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二十一章試劍大會(上)


    ? 人海如潮,沸沸揚揚。

    天空修者雲集,個個麵上帶著疑惑神色。

    林暮並未凝結金丹,但卻有如此天地異象,所有人皆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是為何。

    望著林暮,眾人麵上神色變幻不定。

    有人驚歎,有人疑惑,有人興奮,有人純粹是看熱鬧,也有人一臉擔憂。

    金丹期修者們,在最初的驚訝之後,迅速恢複平靜,個個麵色平靜,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望著人海,林暮同樣滿臉疑惑,他剛一傷愈出關,卻見到如此盛大場麵,這是為何。

    難道所有人都來替她歡呼,慶祝他傷愈。

    這明顯不可能。

    林暮旋即否定這一猜測,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即便是無雙真人傷愈出關,怕都難以有如此多修者前來祝賀。

    而且,看這些人表情,也根本不似在祝賀。

    大部分人麵上,皆是帶著一臉疑惑。

    在自己受傷期間,到底發生什麼。

    杜瀾如何了。

    這些想法,迅速在林暮腦海中閃過,但他一無所獲,索性放棄,不由望向駱言幾人。

    向無雙真人、隱心、駱言、寒冰仙子、焚凝幾人行禮一番,林暮望著駱言,就要問出自己疑惑。

    隻是未等他開口,駱言卻是一揮手,布下一個巨大紅色靈力護罩,搶先問道:“你神識傷勢如何,是否已經痊愈,現在識海是否已經無礙,杜瀾神識是否已被消融,現在頭腦是否還在眩暈!”

    駱言一臉關切,一連數個問題,齊齊問出,羅嗦至極自己也沒覺得。

    林暮隻好強行壓下疑惑,麵帶笑意道:“承蒙長老關切,弟子現在已是完全痊愈,就連神識,都已進階,弟子現在識海中,已是有一柄神識小劍,也不知這樣到底是何境界!”

    “神識小劍。”駱言欣喜莫名:“這分明是神識化形,你神識已是和金丹期修者別無二致!”

    “因禍得福。”孤雲滿麵笑容,忙恭賀道:“恭喜林兄!”

    金丹期修者神識。

    林暮聞言,亦是欣喜莫名,麵上笑意彌漫。

    駱言這時在旁笑著提醒:“你能恢複傷勢,孤雲功不可沒,你之前所躺那張玉床,是千年養神玉鑄造而成,重在溫養神識,對你傷勢極其有利,若非孤雲慷慨,你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醒來!”

    林暮心中一暖,忙向孤雲行禮道謝:“多謝孤兄!”

    孤雲忙回禮笑道:“林兄何需再與我客氣!”

    無雙真人也是麵帶微笑對林暮道:“你便無需與雲兒客氣,你這番突破,實力定然飆升許多,怕是連雲兒,現在都已不是你對手!”

    林暮忙笑道:“前輩哪話,孤雲兄實力強橫,劍技威勢震天,我自認不敵!”

    無雙真人麵帶微笑,有意無意望一眼隱心,笑道:“你太謙虛了!”

    隱心麵色淡然,這時卻點頭插話道:“不錯,你無需自謙,強便是強,無可爭議,這次天霄界大比,我要你務必拿下第一,能否做到!”

    務必拿下第一。

    林暮心中一陣疑惑,隱心為何要如此說。

    之前駱言還說,即便他無法成為前三,依然會幫他凝結金丹。

    但前後變化也太快,他剛傷愈出關,隱心就要他拿下第一。

    受到什麼刺激了。

    隻是望著一臉堅定隱心,他根本無法拒絕,隱心所說,他何曾不想。

    現在隱心既然如此說,他自然答應。

    如果可能,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成為第一機會。

    “能。”林暮同樣一臉堅定,自信道:“第一非我莫屬!”

    神識進階到神識化形境界,體魄也強大到堪比金丹期修者,飛劍也是最頂尖極品飛劍,又領悟出真正劍技,他有何理由退縮,第一,他一定要拿到。

    林暮一口答應下來,隱心麵上不由露出一抹笑意,無雙真人同樣麵帶微笑。

    孤雲麵上帶著微笑,神色卻有一陣不自然。

    這次大比,他同樣雄心壯誌。

    一直以來,他都極為自負,當然,他也有自負資本,在同齡人中,他實力一直都是遙遙領先,尋常修者,在他手中,連一個回合都難走出。

    對這次大比,他極為看重,在這萬眾矚目比試中,若能壓過所有人,拿下第一,對他益處極大,今後無雙劍門,定然是歸他掌管,但無雙劍門是天下第一大派,他卻不能成為同階修者第一人,自然會惹來非議。

