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四十一章聚集金丹


    ~-< 書 海 閣 >-~    仙玉塵緣第三百四十一章聚集金丹

    一抹猶豫在林暮麵上閃過.

    是否修習?

    若是修習,不管成功與否,他修為都會直線下降,無法避免。⊿&網甚至,按照隱心所說,以他現在體魄,僅是練成《淬脈訣》第一層,修為都有可能下滑至築基初期!

    修為是修者根本,若是修為下降,實力定然大打折扣。

    他費盡千辛萬苦,方才修煉至現在境界,如今貿然讓他決定,實在難以取舍。

    《淬脈訣》修習極其苛刻。在一個月之內,修成第一層,塑形,修為會下降,若是無法修成,不僅修為會白白流失,經脈都會萎縮!以後莫說施展劍技,能否結成金丹,都很難說。

    如此種種弊端,實非常人能夠承受。

    凡事有弊就有利。當然,若是修煉成功,好處同樣不少。

    他現在經脈盡斷,疼痛難忍,連寒冰仙子也隻有六成把握能夠治愈,但修煉《淬脈訣》,卻有十成把握!

    不僅如此。若是練成第一層,塑形,以後施展劍技,也會輕鬆許多,和金丹期修者都能硬撼!

    麵上猶豫漸漸散去,林暮思忖半晌,終於做下決定。

    “我修習。”林暮望著隱心,堅定道。

    隱心似乎早知如此,麵上並未有什麼變化,淡淡笑道:“不同的選擇,會有不同的發展和影響,既然你選擇這條路,以後無論是獲益還是受損,都將由你獨自承擔。我們所能做,無非是略微從旁輔助,一切都還要靠你自己。”

    林暮鄭重道:“弟子明白。”

    做下如此決定,他並非頭腦發熱,而是經過深思熟慮。

    若是以往,修為下降,對他來說,不啻於晴天霹靂,絕對無法承受。但如今,他已是看得通透。

    修為,尤其是金丹之前的修為,皆是可以依靠資源累積!

    現在,他最不缺便是資源。

    靈礦之地十大峰頭,隱心占據三座!

    以後資源將會極其充沛,莫說將他修為恢複到築基期巔峰,就是直接助他凝結金丹,也沒任何壓力。

    沒有後顧之憂,他還有什麼好擔心?

    他唯一猶疑是,自己能否在一月間,練成《淬脈訣》第一層?

    這是他關心所在。

    但轉念一想,隱心既然建議他修習,便決計不會害他,這絲猶疑,也隨即散去。

    “其實你修習《淬脈訣》,極為合適。”隱心道:“你現在經脈寸斷,渾身靈力紊亂,極難調理,哪怕是寒冰長老幫你治愈,以後如何也難說。但你修習《淬脈訣》,這些問題就將迎刃而解。《淬脈訣》是靠吸收你體內靈力不停進階,恰好能解決你體內靈力紊亂禍患。不管你靈力紊亂與否,都將被你經脈吸收,用來塑形。或許,你能因禍得福也未可知。”

    林暮忍痛道:“經脈能夠痊愈,弟子便已知足。若能自如施展劍技,便是額外之喜。”

    “你能如此想,我便放心。”隱心微微笑道:“實力,是靠自己努力得來,想要不勞而獲,終將一無所獲。《淬脈訣》固然強大,但想真正練成,付出也是遠勝常人。你心性毅力遠勝常人,若是苦心修煉,定然能在一月之內,將《淬脈訣》煉至第一層,塑形境界。”

    疼痛陣陣襲來,林暮一聲未吭,咬牙忍受,額頭滲出陣陣汗珠。

    “弟子定當竭力苦修,不負長老期望。”林暮顫聲道。

    隱心點頭:“既然如此,我這便傳你《淬脈訣》。”

    他一拍儲物袋,伸手取出一枚紫色玉簡,遞給林暮,道:“《淬脈訣》詳細記載其中,你隻需照著修煉,便能練成,一些禁忌之處,玉簡中也有詳細講解,切勿大意。”

    林暮接下紫色玉簡,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答應道:“弟子知道。”

    隱心道:“現在你傷勢未愈,便無需再擔憂大比。你且放心便是,待你傷勢痊愈,修為恢複,我會全力助你衝擊金丹。不過,若是可能,我希望你還是參加,並且拿下第一。”

    “我和無雙真人打賭,若你拿下第一,他會答應你兩個要求。若是你無法拿到第一,我便要答應他兩個要求。”隱心道:“以我們實力,資源都不是什麼大問題,我擔心他會提一些刁鑽要求,極其麻煩。若你能痊愈,最好參加大比,拿下第一。無雙真人修為高絕,所積累資源同樣豐厚無比,若你拿下第一,好處極多,絕對超出你的想象。”

    無雙真人的兩個要求!

    林暮聞言,也不由恍然忘記疼痛。

    無雙劍門是天霄界第一大派,門中資源、**、丹藥之類,皆是在天霄界首屈一指,若真能向無雙真人提出兩個要求,他所能獲益,實在難以估量!

