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零二章丹靈根


    ?砰!

    兩位金丹期高手,齊齊墜落。《綠色小說網》 

    大地震動,響聲轟鳴,塵煙四起,血氣彌漫。

    劍光稍縱即逝,風聲隱去,天地一片寂靜!

    房山和成風,雙雙隕落!

    隱心,駱言,寒冰仙子,焚凝,四位金丹期高手,合力出手,一擊必殺!

    如此震撼場麵,全場頓時陷入一片死寂。

    房山和成風百餘位弟子,肝膽欲裂,齊齊呆立半空,沒有任何出手膽量。

    強大!太過強大!

    金丹期高手,在四人聯手之下,竟然沒有任何掙紮,就不明不白死去。

    所有人都滿臉驚駭望著隱心,渾身顫抖。

    剛剛擊殺房山和成風之人,是駱言和焚凝,寒冰仙子隻是居中策應。

    隱心一招未出,但所有人都看得明白,隱心實力在四人中,最為強大。

    剛剛那一瞬間,百餘人皆被劍意湮沒,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哪怕是房山和成風,猝不及防之下,也在這漫天劍意中迷失,被人一劍擊殺!

    若非房山和成風落地時天地震動,眾人也難以從那股劍意中醒來。

    隱心淡然如陌,身周劍意彌漫,天地一片死寂。

    他雖無法完全發揮出實力,無法強行動用靈力,但一旦施展出劍意,和金丹期修者配合之下,攻擊力依然強悍無匹,無人能夠匹敵!

    房山和成風敗亡,焚凝心花怒放,喜悅莫名。

    駱言卻是神色平靜,望著落地兩人,若有所思。

    “殺!片甲不留!”

    焚凝劍指百餘位靈寂期和築基期修者,殺機凜然。

    他話音未落,赤紅色飛劍直飛上前。

    轟!

    火海肆虐,炙熱氣息彌漫。

    劍技,焰火如潮!

    登時,十餘位修者被卷入火海,一通淒厲慘叫之後,這十餘人便無聲無息消失在火海,化為虛無!十餘人,齊齊被滅殺!

    金丹期修者,斬殺靈寂期修者,輕鬆至極!

    生死關頭,所有人都將一切置之度外,轟然一聲,四下逃散。

    在此時刻,誰還能顧上其他人,隻要自己能夠逃得性命就行。

    百十位修者,立即向四麵八方散開。

    眾人如此逃逸,焚凝一人再厲害,也是無法將這些人全都擊殺。

    “師兄助我!”焚凝高喊一聲,身形如電,立即向一個方向殺去。

    轟!轟!

    火光耀天,焚凝所過之處,修者盡皆滅亡!

    駱言和寒冰仙子對視一眼,也是齊齊出手。

    兩人各奔一個方向,禦劍殺去。

    這些小派弟子,修為不過是靈寂期,飛劍大多也隻是上品飛劍,實力低微,三人如同砍瓜切菜,不消片刻,便將各自方向之人殺得一幹二淨,片甲未留。

    這些修者向不同方向逃竄,但卻出奇一致沒有向隱心所在方向逃來。剛剛隱心劍意釋放,威力強悍莫名,已是在所有人心中都留下深深陰影。

    隱心站在林暮和一眾弟子之前,沒有任何動作,也未釋放任何劍意。

    林暮站在隱心身後,望著狼狽逃竄眾人,心中暗暗慶幸。

    這些弟子,實力對金丹期修者來說,不足為道,但對他和身後一眾弟子來說,卻不容小覷。

    這百十人,若是乘虛而入,不要命般攻擊他和一眾弟子,來個魚死網破,威脅也是頗大。

    隱心站在原地未動,便化險為夷,將一切都化解。

    百十位弟子,在三位金丹期修者聯手攻擊下,不斷被蠶食,數量不停在減少。

    林暮望著這一切,不勝唏噓。

    剛剛還是兩個繁榮門派,即將在天霄界崛起,但轉瞬工夫,兩派卻都已滅亡!

    事實和他想象,並不一樣。

    在他看來,駱言長老並不一定會殺死兩人,滅派可能更是微乎其微。

    甚至,兩位金丹期高手,都有可能被駱言長老拉攏過來。

    但事實卻是,轉瞬之間,兩位金丹,百餘位修者,全都滅亡!

    這一切,前因後果,林暮看得清清楚楚。

    焚凝,在這件事中功不可沒,影響極大。

    不論是擊殺房山和成風,還是百餘位修者,焚凝都是當先出擊,不留餘地,一往無前!

    駱言長老自然無法再說什麼,隻能跟著將兩人滅殺!

    這百餘位修者,已是對弄焰門無法造成威脅,但焚凝仍然沒有任何猶豫,將所有人都擊殺!

    望著氣勢如虹焚凝,林暮目光閃動。

    他一直在領悟和體會金丹期修者處事之道,自以為小有所成,但今日一看,前路依然漫漫。

    焚凝對待房山和成風,沒有任何理由可講,抓住機會,就不顧一切將兩人滅殺,包括兩人門派,也一並摧毀,不留任何隱患。

    殺伐果斷,念頭通透!

