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二十六章靈礦爭奪

  
  ?劍光閃耀,四下飄散,旋即盡皆隱沒。-< 書 海 閣 >- 
  場中一片寂靜。
  林暮滿臉驚色,呆呆望著地上衡強屍身,心中悲涼更甚。
  這幾大門派掌門,話也不許衡強多說一句,便聯手將之誅殺。
  當真心黑手辣。
  衡強死得實在太冤,林暮心中都為他不值。
  他想不出到底是為什麼,瞬息之間,一位金丹期修者,就能突然隕落。
  百花仙子指證,是衡強殺死韓楓時,他便驚訝莫名。
  林暮記得特別清晰,自從他醒來之後,便有一群金丹期修者,圍在隱心身後,想要巴結,但因為隱心天性淡然,對他們不予理會,這些人便將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衡強在這些人中,絕對算得上殷勤,噓寒問暖,和善無比。
  自始至終,衡強都沒在他身邊離開過。
  直到看著衡強真的死去,他才反應過來。
  衡強,做了替罪羊。
  林暮心中驚駭莫名,轉頭望著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現在看著虛弱無比,但林暮卻知道,這個女子,心機極其深沉,手腕通天,連幾大門派掌門,都陪她演戲,甚至,不惜當著眾金丹期修者之麵,斬殺衡強。
  在場金丹期修者,誰都能看出,衡強是冤枉,但卻沒人出頭,別說阻攔,連句公道話都沒人說。
  這其中,包括無雙真人。
  甚至,隱心都未說一句。
  百花仙子連金丹期修者都可以隨意陰掉,那她所說有人偷襲之事,顯然是杜撰。
  林暮心中泛起一股奇異感覺,望著眾金丹期修者,詫異莫名。
  現在,連他都能看出,百花仙子是演戲,為何這些人還要幫著她。
  這個女子,當真手腕通天。
  其他人不做聲,林暮不知為何,或許是和百花仙子關係匪淺,或許是不敢出頭,像無雙真人這樣,怕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衡強與他無親無故,殺了便是殺了,與他毫不相幹。
  那韓楓之死,到底是誰人所為。
  林暮望著百花仙子,徹底心寒。
  這個女子,貌若天仙,宛如仙女下凡,但心機竟然如此毒辣,韓楓之死,定然是出自她之手。
  隻是,她為何要殺死韓楓。
  這些想法,在林暮心中一閃而過。
  但他也是一言未發。
  現在,他已是明白,有些事情,看似簡單,實則暗含深意,有些事看似複雜,實則極其簡單。
  雖然他不知道百花仙子到底為何滅殺韓楓,也不知道其他人為何默不作聲,但他知道一件事,自己不能為韓楓出頭,甚至,隱心也不能。
  韓楓死了就是死了,隻能這樣。
  隱心麵色陰沉,望著地上衡強屍身,眼也未眨。
  他對韓楓還是抱有一定希望,韓楓凝結金丹之後,實力再不濟,也能勝過羅通。
  百花仙子此舉,無疑是在幫時未寒。
  人群外圍,時未寒麵色平和,和慧文、梁正、羅通三人站在一起,在幾人身後,是一眾千羽劍門靈寂期真傳弟子。
  場中一片寂靜,血氣彌漫,殺意蔓延。
  林暮思慮片刻,便若有所悟,他能理解,為何隱心無法出手。
  雲夢如今在百花門中,已是百花仙子真傳弟子,即便是隱心,也不能肆意出手,隻能平白忍下。
  還有就是,林暮也暗暗猜出,隱心對韓楓興趣並不太大,甚至,連無雙真人都是如此。
  再厲害天才,沒有實力,輕易便會死去。
  哪怕是金丹期修者,一個不慎,都會引火燒身,衡強一直低調行事,都被人圍攻殺死。
  還有什麼事是不可能。
  在這樣爾虞我詐,朝不保夕情形下,誰願輕易出手,誰願莫名樹敵。
  無雙真人望著地上衡強屍身,隨即望著幾大門派掌門,一陣沉默。
  衡強之死,實屬冤枉,他早已看出。
  韓楓之死,他也早已料到。
  韓楓性格狠辣,從不服人,做人不夠圓滑,暗中不知得罪多少人,這樣人,極易隕落,他是一位散修,背後根本無人庇佑,其他人想要殺他,簡直易如反掌。
  一代天才,就此隕落,著實可惜。
  但他隻能看著,無法出手,也不想出手。
  這場戲,百花仙子不過是個配角,吸引人注意。
  真正主導者,是這幾大門派掌門。
  這幾大門派掌門,看似都是聽從百花仙子,但事實真是如此麼。
  無雙劍門實力雄踞天霄界,下麵門派,已是開始暗中聯合,想要製衡無雙劍門。
  如今,幾大門派當著他麵演這場戲,無非是向他示威。
  哪怕強大如他,也感到一陣壓力。
  至於衡強之死,隻能說是他不夠幸運,之前不該招惹百花仙子,以致被百花仙子順手牽羊,一下陰掉。
  無雙真人麵色平和,心中想法翩翩。
  他有預感,這次試劍大會,若是協調不好,天霄界都將發生一場大亂。
