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一十二章華金瀑雨


    波濤洶湧,lang花滔天.

    舉手投足間,便湧出一股絕強力量!

    林暮雙手微微向下一拍,整個人頓時如同離弦之箭,直飛湖麵。

    波lang滾滾,水花四濺!

    浮上水麵,林暮頓覺神清氣爽,欲要仰天長嘯。

    他現在唯有一種感覺,便是強大,強大至極!

    渾身上下,仿佛有使不完力氣,精力極度充沛。

    恍惚間,他似乎覺得自己無所不能。翻雲覆雨,力拔山嶽,根本不在話下!

    沸騰情緒彌漫良久,他方才慢慢平息,恢複理智。

    徹底清洗一遍身體,林暮頓覺整個人煥然一新。

    這時,他方開始查看自己身體變化。

    一夜之間,他體形和之前相比,幾乎沒有變化。依然是和普通人一樣,並沒什麼不同。唯一明顯變化是,他皮膚似乎愈發細膩白皙光滑,甚至散發著淡淡光芒,宛如良玉一般。

    這些隻是最表麵變化。

    林暮略一凝神,便施展《內視術》,開始徹底查看自身。

    神識剛一進入體內,他便猛然一愣。

    之前,他體內是一片黑暗,隻有在五髒六腑、丹田這些重要地方,才會散發一抹淡淡微光。但現在,他體內一片澄亮,纖毫畢現。

    經脈交錯,排列有序,骨骼散發淡淡光芒,猶如千年玉樹,遒勁有力,經脈之中,靈氣奔騰,運轉速度勝過從前一倍不止!丹田中,一團濃鬱如實質,散發強烈光芒半液半固球體,正是林暮體內靈力精華。若能將這團精華再度精煉,凝聚出一枚固態金丹,林暮便能順利邁入金丹期!

    良久,林暮收回神識,閉目凝思。

    他體內變化,遠出自己預料之外。

    在藥液中浸泡一天,他整個人都發生天翻地覆變化。

    血液,經脈,骨骼,五髒六腑,和之前相比,都徹底不同。

    他相信,即便以自己現在體魄,也足以施展出自損劍技!

    當然,距離真正劍技,怕還是有一段距離。

    他雖然興奮莫名,但現在平靜後,還是恢複理智。這次變化,雖然足夠劇烈,但想和真正金丹期修者體魄媲美,還需要加倍努力。

    但第一次浸泡藥液,便有如此上佳效果,他已是心滿意足。

    其實,他感覺,這次浸泡藥液,變化最大並非身體,而是神識!

    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一個人身體變化再劇烈,體內也難以散發出那麼強烈光芒,唯一解釋便是,他神識已是強大到一定地步,一切事物,在他神識探察下,都難以隱匿,毫光畢現!

    剛一醒來,他便察覺到,自己對天地靈氣感應,又增加許多。這分明是神識增長才能帶來好處。

    之前,他神識已是能直追金丹期修者,但也隻是相對於靈寂期修者來說。

    其實靈寂期修者和金丹期修者之間差距,完全是本質上差距,並非數量能夠彌補。

    這也是他神識並不比剛剛凝結金丹的羅通遜色多少,但卻在羅通神識威壓下,難以行動自如原因。

    金丹期修者,神識無疑要比靈寂期修者凝練十倍以上!

    隨便一個威壓,神識稍差靈寂期修者,都會俯首拜倒,自認不敵。

    林暮之前,也隻不過是能在金丹期修者威壓下勉強支撐。

    現在,他感覺自己神識,並未增加太多,但在凝練程度上,無疑要勝過之前不少。若是羅通現在釋放出金丹期修者威壓,他有自信,與之針鋒相對或許還略微遜色,但絕對能夠抵擋!

    若是對上靈寂期修者,即便是靈寂期巔峰,他神識優勢都極為巨大!

    神識,最脆弱,而又最強大。

    在某些危急時刻,若他出其不意,猛然施展一招《神識刺》,定然能建奇功!

    這些好處,都不是最重要。

    他現在最迫切之事,便是施展劍技!

    體魄已經強大到,能夠施展自損劍技地步,已是勉強符合條件!

    神識愈發凝練,他不論是禦劍,還是在識海演練劍招,都比之前要輕鬆不少。甚至,他都有預感,隻要稍加練習,他禦劍速度便能遠勝從前,快到令人發指地步,施展出劍技,並非不可能!

    麵上浮起一抹笑意,林暮輕輕飄上岸邊,麻利換身幹淨長袍,他頓覺神清氣爽,舒服至極。

    回到火霖峰,駱言已是在洞府前微笑等候。

    林暮忙上前行禮,滿麵笑容道:“承蒙長老恩惠,弟子一日之間,竟發生如此天翻地覆變化!弟子現在有感覺,能一拳打死一頭四級妖獸!弟子神識亦是凝練許多,禦劍速度定然也能加快許多。一日之間,竟有如此變化,當真宛如夢中!”

