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零九章初窺劍技


    霞光閃爍,光怪陸離.

    嗡鳴潺潺,如同山泉流水,沁人心脾。

    洞府中,一柄金色飛劍懸空而立,威壓重重。

    林暮眸中淡然,雙手不停打出法訣。

    玄金劍頓時金光大盛,清鳴層疊,經久不息。

    這柄玄金劍,林暮已經煉製兩月,如今隻差最後一步。

    玄金劍身為極品飛劍,品質極佳,遠勝一般飛劍。林暮現在神識,已能直追金丹期修者,但他全力施為之下,也需煉製兩月時間,方能成功。

    叮!咚!

    如清泉悅耳,流水潺潺,一陣耀目金光猛然大盛,璀璨奪目。

    林暮雙手不停打出法訣,眸中猛然閃過一抹喜意。

    隨手一招,玄金劍聽話至極,猛然變為巴掌大小,飛回掌中。

    玄金劍,祭煉成功!

    飛劍如同遊魚,在身周浮動,金光閃閃,煞是好看。

    玄金劍剛一祭煉成功,林暮便能隨意操控,隨心所欲,遊刃有餘。

    叮!

    一陣清音鳴過,林暮隨後一招,飛劍便猛然從他麵前消失,已是被他收入儲物袋中。

    略一沉吟,林暮便從**上站起,行至洞府前,隨手打出幾道法訣,洞府前迷蒙白霧頓時翻湧不休,自動向兩旁散開,一條小徑顯露而出,直通洞府外。

    林暮直飛洞外,打出幾道法訣,合上洞府,辨認一下方向,立即向火霖峰飛去。

    之前駱言長老說,距離天霄界大比,隻有三月時間,如今已是過去兩月。時間緊迫,若想在大比前領悟劍技,林暮自知,以自己單純苦修,怕是難以如願。唯今之計,請教駱言和隱心指導,方為上策。

    修者不論是修劍還是修術法,亦或者煉丹、煉器,皆不容易。

    境界較低時,領悟力不錯修者,能夠靠著玉簡,自行學習,一般情況下,反複練習,隻要持之以努力,成就都不會太差。但是,也僅限於此。

    若想成為最頂尖之人,單靠自己領悟,幾乎無望。

    絕世天才是有,但也幾乎絕世。

    幾乎所有修者,若想進階到更高深境界,亦或者更快進階到更高深境界,皆是需要一位名師指點。這也是門派盛行,散修勢弱原因。許多高深劍技,高深術法,獨門秘術,皆是掌握在金丹期修者手中,如非至親或者親傳弟子,根本無望習之。

    名師,此時便不可或缺。

    駱言修為已是金丹後期,一身劍技出神入化,幾乎已是到大成境界,尋常金丹期修者,他都能輕易擊殺,實力強悍無匹。有他指點劍技,林暮相信,自己或許真有希望在一月中領悟出劍技真諦。

    畢竟,他現在劍道水準,已是不遜於一般高手,能將四品《玄金劍訣》領悟透徹,也並非易事。劍技,極難領悟,隻有一些極少數天資卓絕弟子,或者擁有莫大機緣之人,方有望領悟劍技。一旦領悟劍技,實力都能和金丹期修者抗衡。當然,這樣天才,屈指可數,萬中無一。

    尋常修者,苦修兩百年,都難以將劍訣領悟透徹,劍招威力都難發揮到最大地步。

    是以,有些劍修,沒有名師指點,便投機取巧,一心苦修三品劍訣,期望能夠領悟三品劍訣劍技,但成功者,依然是十不足一。即便成功,劍技所能發揮出威力,也是有限,僅比尋常四品頂級劍招強大少許。而且,限於劍訣品階,三品劍訣領悟出劍技,沒有任何潛力,所能發揮出威力,也是在一開始便被固定在一個狹小範圍內。

    普通修者,想要出頭,實在太難。

    不論是資源,劍訣,心法,資質,名師,皆是不如他人,若心性毅力稍差,略不努力,便會被人甩開很遠,實力差距極大。當然,即便天才弟子,恃才而驕,荒廢資質,最終同樣是一事無成。相反,資質略差者,若是能一直努力,數百年苦修累積下來,實力也不見得會差到哪去。

    能如林暮這般,幸運被駱言和隱心看中,受到極大器重,更是少數。

    極品踏雲靴,流光溢彩,遁光如虹,轉瞬間,林暮來至火霖峰。

    在駱言洞府前,林暮落下身形,隨手打出數道法訣,片刻後,洞府前白霧便自動向兩旁分開,駱言聲音從洞府中傳出,飄渺而又悠遠。

    “進來!”

