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二十七章無人能敵


    ~日期:~10月18日~

    ,37z 

    劍光一閃,三位掌門身影倏然停下。【

    禦靈宗掌門任梁,麵色霎那變化,陰雲密布。

    其餘兩位大門派掌門,天劍門掌門和萬節掌門,麵上同樣閃過一抹驚色人互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深深忌憚,不約而同般,兩人齊齊轉身,劍光一閃,已是攻向其他高台,轉移目標。

    隱心實力,兩人心知肚明。

    萬節掌門蔡,現在回想仍心有餘悸。

    杜瀾實力已是金丹初期巔峰,卻是被隱心一近死。別的不說,單是隱心這份強大攻擊力,他便無法媲美,更是無法抵禦,兩人交戰,他勝算都不足兩成!

    即便使用車輪戰,萬節也難以討巧。

    萬節現在隻剩下四位金丹期修者,千羽劍門雖然分裂為二,但隻是隱心和駱言這方,便有三位金丹後期修者!車輪戰,萬節也是穩輸無贏!

    所幸,他見到隱心上台,立即轉身搶占其他高台,被他搶到五號高台。

    禦靈宗掌門任梁,卻是立在半空,一動未動。

    望著高台上隱心,他心中一陣急躁和不安。

    這排行第二峰頭,本就是他禦靈宗所有,萬節和天劍門雖然同樣覬覦此峰頭,但他並不的兩派,畢竟門派實力擺在那,無論如何,禦靈宗都穩勝萬節和天劍門。

    但隱心這番上台,給他造成壓力要遠勝兩大門派!

    能領悟劍意修者,整個天霄界,隱心是第一人!

    無雙真人修為已是元嬰期,都未能領悟劍意。

    劍意和劍技完全是兩個層次,隱心強大攻擊力,他也沒有信心能夠接下。

    但若讓他放棄排行第二峰頭,更是萬萬不可!

    禦靈宗雖然是天霄界第二大派,門派勢力極其強盛,但門中弟子數目同樣遠超其他門派,每年花費靈石都是數百萬計,若是放棄這排行第二峰頭,門派能否正常運轉,連他都無法猜到。

    門中弟子修煉、煉丹、煉器、門派內大大小小陣法,以及護山大陣,無一不在消耗靈石。僅是一座護山大陣,每年所要消耗靈石,便高達百萬!

    沒有這座靈脈豐富峰頭,禦靈宗當真難以為繼。

    唯今之計,哪怕是隱心要來搶奪,也不能退縮!

    任梁心中想法閃過,當即做下決定。

    戰!

    隱心實力確實很強,但並非無敵!

    禦靈宗自從申仁壽元耗盡隕落之後,雖然實力下降不少,但也依然有七位金丹期修者!

    這個數目,還是要超過萬節和天劍門!

    當然,千羽劍門若是不分裂,也能和禦靈宗旗鼓相當。

    如今禦靈宗七位金丹期修者,對上隱心三位金丹期高手,任憑隱心實力再如何強悍,禦靈宗勝算都是極大!

    心下做好如此打算,任梁劍光一閃,已是落在高台之上。

    “這排行第二峰頭,對我禦靈宗極為重要,還望隱心兄能謙讓一二。”任梁麵帶笑意,望著隱心,和善無比。在他想法,若是能說服隱心放棄搶奪第二峰頭的打算,遠比動手要輕鬆得多。

    隱心神色平淡至極,望一眼任梁,微微笑道:“你早已靈石萬貫。我窮得太久,也想做一回暴發戶。還望你謙讓一二,成全我。”

    此言一出,任梁麵色頓時紅如豬肝,心中暴怒無比。

    隱心麵色淡然,望著任梁,站在原地,一動未動。

    任梁所言,無異於一個笑話。

    他參加這試劍大會,便是為這峰頭而來。

    任梁忌憚他實力,他自然知曉,但讓他謙讓,根本不可能!

    試劍大會,本就是比拚各大門派實力,誰實力強大,誰就能占據最好峰頭。

    禦靈宗之前一直是試劍大會受益者,如今剛一受到自己挑戰,就開始心虛,這樣實力,如何有資格占據排行第二峰頭?如何在以後危機中,挑起大梁,共同抵禦?

    莫說不是為了這座排行第二峰頭,單是為了試探禦靈宗真正實力,他也要出手!

    沒有足夠實力和擔當,也沒有必要再存在天霄界。

    他早看出一些天霄界問題。

    如今天霄界,資源雖然匱乏,金丹期修者修煉不易,但也不至於百餘年過去,竟然沒有一人凝結元嬰成功!這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也令人無法接受!

    整個天霄界,修者不計其數,其中定然有資質不遜於無雙真人修者,甚至有些修者資質,都要超過無雙真人,但擁有這樣天才,他也沒見到有誰有消能凝結元嬰成功。

    究其本質,還是由於天霄界最重要資源和寶物,都掌握在這些大門派手中。

    一些天才修者,即便資質再如何突出,也是需要資源培養♀些修者,沒有足夠資源,或許也能勉強凝結金丹成功,但卻失去衝擊元嬰期消!

    甚至,已經沒人再想著凝結元嬰,凝結金丹便是最大目標。

    長此以往,天霄界實力隻會越來越弱!

    這次試劍大會和天霄界大比,便是要改變這一現狀!

