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二十八章風采


    ?劍意彌漫,寂滅無聲。-< 書 海 閣 >- 

    整座無棱峰,一片死寂。

    任梁坐倒在地,渾身一陣無力。

    強大劍意壓迫,如影隨形,無孔不入。

    隱心一劍未出,僅憑劍意,便讓他沒有任何出手念頭。

    在這樣情形下,他根本不敢出手。

    劍意如山,鋪天蓋地,已經超出他的想象。

    他全身靈力阻滯,神識都被壓製在身前一丈範圍內。

    無需隱心出手,這時隨便上來一位靈寂期修者,都能將他斬於劍下。

    “我認輸。”任梁滿臉苦澀,無奈道。

    嘩。

    隱心隨手一揮,飛劍頓時飛回,劍意如潮水般,一下斂去。

    所有人心中,皆是猛然一鬆。

    但望著坐倒在地任梁,卻無人心生鄙夷。

    任梁是天霄界第二大門派掌門,本身已是金丹後期,一身法寶皆是珍品,秘密底牌也是遠勝其他門派掌門,這樣實力,在天霄界至少已是前五。

    但這樣實力,卻在隱心手中無法走過一招。

    隱心不戰而勝。

    幾大門派掌門,心中寒意彌漫,身子微微震顫。

    隱心實力強大,眾所周知,他們也已明白,早就想好對策。

    之前隱心一劍劈死杜瀾,固然極為震撼,但在天霄界中,並非無人能夠做到。

    除去無雙真人外,禦靈宗掌門任梁,萬劍宗掌門蔡,甚至千羽劍門掌門時未寒,都能做到一劍劈死杜瀾,他們三人全都是金丹後期,修為遠勝杜瀾,劍技也已大成,遠非杜瀾可比,三大門派掌門,所用法寶,皆是本派傳承本命法寶,威能奇大,同樣力壓杜瀾飛劍。

    他們三人,若是全力施為,皆能一劍劈死杜瀾。

    是以隱心展現出實力,雖然無比強大,但幾大門派掌門並未從心底產生畏懼。

    哪怕是萬劍宗掌門蔡,也隻是暫時隱忍,不願提前開戰。

    但是現在,隱心所表現出實力,真的讓幾大門派掌門感到膽寒。

    這種實力,已經完全和他們不是一個境界。

    正如當年一樣,隱心輕易便能勝過他們,不費吹灰之力。

    百餘年過去,隱心風采依舊。

    幾大門派掌門,內心皆是一陣苦澀。

    隱心落魄百年,沒想到出關後,實力比他們用資源累積出實力還要強大很多,很多。

    這種強大,已經完全不是一個層次。

    即便無雙真人出手,怕都沒有如此震撼。

    劍意和劍技,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之前隱心說要一個人挑戰整個禦靈宗,眾人都是一陣驚訝,難以置信。

    但現在,所有人望著隱心,麵上再沒有驚訝,全都是理所當然。

    一挑七,完全可以。

    這樣實力,誰能抗衡。

    蔡心中泛起一陣無力,至少,他會和任梁一樣,不戰而降。

    隱心劍意,實在太恐怖,根本沒有任何出手念頭。

    若是在這樣情形下,還強行出手,純粹是和找死無異。

    現在站在隱心對麵雖然是任梁,但他內心同樣壓力如山。

    隱心讓駱言前來攻占這座排行第五高台,顯然是勢在必得。

    以他門派四位金丹期修者實力,想要贏下駱言三人,本來勝算極大,但現在,隱心表現出如此實力,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拚力戰勝駱言三人,還是要故意認輸,成全隱心。

    拚力戰勝後,若隱心出手,還是要輸。

    但要這樣輕易放棄,他如何甘心,門派以後如何發展。

    蔡愁容滿麵,進退維穀。

    劍意散去,任梁麵色灰敗如土,一臉頹然站起。

    沒有任何言語,他劍光一閃,飛下高台。

    禦靈宗六位金丹期長老,一陣沉默,齊齊望著任梁飛回。

    任梁麵上頹唐轉瞬消失,眸中噴發出一陣怒意,如同火山,即將爆發。

    “車輪戰。”任梁咬牙切齒,堅定無比道:“絕對不能失去這座峰頭!”