    林暮神色如常,當即步入洞府。

    洞府中,駱言神色平和,雲淡風輕,靜靜坐在一張**之上,微笑望著林暮。

    “玄金劍是否已經祭煉成功?”剛一見麵,駱言便笑著問道。

    “幸不辱命,曆盡千辛萬苦,弟子終將玄金劍祭煉成功。”林暮忙行禮道:“多謝長老厚愛,這柄玄金劍,定然是花費一番極大心血。”

    駱言擺手笑道:“勿要多禮。如今你即已將玄金劍祭煉成功,便算是邁出一大步。今日,我便和你說說天霄界大比之事。”

    林暮默不作聲點頭,在旁洗耳恭聽。

    駱言望一眼林暮,隨即道:“你去參加大比,我並不反對。但我卻有兩點要求。”

    林暮忙道:“長老但說無妨便是,弟子謹遵教誨。”

    “第一,無論大比如何,你都要活著回來。不管勝負如何,對手實力強大與否,你都要活著回來。這是最重要的!”駱言鄭重道:“第二,便無法贏過別人,也無需拚命。你所求不過是衝擊金丹資源,這雖然難以獲得,但我們三位金丹期修者齊心協力,湊出幾份資源,也並非沒有希望。”

    “記住,你是我們三人最大希望!”駱言告誡道:“不得有任何閃失!”

    林暮忙重重點頭,答應下來:“弟子明白。”

    駱言聲音雖然雅安蘇,但卻飽含深情,他心中也是不由一暖。

    見林暮輕易點頭同意,駱言隨即笑道:“當然,以你現在實力,成為前三,也是大有希望!我最怕就是有人布下驚天大局,將你拖入其中,那便極度麻煩,難以脫身。若是你能領悟劍技,或許情形另有改觀。或許,這場大比,便是你崛起契機。”

    “此次大比,非同尋常。”駱言亦是一臉期待道:“必將有眾多不世出天才,橫空而出,一鳴驚人。你若能力壓眾人,今後天霄界,便是屬於你。”駱言不由一陣激動。

    林暮也是熱血沸騰,不能自已。

    但他有自知之明。

    自身實力如何,他比誰都清楚。

    能成為前三,獲得衝擊金丹資源,已是足夠幸運,若想力壓眾人,必要有絕強實力,方能於狂瀾之中不驚,乘風破lang,水擊雲天!

    他現在實力,遠遠沒到那個境界。

    即便是孤雲,他都沒有任何把握取勝。

    能將七級妖獸打得落花流水,無法動彈,這份強悍攻擊力,在整個天霄界,怕都難有人可以匹敵。尋常修者遇到孤雲,隻能拱手認輸,沒有任何懸念。

    至於成為天霄界第一人,林暮也隻是在夢中想想而已。

    他現在實力,不說能與金丹期修者抗衡,能否在金丹期修者手中逃得性命,都是一大難題。

    和頂尖修者相比,他實力不堪一擊。

    最引以為傲五行環,現在根本無法和金丹期修者法寶硬抗。

    若想對抗金丹,他唯有領悟劍技!

    畢竟,即便是金丹,對劍技領悟也並不深入。有些金丹期修者,也並非剛一凝結金丹,就能領悟劍技,不少人都在修為達到金丹中期以後,修為和神識以及對劍訣領悟,都達到一定高度,才能自如施展劍技。

    如孤雲那般領悟劍技,並非正道。

    那種強大劍技,已經超出他自身承受範圍,傷人傷己。

    林暮甚至懷疑,這種強大劍技,根本就不屬於靈寂期修者。孤雲之所以能施展出,或許是靠著某種秘術,或者是無雙真人親自指點,對劍技領悟太深入,深入到自己都無法承受地步。

    林暮並不奢望自己能達到那種地步,隻要他能夠領悟劍技,便能超過絕大部分修者。

    而且,他對敵手段豐富多樣,變幻多端,不論是術法,法器,劍道水平,都不算差,甚至,每一樣,都能排在天霄界前列。若他將所有底牌都施展出,即便是靈寂期絕頂修者,在他麵前,也是沒有什麼優勢,想要勝他,並不容易!

    “弟子不敢奢望太多。”林暮自謙道:“能成為前三,弟子便心滿意足。至於長老所說,一定要活著回來,弟子一定會做到。或許,有人能夠勝我,但若想擊殺我,根本無望,除非,他是金丹期!”