    站在焚凝角度考慮,林暮對焚凝做法大為讚同。

    對於一個想要擊殺自己之人,根本沒有任何情麵可講,必要毫不留情將之擊殺。

    擊殺兩派弟子也是如此,將一切危險都扼殺在萌芽中,以絕後患。

    焚凝身形轉瞬飛回,意氣風發,笑容滿麵。

    今日,他心神大起大落,房山和成風聯手攻擊他,他都以為弄焰門就要斷送在自己手,駱言和隱心,寒冰仙子三人到來,恰是一個轉折,借助三人之手,他一鼓作氣,一下將兩派全都擊殺,徹底解除後患。

    今後,在靈焰峰附近,再也沒有能夠威脅弄焰門門派!

    有此前車之鑒,今後弄焰門附近洞天福地,他都要據為己有!

    其他小門派,休想再得到任何發展機會。

    門派差點覆亡,他心性也是變化,殺伐愈發果斷,做事心中也不再有羈絆。

    這一場殺伐,連大戰都算不上,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滅殺所有人。

    但他卻覺受益良多。

    這種獲益,不僅是對門派而言,對他自身,也是極為明顯。

    經此一戰,他感覺自己實力也是大有進境,一直困住他的屏障,似乎已經變得季度微弱,如同一層層薄薄窗戶紙,一捅即破!一旦他能突破這層屏障,他便能進階金丹後期!

    金丹後期!

    整個天霄界,金丹期修者也不過兩三百人,但絕大多數都是金丹初期和金丹中期,許多人窮盡一生之力,也難以突破到金丹後期,活個四五百年,便要塵歸塵,土歸土。

    金丹後期則全然不同。

    一旦他能進階金丹後期,距離元嬰期便隻有一步之遙,若是運氣上佳,也有一絲希望能夠凝結元嬰成功。屆時,壽元高達千年,在天霄界,也能雄踞一方,和無雙真人分庭抗禮!

    “多謝兩位師兄和師妹!”焚凝滿麵笑容,行禮道謝。

    駱言揮手道:“師弟有難,我們理所應當要出手。如今我們無處可去,前來投奔你,還望你莫要嫌棄。”駱言亦是滿麵笑容,抱拳回禮。

    “師兄哪話。”焚凝笑道:“我弄焰門雖在天霄界微不足道,但好歹也是有三座峰頭,每座皆是四品。靈焰峰是我門派重地,另外兩座峰頭,便皆都歸你們,如何?”

    駱言大喜,忙謝道:“恭敬不如從命。”

    兩人將此事商量妥,下麵的便簡單許多。

    房山和成風以及他們門下百餘位弟子,所有人的儲物袋和飛劍,皆是歸焚凝所有。

    焚凝和駱言推辭一番,便半推半就收下。

    房山和成風兩柄法寶級飛劍,對他湧出極大。

    弄焰門想要在天霄界立足,靠他一人是遠遠不夠。

    金丹期修者間戰鬥,隻要實力相差不是太大,數量優勢極為明顯。

    房山和成風聯手,他無法匹敵,但和駱言四人聯手,他卻能一劍秒殺房山!

    弄焰門五位靈寂期巔峰長老中,有兩人能夠凝結金丹希望極大!

    凝結金丹資源,他這些年已是積攢許多,供應兩人衝擊金丹,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若兩人能夠凝結金丹成功,再成功祭煉法寶級飛劍,實力都能和其他金丹期修者媲美!

    弄焰門崛起,指日可待!

    《靈焰陣》大開,幾位弄焰門長老走出,一番見禮後,幾人便忙著清理戰場。

    儲物袋和飛劍,皆被收起。

    隨後,焚凝釋放出幾個赤紅色火球,遍野屍身皆都被焚燒殆盡。

    在房山和成風所在之處,有兩個閃亮物事,不停閃爍。

    駱言目光一閃,伸手一招,兩枚物事便被他收起。

    焚凝麵帶微笑,隨後道:“走,咱們回門中再細談。”

    駱言微笑點頭,一行人齊齊飛入門中。

    在靈焰峰,焚凝和駱言、隱心、寒冰仙子三人敘舊,林暮則隨著兩位靈寂期長老,前往赤炎峰,安排住處。赤炎峰是一座四品洞天福地,由林暮和一眾弟子居住,至於駱言和隱心、寒冰仙子三人,則居住在另外一座火霖峰上。

    在赤炎峰,安頓好一切,林暮心中微鬆。

    一路奔波,此刻,終於安頓下來。

    和父母、石頭、雲夢幾人招呼一聲,林暮身形一動,祭出極品踏雲靴,直飛火霖峰。

    如今和駱言、隱心、寒冰仙子三位長老同舟共濟,今後要如何做,他還需和幾位長老商量一番,是否去參加天霄界大比,也需重新考慮。

    行至火霖峰,駱言和隱心、寒冰仙子三人,恰好從靈焰峰歸來。

    林暮對三人行禮一番,尚未開口,駱言卻是滿麵笑容道:“此次大戰,收獲不小。”

    隨即,他取出兩枚閃亮物事,笑道:“這兩枚金丹,價值甚至還要勝過千年靈藥!”

    原來,這就是金丹期修者金丹!

    林暮望著兩枚光芒閃爍金丹,不由問道:“這金丹雖然珍稀,但不知有何用處?”

    “用處極大。”駱言笑道:“用它能夠煉製出丹靈根!”

    “丹靈根?”林暮一臉疑惑:“這是何物?有何用處?”~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5-20 19:34:17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