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一十五章隱心立威


    杜瀾麵上帶著和善笑意,望向林暮目光,卻是狠毒無比.

    一股無法壓抑恨意,從他心間湧起,直衝頭頂,欲要炸開!

    林暮!

    這個名字,他念叨了太多遍,早已深深刻在腦海中。

    當初在拍賣會上,正是林暮,破壞了他所有打算,以至於他在拍賣會上一無所獲,回去被掌門痛罵。若這些他還能容忍,畢竟拍賣也需要技術,技不如人,也是無法。但林暮卻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挑釁他,甚至是戲弄侮辱他!這他如何能忍?

    一個築基期修者,竟然敢如此猖狂,當真活膩了!

    當時,他見林暮和孤雲在一起,還以為林暮是大有來頭,據其他人說,甚至有可能是其他大界來人,連他都差點被鎮住!但他後來仔細探察,發現自己完全被騙了,又被戲耍了一通!

    這人,竟然是千羽劍門一個普通弟子,甚至,連時未寒都不重視他,直接將他賣給禦靈宗了!這樣的人,竟然還敢與自己叫板,羞辱自己!他自己都覺得,要麼是林暮大腦有問題,要麼就是他大腦有問題,不然如何會被戲弄?他自己大腦是沒有問題的,他很肯定,堅定如一!

    一定是林暮的問題!

    被一個自大猖狂,大腦有問題的人羞辱了,這讓他覺得無比地恥辱,時刻如鯁在喉,簡直比殺了他都還要難受!他無時不刻不在想著,如何殺掉林暮,今日在此偶遇,如此良機,他焉能錯過?

    林暮和駱言走得很近,他是清楚地,但一個駱言,並不能阻止他!

    千羽劍門,現在一分為二,門派實力大減,如何敢與他萬劍宗為敵?

    隻要他能在駱言反應過來之前,殺掉林暮,駱言又能如何?

    他還真敢與自己為敵?與整個萬劍宗開戰?

    萬金宗五位金丹期修者,有三位是金丹後期修者,這份實力,有幾人敢忤逆他?

    林暮,這次死定了!

    他隻不過是一位築基期修者,即便他實力再如何強大,再如何逆天,在金丹期修者麵前,依然如同螻蟻,可以隨意揉捏!他有不下一百種方法,能瞬間殺死林暮!

    現在,是機遇最佳時刻!

    駱言和其餘幾位金丹期修者,遠遠飛在前麵,並沒注意這後麵情形。

    在這人來人往的前往無棱峰路上,誰能想到,他杜瀾要殺人?誰能做出防備?

    他要殺林暮,還不是易如反掌!

    杜瀾麵上帶著濃濃笑意,望著林暮,高深莫測。

    他在想,何種方法,能瞬間致命,一擊必殺!

    飛劍?

    固然可以。但對他來說,還是太麻煩!

    飛劍威力強大,動靜同樣巨大!

    若是因此驚動駱言,反而對他極其不利。

    駱言已是金丹後期,實力強悍無比,甚至都能和掌門蔡相比,若是被他發現,輕易便能出手攔下自己飛劍,自己這番苦心孤詣,便將化為泡影!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他如何能讓林暮活著離開此地?

    絕對不可以!

    今日,林暮必死無疑!

    唯一最迅捷,最不不易被人察覺方法,便是神識!

    強悍莫名的神識攻擊!

    他現在修為雖然隻是在金丹初期頂峰,但神識定然要遠遠勝過築基期修者,即便他神識攻擊手段極其匱乏,但依靠最笨出方法,隻需釋放一道強大神識,攻擊林暮識海,他相信,足以致林暮死命!

    屆時,即便他駱言發現林暮身亡,又能如何?

    他完全可以推去一切幹係,死不承認!

    即便被駱言逮個正著,那又怎樣?

    難道,他駱言會為一個築基期弟子,與自己,甚至是整個萬劍宗開戰?

    這不是笑話麼!

    他隻需付出一點補償,意思一下,此事也便過去!

    望著一臉憤怒的林暮,他忽然有一種快感!

    任你再如何憤怒,也終將難逃一死!

    任你當初任何猖狂,今日也要付出代價!

    杜瀾心中極其爽快,酣暢淋漓!

    驀然催動神識,識海震蕩如潮,一股強大神識威壓,瞬間釋放而出,沒有任何猶豫,這股強大神識,直奔林暮而去!

    天地一片寂靜!

    沒有任何聲息,林暮連反抗都未做出,便在杜瀾身前二十丈處倒下!

    砰!

    林暮整個人,從半空墜落,落在山道石階上,砸出一個人形深坑!

    杜瀾望著林暮身軀,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不自量力!

    築基期修者也敢招惹自己,下場唯有一個,便是現在這樣,死!

    杜瀾心花怒放,他忽然有一股想要仰天大笑衝動。

    一直以來,困擾自己之人,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一擊斃命!

    事情,超乎他想象得順利!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直至這時,一直在前飛行的駱言幾人,才驀然轉身!

    剛一轉身,便見到林暮墜落在地情形!

    駱言頓時大驚失色,驚駭莫名。

    是誰?竟然敢如此放肆!

    在這人來人往無雙劍門,公然挑起是非,主動出手,不單沒有將無雙真人放在眼,更是沒有將自己三人放在眼。最令他無法容忍是,他對付之人,竟然是林暮!

    林暮悄無聲息,靜靜躺在下麵石坑中。

    駱言心急如焚,一陣痛心。

    林暮身上沒有任何致命傷痕,顯然是被人用神識攻擊!

    剛剛那一道強大神識威壓,便是明證!

    被人用強大神識攻擊,即便不死,但是從高空墜落,摔在地上,也已摔死!