    說話間,林暮身上流露出一股絕強自信,氣勢逼人。

    駱言微笑點頭,暗暗讚歎。

    “如此甚好。從今日開始,今後一個月,我便全力教你修劍,至於你能領悟多少,能否施展出劍技,全靠你悟性。”駱言微笑道:“這一月,你絕不輕鬆,但希望你能堅持住,莫要半途而廢。”

    “吃苦,對弟子來說,已是如家常便飯。”林暮笑道:“長老放心便是。”

    駱言微笑點頭:“下麵,我便詳細為你講解劍技要領,望你仔細體會。”

    “劍技,其實並不高深。”駱言道:“無非是將劍訣領悟透徹,便能施展而出。你現在已是將劍訣領悟透徹,卻並未施展出劍技,原因便是,你未找到施展劍技竅門。”

    “若想施展出劍技,有三大要求。”駱言聲音平和道:“其一,是你神識足夠強大,能駕馭中那種肆虐奔騰殺氣。其二,你身體需足夠強大,能承受住那一瞬間劍氣滿溢而出的強大壓迫。其三,便是你速度足夠快!”

    駱言望一眼林暮,笑道:“你現在神識,已是達到能夠施展劍技程度,這點無需再顧慮。現在擺在你麵前兩個問題,便是強悍的體魄和足夠快的速度。”

    “強悍的體魄?足夠快的速度?”林暮有些疑惑:“還請長老詳解。”

    “強悍的體魄,對你重要無比。”駱言道:“劍技威力奇大,但那瞬間,劍氣從體內滿溢而出,壓迫極大,身體稍差者,都會因此重傷,若是強行施展,隕落都大有可能。當然,最大可能是,你根本無法施展出劍技。畢竟,你的身體不夠強悍,體內能夠凝聚劍氣也是有限,你是五行劍體,這點要比別人占據許多優勢,但你現在體魄,還是遠遠不夠。除非,你會某種秘術,或者,對劍技有著極為高深領悟,才能以極小代價施展出強大劍技。”

    “其實你有所不知。天霄界能施展出劍技靈寂期修者,十位中,有九位都是靠自損,來達到施展劍技目的。真正能夠施展出劍技之人,整個天霄界,難有兩人!”駱言一臉凝重:“你現在差得比他們還要遠,因為你連自損劍技,都無法施展而出。當然,你想追上他們,也並不太難。畢竟,他們領悟出劍技,都算不上是真正劍技。”

    林暮略有不解道:“劍修,以飛劍攻擊,抵敵,隻要飛劍足夠強大,對劍訣領悟足夠深,體魄真的那般重要?我們並非體修,竟也要修煉體魄?”

    駱言點頭:“萬法皆大道,有共通之處。你若想施展出真正強大劍技,便需鍛煉體魄。其實,劍修聞名於世,並非隻有一柄飛劍,引以為傲的,還有強悍的身體!真正強大的劍修,體魄不弱於煉體高手!”

    見林暮似有懷疑,駱言索性現身說法:“依我來說,能夠將劍技練到大成境界,即便全力施展劍技,對自身也無任何傷害。我的體魄,在金丹期修者中,雖不是最強,但至少能排在前五!”

    “你現在便全力催動玄金劍,來攻擊我試試。”駱言望著林暮,微微笑道。

    “這如何使得?”林暮忙大驚道。

    他和劍修對敵太多次,每次隻需用五行環困住對方飛劍,輕易便能將對方擊殺。

    駱言雖是金丹期,體魄雖然要強大不少,但僅憑身體防禦,如何能夠抵擋金品飛劍?

    “你盡管攻擊我便是!”駱言輕描淡寫道。

    言語間,渾不在意。

    林暮一咬牙,索性祭出玄金劍。

    劍光一閃,玄金劍立即從儲物袋中飛出。

    金光一閃,玄金劍便向駱言身體飛去。

    林暮這次僅用出三成靈力,小心是試探。

    叮!

    一陣清脆金鐵交鳴聲,猛然傳來。

    林暮立即收回飛劍,隻見駱言肩部被玄金劍擊中之處,一片衣衫碎裂,但他身體,卻是毫發無損,和原先沒有任何區別。玄金劍,竟然連個白印,都未砍出。

    “再來!全力出手!”駱言再度道。

    

Snap Time:2018-04-25 09:01:31  ExecTime: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