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九十八章離門


    ?天地沉寂!

    劍意彌漫,直入人心。《綠色小說網》 

    所有人都呆立原地,沒有動手念頭。

    隱心劍意,威力竟強大到如此地步。

    不戰而屈人之兵!

    林暮站在隱心身側,體會尤為清晰強烈,這種沉寂劍意,讓他似乎看透一切,天下之事,一切皆空,所有榮辱,所有悲歡離合,所有愛恨情仇,到頭來,都是一場空,剩下的唯有枯寂,死寂,無聲無息的寂!

    時未寒也被這種劍意鎮住,幾乎無法自拔。

    若非他心誌堅毅,這一下,既要棄劍投降。

    劍意無影無形,直攻人心,威力之強大,當真高深莫測。

    劍意愈彌漫愈深遠,整座望雲峰,都被這種強大劍意覆蓋住。

    時未寒麵色慘然,咬牙催動千羽劍。

    鏘!

    一陣清越劍鳴震蕩,千羽劍虹光萬丈,光芒璀璨。

    嘩!

    這聲劍鳴,一下將隱心劍意打破。

    所有人都從劍意中醒來,駭然無比。

    剛剛他們都無動手念頭,若是隱心出手,以金丹後期強大修為,他們早已滅亡無數次。

    “師兄劍意之強,令人膽寒。”時未寒望著隱心,平靜道:“若你要戰,我也不畏懼,現在便戰!”

    他做掌門百年,所積累資源無法估量,一身秘密底牌,都未施展而出。雖然隱心劍意無比強大,但若他不顧一切全力爆發,隱心想勝他,也要付出慘重代價!

    “你我同門一場,恩恩怨怨,皆是往事。”隱心望著時未寒,淡然道:“今日,我顧念同門之情,不與你計較。但今日之後,你我恩斷義絕。以後,不死不休。”

    隱心語氣輕描淡寫,仿佛所說之言是再普通不過之事。

    之前深仇大恨,此刻竟然放下。

    這如何可以!

    林暮心急如焚,忙在旁低聲道:“前輩!”

    他現在真有些佩服時未寒,僅憑幾句話,竟然打動隱心。最令他不可思議是,隱心現在占據絕對上風,竟然沒有擊殺時未寒,反而要止戈平息。

    竟然和時未寒講同門之情!

    真是迂腐!不可理喻!

    隱心麵色淡然,並未望林暮,直視時未寒:“千羽劍門暫時便歸於你,時機適合時,我便會回來,拿回我失去的東西。”

    他和時未寒知根知底,無需客套,所說皆是直指本心。

    時未寒心下略安,道:“既然師兄如此說,便如你所願,你現在便可離去,我絕不阻攔。但若你再回來,我也不會與你客氣,整個千羽劍門,都將與你為敵。”

    隱心淡然一笑,不再說什麼,帶著林暮和雲夢,轉身向外飛去。

    駱言目光冰寒,回身望一眼時未寒,隨即跟隨隱心而去。

    寒冰仙子看也未看時未寒,身形飄渺,直接離去。

    時未寒望著幾人背影,麵色平靜,心中卻肉痛無比。

    千羽劍門在他手中,急速發展,如今加上隱心,已是足足有七位金丹!

    這和排行天霄界第二的禦靈宗,都能一較高下。

    但如今,整個千羽劍門,卻一下分裂,門中金丹損失三位!

    門中僅剩下四位金丹期高手,門派實力和之前相比,不增反降!

    駱言和寒冰仙子離去,他們兩人所收真傳弟子,也皆會帶走。

    千羽劍門實力,這下,幾乎損失一半!

    如無意外,之前幾個虎視眈眈門派,這下也極有可能落井下石,發動大戰!

