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零一章滅殺金丹


    ~《綠色小說網》~    仙玉塵緣第三百零一章滅殺金丹

    轟!

    劍光閃爍,兩柄法寶級飛劍,雷霆萬鈞,齊齊攻擊在《靈焰陣》上。

    火光四溢,劍星飛濺!

    《靈焰陣》一陣搖晃,白霧翻湧,浪潮衝天。

    金丹期劍修,攻擊力強悍莫名,犀利無匹。

    焚凝心中一陣凜然,絲毫不敢大意。

    他雖是金丹中期修者,但對上這兩位金丹初期巔峰修者,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他法寶雖然要勝過這兩人,但在劍技領悟上,和兩人相差太遠。

    一對二,他穩輸無疑!

    一旦他被擊殺,整個弄焰門數百年傳承,都將毀在他手中。

    但現在,他無需擔心這些。

    嘩!

    《靈焰陣》倏然打開一個缺口,旋即合攏。

    焚凝腳踩飛劍,閃現而出。

    “駱言師兄,隱心師兄,寒冰師妹,你們來得正好。”焚凝望著三人,朗聲道:“助我一臂之力,將這兩人擊殺!所有人,一個不留!”

    聲音洪亮如鍾,清晰可聞。

    《靈焰陣》中,五位靈寂期長老,聞言皆是一愣,旋即回過神來,興奮莫名。

    “有救了!”

    “救星來了!”

    “我剛剛幾乎絕望!”

    “反擊,殺出去!”

    “殺,殺,殺他個片甲不留!”

    五位長老,興奮不已,在陣中難以控製自己。

    陣外,一群劍修卻瞬間傻眼。

    三位金丹期修者前來助陣!

    所有人都沒想到,弄焰門竟然能請來三位金丹!

    房山和成風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閃過一抹驚駭。

    三位金丹期修者,竟然有兩位金丹後期,一位金丹中期巔峰!

    加上焚凝,便是兩位金丹後期,兩位金丹中期!

    四位金丹期高手聯手,他們兩位金丹初期修者,極有可能會隕落在此!

    兩人麵色大變,齊齊停手。

    駱言,隱心,寒冰仙子三人,在焚凝身前停下。

    “師弟莫急,兩位金丹初期修者,豈能容他猖狂。”駱言望著房山和成風,徐徐道。

    焚凝大喜:“師兄來得真是及時,我前幾日才派弟子前往千羽傳遞消息,請你們幫忙,今日你們便來到。如此大恩大德,師弟暫且記下,以後必當湧泉相報。”

    “你派弟子前往千羽劍門?”駱言望著焚凝,一陣不解。

    “那還有假!”焚凝點頭道:“我門派存亡,生死一線,急需你們出手幫忙。”

    焚凝說著,不由向駱言三人身後望去,卻並未發現自己弟子身影,心中若有所思,麵色一陣變幻,倏然問道:“我弟子秋和沒和你們一起回來?”

    駱言搖頭道:“我們一路行來,並未見到什麼秋和。我在門中,也並未聽說有人前來尋我。難道是?”駱言說著,麵上倏然閃過一抹怒色。

    “定是時未寒無疑!”隱心在旁淡然道。

    “時未寒?”焚凝若有所悟道:“難道你們已和時未寒決裂?”

    他和駱言幾人極為熟識,對他們之間恩怨過往,亦是深有了解。

    “正是!”駱言怒道:“若我所料沒錯,秋和定已是被時未寒擊殺,你求救消息顯然胎死腹中。若非巧合,今日你門中都有可能滅亡。”

    焚凝點頭,麵上閃過一抹怒色,隨即抬頭道:“那你們三人是如何尋到這?”

    “我們與時未寒決裂,無處可去,便來投奔你。”駱言慶幸道:“卻沒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巧合,來得正是及時。”

    兩位金丹期高手,旁若無人,敘舊閑聊,侃侃而談。

    對麵房山和成風,一言不發,靜靜立在半空,不敢出手。

    駱言和焚凝閑談良久,卻並未看他們一眼,顯然是忽視他們兩人。

    兩人心中皆是感到一陣憤怒,也有一絲淒涼。

    實力晉升金丹期,若是步入別人,一樣會被人輕視!

    哪怕,剛剛焚凝還在他們強悍攻擊下,苦苦掙紮,但現在,形勢急轉急下,一切逆轉,他們兩位金丹期高手,卻完全被忽視!

    焚凝望著駱言,道“你們現在既無去處,便在靈焰峰暫居。隻是,眼前麻煩,還需兩位師兄和師妹幫忙,還我弄焰門清靜。”

    駱言道:“你且放心,既然我們三人前來,此事絕對不會坐視不理。隻是不知他們為何攻打你門派?”說話間,駱言望一眼房山和成風,兩人心中皆是一寒。

    若非寒冰仙子和隱心神識牢牢鎖住他們,他們早已逃跑。

    在這多呆一刻,便意味著隕落危險增大一分。

    但隱心和寒冰仙子神識強大無比,陣陣威壓迫人心神,他們有預感,一旦自己稍有異動,迎接他們的必然是雷霆一擊,無法幸免!