    “弟子明白。”林暮望向隱心,道:“隻是,不知待到弟子傷愈,還能否來得及參加大比?”

    “這點你無需擔心。”隱心道:“到時我自會安排。隻要你願意參加,就能參加!”

    隱心說得極其堅定,林暮深信不疑:“弟子盡力便是。”

    隱心微微一笑:“那你便在此安心修習《淬脈訣》,療養傷勢,我會一直在外麵守候,若你出現什麼問題,可隨時呼喚我。”

    話音落下,隱心一揮手,靜室中石門頓時自動打開,隨即,他和寒冰仙子向靜室外走去。

    靜室外,駱言和焚凝、孤雲幾人,見隱心和寒冰仙子出來,忙迎上去。

    “如何?”駱言第一個開口問道。

    隱心淡淡笑道:“已無大礙,隻需靜修一月,便能痊愈。隻是在此期間,不能有人打擾,不然傷勢還會發作。”

    駱言麵上擔憂散去,望一眼麵如冰霜寒冰仙子,笑道:“這樣我便放心。”

    孤雲和焚凝亦是一臉笑意,喜不自勝。

    孤雲道:“讓林兄在此靜養便是。”

    幾人說著,向洞府外走去。

    行至洞府外,隱心雙手掐訣,親自布下禁製。

    白霧翻湧,隱心轉身對孤雲道:“林暮一人在此靜養便可,你無需擔心。對你來說,全力應對大比方是正事。無棱峰靈礦爭奪也不知進展如何,不若我們一同前往。”

    孤雲笑道:“晚輩甘之如飴。”

    駱言和焚凝幾人,也跟著飛起,作勢欲走。

    隱心卻是回身對駱言道:“無棱峰有我便可,不若你和寒冰師妹一起,在此守候林暮出關,以防意外。”

    劍光一閃,駱言倏然停住身形,點頭道:“也好。”

    想起韓楓慘死,駱言心中不由一個寒顫。

    百花仙子飄飄欲仙,卻能暗中下手做掉韓楓,無非是忌憚韓楓資質,擔心以後會有麻煩。

    林暮現在表現出實力,已經遠勝靈寂期修者,難保不會有人心生嫉恨,伺機下手。

    駱言落下身形,和寒冰仙子一道,在洞府前守候。

    隱心和孤雲、焚凝幾人,遁光一閃,飛往無棱峰。

    無棱峰,人山人海,劍光閃爍,靈氣湧動,血腥彌漫,一片肅殺。

    身形落在無雙大殿前,孤雲望向十座高台,麵色不由一驚。

    無雙劍門所占據兩座高台,空無一人,隱心占據三座高台,同樣空無一人。

    禦靈宗占據第三座高台上,任梁站在高台之上,閉目養神。

    這六座高台,皆是一片平靜。

    餘下四座高台,皆是鬥爭慘烈,包括千羽劍門所占據第七座高台!

    千羽劍門,門中四位金丹期修者,但依然無法阻攔其他小門派前來挑戰。

    但有時未寒在,第七座高台並未丟失,台下,卻是直挺挺立著兩位金丹期修者屍身,金丹都被人挖去,還有幾位金丹期修者,受傷慘重,在台下呻吟。

    令人匪夷所思是,這第七座高台,竟然是死傷最少地方!

    第八、第九、第十,三座高台,皆是慘烈無比,高台上,血流成河,斷臂殘肢遍地。

    孤雲略一打量,便發現死傷不下三十人!

    三十位金丹期修者!

    這次靈礦爭奪,未免太過慘烈!

    但爭奪進行到現在,形勢仍未明朗。

    排行末尾三座高台,並沒決出歸屬。

    天劍門,斷劍門等幾大門派,不知何時,皆是被人打下高台,所幸有人忌憚十大門派實力,沒有下毒手,幾大門派修者隻是受傷,極少有人死亡。

    “爭奪竟如此凶狠!”孤雲轉身望向無雙真人問道:“是否值得?”

    無雙真人神色平靜:“莫要再問值不值得。這些小門派掌門,一心想要擴張門派實力,對資源渴望,非你這樣從未為資源擔憂過之人所能想象。他們如此做,一是想要擴張門派實力,其次則是希望門派實力強大之後,自己也能因此獲益,好努力衝擊元嬰期。”

    “元嬰期豈是那麼容易衝擊。”孤雲道:“這些人不過是妄想,哪能成功。”

    “誰能說,小門派就一定無法有元嬰期修者?”無雙真人歎道:“修為越往後,越依仗領悟,有人極具運氣,突破元嬰期瓶頸,也是很有可能!”

    “那樣幾率未免太過渺茫!”孤雲小聲咕噥道。

    “對誰來說,希望都極其渺茫。整個天霄界,至今也不過就我一人結成元嬰。”無雙真人瞪一眼孤雲道:“難道他們就放棄麼?”

