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一十七章隨風飄逝


    ?蔡麵色平淡如水,對眾人失望目光無動於衷。-< 書 海 閣 >- 

    衝動或許能帶來一時爽快,但後果往往令人難以承受。

    杜瀾,便是前車之鑒。

    他實力雖然遠勝杜瀾,但對上隱心,一絲把握也無。

    忍氣吞聲,是現在最好結果。

    隱心剛一出山,便是雷霆萬鈞,在無雙劍門斬殺杜瀾,無論是時間還是地點,都像是經過精心設計,其目的不言而喻,無非是想借此吸引眼球,達成某種目的,他既然看出這點,又何必再不知所謂,若真打起來,受益還是隱心。

    蔡洞若觀火,無需權衡,便做下如此決定。

    他身後三位萬劍宗長老,麵上看不到一點失望之色,反而深以為然,非常讚同蔡做法,若掌門真和隱心打起來,定然是輸多贏少,他們也定然無法旁觀,但若出手,他們更是不敢,隱心一劍都能劈殺杜瀾,同樣也能劈殺他們。

    和小命相比,其餘一切都是無關緊要。

    一眾金丹期修者,盡皆沉默。

    沒有人出言不遜,沒有人鄙夷,甚至,他們麵上失望,也漸漸斂去。

    每一位金丹期修者,心中皆是泛起一陣寒意,有些人甚至都不敢再直視隱心。

    他們並未見到隱心出手,心中震撼卻一點不小。

    萬劍宗,是天霄界十大門派之一,蔡是萬劍宗掌門,看著自己門派長老在眼前被人殺死,蔡卻選擇忍氣吞聲,並不為其報仇,其中無奈和忍耐,有幾人能做到。

    蔡已是金丹後期修者,實力在整個天霄界,都是最頂尖,敢說能勝過他之人,絕不超過十個,能殺他之人,怕是連三個都沒有,但是現在,蔡卻與隱心笑著言和,無疑是懼怕隱心實力。

    天霄界前三。

    甚至,隻在無雙真人之下。

    幾位大門派長老,眼神在空中交匯,眸中皆是閃過一陣深深忌憚。

    同時,他們也在慶幸,慶幸千羽劍門一分為二,實力大損,如若不然,憑借隱心現在實力,千羽劍門便能一下躍居天霄界所有門派第二位,隻在無雙劍門之下。

    一位金丹期高手,勝過千位築基期修者。

    千羽劍門若不分裂,實力強橫到這等地步,在天霄界也必將權勢滔天,威震整界。

    靈丹妙藥,法器靈石,這些資源,定然是成倍飆升,門派實力將會急劇膨脹。

    往往,一個門派的強勢崛起,隨之而來的就是其他門派的隕落。

    斷劍門,天劍門,禦靈宗,怕都難以幸免。

    好在千羽劍門分裂,這次試劍大會,其他門派也能分一杯羹。

    有不少金丹期修者,已是準備要看好戲,時未寒和隱心恩怨,不知是否會在這次試劍大會上做個了結,他們甚至希望,兩人能真正打起來,拚個你死我活,一死一傷最好,若是同歸於盡,就是歡天喜地,沒有最好,隻有更好。

