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三十四章比試布局

  
  ?劍光閃爍,迷亂如幻,湧動如潮。-< 書 海 閣 >- 
  場下圍觀修者爭先恐後,齊齊飛向第五座高台,瞬息之間,第五座高台便被圍個水泄不通,高台之外,數萬修者,堣T層外三層,密密麻麻,天上地下,無處不在。
  林暮挑戰楚竹。
  這將是極具看點一戰,誰都不想錯過,哪怕是金丹期修者,也都想一睹風采。
  雖然所有人都清楚明白,林暮和楚竹並不在同一水平線上,兩人實力天差地別,但這也無法阻擋眾人熱情,這場戰鬥,已經不僅僅是林暮和楚竹戰鬥,這其中,內涵太多。
  對靈寂期修者來說,林暮實力,無疑是最頂尖幾人之一,半步金丹異象,萬中無一,卻出現在林暮身上,這足以說明一切,楚竹修為已是金丹中期,實力強橫無匹,根本不是靈寂期修者所能抗衡。
  但大部分靈寂期修者,心中還是抱著一線希望,隱隱期待林暮能做些什麼。
  至少,要讓金丹期修者知道,靈寂期修者,並非可以隨意輕視,肆意踐踏。
  靈寂期修者,也能掀起一股波瀾。
  少數實力強大修者,則是冷靜無比,緊緊盯著台上。
  這次大比,林暮絕對是所有修者通往前三路上的一塊強大攔路石,一些強大修者,都不願錯過這次機會,想要看看能否通過這次大比,看出林暮一些破綻和弱點,以便以後能有的放矢,靈活應對。
  在這些靈寂期巔峰修者看來,這場比試,根本就如同兒戲。
  靈寂期修者和金丹期修者,尤其是金丹中期修者差距,他們再清楚不過,林暮根本沒有任何希望取勝。
  和這些靈寂期修者目的不同,眾多金丹期修者,已經不僅僅是來看熱鬧。
  這場比試,是隱心一方和萬劍宗最後一戰,輸贏與否,都在此一舉。
  這絕對是關鍵一戰。
  若林暮勝利,這座排行第五峰頭,自然歸隱心一方所有,其他人便沒有心思再搶奪。
  但所有人都明白,林暮勝利希望,實在太渺茫,甚至說,根本不可能。
  一旦林暮落敗,這座排行第五峰頭,便將落入萬劍宗手中。
  第五座高台。
  這才是眾金丹期修者關注焦點。
  一座排行第五峰頭,所代表資源,所有金丹期修者,都是心知肚明。
  萬劍宗掌門已經重傷,失去戰力,若是這座排行第五峰頭被萬劍宗得到,定然會有人上去爭奪。
  各大小型門派掌門也都是一臉期待,欲要從中分一杯羹,甚至都有幾個小門派掌門暗中開始秘密聯合,蠢蠢欲動。
  高台之上,楚竹和林暮相對而立,一臉輕鬆。
  對位林暮,他自信滿滿,但並未有任何輕視和大意。
  錢雄前車之鑒,還曆曆在目,他定然不會再重蹈覆轍。
  雖然他實力遠勝林暮,甚至,斬殺林暮都並非什麼難事,但是這場戰鬥,他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這不僅關乎自己聲譽,同樣關乎門派利益。
  比試尚未開始,楚竹已是感受到一陣壓力。
  這股壓力,自然不是來自林暮,而是來自外界,尤其是隱心。
  不知為何,他與林暮這場大戰,無雙真人竟然沒有布下任何禁製。
  這意味著,場上比試,隨時都有可能被人幹涉。
  隱心對林暮極其重視,為了他,甚至不惜斬殺杜瀾來立威,甚至,自己現在都成為磨練林暮實力試劍石。
  這場比試,他隻能贏林暮,根本不敢殺林暮,甚至,連重傷,他都沒膽量。
  杜瀾慘死景象,現在他都記憶猶新,無法忘卻。
  林暮不過是一位靈寂期修者,他已是金丹中期,前途無量,在隱心心中,林暮自然重要無比,甚至可以因為林暮斬殺他,但在他看來,拿他和林暮相提並論,他實在吃虧太多。
  這場比試,他隻需贏下林暮,拿下這座排行第五峰頭便可,根本無需用盡全力,也無需招惹額外麻煩,甚至如果可能,他希望比試結束時,林暮依然安然無恙。
  林暮站在楚竹對麵,心潮澎湃,久久無法平靜。
  和楚竹對戰,他也是沒有任何勝算。
  楚竹實力,強大至極,和之前被韓楓殺死錢雄迥然不同,不論是修為,還是飛劍,亦或者劍技,楚竹都要勝過錢雄一籌,而且,楚竹也根本不會大意,韓楓施展出劍技兩連發,又拚著重傷,才僥幸殺死錢雄。
  他在劍技領悟上,根本無法和韓楓相比,而楚竹實力又要比錢雄強大許多,兩相比較,他根本沒有希望取勝。
  若是平日,他根本不會前來參加這場比試。
  但現在不同。
  在比試開始之前,隱心就已告知他,要他參與這場爭奪,現在,爭奪已是進入最重要階段,他根本無法再退縮,一旦他失敗,這座排行第五峰頭,便會落入萬劍宗手中。
  這是林暮萬萬不願看到。
  這座峰頭,對他重要無比。
  他和父母、石頭四人,資質都極其普通,若想凝結金丹,花費極為不菲,現在急需靈石,之前開店打算本是極好,但因為妖族禁止修者進入迷霧林狩妖,臨霧坊生意受到極大打擊,冷清無比,根本無法替他賺取足夠靈石。
  現在,唯一希望,便是十大峰頭。
  每一座峰頭,尤其是排行靠前峰頭,媊挳F脈縱橫交錯,擁有海量靈石,甚至可以說,隻要他能拚力拿下這座峰頭,以後他和父母、石頭幾人衝擊金丹資源,根本不用愁。
  這場比試,他一定要竭盡所能,拚盡全力。
  哪怕最終失敗,也是無怨無悔。
  他可以接受失敗,但不允許自己不努力就直接認輸。
  “你實力不錯。”楚竹這時忽然開口:“但隻是在靈寂期修者中,在金丹期修者看來,你不過是一位擁有潛力修者,但潛力終究是潛力,不是實力,這場比試,你必輸無疑!”
