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三十三章壓軸出場

  
  ?火海彌漫,轉瞬隱去。-< 書 海 閣 >- 
  駱言隨手一揮,天空頓時恢複平靜。
  火海斂去,下麵人群卻開始沸騰。
  “連爆兩人。”飛葉劍門掌門越筠讚歎道:“駱言實力,當真深不可測,萬劍宗掌門蔡琚A大長老顧海,竟然齊齊敗在他手下,不可思議,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駱言對火係劍技掌控,已經超出常人想象。”火離劍門掌門尚壁點頭道:“融合劍技,更是遠超絕大多數金丹期修者,整個天霄界,領悟出融合劍技之人,也不過三五人,能將劍技三連發融合為一個劍技之人,怕也隻有駱言和隱心、無雙真人三人!”
  越筠敬佩不已道:“十大門派掌門,在他麵前,都相形見絀!”
  尚壁一臉神往道:“若是我們能領悟出這等融合劍技,即便無法結成元嬰,此生也是無憾!”
  越筠點頭讚同:“實力為尊,再現實不過,難以想象,僅是駱言和隱心兩人,便如此強悍,在這次試劍大會上風光無限,若是千羽劍門未曾分裂,現在也不知會強大到何等地步!”
  “這還用說,定然是無比強大。”尚壁堅定無比道:“勝過禦靈宗,都已是板上釘釘之事,或許,和無雙劍門相比,略有不如,但也相差不多!”
  “別的不說,單說這次十大峰頭爭奪,千羽劍門便風頭出盡。”尚壁續道:“無雙劍門,也不過占據排行第一和第四兩兩座峰頭,千羽劍門,單是隱心這一方,便已占據排行第二、第六峰頭,若是這排行第五峰頭也能拿下,便是三座,以時未寒一方實力,拿下排行第七峰頭,並非什麼難事,如此一來,千羽劍門便能占據四座峰頭!”
  “占據半壁江山。”越筠麵上閃過一抹驚色:“竟然會這樣,實在出人意料!”
  此言一出,連兩人身周一眾金丹期修者,麵色都是猛然一變。
  這次試劍大會,跌宕起伏,遠出所有人意料之外。
  蹊蹺之處,實在太多。
  實力最強大無雙劍門,竟然沒有參加這次試劍大會,反而還主動拿出一座峰頭讓各大門派爭奪。
  排行第二門派禦靈宗,也是失利,並沒如之前一樣,占據第二座峰頭,整個禦靈宗,被隱心一人擊敗。
  排行第三門派千羽劍門,分裂後,反而占據四座峰頭。
  萬劍宗,實力至少是前五,但現在也即將失去排行第五峰頭,掌門蔡琩郃重傷,門派實力大降,這次若真落敗,前十峰頭中,怕都難以攻占一座了。
  其餘門派,諸如天劍門,斷劍門幾個實力強橫門派,隻能去和餘下近百個小門派爭奪排行第八、第九、第十三座峰頭。
  眾人思慮片刻,恍然明白。
  這一切,源頭皆是隱心。
  隱心剛一出山,便打破整個天霄界格局。
  無雙真人都要為他鋪路。
  禦靈宗都要退避。
  十大門派也要避其鋒芒。
  想及此處,其餘人心中都是猛然一顫。
  一個人的威勢,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
  而千羽劍門中,現在也並非隱心一人強大,時未寒實力也同樣能夠排進天霄界前五。
  若說這兩人,一位是天霄界數百年來最驚才絕豔之人,一位是天霄界排行前三門派掌門,實力進入天霄界前五,也極符合常理,並不太過令人吃驚。
  駱言,才是真的令人震撼。
  他資質不是最厲害,地位不是最崇高,擁有資源也無法和各大門派掌門媲美,但他實力,卻是震懾整個天霄界,十大門派中,除去無雙真人外,有哪個門派掌門敢說能夠勝他。
  眾人望著駱言,一臉震撼和驚訝。
  高台之下,顧海麵色頹然,仰望空中駱言,心中驚駭莫名。
  駱言表現,遠出他意料之外。
  他之前見駱言靈力消耗甚劇,是以有自信上台挑戰,以為靠著自己靈力比駱言充沛,便能從中撿到便宜,但他無論如何都沒想到,戰況竟然是這樣。
  剛一上場,他便落敗。
  他在駱言手中,都未能走出一個回合。
  若非這隻是試劍大會,若是生死對決,他現在隻怕早已屍骨無存。
  駱言修為之深厚,連他都感到不可思議。
  同樣是金丹期修者,為何差距這麼大。
  他全力施展一次劍技兩連發,體內靈力都已耗費一半。
  駱言之前和掌門蔡睅埶垣氶A已是展出過一次威力極為強大劍技三連發融合劍技,那種強大威力,若是要他來施展,別說施展不出,即便施展出來,體內靈力也好耗去八成以上。
  而駱言,在施展過一次強悍融合劍技之後,竟然還能梅開二度,再次施展。
  紫色巨龍威壓震天,攻擊力強悍無匹,掌門擁有鎮派寶甲都無法抵擋,他也唯有認輸。
  這場比試,他輸得心服口服。
  顧海驚顫不已,畏懼望一眼駱言,劍光一閃,飛回萬劍宗所在之處。
  這時,駱言整個人卻是倏然從半空落下,麵色一陣發白。
  他已是力竭。
  融合劍技,他也隻是剛剛領悟,每一次施展,無論是他身體,還是對他靈力,都是極大挑戰,無比艱難,即便是服用寒冰仙子所贈返靈丹,連續兩次施展融合劍技,對他來說,依然是極大負擔,所有靈力都盡皆耗盡。
  顧海回頭見此情景,頓時後悔不迭。
  剛剛他爆發劍技,同樣是全力施展,靈力消耗也是不小,現在體內靈力已是不足六成,但即便這樣,對付靈力耗盡駱言,他還是有信心。
  隻是現在,一切都已來不及。
  試劍大會雖然允許車輪戰,但兩方對戰,每個人隻有一次登台機會,即便他現在靈力充沛,也是無法再上台。
  這也是為何駱言靈力不足四成,還極力堅持原因。
  劍光閃爍,顧海不甘心飛回。
  剩餘兩位金丹中期長老賀良和楚竹,忙上前迎接。
  “現在如何辦。”賀良望著顧海,一臉擔憂。
  “戰。”顧海堅定道:“唯有戰,這次若是落敗,掌門又已重傷,咱們此行前景極其不利,甚至,極有可能,十大峰頭中,咱們連一座都爭不到!”
