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三十章有如神助


    ?聲音虛無縹緲,悠悠飄入林暮耳中。-< 書 海 閣 >- 

    站在高台下觀望林暮,聞聽此言,麵上悚然一驚。

    抬頭望一眼麵色淡然隱心,林暮眸中全是驚惑。

    戰勝金丹期修者。

    隱心如此要求,簡直苛刻到極致。

    靈寂期修者和金丹期修者,實力天差地別。

    不論是修為深厚,還是靈力品質,靈寂期修者都全麵落於下風,完全無法和金丹期修者媲美,神識和體魄,金丹期修者也是遠勝靈寂期修者,至於飛劍和劍技,金丹期修者更是遠遠甩開靈寂期修者一大截。

    如韓楓那樣,斬殺金丹期修者錢雄,在整個天霄界也是鳳毛麟角,萬中無一。

    而且,林暮早已看出,韓楓之所以能殺死錢雄,並非完全依靠自身絕強實力,計謀和運氣同樣功不可沒,如若不然,以韓楓實力,固然能在靈寂期稱王稱霸,難求一敗,但想擊殺金丹期修者,希望無比渺茫。

    當然,韓楓本身實力也絕對不差。

    領悟出真正劍技金鱗斬,這已是遠遠甩開絕大部分靈寂期修者,和大多數金丹期修者都能媲美,更難能可貴是,他還能施展出劍技兩連發,這種領悟,已是超越眾多金丹期修者。

    韓楓這樣實力,又示敵以弱,步步為營,在失去兩臂情形下,爆發最強劍技,方僥幸擊殺錢雄。

    林暮對自身實力有著清醒認識,若論爆發力,他自認比不上韓楓,若論真正實力,他倒是有自信,絲毫不遜色於韓楓,隻是韓楓那麼強大爆發力,才勉強僥幸殺死錢雄這位金丹初期修者,萬劍宗四位金丹期修者,最差兩位,都已是金丹中期。

    最令林暮憂慮是,有韓楓和錢雄戰鬥在前,萬劍宗幾位金丹期修者都已人老成精,定然會吸取教訓,小心謹慎對待與他戰鬥,決計不會再重蹈錢雄覆轍。

    林暮略一思量,發現自己勝算僅有一成。

    前景一片渺茫。

    但好在,他和韓楓全然不同。

    有隱心庇佑,萬劍宗幾人根本不敢擊殺他,至少生命無虞,更不會發生韓楓那樣悲慘事,擊殺錢雄後,已然是名揚天霄界,成為各大門派爭搶天才,卻不明不白死在百花仙子手,實在惋惜。

    試劍大會,本就不是比拚生死,而是拚勝負。

    隻要能夠勝利,便能占據一座高台。

    甚至,如任梁和時未寒那般,兩派沒有任何交手,時未寒已是自動退讓。

    和萬劍宗這場比試,同樣如此。

    隻要能擊敗萬劍宗四人,或者逼迫四人退出,都能占據這座排行第五峰頭。

    林暮望一眼高台上駱言長老,又望一眼身旁焚凝,再對比一番兩人和萬劍宗差距,結果顯然易見,駱言和焚凝二人,一人是金丹後期,一人是金鍾中期,萬劍宗卻是擁有兩位金丹後期修者,兩位金丹中期修者,實力懸殊一倍。

    林暮麵上疑惑更甚,他實在看不出,駱言和焚凝有何勝算,即便他也加入戰鬥,依然是無法改變這一結果,他對這場比試的影響,實在微乎其微。

    正在林暮思慮間,隱心淡然聲音再度飄來:“能否做到!”

    話音中帶著凜然自信,一往無前,令人不容抗拒。

    四周圍觀修者,這時也齊刷刷望著林暮。

    林暮頓感壓力如山,但心中卻不由自主燃起一陣豪情,猛然點頭道:“能!”

    人群中頓時發出陣陣歡呼和讚歎。

    “別的不說,單是魄力,林暮就足以躋身天霄界最頂尖靈寂期修者之列。”飛葉劍門掌門越筠轉過身來,對身旁火離劍門掌門尚壁道。

    “一點不錯。”火離劍門掌門尚壁一臉讚歎:“林暮現在不僅是魄力遠勝常人,他實力也是絲毫不差,若我猜測無誤,以他現在實力,足以與你我二人抗衡,而不落下風!”

    越筠深以為然:“我們兩派實力末微,在天霄界根本排不上號,門中資源也是極少,至今都未擁有飛劍法寶,雖說進階金丹期,但此生也就這樣,再無潛力可言,和林暮相比,我們唯一勝過他之處,便是修為比他深厚,靈力品質要高出一個境界,其他方麵,還真難以勝他,甚至,他有隱心庇佑,一身底牌都要遠勝我們,真若戰鬥起來,勝負不過是五五之分!”

    尚壁點頭,隨後又搖頭道:“話雖這樣說,但林暮對手並非我們二人,而是萬劍宗長老,萬劍宗四位金丹期修者,實力最差之人,都已是金丹中期,隨便一人,怕都能勝過我們二人聯手!”