    尤其是門中那幾位與自己競爭的天才弟子,屆時必然會冷嘲熱諷,手段盡出,前來爭奪。

    他實力足夠強大,自然不會有人跟他爭,但一旦表現不好,在門中壓力極大。

    無雙劍門是天下第一大派,門中實力強橫弟子,不計其數,幾位絕世天才,修為絲毫不遜於他,甚至,各人都有莫大機緣,隱藏底牌連他都不是很清楚。

    隻有在大比中拿出足夠令人信服表現,他的掌門之位才能萬無一失。

    林暮現在也要爭第一,到時兩人免不了要來一場大戰。

    想起林暮實力,他也忌憚莫名。

    和林暮同行幾次,林暮表現並不如何搶眼,但令他詫異是,許多生死險境,卻能被林暮輕易化解,他有一種感覺,林暮展現出實力雖然強悍,但真正底牌,一直都未動用過,正如他一樣。

    誰勝誰負,自負如他,也是不得而知。

    而且,這次大比對手,他也做過細致了解,除林暮之外,其他幾位絕世天才,實力同樣不容小覷。

    想要獲得第一,殊為不易。

    無雙真人笑望林暮:“這次大比,你可莫要留手,務必拿出全部實力,不然第一根本無望,隱心為你,所做極多,壓力極大,之前杜瀾傷你,他二話不說,立即斬殺杜瀾,這固然是對你愛護,殺雞儆猴,但與此同時,也是得罪天霄界十大門派之一萬劍宗,若你不能拿出令人信服表現,隱心所作所為,隻會成為一個笑話,惹來其他人恥笑!”

    林暮聞言,頓時麵色大變。

    斬殺杜瀾,。

    為了他,隱心竟然連金丹期修者都斬殺。

    他清晰記得,杜瀾是和萬劍宗掌門蔡以及幾位長老同行,能在四位金丹期高手眼皮底下,當麵斬殺杜瀾,當心衝突,可以想象,以你想你所承受壓力,林暮想想就一陣後怕。

    這和他當初得罪禦靈宗不同,隱心這是當麵打臉,深仇大恨。

    心中流過一陣暖流,林暮鄭重點頭:“我定當竭盡所能!”

    駱言幾人麵帶微笑,齊齊點頭,同樣對林暮自信滿滿。

    趁此間隙,林暮望著滿天修者,不由問道:“這些人都是為何而來,雲集於此!”

    “還不是因為你。”駱言笑道:“你剛剛所呈現天地異象,極其罕見,五色巨輪飄在半空,光芒璀璨莫名,足以與日月爭輝,連準備參加試劍大會的眾金丹期修者,都被你吸引而來!”

    “天地異象,五色巨輪。”林暮麵帶疑惑,不由陷入沉思。

    片刻後,他抬頭道:“我並未凝結金丹,為何卻有天地異象!”

    五色巨輪,在他築基天象時,已是出現過,對此他也有猜測,隻是還不太肯定。

    無雙真人笑道:“誠如隱心所言,並非凝結金丹才有天地異象,你這天地異象是半步金丹異象!”

    半步金丹異象。

    此言一出,其餘幾人麵色雖然還有疑惑,但已能明白大概。

    望向林暮目光,和之前愈發不同。

    凝結金丹有天地異象,並不稀奇,這半步金丹異象才真的是異常罕見,萬中無一。

    天霄界現在,所有金丹期修者加起來,也不過數百位而已。

    無雙真人望一眼麵色變幻不定林暮,笑道:“外麵上萬修者接在焦急等待,咱們也莫要再耽誤時間,以後再閑敘,現在最重要之事,是試劍大會!”

    駱言點頭道:“自然是正事要緊。”隨手一揮,赤紅色靈力護罩一下隱沒。

    外麵修者齊齊望著此處,興奮莫名。

    歡呼陣陣,山呼海嘯般,齊齊湧來。

    幾位大門派掌門,見護罩撤下,這才劍光一閃,飛上前來,笑著招呼。

    剛一上前,幾人便忙著打探林暮天地異象。

    無雙真人麵帶微笑,如實回答,幾位掌門聽後,皆是麵帶微笑恭賀林暮。

    林暮忙一一行禮道謝。

    一行人在無雙真人帶領下,齊齊飛往無棱峰。

    幾位掌門,卻是返回各自門派所在人群。

    過不片刻,林暮天地異象是半步金丹異象消息,立即四下傳開。

    人群一下沸騰,飛往無棱峰同時,望向林暮目光,也迥然不同。

    “奇才。”一位靈寂期修者,滿臉歎服。

    “半步金丹異象。”有人同樣讚歎。

    “這當真是金丹以下第一人。”一位靈寂中期修者,堅定無比道。

    一路前行,一路議論,一路讚歎。

    隨著無雙真人一起,數萬人齊齊來至無棱峰。

    無棱峰無雙大殿前廣場上,人海如麻,下麵甚至都無落腳處,許多修者飄在半空。

    無雙真人麵帶笑意,望著眾人:“五十年一度的試劍大會,再次來臨,我也不多說廢話,你們有何恩怨,有何紛爭,皆可在此自行解決,當然,亦可友情切磋,下麵,試劍大會正式開始!”

    無雙真人話音剛落,下麵頓時山呼海嘯。

    這時,一道璀璨至極劍光,猛然從天空劃過,

    

Snap Time:2018-08-20 12:57:33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