    至少,他和無雙真人要努力改變這一現狀。

    靈礦之地這等重要資源,他一定要搶過來!

    擁有這些資源,若是再能在大比中發現一些天賦和潛力絕佳修者,他便能將之收於門下,全力培養,助其衝擊金丹,甚至衝擊元嬰!

    在此之前,大門派壟斷所有重要資源格局,一定要打破!

    他不介意做惡人,也不介意得罪這些大門派。

    如果這些門派真是不識時務,他定然要狠狠教訓一番。

    “既然如此,便沒什麼好說。”任梁壓下怒氣,望著隱心:“隻能憑實力分高下。”

    “悉聽尊便。”隱心淡淡道:“我願意奉陪。”

    嘩!

    一道劍光閃過,任梁當即祭出自己飛劍。

    本命法寶,飛虹劍!

    赤紅色飛劍,明亮如火,灼人眼球。

    隱心麵不改色,祭出自己飛劍。

    一柄普通至極飛劍飛出,停在他身前。

    高台之下,禦靈宗六位金丹期長老,帶著一眾弟子急速飛來。

    隱心實力強橫,他們都看得出,掌門任梁定然不是對手,車輪戰已是無法避免!

    駱言、焚凝,寒冰仙子三人,也轉瞬上前,林暮和弄焰門兩位長老,緊隨其後。

    “等下禦靈宗若真車輪戰,我也會出手。”焚凝一臉凝重,望著台上隱心和任梁,對駱言道:“這排行第二峰頭,極其重要,一旦占據,今後數十年,不知能培養出多少厲害弟子。即便是我們幾人,修為也能突飛猛進一截!甚至,以師兄你現在修為,進階元嬰也並非完全不可能!”

    駱言輕輕點頭:“隱心師兄既然出手,定然是對這座峰頭勢在必得。”

    兩人說話間,有意無意齊齊望一眼對麵六位禦靈宗金丹期修者,皆是感到一陣壓力。

    即便是加上焚凝,自己這方也隻有四位金丹期修者,禦靈宗卻有七位!

    數量上,禦靈宗占據壓倒性優勢!

    這時,隱心卻是望一眼台下,和聲道:“禦靈宗交給我便可,你們你占領排行第五高台!”

    聲音空靈,虛無縹緲,不帶一絲煙火氣息,宛如從天外飄來。

    但在場所有人,都是聽得清清楚楚。

    一挑七!

    隱心竟然想要一人挑戰整個禦靈宗!

    所有人聞言,皆是向此處望來,眸中驚駭莫名。

    站在第三座高台上時未寒,聞言身子也不由一震,轉頭向這望來。

    其餘幾大門派掌門,也都暫未開始比試,望向此處。

    隱心實力固然極強,但畢竟也隻是金丹期,修為和任梁相差無幾,甚至還略有不如,他究竟有何自信,能夠一挑七?實在太狂妄!

    駱言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詫異,但他沒有任何猶豫,立即帶著焚凝和寒冰仙子幾人,飛向第五座高台。

    站在第五座高台上萬節掌門蔡,麵色如土,陰沉無比。

    隱心這是為何?

    百年前,隱心確實風頭強勁,幾乎無人能敵,但現在他們也都已經凝結金丹,實力差距並不如靈寂期那麼大,隱心和那時相比,不僅沒有收斂,卻愈發猖狂!

    狂妄自大,目中無人。

    一挑七!

    真當禦靈宗實力低微,可以隨意揉捏?

    最令他感到憤怒和屈辱是,隱心竟然派駱言和寒冰仙子、焚凝三人前來搶奪他所在第五座高台!

    千羽劍門本就分裂為二,在這分裂為二情形下,隱心都未出戰,竟然隻派駱言三人,便來抗衡他一個門派!

    蔡憤怒至極,隱心這分明是故意與他作對。

    當麵斬殺杜瀾已是不說,這下又如此狂妄,要靠駱言三人搶占他峰頭。

    若他再不反擊,就真和烏龜無異。

    駱言三人,他定然要狠狠教訓,讓他們銘心刻骨!

    欺負人,也要有限度!

    正在他思慮間,一道紫紅色劍光閃過,駱言已是飛上台來。

    蔡當即嚴陣以待,祭出飛劍迎敵。

    隻是他飛劍並未飛出去,便猛然停下,他麵色不由大變。

    隱心所在處,一道強大至極劍意,倏然彌漫而開。

    天地寂靜!

    劍意,寂!

    蔡驚駭不已,隱心劍意,竟然如此強大!

    他在此處,都差點淪陷在那無邊劍意中。

    這道劍意,猶要遠遠勝過斬殺杜瀾那次!

    萬籟俱寂!

    整座無棱峰,沒有一絲聲響。

    所有人都漸漸被劍意侵蝕,沉浸其中【在隱心對麵任梁,幾乎再沒有動手念頭。

    他百般掙紮,也是無法掙開劍意束縛,劍意如潮將他包圍,深深禁錮住他,連體內靈力也運轉阻滯,緩慢至極!

    這樣狀態,他如何出手?

    任梁麵如土色,在強大劍意壓迫下,向後倒去,無力坐倒在地。

    “我認輸!”任梁滿臉不甘道。

    全場頓時一片寂靜,死寂一片!

    ,37z 

    

Snap Time:2018-01-17 11:08:52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