    孤雲一下呆在原地,不敢言語。

    無雙真人冷哼一聲:“不管是否能夠成功,隻要有一線希望,你都要付出百倍甚至千倍努力去拚,去爭奪!或許,就是因為這一次爭奪,就有人能凝結元嬰成功,也未可知。你的一切都來得太容易,以致你現在對一切都不屑一顧。若是有一日我隕落,你該當自處?難道要等到那時,你才知道去拚?”

    孤雲身子往後一縮,不由啞口無言。

    之前,無雙真人極少這樣斥責他,但自從林暮表現如此出色後,他便感覺似乎一切都變了。

    仿佛他所說每一句話,爺爺都不滿意。

    他索性閉口不言。

    無雙真人自顧道:“這些金丹期修者如此血拚,其實並非頭腦發熱,他們都是活了數百年的人,難道還不比你看得通透?你發現沒有,這些人,大多都已是壽元即將耗盡之人,他們所做,無非是臨死前最後掙紮,想要賭一把,一旦能占下一座峰頭,獲得海量資源,換到自己所需之物,真有希望凝結元嬰成功!”

    隱心麵色平靜,立在一旁,一言未發。

    在無雙真人教訓孤雲間,場上鬥爭愈發慘烈。

    劍光璀璨,閃爍不止,劍技不停噴發,天地震動。

    不時有人落下高台,或傷或死,也有人勝利,站在高台上,洋洋自得,隨即又被下一波對手打下台去。

    死傷慘重!

    隱心和無雙真人相視一眼,兩人眸中皆是閃過一抹不忍,但卻都沒任何言語,也並未出手阻止,兩人站在原地一動未動,靜觀事態發展。

    “靈礦爭奪結束,便是大比。”隱心道:“你是否想好,如何比?”

    無雙真人靜靜望著高台上比試,神色不變道:“你說呢?”

    隱心淡然道:“這場大比,人數高達數萬,將是一場極為漫長比試。對那些真正有實力修者來說,未免太過繁瑣,也有可能在最後決戰之前,就有高手巧遇,必然會有一人遺憾淘汰。依我之見,不若十大門派,每派推舉一位實力強悍弟子出來,作為種子選手,直接進入百強!此外,十大門派也可聯合舉薦其他實力強悍修者,名額不得超過十人,這十人,也在百強之中!至於其餘修者,從未嶄露頭角,便需在茫茫修者中,去拚搏,去戰鬥,爭奪餘下百強名額!”

    無雙真人並未立即表態,笑道:“你這定然是為林暮圖謀!隻是你這想法,未免有些不切實際。大比雖然漫長,但決出最後百強,也不過一月有餘。林暮經脈寸斷,能在一月間痊愈?”

    隱心淡然一笑:“這你別管,你隻說行不行!”

    他語氣堅決,根本不是疑問,似乎篤定無雙真人會答應。

    無雙真人麵帶微笑:“看來不止我對那兩個要求心生向往,有人同樣如此。既然如此,我便答應你,讓你輸得心服口服。隻是,願賭服輸,屆時林暮就算拿下第二,你也要答應我兩個要求!切莫尋找借口,說林暮有傷,無法發揮出全部實力之類。”

    隱心淡淡道:“自然。”

    無雙真人笑道:“這我便放心。明日,大比便會正式開始!今日,隻舉行靈礦爭奪。”

    兩人不由向高台上望去。

    劍氣縱橫,光芒閃爍,劍技飛舞,鬥爭已是進行到最激烈關頭!

    碰!碰!

    第八、第十兩座高台,齊齊飛下兩位金丹期修者。

    人群發出陣陣驚呼,兩位金丹期修者盡皆殞命!

    萬劍宗長老顧海,站在第八座高台上,殺意凜然,望著台下。

    他隱忍太久,直至現在才出手,便是要全力拿下這座高台。

    若是這次再失敗,萬劍宗隻能等待隕落!

    他出手極其狠辣,修為又是金丹後期,遠勝群雄,後麵又有賀良未曾出手,在他連斃三位金丹期修者後,再無人敢上台來。

    顧海和賀良相視一眼,不由略鬆口氣。

    萬劍宗掌門蔡,已然醒來,一動未動躺在台下,但並未去療傷,而是緊緊盯著台上,希冀顧海和賀良兩人拿下這第八座高台。眼見美夢成真,他再也壓製不住傷勢,再度昏迷過去。

    一番血腥爭奪後,第九、第十兩座高台,也有歸屬,被兩個小門派集合勢力奪得。

    高台下麵,幾位無雙劍門真傳弟子忙碌不停。

    片刻後,一位靈寂期巔峰弟子,飛至無雙真人身邊,躬身道:“稟告掌門,此次爭奪極其慘烈,共有二十八位金丹期修

    ,-",

    ~-< 書 海 閣 >-~

    

Snap Time:2018-07-23 02:30:28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