意,但麵上卻絲毫未表現出來。

    人心難測,皆為利益驅使,極少有人會真正關心他。

    之前他實力強悍,雖然引來無數讚歎,但嫉恨者同樣不少;如今他落魄,修為盡失,這些人自然抓住機會,不遺餘力,落井下石,極盡嘲諷之能事,簡直肆無忌憚,聲浪震天。

    “他現在完全就是廢物一個!”

    “廢物,完全就是廢物!”

    “十大門派瞎了眼!”

    聲浪此起彼伏,一陣又一陣。

    “應該取消他比試資格!”

    “這樣的人也來參加比試,真是丟人現眼!”

    謾罵如潮,大比都被迫中斷,高台上比試修者,隻得偃旗息鼓。

    不少靈寂期修者,跟著人群,肆無忌憚狂喊,額頭青筋暴起,麵容都扭曲,看上去無比猙獰,仿佛每多罵一句,他們就能更快樂一些,一些人甚至享受其中,享受這落井下石的快感。

    “十大門派真是瞎了眼!”

    “十大門派真是瞎了眼!”

    “十大門派真是瞎了眼!”

    倏然,下麵不知由誰帶頭,竟然齊齊喊出這句。

    一連三遍,無雙大殿前,十大掌門麵色都是一陣鐵青。

    這些靈寂期修者,仗著混亂,當真肆無忌憚,什麼都敢說。

    駱言站在隱心身後,麵上並未有什麼怒意,依舊平靜無波。

    他早已看出,下麵謾罵修者中,有許多都是十大門派弟子,奚落謾罵,甚至都是十大門派弟子領頭。

    在試劍大會上,林暮一劍絕塵,力劈金丹中期修者,驚豔天霄界,已是引來無數嫉妒,但由於林暮實力和隱心在旁震懾,這些大門派弟子隻能咬牙忍受,如今抓住機會,乘著混亂,這些人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是非黑白,明眼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這些瘋狂謾罵之人,注定無法成大事。

    那幾位天資橫溢修者,皆是一言未發,站在角落,如同普通人。

    在混亂中,依然能安靜己心,這樣人,才最可怕。

    他麵帶憂色,望一眼林暮,見林暮神色平靜,似是並沒受影響,他心中不由略鬆口氣。

    勝不驕,敗不餒,風雨不動,巋然如山,方是風範。

    但這時,下麵又掀起一波謾罵浪潮。

    “廢物就不應該來參加比試!”

    “白白浪費一個百強名額!”

    “實在太可惜!”

    “他就應該滾出無雙劍門!”

    此罵一出,頓時跟風雲集。

    “滾出無雙劍門!”

    “滾出無雙劍門!”

    “滾出無雙劍門!”

    聲浪襲來,直指林暮。

    有時,語言要比劍招還要更有殺傷力。

    林暮心煩氣躁,忙極力平靜心神,但耳邊謾罵不止,他仍是感到一陣煩躁和憤怒。

    罵聲在他耳邊嗡嗡響,令他煩躁不已,他有預感,若是這樣下去,他遲早會爆發出來。

    若他實力還在,他根本不會在意這些言語,正是因為他現在修為盡失,這些謾罵才真正戳中他痛處,如同在傷口上撒鹽,鮮血淋漓。

    “滾出無雙劍門!”

    “滾出無雙劍門!”

    下麵呼聲高漲,肆無忌憚。

    十大門派掌門,麵色鐵青,連無雙真人麵上,都微見怒意。

    隱心麵色依舊淡然,古井無波。

    下麵如此謾罵,竟然無一人出來阻止,顯然是有人趁機落井下石。

    十大掌門麵色鐵青,但卻沒有一人出頭。

    之前,他一人占據三座峰頭,已是得罪其他門派,現在林暮落魄,他們巴不得下麵謾罵再猛烈十倍,狠狠打擊林暮。

    但在這時。

    嘩。

    一道耀眼金光閃過,一柄金色飛劍猛然飛出。

    萬劍宗掌門蔡,劍指人群,麵色冰寒,怒喝一聲:“閉嘴!”

    劍光璀璨,照亮整座無棱峰,金丹後期修者威壓,肆意釋放,謾罵戛然而止。

    整座無棱峰,倏然寂靜,落針可聞。

    修養一月,有門派秘藥相助,蔡已是痊愈,此刻,他挺身而出。

    “十大門派如何,由不得你們指手畫腳。”蔡冷喝道:“林暮實力如何,同樣由不得你們指手畫腳,不管他現在如何,他之前擊敗過金丹期修者,還是我萬劍宗長老,他實力,有目共睹,我心服口服,我都沒說什麼,你們哪來那麼多廢話,聒噪!”

    “聒噪”兩字一出,人群頓覺耳邊震動,如同大地搖晃,頭暈目眩。

    在也無人敢大聲喧嘩,大聲謾罵。

    但是隱隱約約,還是有一些小聲議論。

    “蔡被打怕了!”