    越筠亦是點頭,望一眼林暮,道:“這樣比試才精彩,隱心天資絕佳,心機謀劃布局,皆是遠勝常人,他現在這樣做,依我估計,多半是要鍛煉林暮,畢竟,以林暮實力,想要勝過萬劍宗長老,根本沒有任何成功可能!”

    尚壁笑道:“還真別說,隱心和林暮,還真形成強烈反差,這兩人,一個是天霄界數百年來,最驚采絕豔之人,一人卻是普普通通,資質甚至不如一般修者,但兩人實力,卻出奇一致,皆是在同階修者中,出類拔萃,隻是林暮現在實力,相比百餘年前隱心,還是要遜色不少!”

    越筠這次卻是搖頭反駁道:“隱心固然冠絕天下,但你千萬莫要因此輕視林暮,在我看來,林暮和百餘年前隱心相比,毫不遜色,他資質確實普通,但能以五行靈根資質,達到現在成就,難度無疑要比天才弟子更大,更不簡單,而且,你真當他是普通人麼,莫說隱心慧眼如炬,全力庇佑他,助他修煉,單是他自身資質,便足以令人讚歎不已!”

    越筠一臉歎服道:“金丹期修者,凝結金丹成功時,會有天地異象,但你可見過半步金丹異象,至少,我從未見過,也未聽過,但林暮卻做到,更令人匪夷所思是,林暮天地異象竟然一個五色巨輪,這同樣世所罕見,無與倫比,如此種種,你還能將他看成一位資質普通修者麼!”

    “是我執念了。”尚壁深深點頭:“靈根,並不代表全部!”

    兩人望著林暮,又是一陣讚歎。

    和兩人一樣,下麵圍觀修者,議論如潮,皆是圍繞林暮。

    “林暮膽量真大,竟然敢挑戰金丹期修者。”一位靈寂中期修者滿臉歎服。

    “何止是挑戰,他說要勝過一位金丹期修者。”另一位靈寂後期修者道。

    “還至少是一位金丹中期修者。”旁邊一位靈寂後期修者跟著道。

    “膽大妄為,不知死活。”和讚歎者不同,一位靈寂後期修者鄙夷道。

    “嘩眾取寵,大言不慚。”一位靈寂期巔峰修者滿臉不屑道。

    “林暮必敗無疑,若他勝利,我就將飛劍吃了。”一位靈寂中期修者向四周朋友道。

    他四周朋友一致道:“你這明顯是廢話,他怎麼可能會贏!”

    四下頓時傳來一片哄笑聲。

    高台之上,隱心望著林暮,卻是滿意至極,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笑意,對林暮輕輕點頭。

    林暮倍受鼓舞,不由轉頭望向第五座高台。

    第五座高台上,駱言和蔡戰鬥,已是即將開始。

    蔡遙望駱言,氣勢逼人道:“這座高台對我萬劍宗無比重要,恕我無法拱手相讓!”

    駱言戰意昂揚,針鋒相對:“一切憑實力說話!”

    之前隱心肆無忌憚斬殺杜瀾,蔡雖未當麵撕破臉皮,但雙方梁子,已然結下。

    駱言現在也根本不再與之廢話,心念一動,紫光乍現,紫炎劍頓時從體內飛出。

    全力催動靈力,駱言上來便沒有任何留手。

    剛一出手,便是強大劍技。

    劍技,紫炎狂舞。

    呼。

    一道紫色火海頓時浮現,紫光閃耀,火光震天,火海之中,一條紫色火龍瘋狂舞動,火龍氣勢如潮,呼嘯一聲,直奔蔡而去。

    與此同時,蔡同樣施展強大劍技。

    金光閃耀,一道巨大金影猛然飛出,直襲紫色火龍。

    劍技,金影滅。

    兩道已經大成劍技,猛然在半空相遇。

    轟。

    天地震動,威勢震天,比試高台在這一擊之下,都被震得龜裂開來,道道巨大裂縫,縱橫交錯,紫色火雨四下紛飛,金光崩散,天空一片絢爛。

    劍光斂去,駱言和蔡身形皆是猛然一震,麵色一陣潮紅,氣血翻湧。

    這一次交手,兩人平分秋色,不相伯仲。

    蔡心下一驚,駱言實力,已然超出他預料。

    劍技金影滅,已是他最強大劍技,但卻無法奈何駱言分毫。

    他是萬劍宗掌門,擁有資源遠勝駱言,雖然還有更厲害底牌未曾施展出,但照此情形,形勢並不容樂觀,若駱言真與他血拚,他即便能勝,也隻是慘勝。

    試劍大會,金丹修者高達數百位,十大門派實力,固然遠超其他小門派,但難保小門派金丹期修者聯合起來,攻占其中一座高台,坐地分贓,若他受傷,後麵情形將極其不利。

    這時,駱言再度發動劍技。

    三條火龍齊齊飛出。

    劍技三連發。

    蔡劍技也猛然發動。

    三道巨大金色劍影一下噴發而出。

    同樣是劍技三連發。

    下麵圍觀修者,頓時發出陣陣驚呼。

    這才是真正金丹期修者戰鬥。

    強橫無匹,震撼至極。

    但這時,蔡劍技卻是猛然一滯。

    駱言劍技一下呼嘯而上。

    三道金影,一下被駱言劍技吞沒,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7-23 12:08:35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