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二十三章試劍大會(下)


    ?金色劍影,劍芒閃耀,犀利無匹,在青色劍雨中,逆流而上。-< 書 海 閣 >- 

    金鱗斬。

    真正劍技,攻擊力甚至都要勝過金丹期修者,錢雄所施展出的青花劍雨。

    能施展出真正劍技,在靈寂期修者中,都是鳳毛麟角般的逆天存在,但對林暮來說,還算是可以接受,畢竟,他自己就能施展出真正劍技,令林暮詫異和驚訝是,韓楓不僅能夠施展出真正劍技,竟然還能做到劍技兩連發。

    這才是真正厲害之處。

    狠人,絕對是狠人。

    在這樣劍技窮追不舍下,有幾人能夠抵擋。

    即便是錢雄,亦是無法抵擋。

    巨大金色劍影,威勢無匹,直斬而下,劈向錢雄,青色劍雨都被從中一分為二。

    錢雄麵帶驚駭,麵色一陣蒼白,剛剛那道金鱗斬,攻擊力極其強大,即便隻餘下一柄金色匕首,攻擊力仍然難以抵擋,他用盡全力,方用飛劍勉強斬碎金色匕首,現在韓楓又施展一道金鱗斬,時機和威勢都更勝上次,他如何抵擋。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韓楓時機把握極好,完全是蓄意為之,他現在根本沒有時間再發動劍技。

    自己明顯中了韓楓圈套。

    錢雄顧不得再想其他,猛一咬牙,全力催動靈力,青色飛劍頓時光芒大盛,青光盈盈,直奔韓楓而去,劍光犀利,威勢已是達到錢雄現在所能施展出極限。

    與此同時,金丹期修者強大神識,錢雄同樣動用。

    瞬間催動所有殘餘青花劍雨,整片天空四下飄散青色劍雨,旋即掉轉方向,直襲韓楓而去。

    青花劍雨,鋪天蓋地,一下將韓楓籠罩在內。

    錢雄望著此景,心中稍安,他已是將所有實力拿出,能否擋下韓楓攻擊,全在此一舉。

    隻要能夠擋下韓楓攻擊,他便能獲得瞬息喘息之機,屆時,便是韓楓斃命之時。

    現在,他有八成把握能夠接下韓楓這一擊。

    或許他飛劍無法完全擋下金鱗斬,但青花劍雨威勢,也非韓楓能夠抵擋。

    此情此景,韓楓要麼分心抵擋他青花劍雨,金鱗斬威力自然要因此削減許多,他接下金鱗斬把握將會直逼十成,即便韓楓不做防禦,全力拚命,他相信憑借自己青花劍雨威力,絕對能一下將韓楓淹沒吞噬,屆時,金鱗斬沒人操控,威力自然也強不到哪去。

    不管如何,他現在都是有驚無險。

    最壞可能就是,他會因此輕傷。

    這都已無關緊要。

    望著全力發動劍技韓楓,錢雄心中安定更甚。

    任你實力絕強又如何,任你能施展真正劍技又如何,任你能施展劍技兩連發又如何,任我疏忽大意又如何,結果早已注定,無法更改。

    靈寂期修者挑戰金丹期修者,下場隻有死。

    錢雄心中一陣瘋狂,拚命催動靈力,青色飛劍光芒大作,直直迎上韓楓金鱗斬。

    青花劍雨彌漫,直奔韓楓而去。

    這一瞬間情勢,韓楓看得透透徹徹。

    這情勢,正是他苦力營造。

    生死存亡時刻,他遇見太多,這個,他一點都不怕。

    別人之所以喊他狠人,正是因為在這種時刻,他毫不退縮,逆流而上,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所有擋住自己之人,都要死,全都去死。

    錢雄當年之辱,他時刻記著,現在有機會親手將之斬殺,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全力催動靈力,金鱗斬威勢更勝,劍光凝實,幾如實質。

