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三十九章拉開帷幕

  
  ~-< 書 海 閣 >-~
  仙玉塵緣第三百三十九章拉開帷幕
  砰!
  鮮血噴灑。&網,,劍光明滅,楚竹轟然落在高台上,塵煙四起,砸出一個深坑。
  人影一閃,一人毫無征兆出現在高台上空,輕輕接住正在下落林暮。
  正是隱心!
  血霧彌漫,隱心衣衫一下被血霧浸濕,殷紅如墨。
  林暮雙眸緊閉,昏迷過去。
  場上形勢風雲變幻,林暮一個劍技兩連發,華麗逆轉,場下圍觀修者議論如潮,驚歎連連。
  “劍技兩連發!”焚凝驚呼道:“這是真正劍技兩連發!”
  駱言亦是驚喜道:“戰鬥果然是劍修進步捷徑!”
  萬劍宗顧海、賀良兩人,麵色皆是猛然大變,陰沉無比。
  顧海和賀良相視一眼,兩人皆是一言不發。
  楚竹金丹破碎,修為已是盡失,對萬劍宗再無任何價值,見他墜落在地,顧海和賀良皆是立在原地,無動於衷,無人上前。一位楚竹弟子,望一眼顧海和賀良,一咬牙,飛上台,前去扶起楚竹。
  數萬靈寂期修者,早已歡呼連連,聲lang如潮。
  暢快!
  酣暢淋漓!
  林暮一直被楚竹壓著打,誰能想到,最後竟然是築基期林暮一舉逆襲金丹中期楚竹?
  “劍技兩連發,威力絕倫!”
  “林暮這下要聲名大噪,無人不曉!”
  “金丹中期修者都被他廢了!”
  幾大門派掌門,望著渾身浴血林暮,同樣震撼莫名。
  千羽劍門分裂後,隱心、駱言、寒冰仙子離開門派,人們都以為隱心是弱勢一方,如今看來,時未寒並沒占到什麼上風。隱心一方三位金丹期修者,竟然一下占據三座高台!
  就連其中最不顯眼林暮,也能廢掉一位金丹中期修者!
  風頭所向,披靡天下!
  隱心望著昏迷林暮,眸中也是閃過一抹讚歎。
  這場比試,對於他來說,可有可無,若他願意,執意出手搶奪,蔡痚艀釩手相讓,之所以讓駱言幾人前來爭奪,無非是為林暮造勢。
  林暮,才是這場比試重中之重。
  準確說,這是一場有預謀的考驗!
  萬劍宗幾人,不過是他考驗林暮的試金石。
  之前,在眾人眼中,林暮實力不過是在靈寂期修者中拔尖,麵對金丹期修者,根本沒有任何勝算,甚至極有可能無法與金丹期修者形成戰鬥。他雖然不這樣看,但對於林暮真正實力,他也從未見識過。
  這場比試,正是來得恰如其分。
  他想看看,麵對絕境,麵對實力比自己強大數倍對手,林暮到底能激發出多少潛力!在這樣生死存亡比試中,林暮是否能夠頂住壓力,接下楚竹攻擊,甚至自我突破!
  劍修,便是要浴血戰鬥中磨礪自己實力,堅定自己意誌,直至橫劍天下,無人能敵!
  林暮表現,他很滿意。
  麵對比自己強大數倍對手,沒有任何退縮,唯一目的,便是取勝!之前所有布局,所有示弱,皆是為勝利謀劃,最後爆發劍技,慘烈血拚,連他都為之動容。
  劍技施展,並不容易。
  對金丹期修者來說,不僅要擁有強大靈力支撐,還要對劍技有深刻領悟,才能連續不斷施展,楚竹修為高達金丹中期,又服用離隕丹,也不過勉強做到這一步。
  相比於楚竹,林暮修為不足,劍技領悟較低,甚至,他之前從未施展劍技與人對敵過!
  施展劍技,對修者經脈是極大負擔,一瞬間催動強大靈力施展劍技,金丹期修者若是不熟悉這些,貿然施展,經脈也會受傷!林暮驟然連續施展劍技,每一次施展,對經脈都是一種極大創傷。
  但正是這樣不要命施展,一往無前信念,讓林暮對劍技領悟急速攀升,一舉突破桎梏,領悟出劍技兩連發!
  劍技兩連發,威力極其強悍。楚竹金丹中期修為,措手不及之下,也是被林暮劍技一下擊碎金丹!
  隱心淡淡望一眼被弟子背下台楚竹,轉身帶著林暮離去。
  駱言和焚凝、孤雲幾人,忙迎上前,寒冰仙子亦從第二座高台飛來。
  “林暮傷勢如何?”孤雲關心問道。
  “經脈寸斷,需及時醫治,若是拖延太久,一身修為將廢!”隱心平靜道。
  孤雲大驚:“經脈寸斷!竟如此嚴重!林兄這場比試當真拚命,值得麼?”
  “值得不值得,在乎一念之間。”無雙真人這時上前,對孤雲道:“你資質遠勝林暮,但真正實力,和林暮天差地別,你們差距,便在於心性。若是林暮每次都像你這樣,考慮值得不值得,他會有如今成就麼?若不是他拚命爆發劍技,他能領悟出劍技兩連發麼?”
