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二十五章手腕


    ?血氣彌漫,殺意凜然。-< 書 海 閣 >- 

    百花仙子如花嬌容嫣然一笑,風情萬種。

    花海湧動,芳香四溢。

    瞬息間,花海旋即恢複平靜,百花仙子沒有任何猶豫,心念一動,一直白色玉笛倏然從她體內飛出,玉笛通體雪白,盈盈若雪。

    本命法寶,璨雪笛。

    一雙纖纖素手伸出,握住璨雪笛,十根手指如洋蔥白玉,白皙異常,和璨雪笛相映成輝。

    最潔淨的素手,最純潔的玉笛。

    將璨雪笛輕輕放在口邊,百花仙子紅唇微啟,一道清越悅耳笛聲頓時飄出。

    笛聲初始清越,逐漸變得激昂,旋即尖銳如簫。

    尖銳笛聲,直欲開山裂石,穿破一切。

    整個洞府,都是一陣震蕩,石壁上岩石剝裂開來,簌簌而落。

    笛聲愈發激昂,石壁都裂開幾條巨大裂紋,灰塵陣陣,四下飄散,飄在地上,飄在韓楓身上,飄在地上那一片血泊中,唯獨在靠近寒冰仙子時,便被花海自動飛舞彈開。

    百花仙子麵紅如潮,整個人神色一變,忙裝作驚慌失措,遁光一閃,花海漂移,整個人頓時從洞府飛出,直飛無棱峰,花海如旋風,四下飄散,許多花朵自動凋零飄散枯萎,從半空落下。

    花海枯萎,不斷蔓延,彌漫花海,接連枯萎,墜落在地。

    百花仙子麵色愈發潮紅,紅潤如霞。

    冷心崖尖銳笛聲,無棱峰眾人,聽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麵色都是猛然一變,旋即看向無雙真人。

    無雙真人麵色同樣一變,忙轉頭望向冷心崖。

    他神識旋即放出,蔓延出去,覆蓋無棱峰,直飛冷心崖,人也猛然拔地而起,向冷心崖飛去。

    “冷心崖有變故。”禦靈宗掌門任梁神色猛然一變,驚呼道。

    “百花仙子這似是在求救。”萬劍宗掌門蔡同樣麵色大驚。

    兩人私下和百花仙子都交情匪淺,甚至,有許多筆交易,都是他們親自和百花仙子洽商,一來兩往,便有許多比較深入情誼,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百花仙子剛帶著韓楓返回冷心崖,便傳來求救笛聲,究竟何故。

    不隻是兩人如此想,其餘幾個大門派掌門,麵上同樣閃過一抹驚色。

    隱心麵色如常,早已放出神識查探。

    隻是他麵上並沒有任何驚訝,一臉淡然。

    駱言站在隱心身側,若有所思,也是極為平靜。

    林暮不明所以,麵上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事情太突然,他也猜不出到底發生什麼。

    正在他思慮間,數十位金丹期修者,已是齊齊飛走,直奔冷心崖。

    隱心和駱言幾人,仍舊站在原地,一動未動,駱言暗暗發出一聲歎息。

    林暮旋即轉過身去,望著駱言,麵上疑惑更甚。

    到底發生什麼,駱言長老似乎已經猜出。

    隻是當著眾人麵,他無法問出。

    正在這時,飛往冷心崖金丹期修者,遁光戛然止住,齊齊停下。

    百花仙子麵擦蒼白,整個人失魂落魄飛來,她身邊彌漫花海已是枯萎凋零殆盡,整個人連衣衫都是不整,驚慌失措,在無棱峰前停下。

    無雙真人麵色一驚,忙迎上前,關切道:“發生何事!”

    百花仙子嬌喘籲籲,急速道:“有人偷襲,有人偷襲!”

    無雙真人麵色愈發驚訝,目光微掃身旁眾金丹期修者,忙道:“莫急,你慢慢說,何人偷襲,韓楓呢!”

    數十位金丹期修者,麵上神色同樣驚訝莫名,齊齊望著百花仙子。

    所有人都是驚詫不已,在這無雙劍門中,竟然有人如此膽大包天,敢在這偷襲。

    而且,百花仙子如此驚慌失措,此人實力定然不低。

    隱心和駱言互視一眼,兩人也飛身上前,林暮忙從後跟上。

    數百位金丹期修者,齊聚百花仙子身周,圍個水泄不通。

    百花仙子心驚莫名道:“我剛將韓楓待會洞府,卻突然發現洞府中有一陣詭異,我來不及多想,忙側身後退,一柄飛劍擦著我後心飛過,這時,又是一道強大神識攻擊襲來,我忙放下韓楓,祭出璨雪笛,開始反擊,笛聲清越激昂,那人見一下殺不死我,忙迅速抽身撤退,臨行前,發動神識猛烈一擊,我追之不及,隻能任他逃走!”

    禦靈宗掌門任梁忙關心問道:“你是否受傷!”

    百花仙子微微搖頭:“那人實力介於金丹中期和金丹後期之間,和我不分伯仲,隻不過他臨行前那一擊,是全力施為,我猝不及防之下,也不能全然接下,直至現在,識海都在震蕩,頭昏目眩!”