  楚竹望著林暮,麵帶微笑:“不若你現在下台認輸,於你於我都好,我省去一番麻煩,你也免去受傷風險,皆大歡喜!”
  林暮望著楚竹,麵帶笑意道:“這場比試,我也沒想著能夠勝利,你也知道,我是被隱心長老逼上台來,若我現在下去,與他麵子有損,讓他如何麵對其他大門派掌門,是以,不管輸贏,我都要與你戰一場!”
  楚竹麵色笑意依然,他似乎從林暮話中聽出一股別樣意思。
  他並未插話,布下一個禁製,將兩人罩在其中,靜等林暮下文。
  林暮麵上笑意不減:“但正如你所說,我根本不是你對手,不若我們演一場戲,給隱心長老看,你不必急著勝我,待我將我全部實力都展現出來,令隱心長老對我表現滿意後,我再下台認輸,你看如何!”
  楚竹恍然,麵上笑意更盛。
  林暮所說,他完全明白。
  林暮若想凝結金丹,自然要靠隱心栽培,隱心又不傻,他看中隻是林暮潛力,若林暮無法拿出令人信服表現,以後自然不會再耗費資源培養,林暮現在這種想法和做法,他當初也有過,是以非常理解。
  楚竹笑著點頭:“我答應你,而且,我會配合你,適當時候,我會故意示弱襯托你,待你將所有實力展現出之後,你便下台認輸,咱們各取所需,互利互惠!”
  林暮同樣笑著點頭:“這便開始!”
  話音剛落,他一拍儲物袋,立即祭出玄金劍。
  楚竹答應他要求,他已是邁出第一步。
  這場比試,他要一點點蠶食楚竹,直至勝利。
  楚竹麵色輕鬆,隨手一揮,禁製倏然消散,心念一動,祭出一柄青色飛劍。
  林暮催動靈力,玄金劍金光一閃,倏然飛向楚竹。
  劍光璀璨,劍氣四溢,犀利無匹。
  劍招,劍氣華金。
  楚竹催動靈力,青色飛劍頓時飛上前。
  劍氣華金,攻擊力極其強悍。
  在靈寂期修者中,固然極其強大,極少有修者能施展出這樣強大劍招,但對楚竹來說,這招劍招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威脅。
  楚竹心念一動,青色飛劍和玄金劍猛然相擊。
  叮。
  青光彌漫,金光四濺,兩柄飛劍倏然分開。
  玄金劍猛然倒飛很遠,明眼人一看便知,林暮落在下風。
  下麵觀戰靈寂期修者,瞳孔卻是猛然一縮。
  林暮這一招劍招,雖然沒有造成任何效果,甚至還因此落入下風,但所有人也都看出,林暮這招劍招攻擊力,絕對非同小可。
  金丹期修者,強悍無匹,一個神識威壓,便足以震懾住靈寂期修者。
  林暮不僅沒有被楚竹震懾,反而敢主動攻擊。
  楚竹是何等實力,金丹中期修為,法寶級飛劍,劍道造詣遠勝林暮,但在這一擊之下,林暮也隻是略落下風而已,不少靈寂期巔峰修者,都在沉思,若是換做自己,怕是這第一擊,自己便要落敗。
  一擊沒有湊效,林暮立即改變策略。
  一拍儲物袋,他手中頓時出現數十張符篆。
  《爆炎符》。
  沒有任何猶豫,他立即將這些符篆同時激發。
  數十張《爆炎符》,齊齊飛向楚竹。
  火光震天,整片天空,都一片通紅。
  爆裂聲陣陣,《爆炎符》齊齊爆發,火海肆虐,威勢強悍至極。
  楚竹一下被火海吞沒,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10-21 23:27:09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