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一十三章前往無雙劍門


    ?劍光迷離炫目,金虹飛濺。-< 書 海 閣 >- 

    雲團轟然炸裂,無盡劍氣,悉數爆發。

    劍氣如雨,傾盆而下,威勢震天。

    此時,若有高手用神識細細查看,便會發現,這無邊劍氣,每一道劍氣,皆是由一柄金色小劍所化,金色小劍凝如實質,每一道小劍,皆是散發著無邊殺意,端的是犀利無匹,殺意凜然。

    劍雨鋪天蓋地,覆蓋範圍極為廣闊,即便是遁速再迅捷之人,也難以一下躲過。

    金色劍雨彌漫,雨簾如幕,令人目眩神迷,但這其中威力,更是令人感到膽寒。

    劍技,華金瀑雨。

    林暮麵上帶著淡淡笑意,飄立半空,眯眼望著紛揚劍雨,一臉迷醉。

    這便是劍技,強大的金係劍技。

    在大比開始之前,他終於能成功施展出劍技。

    以他現在攻擊力,足以躋身天霄界攻擊力最強悍修者之列。

    而且,劍技華金瀑雨,他能完全掌控,隨意都能施展而出,並非自損劍技。

    實力達到如此地步,他對這次天霄界大比,也不由充滿野望。

    在藥液中浸泡一月,花費逾六百萬塊下品靈石,他現在體魄,已是完全能和金丹期修者媲美,甚至爭鋒相對,也不遑多讓,神識在藥液淬煉下,也比之前凝練許多,雖然在質上還無法和金丹期修者神識媲美,但也能抗衡一二,至少,金丹期修者神識威壓,他已能雲淡風輕般接下,麵不改色。

    修為方麵,他現在體內靈力已是達到半液半固狀態,距離凝結成金丹,隻差最後一步,和其餘靈寂期巔峰高手相比,他毫不遜色,甚至在運轉五行合一之下,他體內靈力爆發力和破壞力,還要勝過絕大部分劍修,優勢巨大。

    飛劍和法器,他同樣不遜於他人。

    玄金劍,是駱言量身為他打造,是最頂級極品金係飛劍,最是犀利無匹,攻擊力強悍莫名,至於法器,不論是藍砂盾,還是極品踏雲靴,也都是難得一見珍寶,最厲害的五行環,更是堪比法寶,威力極度強大,連微法寶都能打破。

    修為達到築基期巔峰,飛劍和法器皆是最頂尖。

    最關鍵攻擊力,也因為他領悟出劍技華金瀑雨,遠遠超出於其他人。

    劍技,一般是金丹期修者努力鑽研之後,方能領悟,靈寂期巔峰修者,天才如孤雲,也不過是領悟出自損劍技而已,能如林暮這般,領悟出真正劍技者,鳳毛麟角,整個天霄界,怕也沒有幾人,甚至,隻此一家也未可知。

    實力已是最頂尖,又有駱言、隱心、寒冰仙子三位金丹期高手同行,甚至,連比試之地,都是在無雙劍門,孤雲作為地主,定然不會虧待他。

    天時、地利、人和,他全都占盡。

    還有何不敢,他要劍指第一。

    嘩。

    雲團隱去,林暮隨手一招,玄金劍轉瞬飛回。

    整個試劍峰,卻變得千瘡百孔,一片狼藉。

    遠處,幾道人影急速飛來。

    林暮望一眼來人,麵色一鬆,立在原地等待。

    駱言,隱心、寒冰仙子三人,飛在最前,在三人身後,是以焚凝為首弄焰門之人。

    隔著老遠,駱言便滿麵笑容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你在此施展劍技!”

    林暮忙上前一一見禮,自謙道:“弟子能施展出劍技,純屬僥幸!”

    駱言笑著扶起林暮:“莫要謙虛,你這一月所付出努力,我皆是看在眼,其中苦痛難熬,非親身經曆難以體會其萬一,以現在施展出劍技,實至名歸!”

    焚凝麵帶微笑,在旁附和道:“駱言師兄說得對,你能在築基期便施展出劍技,是你努力所得,無需自謙,其他人與你相比,相去甚遠!”

    “不過。”焚凝話鋒一轉:“你劍技威力未免也太驚人,我這試劍峰,經你一次劍技洗禮,便千瘡百孔,難堪入目,若你再多來幾次,整座試劍峰,都將毀在你手中,被夷為平地!”

    說話間,他還表現出一副極為肉痛樣子。

    林暮知他是玩笑,含笑以對。

    駱言笑道:“你現在即已能夠施展出劍技,我便徹底放心,這次大比,有望了!”

    “師兄有福,我弄焰門卻有難了。”焚凝笑道:“我之前還以為,憑著我門中兩位靈寂期長老實力,有希望奪得天霄界大比前三,如今看來,這前三名額,至少要被林暮占據一位,其餘人,隻能去爭剩下兩個名額了!”

    駱言滿麵笑容和焚凝開著玩笑:“莫要悲觀,其實,第二也挺好!”