    “現在開始來抱隱心這個大腿,真是奴顏卑膝!”

    “竟然第一個出頭幫林暮說話!”

    人群小聲議論,蔡自然是聽進耳,但他什麼也未說,麵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退回原位。

    無雙真人這時上前一步,麵帶怒意道:“林暮之前表現,你們都是看在眼,不管他現在如何,被選為二十名種子選手之一,他無愧,你們若是不服,盡管可以在比試中擊敗他,前提是,你們至少要進入百強,連實力都沒進入百強的人,沒資格說他,閉上你們的嘴!”

    連無雙真人都出麵,下麵頓時鴉雀無聲。

    掃視一眼全場,無雙真人冷哼一聲,所有修者皆是全身一震,不敢再言語。

    “大比繼續。”無雙真人冷聲道:“今日就要選出百強!”

    在金丹期修者裁決下,比試再度開始。

    劍光閃爍,爭鬥愈發激烈。

    這是最後一輪比試,百強席位,已是提前確定二十人,今日這輪比試,一共要選出八十位靈寂期絕頂高手。

    劍光飛閃,血光迸射,比試如火如荼進行,慘烈異常。

    比試到現在,修者實力已是極其接近,能走到這一步之人,修為大多都是靈寂後期,還有一些都已是靈寂期巔峰,距離金丹,也隻差最後一步。

    實力相差無幾,比拚便是各人飛劍品質,劍道造詣,以及狠勁。

    隻差一步,便能成為百強,誰都不願放棄,皆是拚盡全力,底牌盡出。

    有些修者,甚至都爆發出強大劍技,雖然隻是強行施展而出,和真正劍技相比,尚有一段距離,但威力同樣不可小覷,犀利異常。

    林暮修為盡失,但眼力猶在,有些劍修實力,他也深感忌憚,尤其是對現在他來說,堪稱無法匹敵。

    更令他震撼是,第九座高台上,竟然有兩人在對拚劍技。

    而且,這兩人所施展劍技,並非強行施展而出,全都是真正劍技,威力極其強大。

    兩位真正高手遇上。

    許多人目光,都不由被這場比試吸引過去。

    這時,無雙真人卻是猛然揮手,布下一個青色禁製,將隱心和林暮幾人護在其中。

    望著林暮,無雙真人關切道:“你傷勢倒是痊愈,隻是為何修為卻如此詭異,一月間,竟然全都失去!”

    林暮正不知如何說,隱心在旁道:“我傳授給他一部療傷秘法,能快速恢複他傷勢,但代價也是極為慘痛,待他傷勢痊愈,修為也盡皆失去!”

    無雙真人恍然點頭,秘法自然是不傳之秘,他也不便細問,忙又噓寒問暖道:“不知林暮傷勢痊愈以後,修為還能否恢複!”

    “這是自然。”隱心淡淡道:“他隻是修為失去,境界猶在,若是想要恢複,很快就能重返巔峰,當然,這需要一段不短時間!”

    “那在大比開始前,還能否恢複。”無雙真人麵色一鬆,又問道。

    “你莫不是在開玩笑。”隱心微笑道:“他能恢複到煉氣後期都算是進境神速!”

    無雙真人點頭:“若這樣說,這場大比,林暮定然舉步維艱,甚至第一場,他就要落敗!”

    隱心在旁沒有言語,一陣沉默。

    無雙真人望一眼林暮,又望一眼隱心,笑道:“之前我與你打賭,若林暮拿下第一,我答應他兩個要求,隻要我能做到,決不推辭,若他拿不到,你就要答應我兩個要求,以林暮現在情境,我也勝之不武,不若解除這場賭約,你看如何!”

    隱心輕輕搖頭:“說出去的話,宛如潑出去的水,豈能收回,這場賭局,我願賭服輸,不管林暮能否拿下第一,我都會跟你賭!”

    隱心望一眼林暮,自信滿滿道:“在我看來,沒有他做不到的事,隻要他願意做,我相信他!”

    林暮聞言,渾身一震,之前被萬人謾罵而變得冰冷的心,一下變得暖融融的,一直暖到心坎。

    無雙真人顯然是不看好林暮,苦笑一聲:“若你執意如此,我自然無法反對!”

    隱心點頭:“未來如何,誰也無法預料,不管如何,我們都不能放棄這最後的希望!”

    無雙真人神色一凜,鄭重點頭。

    這時,第九座高台比試,已是決出勝負。

    一位藍袍修者被打下台去,傷痕累累,一位紫衣修者,渾身浴血,高傲地站在台上,如同勝利地將軍,感受著下麵山呼海嘯般的喊,一臉迷醉。

    林暮望一眼全場數萬修者,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拿下第一,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7-18 15:07:24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