  無雙真人望著孤雲,恨鐵不成鋼道:“你就是過得太安逸,整日不知在想些什麼。今後沒我允許,你不許從門中拿走一塊靈石,一瓶丹藥,一年之內,你務必領悟出真正劍技,三年之內,務必領悟出劍技兩連發!”
  孤雲頓時愁雲滿麵,望一眼無雙真人,壓力如山,隻好無奈點頭。
  駱言擔憂道:“經脈寸斷是內傷,極難痊愈,林暮是否有救?”
  此言一出,幾人齊齊望向寒冰仙子。
  千羽劍門中,若是有人重傷,皆是找寒冰仙子醫治,若連她都束手無策,那就真的沒救,隻能等死。
  幾人圍觀下,寒冰仙子神色如冰,望一眼林暮,清冷道:“有救!”
  駱言幾人聞言,麵上頓時一喜。
  隱心望向孤雲:“此次還要借你飄雲峰一用。”
  孤雲忙道:“前輩哪婺隉A晚輩義不容辭。”話剛說完,人便騰空而起,在前帶路。
  隱心轉身望一眼無雙真人,道:“此間事宜便皆交由你。”
  無雙真人微微點頭:“你且放心便是,一切都會如約進行。若是有人阻撓,我定會出手,嚴懲不貸!”
  隱心神色淡然點頭,轉身帶著林暮離去,駱言和寒冰仙子幾人忙從後跟上。
  幾人遁速如虹,身影轉瞬消失無棱峰。
  無雙真人轉過身來,望向人群,朗聲道:“林暮實力驚人,有目共睹。但修為畢竟無法和金丹期修者媲美,自己同樣落得經脈盡斷下場。靈礦爭奪,曆來血腥慘烈,這樣情景,再正常不過。下麵,爭奪仍將繼續!”
  場中金丹期修者皆是微微點頭,不由望向隱心一方離去後的三座高台,蠢蠢欲動。
  無雙真人心有所感,寒聲道:“不過,這排行第二、第五、第六高台,已是歸隱心所有,你們不得再爭奪,若是有人膽敢犯戒,休怪我翻臉無情,出手懲戒!劍修心中浩氣蕩蕩,你們不必耍小心機,也不要想著趁人之危,那都沒用。若你們真不服氣,待隱心歸來後,你們可自行上前挑戰,我絕不阻攔!”
  此言一出,場中頓時一片沉寂。
  靈礦之地,十大峰頭,無雙劍門占據排行第一和第四峰頭,隱心占據排行第二、第五和第六峰頭,僅是這兩方,便占據一半!排行第三峰頭被禦靈宗得到,第七座峰頭被時未寒得到,第八座峰頭被天劍門得到。
  十大峰頭,隻剩下兩座排行末尾峰頭!
  這其中還有斷劍門等十大門派尚一無所獲,爭奪將極其激烈!
  場中二百餘位金丹期修者,皆是眉頭緊皺。
  一些金丹期修者,暗流湧動,已是暗中聯合,開始有所動作。
  一道劍光閃過,已是有人飛上第九座高台,展開爭奪。
  第十座高台,同樣有人開始戰鬥。
  劍光閃爍,劍技四下翻飛,不時有人被打下台去,但緊隨其後,又有人飛上台。
  有人力竭落敗,有人重傷下台,有人被廢去修為。
  一些平日有恩怨門派和修者,也借著爭搶峰頭幌子,展開大戰,有兩位金丹期修者,因此隕落!
  不少小門派,門中隻有一位金丹期修者,卻還妄想占據一座峰頭,貿然上台,費勁千辛萬苦擊敗敵手,但下麵立即有人上台,將之擊敗,連法寶級飛劍都被人搶去,廢去修為。
  無雙真人靜靜看著這一切,無動於衷。
  這些鬥爭,固然殘酷,甚至可以說,是他和隱心一手促成,但卻不得不為之。
  危機即將來臨,天霄界實力卻依然孱弱,若想保住天霄界,在危機中活下去,唯有壯大天霄界實力!
  天霄界安逸太久,修者戰力已是大不如前,若是以往,靈寂期修者極難戰勝金丹期修者,但是這次試劍大會,竟然有兩位金丹期修者敗在靈寂期修者手中,金丹期修者實力,已是墮落到這等地步。
  劍修,唯有靠著一場場大戰,實力才能不斷增強,安逸隻會使人止步不前。
  不論是試劍大會還是天霄界大比,都是他精心布下。
  唯一目的,便是希望通過殘酷的戰鬥,優勝劣汰,將資源給那些真正擁有潛力之人,而非交給隻會貪圖享受蛀蟲。現在傷亡越慘烈,篩選出修者實力便越強!
  一位強大修者,遠勝數位平庸修者,危機來臨時,才能成為中流砥柱。
  諸如隱心和他,都能獨自抗衡一個大門派,但都無自信能渡過危機。
  他隻希望,這次大會之後,能有幾位極具潛力之人冒出。
  目前,林暮是第一位!
  大比尚未開始,一切才剛剛拉開帷幕!
  ,-",
  ~-< 書 海 閣 >-~
  

Snap Time:2018-10-17 15:25:11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