    青花劍雨如同激流瀑布,擋在金鱗斬之前,與此同時,還有更多細碎青花向他襲來。

    每一朵青花,都是一道犀利無匹強大劍氣,輕易便能斬殺一位靈寂期修者。

    劍雨密集,鋪天蓋地而來。

    金鱗斬和錢雄青色飛劍,也相撞一起。

    轟。

    哧。

    劍氣四溢,金光乍現,一道犀利金芒閃過之後,青色飛劍頓時一分為二,斷為兩截。

    金鱗斬,劍影一閃,直襲錢雄心口。

    錢雄驚駭莫名,極品飛劍竟然都被韓楓劍技斬斷。

    來不及多想,他忙祭出自己最後一張底牌,心念一動,一道青光閃爍靈甲,頓時從他體內浮現而出。

    微法寶,青光甲。

    他雖然剛凝結金丹時日不長,尚無法擁有法寶,但身家比靈寂期修者還是要豐厚許多,購買一件微法寶還是不在話下,這件青光甲,便是他最後一道防線。

    青光甲防禦極佳,他相信,韓楓金鱗斬在自己飛劍阻攔下,威勢定然大減,肯定無法擊破他青光甲。

    而且,在這時,殘餘青花劍雨,已是攻至韓楓身前。

    現在他形勢雖然危急,但也隻是暫時,隻要能挺過韓楓這一擊,他便能重掌主動。

    青色劍雨犀利無匹,直飛眼前。

    韓楓麵色冰寒,絲毫不為所動,並未操縱飛劍分心反擊。

    他清楚知道自己和錢雄實力差距,想要以弱勝強,不付出一定代價,根本無法成功。

    若他現在分心,定然無法擊斃錢雄,片刻之後,情勢將要完全逆轉。

    沒有任何猶豫,他忙全力催動靈力,金色飛劍頓時金光大盛,在他操控下,金色飛劍猛然從他身前飛過,同樣襲向錢雄,在金色飛劍衝刺下,劍雨自動被分向兩旁,雨波被一劍劈開。

    轟。

    金鱗斬犀利無匹,狠狠擊中青光甲凝聚青色護罩。

    青光閃耀,劍芒飛舞。

    青光甲形成青色護罩,在金鱗斬攻擊下,連一擊都沒撐住,百年轟然碎裂。

    金鱗斬攻勢不減,再度狠狠劈中青光甲。

    哧。

    金鱗斬一下刺破青光甲,深深刺入其中。

    青光甲,防禦極強,同樣無法抵擋金鱗斬強大攻擊。

    但作為微法寶,它防禦力非同尋常。

    金鱗斬在青光甲防禦下,極速消融,直到整個金鱗斬都消融,青光甲依然沒有被攻破。

    功歸一簣。

    韓楓心中一陣愕然,還有一絲,隻有一絲,青光甲便被他金鱗斬擊破。

    但正是這一絲,讓錢雄僥幸逃過一命。

    錢雄心驚莫名,後心冷汗連連,暗自慶幸。

    剛剛那道金鱗斬,他都已感受到強大殺意,仿佛自己隨時都會死去,所幸青光甲防禦超強,救下他一命。

    一百萬塊下品靈石,沒有白花。

    但正在他暗自慶幸間,令他驚駭一幕發生。

    韓楓金色飛劍,劈波斬浪,直襲而來。

    與此同時,空中一道血雨灑過。

    噗。

    青花劍雨雖然被金色飛劍分向兩旁,沒有攻擊到韓楓要害,卻是一下擊中韓楓身體兩側。

    噗,噗。

    劍雨陣陣,彌漫而去。

    韓楓肩膀兩側,手臂,盡皆被擊中。

    一個個血洞倏然出現,森森白骨都裸露而出。

    韓楓麵色猙獰,卻並沒有任何退縮和防禦,反而怒吼一聲,再度拚命催動靈力,金色飛劍光芒大作,狠狠襲向錢雄,完全是拚命了。

    劍雨如潮,他兩隻手臂和肩膀,早已一片血肉模糊,兩臂骨骼都化為碎片。

    在他不要命攻擊下,金色飛劍一下刺破錢雄臨時施展出的青色靈力護罩,再度擊中青光甲。

    哧。

    金色飛劍擊中青光甲之前被金鱗斬擊中之處。

    隻是青光甲防禦太強,這一擊,仍舊沒有擊穿青光甲。

    噗,噗。

    青花朵朵,看似美麗,卻殺機彌漫。

    一切都在瞬息之間,韓楓身體根本來及做出任何反應。

    時機緊迫,際遇難得,他也不敢分心自救,隻能任憑青花攻擊。

    兩條手臂在劍雨攻擊下,已是聳拉下來,軟綿綿掛在身體兩側。

    陣陣蝕心蛀骨般疼痛,一股腦襲來。

    韓楓渾身浴血,卻眉頭不皺,眸中殺意彌漫,死死盯住錢雄。

    金色飛劍,卻是一下比一下凶狠,狠狠劈中青光甲。

    下麵圍觀數萬人,全都靜息凝神,看著這一幕,大氣也不敢喘。

    戰鬥太過慘烈,血腥異常。

    林暮站在孤雲身旁,望著如此瘋狂狠厲韓楓,也不由動容。

    這韓楓,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同樣狠。

    這樣的人,心誌極其堅毅,定能成大事,能有現在實力,實屬必然。

    但下一瞬間,場上情況,連林暮也是一驚,麵色不由一變。

    最後一波青花劍雨襲來,從韓楓身體兩側流過。

    噗,噗,噗。

    血花四濺,四下噴湧。

    韓楓兩條手臂在劍雨攻擊下,齊肩而斷,齊齊從半空落下。

    鮮血淋漓。

    韓楓瘋狂更勝,靈力瘋狂運轉,整個人都被金光籠罩,仿佛化為金人,金色飛劍愈發凶狠,一下下狠狠劈中青光甲。

    韓楓口中鮮血直流,神智卻極為清醒。

    哪怕是死,他也要殺了錢雄。

    當初正是錢雄,強行將他戀人牧冰搶去,賣給百花門。

    若非牧冰百般求情,他也差點錢雄殺死。

    即便僥幸活命,又能如何。

    他多方打探,查出牧冰已是被百花門賣給一位大門派長老作為雙修爐鼎。

    一切都已來不及。

    他無比恨。

    恨這世道,恨百花門,最恨錢雄。

    一切罪魁禍首,都是錢雄。

    今日,哪怕死,他也要殺了錢雄。

    哧。

    金色飛劍閃耀,一下攻破青光甲。

    韓楓狠厲無比,金色飛劍光芒猛然大盛,一下狠狠刺入錢雄心口。

    血光噴灑,四下飛濺。

    錢雄滿臉難以置信,驚駭望著韓楓,身子一歪,從半空落下,斃命身亡,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7-22 01:18:08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