    誰都知道,這不可能。

    不論是時未寒還是隱心,都是老謀深算,殺人不眨眼,他們都能看出的利害,隱心和時未寒早就不知思量多少遍,暗中不知布下多少驚天大局,等著人來跳。

    杜瀾,無非是沒有想到這點,不幸跳入坑中,落入隱心手中,被其滅殺。

    有幾位掌門,都不由為隱心這一手暗暗讚歎。

    出其不意,下手果決,漂亮。

    隱心都已出手,時未寒豈會無動於衷。

    但幾位掌門環目四顧,卻並未發現時未寒身影。

    甚至,發生如此大動靜,無雙劍門掌門無雙真人,都沒有出現。

    當真蹊蹺。

    禦靈宗掌門任梁,眸中光芒不定,想法電轉。

    他並不關心千羽劍門如何,他關心的是林暮。

    林暮。

    殺死他親孫任虹之人。

    當初,他用一柄法寶級飛劍,換取林暮性命,連時未寒都已答應,並將林暮放出千羽劍門,但可惜他門中弟子太窩囊,竟然連一位煉氣期弟子,都無法斬殺,以致林暮還能活到現在。

    但他並未忘記殺孫之恨,這股恨意,沒有隨著時間慢慢淡化,反而越來越澎湃。

    他距離大限不足百年,親孫又死,傳承將斷。

    而且,數十年過去,禦靈宗實力卻是不升反降。

    門中人才凋零,遲遲無人凝結金丹成功,他最為倚重的長老申仁,卻是壽元耗盡,已然隕落。

    若非千羽劍門分裂,天霄界第二大派的地位都將不保。

    屆時資源再被人瓜分,門派將會愈發捉襟見肘,舉步維艱。

    這次試劍大會,他甚至都不願前來參加。

    但他若不來,分配資源,禦靈宗必然會吃虧很多,不得不來。

    望一眼淡然隱心,他心中一陣蒼涼。

    林暮現在被隱心看中,為了林暮,隱心甚至不惜得罪十大門派中的萬劍宗,對其重視,非同一般,他現在若是不顧一切,去斬殺林暮,下場極有可能和杜瀾一樣。

    這樣的事,他不會做,也不敢做。

    但望著躺在地上林暮,他實在心有不甘。

    他現在最大願望就是,林暮最好一直昏迷下去,永遠都不要醒來。

    和他抱著相同想法之人,並不在少數。

    林暮實力,早已名揚天霄界,不少靈寂期巔峰修者,都對其忌憚不已,他現在昏迷,正中那些人下懷。

    此次大比,名額隻有三人,競爭極其慘烈,若林暮無法參加大比,他們機會也更大一些。

    “既然如此,咱們這便離去。”駱言心急如焚,望著半空,對隱心傳音道。

    隱心微微點頭,望一眼對麵蔡,目光平靜如水,一言不發,轉身落在山道上。

    這時,一道遁光猛然從遠處急速飛來。

    劍光如虹,瞬間來至上空。

    人影顯現而出,是一位年輕修者,看上去不過二十上下。

    這人剛一出現,全場都是一陣騷動。

    孤雲。

    無雙劍門少主。

    孤雲神色匆匆,麵帶憂色,直飛此處。

    他似已聽說此地發生之事,對杜瀾屍身看也不看一眼,劍光一閃,已是落在林暮身旁。

    對駱言和隱心深施一禮後,孤雲麵帶憂色問道:“林兄傷勢如何!”

    駱言搖頭一陣歎息:“情形堪憂,他現在傷勢,並非身體和經脈,而是神識,現在唯一辦法,便是等,等他慢慢醒來!”

    孤雲若有所思:“那他還能否參加大比!”

    “我也不知,隻能看造化。”駱言麵帶憂愁道。

    “不知晚輩能做什麼,林兄如此傷勢,晚輩感同身受,想盡一份綿薄之力。”孤雲神色亦是一陣黯然,林暮與他生死之交,如今見他昏迷不醒,他心中也是不忍。

    駱言神色恢複平靜:“不知你能否尋個僻靜之處,或許更有利於林暮恢複!”

    “這好辦。”孤雲幹脆利落道:“去我洞府便可,我洞府在數十外飄雲峰,那是一座五品洞天福地,極為安靜,不會有人打擾!”

    駱言聞言,麵上大喜,露出一抹笑容:“事不宜遲,咱們這便前往!”

    孤雲點頭,當即在前帶路。

    駱言帶著林暮,緊隨其後,向飄雲峰飛去。

    隱心和寒冰仙子,神色淡然,跟在其後。

    焚凝望一眼四周圍觀群眾,也並不和熟人打招呼,帶著門派兩位長老,跟著向飄雲峰飛去。

    駱言一行人離去,熱鬧已盡,圍觀者都開始漸漸散去。

    不少人望著蔡,又望一眼地上杜瀾屍首,一陣唏噓。

    杜瀾苦修數百年,方結成金丹,但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終在這葬送性命。

    有幾位平日同樣不可一世大門派弟子,在看到杜瀾這番模樣後,都收斂許多。

    金丹期修者,都能被人滅殺,他們有何資格跋扈。

    若是惹惱高人,莫說是他們,即便是門派掌門,都不一定難保命。

    人群漸漸散去,原處隻留下萬劍宗一行人。

    蔡麵色冷峻,寒若冰霜。

    他身後三位金丹期長老,同樣麵色難看。

    今日,他們和隱心一樣,成為風口浪尖之人,但隱心卻是大勝而歸,達成所願,他們隻能忍氣吞聲,眼睜睜看著門派長老隕落,而無法反擊。

    二十餘位靈寂期修者,麵上同樣一陣黯然。

    有兩位靈寂期修者流著淚,落下身形,去收拾杜瀾屍身。

    這兩人,是杜瀾弟子。

    兩人剛一落地,一位長老便道:“杜瀾即已身亡,也是無可奈何,你們二人負責將他帶回門派安葬!”

    另一位長老卻是緊跟著道:“你們注意看一下,將杜瀾金丹找出來,一個金丹,少說也能賣出幾百萬塊下品靈石,以後還能多購買一份衝擊金丹資源!”

    兩位杜瀾弟子,含著淚答應。

    但是兩人一番翻找,卻隻找到幾塊金丹碎片。

    隱心那一劍,已是將杜瀾金丹劈成數塊。

    望著兩位弟子鮮血淋漓手中幾塊支離破碎金丹,蔡和幾位長老皆是齊齊搖頭,歎息不已。

    隱心這一劍,當真狠絕。

    一位弟子手中流著血,抬頭問道:“這金丹還有用麼!”

    蔡搖搖頭:“這已是廢丹,靈氣盡失,隨手丟了吧!”

    一位長老緊隨其後道:“既然如此,也無需將他帶回門派,便就地焚化吧!”

    蔡和其餘兩位長老,沒有言語,皆是微微點頭。

    下麵兩位弟子,心中不忍,欲要求情,但兩人還未開口,一道火海從天而降,落在兩人身前,兩人忙向後跳開,手中金丹碎片,一下落在地上。

    未等兩人去撿,火海便在一位長老操控下,一下將杜瀾屍身和金丹焚燒殆盡,僅餘一片灰燼。

    微風一吹,僅餘灰燼,也隨風飄逝。

    兩位弟子站在地上,兩手鮮血,淚流滿麵,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4-19 20:01:08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