    焚凝望著房山和成風,怒道:“他們攻打我門派,無非是覬覦靈焰峰這座四品上佳洞天福地。之前房山前來,竟然想要將我弄焰門與他門派合並,我沒有答應,他便要挾我,要將我門派奪去,滅我滿門。之後,他便聯合成風,和兩派之力,攻打我弄焰門,妄圖一舉建功。”

    駱言轉身,直視房山和成風:“是否如此?”

    此事木已成舟,無可辯解,房山索性大膽承認:“不假。天材地寶,能高者得之,已是定律,這並非秘密。他弄焰門隻有一位金丹期修者,去能占據一座四品上佳洞天福地,我們兩派相加,擁有兩位金丹期修者,卻隻有三品洞天福地,連一座四品普通洞天福地都無。”

    成風這時也在旁道:“金丹期修者,若想修為進度跟得上其他人,至少要在四品洞天福地修煉,不然,隻能靠丹藥之類,這些你也知曉。我們無奈之下,隻能不得已而為之。之所以看上弄焰門,便是因他門中隻有一位金丹,四品洞天福地峰頭卻有三座!”

    房山忙附和道:“正是。我們並非與他有深仇大恨,迫不得已而為之,隻能說他弄焰門運氣不佳,恰巧距離我們兩派較近,所以才會如此。”

    “運氣不佳。”焚凝冷笑一聲:“說得真是輕巧至極。你一句運氣不佳,便能將一切都推脫麼?我門中上下數千人,正因你的一句運氣不佳,幾乎全都滅亡!”

    此言一出,房山和成風立即啞口無言。

    他們身後,上百位劍修,心中凜然,一言不發,一片靜寂。

    所有人都明白,一旦一言不合,便是大打出手。

    現在情形,對他們極為不利,若是發生大戰,他們所有人,幾乎都要滅亡在此。

    不少修者,之前攻打《靈焰陣》時,攻勢如潮,現在卻膽戰心驚,渾身顫抖。

    數十丈外,林暮立在眾弟子之前,望著場中,目光閃動。

    場中情形,現在他已大致了解。

    這和當初的藍海劍門搶奪靈符們,幾乎別無二致。

    因為洞天福地發生爭奪,在門派之間,司空見慣。

    許多門派因此覆滅,也有許多門派因此崛起,不斷發展壯大。

    今日若非駱言幾位金丹期高手前來,弄焰門極有可能會覆滅!

    現在形勢一目了然,焚凝這邊優勢巨大。

    但如何善後,林暮也是不知。

    隱心和駱言之前對他提點,讓他明白,有些事情,並非一定要靠殺人才能完成。

    現在,他便開始考慮這種可能。

    若是換做駱言長老,他會如何做?

    換成隱心,是否會擊殺這兩位金丹期高手?

    林暮思慮半晌,又見駱言殺意並不如想象中濃厚,事情似乎還有轉機。

    這兩位金丹期高手和他們身後百餘位弟子,皆是一批顯著戰力。

    現在他們和時未寒已經決裂,若想奪回千羽劍門,發展自身實力尤為重要。

    若能將這兩位金丹期高手和他們門派招致麾下,以後衝鋒陷陣,與人對敵,都輕鬆許多。

    加上焚凝,一下便能擁有六位金丹期高手!

    如此實力,立即就能超過時未寒!

    林暮思緒紛飛,不斷猜測,開始以金丹期修者處事方式來考慮事情。

    按他猜測,有八成可能,駱言會放過這兩位金丹期修者!

    隻是他想法剛一形成,場中形勢又立即變幻。

    “我與你們恩怨極深,不是你們便捷兩句,便能改變,更不可能因此一筆勾銷。”焚凝望著房山和成風,冷喝道:“今日,我與你們血戰到底,不死不休!”

    話音未落,焚凝便立即操縱一柄赤紅色飛劍直襲房山。

    飛劍如火,炙熱無比,劍光如虹,殺意無匹。

    焚凝已是動手!

    房山大驚,立即禦劍抵擋。

    叮!

    兩劍相交,鳴音清脆。

    焚凝赤紅色飛劍,被一下擊飛。

    房山麵色亦是一紅,氣血翻湧。

    這一擊,兩人勢均力敵!

    成風催動飛劍,忙上前助陣。

    焚凝倏然回身,對駱言道:“師兄助我一臂之力,殺,將他們全都滅殺!”

    他聲音決絕,氣勢如虹,沒有任何回寰餘地。

    駱言麵色微變,和隱心對視一眼,兩人當即祭出飛劍,出手相助焚凝。

    寒冰仙子亦是祭出飛劍,上前助陣。

    四位金丹期高手,聯手滅殺兩人。

    房山和成風眸中閃過一抹狠意,兩人回頭大喝:“一齊上,和他們拚了!”

    上百位弟子,齊聲答應,各自祭出飛劍,齊齊攻上。

    倏然!

    天地一片寂靜,萬籟俱寂!

    隱心劍意,寂!

    房山和成風和百餘位弟子,齊齊呆立原地,陷入隱心劍意中,無法自拔。

    唰!唰!唰!

    幾道劍光如同驚虹,倏然閃過。

    房山和成風,頓時身首異處,從半空墜落。~

    ,-,

    ~《綠色小說網》~

    

Snap Time:2018-07-18 20:37:22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