    百花仙子說著,撫著額頭,身子搖搖欲墜。

    萬劍宗掌門蔡忙上前扶住,禦靈宗掌門在旁怒目而視,其餘幾位金丹期修者,麵上都閃過一抹不自然神色,幾人和百花仙子同樣交情匪淺。

    “有人偷襲。”無雙真人麵色一變,怒氣昂揚:“放肆,當真放肆,竟然敢來我無雙劍門撒野,任他實力如何強橫,今日我頂部輕饒他,嚴懲不貸!”

    禦靈宗掌門在旁點頭,狠狠道:“必要當場斬殺,以絕後患!”

    無雙真人輕輕點頭,回身歉意對眾人拱手:“在試劍大會時發生這樣事,是我防範不周,還望諸位見諒,但請諸位放心,這人我一定會抓到他,給你們一個交代!”

    天劍門掌門忙回道:“真人無需自責,這人既然蓄意為之,定是有所準備,若他有某種秘法隱藏實力,偽裝成靈寂期修者,混跡在參賽修者中,確實難以洞察!”

    無雙真人點頭:“這人既然有備而來,實力也是不弱,為避免造成更大傷亡,不若你們三人一組,分頭去探尋,發現後立即通知其他人前來,務必抓住那人!”

    無雙真人轉過身來,望向百花仙子:“你是否看清那人長相,有何特點!”

    百花仙子神色一頓,旋即搖頭:“那人行色太過匆忙,又有麵紗遮麵,我根部來不及查看。”她望一眼四周中金丹期修者,看到一位中等身材青袍金丹修者,猛然計從心來,心中暗暗一喜。

    如此機會,她若不利用,更待何時。

    “那人身材中等,身著青袍,行動極為利落。”百花仙子摸著額頭,虛弱道。

    說話間,她和任梁、蔡幾人互視一眼,幾位掌門頓時心領神會。

    這時,隱心猛然插話道:“這些我不管, 我隻想問,韓楓現在如何!”

    百花仙子虛弱搖頭:“事情太過緊急,我根本來不及查看,便前來告知你們!”

    百花仙子話音剛落,隱心遁光立即閃爍,整個人旋即從原地消失。

    遁速快到令人不可思議。

    所有人都是震驚莫名,不由立在原地等待。

    片刻後,隱心回來,麵色陰沉。

    無雙真人眉頭微皺,問道:“如何!”

    “死了。”隱心麵色如水,吐出兩字。

    死了。

    韓楓死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一陣詫異,立在原地,不敢相信。

    半個時辰前,還大發神威,斬殺金丹期修者的韓楓,頃刻之間,竟然死了。

    林暮站在外圍,麵上不僅驚訝,還有震顫,以及一抹悲涼。

    人命如螻蟻。

    韓楓實力,和他相比,都毫不遜色,爆發力甚至還要更加強大,但這樣狠人,竟然不明不白死去。

    實力強大到這種地步,都無法保得性命。

    林暮麵帶悲色,望著隱心,一陣痛心。

    他之前還想著韓楓凝結金丹後,自己這方實力能增強許多,現在看來,算盤已是落空。

    駱言麵色平靜,靜靜站在林暮身側,一言不發。

    “此人目的極為明確,似不是為了百花仙子,反倒是為襲殺韓楓而來。”禦靈宗掌門任梁忽然開口道。

    “定然是這樣。”萬劍宗掌門蔡點頭道:“韓楓之死,絕不是一個意外!”

    天劍門掌門望一眼百花仙子,也道:“想殺韓楓者,不言而喻,定然是錢雄好友!”

    “不錯。”斷劍門掌門亦道:“錢雄門中隻有他一位金丹期修者,定然是他好友所為!”

    這時,人群中,一位金丹期修者,身子猛然一震。

    此人中等身材,身穿青袍。

    他正要上前辯說,禦靈宗掌門任梁當即道:“中等身材,身穿青袍,又是錢雄好友,這已經很明顯,此人現在就在我們中間!”

    任梁話音剛落,所有人都猛然大悟,齊齊轉頭望著那位中等身材,身穿青袍金丹中期修者。

    衡強。

    衡強麵色瞬間煞白,望著百花仙子,後心冷汗直流。

    他和錢雄雖是好友,但也隻是從前,最近十餘年,已是沒有任何來往,倒是他和百花仙子,曾有一段過節,兩人當初因一位雙修爐鼎,鬧得不歡而散。

    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百花仙子如此卑劣,竟然借此機會想要除他。

    “此事根本與我無關。”衡強一陣驚慌,忙跳出來澄清。

    百花仙子望著衡強,麵色慘白,眸中猛然一亮,虛弱道:“就是他!”

    “你還敢狡辯。”禦靈宗掌門任梁冷喝一聲,當即祭出飛劍。

    萬劍宗掌門蔡,天劍門掌門,斷劍門掌門,以及其餘幾位掌門,二話不說,齊齊祭出飛劍。

    幾大門派掌門,默契十足,根本不給衡強說話機會,齊齊禦劍攻擊。

    數人圍攻。

    衡強大驚失色,他已看出,這幾人分明是和百花仙子一夥。

    生死存亡一刻,他忙祭出飛劍逃跑。

    但幾大門派掌門,實力猶在他之上,幾道驚人劍光閃過,旋即將他包圍。

    無雙真人和其餘一眾金丹期修者,皆是立在原地,一動未動。

    劍光璀璨,閃爍不停。

    一聲慘哼發出,一道人影從半空墜落。

    衡強全身盡是劍洞,鮮血噴湧,隕落身亡,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4-25 08:26:20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