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九十九章霧之湖隱秘


    ? 離開千羽劍門萬,在一座山峰下,一行人停下身形。

    駱言開口道:“如今我們既已離開門派,和時未寒便是不死不休。但以咱們如今實力,尚無法掌控千羽劍門。眼下最迫切之事,是需找個安居之地,以便讓師兄恢複傷勢,盡快痊愈。”

    隱心麵色蒼白,點頭道:“依我之見,在林暮未曾結成金丹之前,咱們都無需再掀起波瀾,安心潛修方是正道,需尋個合適洞天福地。”

    林暮笑道:“何須如此麻煩,咱們直接去霧之湖便是。霧之湖雖隻是三品洞天福地,但也足以容下咱們這麼多人,隻是有些委屈三位長老了。”

    “霧之湖?”隱心不由望向駱言,疑惑道:“難道是那個霧之湖?”

    “正是!”駱言麵色凝重,如實回答。

    隱心麵色凜然,轉身對林暮道:“霧之湖,另有隱秘,並不適合咱們。而且,那不過是三品洞天福地,你若想凝結金丹,必要尋個足夠上佳洞天福地,不然,以你資質,凝結金丹希望渺茫。”

    他和林暮無需客套,直達本質。

    “前輩說得在理。”林暮點頭讚同,隨即問道:“霧之湖有何隱秘?”

    他一直在霧之湖潛修,卻不知曉,霧之湖竟然還有隱秘!

    隱心已是金丹後期,又領悟劍意,整個天霄界,能勝過他之人,怕也隻有無雙真人一人而已。但聽他語氣,似是不願前往霧之湖,這是何故?

    “此事說來話長。”隱心麵色略有異樣,隨後平靜道:“百餘年前,修者大肆進入迷霧林狩妖。迷霧林不斷被侵蝕,霧之湖之前雖是在迷霧林中,但也因此被孤立在迷霧林外。”

    說到這,隱心停頓下來,麵色一陣變幻。

    他傷勢已是開始發作!

    寒冰仙子麵色一變,忙取出一個青色小瓶,倒出一枚丹藥,喂隱心服下。

    丹藥入口即化,隱心忙在半空打坐,開始恢複。

    駱言和寒冰仙子立即帶著十餘位弟子四下散開,為隱心護法。

    青山綠水,無人前來,一片安逸。

    林暮和駱言站在一起,趁此間隙,駱言接著隱心話頭道:“霧之湖畢竟是三品洞天福地,又靠近迷霧林,若是有人能在此打下根基,以後絕對優勢巨大,門派發展迅捷無比。當初,許多門派都覬覦次地,也有人占據此地。但無一例外,所有占據此地之人,皆是迅速消失匿跡。後來,直到一個大派占據此地,還派遣出金丹期修者坐鎮,但和之前一樣,這些人依然無聲無息消失。此後,霧之湖便成為一片死地!無人再敢前往!”

    “死地?”林暮麵帶訝色:“為何我在上麵數十年,都一直相安無事?”

    “這正是蹊蹺之處!”駱言望著林暮:“當初我聽說你占據湖心島,也是擔憂莫名,畢竟,自從發現霧之湖以來,還從無人能在上麵活過一月,大門派之人早已不敢前往,隻有一些年輕之輩,不知底細,才會貿然前往。但令人詫異是,你在其上竟然平安無事!我和時未寒都覺納悶不已,百思不得其解。”

    “那些人是如何離奇滅亡?”林暮若有所思,不由問道。

    “誰也不知是為何。”駱言正色道:“前往那之人,皆都喪命,沒有任何消息傳出。當初我也很是好奇,特意前往湖心島一趟,但令人匪夷所思是,竟然風平浪靜,並未出現什麼奇異之事。”

    “至此,我才安心,不然,早已讓你離開這是非之地。”駱言望著林暮:“不知是你原因,還是湖心島本身原因,才會如此。”

    林暮疑惑更濃:“難道一絲線索都無麼?”

    “有。”駱言道:“當初,在那位金丹期修者滅亡前,曾有人在距離湖心島極遠處聽到一聲驚天巨吼,震徹天地,那人心驚莫名,迅速遠遁,方躲過一劫。之後,便傳來消息,那位金丹期修者無緣無故失蹤。有人猜測,在霧之湖湖底,或許潛伏著一隻九級妖獸!但這畢竟是猜測,誰也不敢前去驗證。九級妖獸實力強悍至極,普通金丹後期修者遇之也凶多吉少。此事便不了了之,以後再無人前往霧之湖。”

    “九級妖獸!”林暮心下大驚。

    父母和石頭還有一眾弟子,都在湖心島上,聽聞駱言如此說,他冷汗直流。

    “你莫要驚慌。”駱言忙勸慰道:“你在湖心島安居數十年都無事,若我預料沒錯,不是你原因,便是那妖獸已經閉關潛修。九級妖獸閉關數十年、上百年,正常之極。”

    林暮不安道:“之前我不知曉,還特意請人布下大陣,但如今看來,真正的危險,原來在霧之湖中!如今我即已知曉,必然不能再將父母留在島上,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駱言點頭:“確實如此。穩妥起見,將你父母也一齊帶走。”