    那一道深深人形烙印,看上去觸目驚心!

    駱言一臉憤怒,忙抬頭望去。

    對麵五十丈外,是五位金丹期修者!

    萬劍宗掌門蔡和一眾長老!

    駱言一眼看到,站在最前杜瀾。

    杜瀾!

    剛一看到此人,駱言便立即明白大概。

    當日林暮羞辱杜瀾,他也在場。金丹期修者,被築基期修者侮辱,杜瀾確實是個奇葩,在金丹期修者中,被人取笑很長一段時間。但他沒想到,這杜瀾,竟然如此放肆,當著自己也敢斬殺林暮!

    當真是無法無天,肆意妄為!

    林暮現在是他們三人最大希望,甚至,這次天霄界大比,別的門派都是派出舒適為弟子前往,他們三位金丹期修者,卻隻護送一位築基期修者!

    林暮資質雖很普通,但心性毅力,遠勝他人。

    實力,也同樣如此!

    為了讓林暮凝結金丹成功,甚至以後修行順利,他甚至不惜花費六百萬塊下品靈石,專門配製出靈藥,用來給林暮浸泡身體。他所做一切,皆是為了林暮能更好地衝擊金丹。

    林暮,是他們全部希望所在!

    但今日,這杜瀾,竟然不知所謂,一記神識攻擊,將林暮滅殺!

    所有希望,一切布局,一下落空!

    打擊來得太突然,太慘重,慘重到駱言連呼吸都覺困難,心哀若死,不知如何是好。

    但下一瞬間,一股沸騰到能將人燃燒的怒意,從他心中奔騰而出!

    該死!

    不可饒恕!

    絕對不可饒恕!

    駱言眸中怒火升騰,憤怒無比,想要殺人!

    嘩!

    紫光閃耀,一陣清越劍鳴後,紫炎劍倏然從駱言體內飛出!

    劍尖直指杜瀾!

    駱言怒不可遏,欲要斬殺杜瀾!

    紫炎劍,攻擊力強悍無匹,威名遠揚,莫可匹敵!

    杜瀾大驚,頓時驚慌失措!

    這駱言,怎麼如此不通人情?

    當真要為一位築基期修者,與自己大動幹戈?

    何必呢?

    這樣對兩方,都不好!

    他一定是被憤怒燒壞了大腦!

    杜瀾想法變幻,心中驚慌莫名,麵上卻猶強自鎮定。

    他有自信,駱言不會真的對他出手!

    掌門蔡和幾位長老就在他身後,五位金丹期修者,對上他們幾人,優勢太巨大,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其中差距,絕對不敢輕易出手,這駱言,定然是一時糊塗!

    但他預料顯然錯誤!

    紫炎劍,劍氣逼人,犀利無匹,劍光一閃,直奔他而來!

    駱言竟然真的開戰!

    杜瀾驚駭莫名,忙祭出飛劍抵擋。

    叮!

    一聲清脆鳴音過後,紫炎劍驀然停在半空。

    杜瀾呆呆望著空中紫炎劍,不明所以。

    因為,他飛劍並未碰到駱言紫炎劍!

    擋住駱言紫炎劍的,是一柄看上去極其普通飛劍。

    這柄飛劍,普通至極,連一絲光芒都未發出,甚至讓人懷疑,這是一柄連一品陣法都未刻入的最劣質飛劍!但令人驚訝是,就是這柄飛劍,一下擋住駱言紫炎劍!

    這柄飛劍主人,正是隱心!

    隱心神色淡然:“你且去查看林暮傷勢,這人,交給我便可。”

    駱言聞言,身形驀然一震,忙連連點頭,身形一閃,已是飛向林暮。

    寒冰仙子麵上閃過一抹關切之情,身形轉瞬從原地消失,出現在林暮墜落之處。

    隱心神色平淡至極,頭也未抬,淡淡道:“你是誰?”

    剛剛情勢急轉直下,杜瀾驚出一身冷汗。

    隱心問話,他突然沒有反應過來。

    但他望一眼隱心,卻是發現,自己根本不認識這人。

    金丹後期修者,他竟然不認識!

    這在天霄界中,幾乎不可能!

    杜瀾並未回隱心問話,轉身望向掌門蔡。

    蔡額頭冷汗連連,在旁小聲道:“這人是隱心!”

    隱心!

    原來是他!

    杜瀾頓時想起關於隱心種種,心中驚懼更甚!

    這個梁子大了!

    竟然是隱心!

    萬劍宗掌門蔡,都覺此事太過棘手,暗歎杜瀾行事太過魯莽,以至現在窘境。

    蔡欲要化解此事,忙麵上堆笑,上前道:“隱心兄,不知可否……”

    他話未說完,便被隱心打斷,隱心神色淡然,望著杜瀾,再度問道:“你是誰?”

    杜瀾沒來由一陣顫抖,忙道:“在下杜瀾。此事大可商量……”

    “這就夠了!”杜瀾之話也被隱心打斷:“無需聒噪,我劍下不死無名之人。”

    隱心語氣平淡至極,似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小事。

    萬劍宗五位金丹期修者,聞言齊齊大驚失色!

    但下一瞬間,他們麵上驚色,便一下凝固!

    天地那寂靜!

    萬籟俱寂!

    劍意,寂!

    隱心隨手一揮,身前那柄普通至極飛劍,直飛杜瀾而去。

    但詭異是,麵對這柄飛劍,杜瀾眸中驚駭莫名,身形卻一動未動!

    噗!

    一聲輕響,血花四濺!

    杜瀾整個人,頓時裂開,從中一分為二!

    隱心一劍,將之劈成兩半!

    

Snap Time:2018-07-17 02:27:43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