    申仁長老隕落,對禦靈宗本就是一個沉重打擊,如今若再失去這座排行第二峰頭,禦靈宗以後發展愈發艱難,門派實力將會飛速倒退。

    絕不能輸,哪怕是車輪戰,也一定要勝。

    隱心實力固然極其強大,劍意施展出來,連他都無法抵擋,隻能俯首認輸。

    但試劍大會是有規則,是看誰最後能站在台上。

    他雖然認輸,但實力並未有任何損失,戰鬥力依然十足。

    而且,就在剛剛他坐倒那片刻,一個念頭在他腦海中出現。

    隱心劍意之下,他無法出手,這是事實。

    但並非沒有任何辦法。

    隻要他能在飛上高台之前,便蓄勢施展劍技,飛上高台後,便爆發出劍技。

    隱心實力再強大,也要抵禦,也要耗費靈力。

    他相信,在自己門派七位金丹期長老車輪戰消耗下,隱心靈力消耗定然極為迅速且巨大。

    一旦隱心靈力耗盡,再如何強大劍意,沒有任何作用。

    他不信,隱心能僅憑劍意殺死他。

    或許劍意強大到一定境界,能夠做到,但隱心現在境界,還是無法達到如此地步。

    而且,他也有底牌。

    禦靈宗實力,並非外人看上去那樣簡單。

    作為天霄界第二大門派,禦靈宗極其特殊,並非以修劍聞名。

    禦靈宗最厲害其實是豢養靈獸。

    門中每位金丹期修者,都豢養有一位七級以上靈獸。

    若真是比拚門派實力,禦靈宗修者加上妖獸,擁有金丹期實力者高達十五位。

    這個數目,都要勝過無雙劍門。

    而且,禦靈宗實力最強大者,並非他,而是那頭強大至極妖獸,九級妖獸,千足蜈蚣。

    千足蜈蚣,實力強橫至極,兩位金丹後期修者,都難以勝它。

    數十年前,千足蜈蚣便陷入沉睡,開始突破境界,直到這場試劍大會開始前,千足蜈蚣終於醒來。

    千足蜈蚣再度進階,成為十級妖獸。

    十級。

    十級妖獸實力,已是和元嬰期修者無異。

    隱心實力再強大,他不相信,若自己門派真拿出全部實力硬拚,隱心能夠抗衡。

    七位金丹期修者,七隻七級以上妖獸,一隻十級妖獸。

    隱心攻擊力固然強大,但隻不過是一位金丹後期修者。

    這場大戰,他不惜拿出全部底牌,一定要勝。

    天霄界第二大派若被一人擊敗,以後他顏麵何存,門派顏麵何存。

    他可以敗,門派絕不能敗,這座排行第二峰頭,同樣不能丟。

    “我們輪番攻擊他,上去之前,便全力施展劍技。”任梁吩咐六位金丹期長老:“施展出劍技,便立即退下,隻要耗盡他靈力,不愁擊不敗他!”

    六位長老心中雖然畏懼,但也不得不點頭。

    門派利益麵前,誰也不能退縮。

    一位金丹後期長老,當仁不讓,第一個上前。

    劍光一閃,他已是施展劍技,直飛上台。

    禦靈宗還要再戰。

    其他所有人,皆是一驚。

    隱心實力,強橫到這等地步,情勢已是一目了然。

    任梁已是禦靈宗實力最強大之人,但在隱心劍意下,連出手都沒出手,就已認輸。

    其他人,為何有自信,能勝過隱心。

    所有人都索性停下戰鬥,想要看看,事態究竟如何發展。

    場上形勢,一波三折,這場好戲,誰也不願錯過。

    站在第三座高台上時未寒,麵色平靜,也是轉頭望著隱心所在高台。

    隱心劍意,強橫無比,遠比當初與他戰鬥時強大許多。

    時未寒麵色平靜,若有所思,隱心當日明顯是留手。

    隱心為何要如此做。

    到底有什麼,是他不知道。

    時未寒不由陷入沉思。

    禦靈宗金丹後期長老,一下施展出劍技,一道火海,猛然蔓延,直撲隱心而去。

    火海飛舞,威勢震天。

    隱心望著飛來火海,麵色平淡至極,心念一動,身前飛劍已是直飛而出。

    劍意彌漫,萬籟俱寂。

    天地在這一刻停滯,一下靜止。

    肆虐火海,在飛到隱心身前十丈處,戛然而止。

    隱心普通至極飛劍,看上去緩慢至極,慢悠悠斬向火海。

    圍觀眾人,清晰無比看到,隱心飛劍一劍斬破火海。

    火海四下迸散,散裂而開。

    禦靈宗長老,望著四散火花,心驚莫名。

    他知道自己實力遠遠不如隱心,但卻沒想到,自己最強大劍技,竟然就這樣被隱心輕描淡寫化解。

    內心泛起一陣無力,他忙一拍腰間靈獸袋,一隻八級火豹頓時飛出。

    火豹和他心意心相通,剛一飛出,便大口一張,猛然又噴出一道火海。

    八級妖獸秘技,焚天火海。

    隱心麵上忽然閃過一抹不耐,單手一揮,劍意再度蔓延,飛劍直飛上前。

    火海在他身前十丈處,再度停下,飛劍一下從中斬過,火海頓時崩潰。

    禦靈宗長老眼見完成任務,呼嘯一聲,便要召回火豹退下。

    這時,隱心卻是不答應,飛劍猛然從原地消失。

    劍意猛然強盛數倍,禦靈宗長老和妖獸,一下被禁錮原地。

    下一瞬間,隱心飛劍攻擊一下降臨。

    噗,噗。

    連續兩聲輕響,血光迸射。

    禦靈宗金丹後期長老和八級火豹,齊齊墜落在地,殞命身亡。

    隱心麵色淡然,看也未看兩具屍身一眼。

    他已是看出任梁計謀,無非是想仗著門中金丹期修者和妖獸,輪番攻擊他。

    如此伎倆,在他看來,愚蠢至極。

    這樣情形下,若禦靈宗認輸,他什麼也不會做。

    既然任梁不識抬舉,他不介意大開殺戒,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1-24 17:42:38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