  這是他萬萬不願看到。
  危機即將來臨,天霄界根本折騰不不起,發生內訌。
  這幾大門派與無雙劍門積怨已久。
  什麼好資源,都是無雙劍門先擁有,其他門派自然會有怨氣。
  甚至,有些門派都開始派人暗中襲殺孤雲。
  這些,無一不是在向他施加壓力,對他步步緊逼。
  若非有顧慮,他早已雷霆萬鈞,將那些人殺死,但現在,強大如他,也要低頭,也要隱忍。
  甚至,他都告誡孤雲數次,輕易不要獨自外出,就是怕出現意外。
  孤雲實力,雖然不弱,但也隻是相對於靈寂期修者,即便是在靈寂期修者中,實力也不是第一,剛剛死去韓楓,實力都要略勝孤雲。
  修真界,太危險。
  無雙真人望著衡強屍身,發出一陣歎息。
  數百年前,他便知道修真界危機四伏,是以拚命修煉,但他沒想到,隨著修為愈來愈高,危機也是愈來愈大,以至於到現在,連闖過無數風浪的他,都沒有信心能度過下次危機。
  但不管如何,這場試劍大會,他要順利舉行,這場天霄界大比,同樣要順利進行。
  這幾大門派掌門,他雖然忌憚,現在也容忍他們,但若他們真不識抬舉,再造殺戮,他也要出手嚴懲一番,甚至不惜殺雞儆猴,哪怕是和隱心聯手,硬撼其餘幾大門派。
  “衡強肆意斬殺韓楓,擾亂試劍大會,令人心生惶恐,造成不必要麻煩,死有餘辜。”無雙真人望一眼眾人,平靜道:“既然偷襲之人已經找出,也被幾大門派掌門擊斃,試劍大會依然照常進行,你們中有何恩怨,現在都可解決!”
  無雙真人話音落下,良久,場中都無人動彈。
  這場試劍大會,剛剛開始,便死去兩位金丹期高手,一位靈寂期絕頂天才,甚至可以說,所有去參加之人,都已死去,連未曾參加之人,都受到殃及。
  一眾金丹期修者,心中也是惴惴,莫說沒有恩怨,即便有恩怨,也是不敢再出手。
  場中一片寂靜。
  倏然。
  有人發出一陣驚呼。
  林暮忙向場中望去,發現原來是百花仙子昏迷過去。
  幾大門派掌門,齊齊圍上,關心不已。
  隱心和駱言幾人,卻是後退一段距離,遠遠避開。
  林暮沒有任何猶豫,跟著後退。
  百花仙子真是演戲演到家,連昏迷都如此逼真。
  林暮甚至詫異,她是如何表現出那些深情,虛弱無力,麵色蒼白,楚楚可憐,仿佛對她來說,都是信手拈來,不費吹灰之力。
  幾位百花門女弟子上前,在兩位金丹期高手護送下,將百花仙子帶走。
  場中複又恢複平靜。
  無雙真人麵色平和,望一眼沉默中人,淡然笑道:“既然你們已是沒有恩怨,下麵便進行真正試劍大會!”
  此言一出,所有金丹期修者,眸中都是一亮。
  真正試劍大會,即將開始。
  無雙真人望一眼滿臉期待眾人,徐徐道:“這次資源分配,仍是以各大門派實力來分,靈礦之地,是這次分配重中之重,你們若想占據靈脈充裕峰頭,唯有拿出足夠令人信服實力!”
  “靈礦之地,大小峰頭數十座,但真正能開采出海量靈石峰頭,隻有十座。”無雙真人望一眼各大門派掌門,道:“此次試劍大會,我無雙劍門不再參加,而且,之前十大峰頭中,我無雙劍門占據三座,這次,無雙劍門願意無償拿出排行第六那座,以供你們爭奪,至於排行第一和排行第四兩座,仍歸我無雙劍門,你們是否有異議!”
  所有金丹期修者,盡皆點頭讚同,無人反對。
  幾大門派掌門麵帶喜色,更是連連點頭附和。
  “比試規則,想來無需我贅述。”無雙真人一揮手,指著廣場上十座高台,道:“你們誰想占據哪座峰頭,便去排行第幾高台,其餘人,可去挑戰,最後站在高台上之人,便能擁有那座峰頭!”
  十大門派掌門,皆是齊齊點頭。
  現在已是到了比拚門派實力時候,占據高台,是允許車輪戰,門派金丹期修者數目愈多,愈有希望取勝,但這真正試劍大會,也慘烈許多,死傷同樣不少。
  甚至有門派因此沒落消亡。
  那些門中金丹期修者數量較少門派,卻是一動未動。
  他們都在觀望。
  試劍大會,看的是誰能最後站在高台上。
  他們實力本就不足,現在貿然上去,希望更是渺茫,輕易就會被人打下台。
  對他們最有利辦法,便是等待機會,看能否撿到漏子,白撿便宜。
  但十大門派掌門,卻是不甘示弱,欲要搶占先機,遁光接連閃起,飛向各自想去高台。
  唯獨第一座和第四座,無人向前,那是無雙劍門所有。
  林暮身旁劍光猛然一閃,隱心已是從原地消失。
  隱心遁速太快,林暮一陣恍惚,隨即忙向高台望去。
  第二座高台上,隱心搶在三位大門派掌門之前,穩穩落下。
  “這座高台,是我的。”隱心神色淡然,望著飛來三位掌門,徐徐道,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10-22 17:50:29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