    林暮忙道:“既然隱心前輩在此恢複傷勢,我這就回去一趟,盡快回來便是。”

    駱言望一眼猶在入定的隱心,道:“速去速回。”

    林暮當即和駱言、寒冰仙子告辭。

    雲夢要跟著離去,林暮忙拒絕道:“我去去便來,你且在此守候隱心前輩。”

    雲夢望一眼正在療傷隱心,輕輕點頭。

    林暮不再拖延,祭出極品踏雲靴,全力催動靈力,整個人如同驚虹,轉瞬遠去。

    一路上,林暮心急如焚,極速飛行。

    現在,他更明白時未寒險惡用心。

    難怪時未寒會如此輕易同意他占據湖心島,原來湖心島竟然有如此奇險。

    在時未寒心中,他早已無關緊要,是否離奇死去,都無關痛癢。

    若他能安然活著,也不會白活,還能為千羽劍門培養出一些築基期弟子。

    甚至,林暮所收那些弟子,也都是資質最普通之人,若是死去,門派也不會損失什麼,若是成功築基,門派便算是大賺!

    物盡其用,時未寒此舉已是做到極致!

    林暮之前還覺自己撿到便宜,現在驀然回想,他依然在時未寒掌控之中,不曾逃脫。

    金丹期修者,當真可怕。

    時未寒從未正麵對自己出手,但所獲得利益,一點也不少。

    這和隱心行事相差無幾。

    並不一定要殺掉敵手,才能達到目的。

    能讓敵手不知不覺幫自己做事,猶不自知,心甘情願,才是真正勝者。

    這兩日所見所聞,對林暮觸動極大。

    不論是無雙真人,百花仙子,時未寒,隱心,每個人都對他影響頗深。

    這些在他看來,都已是前輩高人之人,本應是不食人間煙火,但事實卻相去甚遠。

    每個人,皆是老謀深算,深不可測。

    談笑間,便定出勝負。

    這和低階修者飛劍比拚,實力比拚,境界全然不同。

    之前,林暮覺得自己實力,雖不說強悍無比,但至少在靈寂期修者間,絕對能占據一席之地。但現在,他開始懷疑自己。

    是否,隻有實力才是最重要?

    答案顯然是否定。

    當初,他隻是煉氣期修者,一樣能躲過禦靈宗追殺,還能做出反擊。

    其中驚險,鬥智鬥狠,對他都是一種鍛煉。

    但之後,隨著他實力愈來愈強,對這些計謀之類,反倒不太在意。

    有矛盾,有利益衝突,而又無法調解,直接開打就是,打得你服!打得你將寶物雙手奉上!打得你吐血身亡!

    修真界本就如此,他早已適應並且習慣。

    但現在,他覺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的對手,並非那些靈寂期修者,而是時未寒,而是禦靈宗,而是禦靈宗掌門任梁這些人,和這些人作對,不僅要具備強大實力,心性亦要深不可測,不然一樣會落敗!

    即便能夠勝利,也必然是慘勝。

    除非,能像無雙真人那樣,擁有絕對強悍實力。

    但即便是無雙真人,又何曾光明磊落?

    那株火鳳鳶,是否真的用作藥引?林暮疑慮極大。

    林暮一路沉思,不知不覺間,霧之湖已是近在眼前。

    沒有任何猶豫,林暮一頭紮入霧中。

    在湖心島上空,林暮隨手打出幾道法訣,片刻後,白霧便自動分開,林暮直飛而入。

    林父林母站在島心,笑望林暮。

    林暮落下身形,立即將父母和石頭召集一起,向三人敘說湖心島危險。

    三人聽後,麵色盡皆陡然一變。

    林父道:“依你之見,咱們現在便要離開?”

    石頭在旁道:“離開是最正確決定。”

    林暮點頭:“正是如此。霧之湖無法久呆,盡早離去,盡早安心。”

    林母卻有些不舍:“咱們在此苦心經營數十載,如今驀然離去,當真有些難以割舍。”

    林暮何嚐不是如此,但他還是勸慰道:“咱們既然離去,必然是有更好去處。以後若能在四品洞天福地中修煉,舍下湖心島又何妨?”

    林父當即拍板:“便按你說的辦。”

    林暮點頭,立即去召集弟子。

    二十九位築基期弟子,一百位煉氣期弟子,齊聚島心。

    林暮如實告訴眾弟子,自己已是和時未寒正式為敵,隨即道:“今日,我便要離開湖心島,今後顛沛流離,可能還會與其他大派發生大戰,九死一生。你們是否跟著我,自行決定。我在湖心島外等候你們一炷香時間,一炷香後,我便會離去。”

    語畢,林暮立即帶著父母和石頭飛離湖心島。

    石堅,路原,辛炎一眾築基期弟子,沒有任何猶豫,緊隨林暮離去。

    一百位煉氣期弟子,卻僅有十餘人飛出。

    在千羽劍門弟子心中,時未寒無疑是第一人,林暮不過是一位預備長老,他和時未寒為敵,和自尋死路無異,跟著他,實屬不智。

    如此結果,林暮早已料到。

    “走!”林暮沒有任何廢話,當先向前飛去。

    一行人,當即浩浩蕩蕩離

    

Snap Time:2018-04-20 08:58:07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