    駱言上下打量一番林暮,微笑點頭:“不錯。你現在體魄,已是達到能和金丹期修者媲美地步,施展自損劍技,已是完全不成問題!但也僅限於此,自損劍技,施展一次,對你自身也會造成損傷,根本無法常用,在大比中,隱患極大!若你想能隨時隨地隨意施展出強悍劍技,還需繼續增強體魄。”

    林暮自是不會拒絕,笑著點頭:“全賴長老厚愛,不然弟子連自損劍技都無法施展出。這藥液當真神奇,雖然令人麻癢至極,但藥效著實喜人!”

    駱言麵色如常,心中卻一陣肉痛。

    一桶藥液,至少花費他二十萬塊下品靈石,能不喜人麼?

    一份凝結金丹所需資源,價值也不過五百萬塊靈石左右。

    現在,他為了強化林暮體魄,不惜血本,一下花費六百萬塊!

    當然,他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份衝進金丹資源,高達五百萬塊,卻並不一定能夠讓林暮衝擊金丹成功。

    但這份煉體藥液,卻能讓林暮體魄增強許多倍,以後即便凝結金丹成功,同樣會從中受益。而且,一旦林暮體魄強大,能夠施展出強悍劍技,成為前三也是大有希望,還能免費獲得一份衝金丹資源!

    現在,林暮表現更是出乎他意料,竟然將藥效全都吸收,煉體效果極為顯著!甚至,神識都強大許多。他這番做法,可謂是穩賺不賠!

    “你體魄和神識,強悍許多,其實皆在於你自己心性毅力。”駱言望著林暮笑道:“尋常弟子,即便我花費資源,配製出這份煉體資源,以他們心性毅力,定然無法堅持多久,連藥液四成藥效都難吸收,純屬lang費!你毅力之強,連我都覺不可思議。而你又運氣頗佳,昏迷之後,反倒將所有藥效吸收!其實,運氣也是實力一種,若非你堅持六個時辰,何來運氣?歸根結底,這皆是你自己努力!”

    他並未將藥液價值告知林暮,想來以林暮心性,定然能夠猜到。

    許多事情,心照不宣便好,無需刻意提及。

    林暮麵帶微笑,不再言語。

    駱言略一沉吟,望著林暮道:“大比臨近,一月後,天霄界所有金丹期修者和所有頂尖靈寂期修者,皆會齊聚無雙劍門。屆時,若是可能,你莫要隱藏任何勢力,全力爆發!”

    駱言滿懷希冀道:“你要讓所有人,都為你光芒折服!甚至有可能,你要全力爭奪第一!”

    林暮現在表現,他都感到信心倍增,對天霄界大比,期望都和原先不同。

    若林暮能拿下第一,情勢或許就另有轉機。

    雖然這次天霄界大比,即便林暮拿下第一,也不一定就能改變太多。

    但往往,一個微小的不同,恰恰是結局的轉折!

    想及以後死局,駱言也不由變得有些難以控製自己。

    林暮不明所以,望著駱言滿臉期待目光,鄭重點頭。

    與此同時,一股莫名壓力,一下壓在他心頭。

    第一!整個天霄界第一!

    他能做到麼?

    林暮瞬間變化,駱言一下洞察於心,但他並未說什麼。

    現在天霄界,看似平靜,繁花似錦,其實一切都隻是暴風雨來臨前寧靜。他現在就要有意栽培鍛煉林暮,以免事到臨頭,林暮連應變實力都無。

    不經曆一番腥風血雨,如何能笑傲修真界?

    此後一月間,林暮便隻做兩件事,浸泡藥液和演化劍訣。

    他整個人已是如同瘋魔,完全沉浸其中。

    浸泡藥液,每次都麻癢至極,但他皆是一聲不吭,強行忍住,每次都是幾欲昏迷。

    每桶藥液,他都要看著桶中藥液化為清水後,方才從桶中跳出。

    浸泡藥液之後,他所有時間,皆是用來在識海中演化劍招。

    他神識相比從前,凝練許多,演化劍訣,也愈發得心應手。

    《玄金劍訣》三招劍招,他早已能夠一下施展而出,連貫無比,威力強悍至極。

    當然,這隻是在識海中演化,真正施展出,威力如何,他需要實驗一番。

    離開洞府,林暮遁光如虹,飛往弄焰門一處僻靜之地。

    試劍峰!

    這是一座無人山峰,是門中長老和高階弟子試劍之地。

    林暮來此,便是想要看看,以自己現在水平,能否施展出真正劍技!

    遁光一閃,林暮落下身形,略一打量,他放下心來。

    試劍峰極為僻靜,四野無人,正是試劍最佳之地。

    隨手一揮,一道金光倏然閃過,玄金劍猛然飛出。

    林暮神色認真,開始全力催動靈力。

    靈力如同江河,在體內奔騰不息,波瀾壯闊。

    半空玄金劍,光芒愈發強烈,璀璨至極!

    驀然!

    一團金雲,毫無征兆,瞬間出現在玄金劍所在之地。

    嘩!

    金雲光芒閃耀,一陣莫名威壓猛然出現。

    金雲動!

    林暮心若止水,心念一動,金雲倏然爆裂!

    轟!

    劍光璀璨,金光四射!

    一道道金色劍光,犀利無匹,如同瀑布般,傾瀉而下。

    雨簾如幕,鋪天蓋地。

    劍技,華金瀑雨!

    

Snap Time:2018-01-17 07:42:36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