  “若是無法占據十大峰頭,便隻能去和那些小門派一樣,爭奪那些小型靈脈之地。”顧海道:“費勁心機搶到一座小型峰頭,可能連十萬塊下品靈石都無法開采出!”
  “十萬塊下品靈石,連一柄品質較佳極品法器都無法購買。”楚竹在旁點頭道:“可以想象,門中弟子以及我們幾人修煉資源,更是無從購買,當真是舉步維艱,難以為繼!”
  “事不宜遲。”顧海道:“趁著駱言現在靈力耗盡,賀良你盡快上去,將他擊敗,隨後你盡量和焚凝周旋,努力耗費他靈力,為楚竹奠定優勢,楚竹,你一定要擊敗焚凝!”
  賀良和楚竹齊齊點頭:“拚了!”
  自始至終,三人依然沒有將林暮考慮其中。
  賀良心念一動,一柄金色飛劍頓時飛出,金光一閃,他整個人倏然消失,飛上高台。
  駱言拚命運轉心法恢複靈力,隻是他靈力消耗太過劇烈,在這片刻間,任他如何努力,也是無濟於事,體內靈力仿如枯泉,隻湧出稍許,連一個最普通劍技都無法施展出來。
  駱言暗歎一聲,身影一閃,飛下高台。
  林暮和焚凝忙上前迎接。
  高台之上,賀良麵上猛然一驚。
  駱言竟然沒有和他交手,直接下台。
  這令他驚喜不已,駱言實力,太過震撼,連他都擔心,自己上來是否會受傷,現在駱言下去,他心中頓時輕鬆許多,焚凝實力雖然不俗,但和駱言相比,還是天差地別,即便他無法戰勝焚凝,隻要盡量耗費焚凝靈力,楚竹取勝並不困難。
  正在他欣喜間,焚凝已是轉瞬飛來。
  焚凝伸手一指,一柄赤紅色飛劍,直直襲向賀良。
  賀良金色飛劍不甘落後,同樣直攻上前。
  叮,叮,叮。
  金光閃耀,火星四濺,兩柄飛劍在空中相擊上千次,威勢鎮人。
  賀良無意爭勝,隻是費勁心機想要耗費焚凝實力。
  是以他並不施展極為耗費靈力劍技,而是純以劍招攻擊,準備慢慢耗下去。
  賀良心思,焚凝看得清清楚楚,這正中他下懷,其實賀良真若和他比拚劍技,他絲毫不占上風,畢竟他擅長是煉器,對劍技領悟,反倒不如其他金丹中期修者,也正是因為煉器,他靈力耐力要比其餘金丹中期修者強大許多,這樣耗下去,固然能夠耗費他大半靈力,賀良定然是穩輸無疑。
  萬劍宗幾人心思,他已是猜到。
  隻是即便他靈力耗盡,敗給楚竹,後麵還有林暮壓軸。
  為何賀良還如此自信。
  難道,他們根本沒將林暮看在眼中。
  想及此處,焚凝麵上和賀良一樣,也是露出一抹淡淡笑意,但飛劍攻擊卻愈發熾烈。
  焚凝全力以赴,抱著必勝決心。
  駱言下台後,隻對他說一句話:“你全力戰勝一人便可下台,餘下一位,交給林暮!”
  他想不出,駱言和隱心為何執意如此,連這試劍大會,都當做兒戲。
  難道,兩人真的是想要培養林暮,以戰養戰,在戰鬥中突破。
  劍修實力,確實能夠通過一場又一場生死大戰,迅速提高。
  隻是,隱心和駱言執著,還是令他無法理解,竟然舍得拿出一座排行第五峰頭來培養林暮。
  若林暮失敗,不僅會失去這座峰頭,連自己性命,都有可能丟失。
  焚凝如此想著,飛劍攻擊確實愈來愈急,他全身汗水直流,衣衫都已濕透。
  賀良體內靈力急劇消耗,望一眼對麵同樣消耗劇烈焚凝,賀良猛然發動最後一擊,用盡全身靈力,在這一擊也被焚凝極力擋住之後,他心滿意足飛下高台。
  令他驚詫是,焚凝緊隨他之後,也飛下高台。
  站在駱言身旁林暮,這時,卻禦劍飛上台來。
  賀良飛回萬劍宗所在人群,和楚竹、顧海兩人對望一眼,三人眸中都是閃過一抹驚訝。
  駱言竟然真的讓林暮來打最後一場。
  楚竹二話不說,直接飛上台去。
  他麵上笑意彌漫,已是笑出花來。
  這場比試,他必勝無疑。
  這排行第五峰頭,已是注定要落入萬劍宗手中,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10-19 11:09:39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