    焚凝身旁兩位長老,皆是麵紅耳赤。

    兩人雖然貴為門派長老,修為早已是靈寂期巔峰,又承蒙掌門恩惠,每人祭煉成功一柄極品飛劍,實力在靈寂期修者中,絕對不容小徐,但想靠著這點實力,成為天霄界第二,無異於癡人說夢,異想天開。

    甚至,兩人在看到滿目瘡痍試劍峰後,都覺難度比林暮拿下第一還要大。

    活了數百年,他們別的沒有,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但即便如此,又能如何。

    他們和林暮一樣,同樣要去參加大比。

    一來,是門派需要,弄焰門雖然目前解除危險,但若實力不增強,遲早還有其他門派想來吞並他們,若能增加一兩位金丹期修者,弄焰門立即就能成為天霄界中上遊門派,再也不是任人欺淩,二來,出於私心,兩人都還抱著那麼一絲希望,能夠成為前三。

    這次大比,掌門已是提前做下承諾:誰能成為前三,獲得資源便由誰用,而且,他還會免費贈送一柄法寶級飛劍,以便增強金丹期修者實力。

    雖然兩人都覺成為前三希望渺茫,但卻齊齊決定參加。

    許多事情,並非知道自己做不到,便不去做了。

    正如許多人都知道,自己今生難以結成金丹,但幾乎所有人,都在拚命提升修為,積攢資源,努力凝結金丹,雖然事實的確如人們所想,凝結金丹成功者,萬中無一,但也有人幸運凝結成功。

    試試,總歸是有個念想,不試,任何希望都沒了。

    或許,努力一番,不可能做到的事,也有希望成功。

    “三日後,無雙真人便要在無雙劍門召開試劍大會。”駱言正色道:“屆時,整個天霄界金丹期修者和所有頂尖靈寂期修者,皆會齊聚一堂,時間緊迫,若非等待林暮,我們早已出發,如今林暮即已領悟出劍技,事不宜遲,咱們這便前往!”

    此言一出,餘者盡皆點頭同意。

    焚凝麵帶笑容道:“師兄所言非虛,此次試劍大會,我亦是充滿期待,屆時定然是好戲連連,別的不說,單是隱心師兄恢複正常,還又領悟出劍技,便足以在天霄界掀起一股風暴,不知會有多少人驚訝莫名,膽戰心驚!”

    駱言微微一笑,輕輕點頭。

    他對這次大比,同樣期冀頗多。

    林暮爭奪第一,固然是他最想看到。

    但另一件事,同樣重要無比,便是此次試劍大會。

    試劍大會,是金丹期高手,在大比開始前,金丹期修者間,一場隨心所欲比試。

    因為是試劍,對手,比試規則,乃至比試結果,皆是由比試雙方自行決定。

    屆時,會有三天時間,專門用來試劍。

    一是讓靈寂期修者見識一番,什麼事金丹期修者實力。

    二是解決恩怨,有些金丹期修者,積怨極深,在大庭廣眾之下,由眾人做個見證,徹底做個了斷,這樣比試,往往精彩絕倫,甚至,會有金丹期修者因此隕落。

    還有就是,金丹期修者間,也會有一個默認實力,門派地位高低,待遇如何,資源分派,都與此有關,是以,不得不分出個高下,以免造成更大矛盾,傷亡更大。

    千羽劍門如今一分為二,時未寒占據門派,成為千羽劍門掌舵人,駱言心中不忿,一直強行壓製著自己,沒有貿然行事。

    這次試劍大會,他也並不打算出手。

    若他對上時未寒,勝算並不大,若是落敗,影響極壞。

    但他不出手,並不意味著隱心不出手。

    不管是出於私人恩怨,還是為以後門派著想,隱心作為三人中實力最強之人,這次必須要展現一番,以絕強實力,征服其他門派之人,以便將來分配資源時,能占據更多主動,甚至,成為分配者之一。

    千羽劍門紛爭,或許在這次試劍大會上,便能見分曉。

    幾位金丹期修者商妥,今日便出發。

    林暮匆忙和幾人告辭,回去收拾一番,順便和父母告別。

    回到洞府,林暮隨意收拾一番,便去和父母道別。

    林父林母對林暮此行,早已知曉,林父並未說什麼,林母倒是一遍遍囑咐,生怕林暮大意之下,被人重傷,林暮不厭其煩,一次次笑著點頭答應。

    石頭在旁,卻是一臉苦悶。

    他雖然一直努力,但並未領悟出劍技,無法和林暮一樣,去參加大比了。

    林暮知他心中所想,笑道:“不若你和我一起,即便不能參加大比,也能見識一番其他人實力如何,以便將來有機會參加!”

    石頭平靜道:“這次我便不去了,我知道自己差距在哪,今日之後,我便徹底閉關潛修,不領悟出劍技,絕不出關!”

    聲音平靜,但卻有一種震撼人心力量。

    林暮望著石頭,一陣欣慰,鄭重點頭。

    和三人告辭,林暮遁光一閃,直飛靈焰峰。

    駱言幾人,早已等候多時,林暮前來匯合,一行人當即離開弄焰門。

    前往無雙劍門,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書 海 閣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1-24 19:16:35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