    隱心雖未奪回千羽劍門,看似念及往日同門情誼,但又何嚐不是將這個窘境推給他呢?若隱心擊殺他,同樣會麵對如此困境,此刻止息,反倒能置身事外。

    時未寒望著隱心遠遠離去身影,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隱心看似對一切都不在意,但每一步,卻都飽含深意,即便是他,都無法全然猜出。

    和百餘年前相比,隱心更加內斂,鋒芒盡皆隱去,卻也更加可怕,令人不寒而栗。

    林暮和雲夢緊隨隱心,駱言和寒冰仙子在後掩護。

    時未寒並未反擊,雖然在千羽劍門中,有隱心在,他就不敢動手。

    一行人直飛駱言紫炎峰,進入駱言洞府。

    幾人進入洞府,駱言隨手一揮,便將洞府禁製全都開啟。

    “無需如此麻煩。”隱心回身對駱言笑道:“時未寒不敢前來探察。”

    駱言微微笑道:“小心總是沒錯。”

    幾人剛一坐定,林暮便忍不住問道:“前輩行事詭異,為何不直接將時未寒擊殺?”

    “為何要擊殺?”隱心微笑望著他,反問道。

    “他對你所作所為,人神共憤,你們早就不共戴天,為何還要講同門之情?”林暮不解道:“如此大好形勢,直接將他滅殺,千羽劍門便能歸你所有!”

    “同門之情?”隱心認真道:“你真以為我和時未寒在講同門情誼?我再如何看淡一切,有些東西卻絕不會忘!他欠我的,我終會拿回來!”

    “但有些事情,並非橫衝直撞,就能達成。”隱心望著林暮,靜靜道:“時未寒實力,高深莫測,雖然他並未領悟劍意,但一身強大劍技,足以在天霄界呼風喚雨,罕有敵手。他掌管門派百年,門中千年積累資源,皆被他繼承,他之底牌,我都猜測不出,若他全力爆發,我也難以勝他。”

    “他竟然這麼強!”林暮不由驚呼。

    隱心之強大,他深有體會。

    那是一種直達本心的強大,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隱心微笑望著林暮:“你看我現在還能和你說笑,其實也隻是強撐。我現在實力,隻不過還餘下兩成。對上時未寒,勝少輸多!”

    林暮望著隱心,麵帶訝色。

    隱心現在,早已恢複正常。

    黑發如墨,麵如冠玉,看上去宛如翩翩少年。

    這和之前奄奄一息老人,天差地別。

    修為重回金丹期,他壽元和外貌都又恢複!

    現在,林暮無論如何都看不出,隱心竟然受傷!

    “前輩掩飾功底,晚輩自歎弗如。”林暮歎服。

    隱心淡淡道:“我修為停留在靈寂期百年,經脈都早已萎縮,如今驟然突破,雖然修為在苦修之下,已經達到金丹後期,但經脈卻是無法承受。我在恢複時,便發現時未寒前來。剛剛時未寒和駱言長老劍技,便被我用噬靈強行納為己用,經脈因此又再度受損。現在我經脈已是支離破碎,雖然還能用出劍意,但卻無法再用出剛出現時那一招,一劍劈開望雲峰。”

    “劍意雖然遠勝劍技,但依然要靠靈力支撐,沒有靈力,再強大劍意,也隻是虛有其表,無法發揮出真正威力。”隱心恨道:“不然,我也想一劍劈了時未寒!”

    駱言這時在旁道:“師兄所言極是。”隨即望著林暮道:“再如何強大劍意,也需要靈力支撐,修為方是一切根本。我和時未寒都已是金丹後期,論起靈力深厚,我們兩人都要勝過師兄。但師兄卻連續兩次,強行吸納我們劍技,換做旁人,早已經脈寸斷,修為盡失!”

    原來如此。

    林暮輕輕點頭:“時未寒老奸巨猾,不知是否已經看出前輩身受重傷,不若我們現在便離去。”

    “莫急。”隱心道:“越是如此時刻,越要鎮定,不然,時未寒定然會看出破綻。”

    駱言亦道:“時未寒現在處境,也並不樂觀。如今我們離開,千羽劍門實力,幾乎損失一半,對他是個沉重打擊。幾個早就覬覦千羽劍門門派,也極有可能發動大戰。現在時未寒,即便發現師兄有傷,也是不敢輕舉妄動。自損實力。”

    林暮一下明白駱言話中之意,笑道:“長老意思是,即便現在咱們占據門派,也不一定能安穩?現在將困境拋給時未寒,咱們明哲保身,暗中積蓄實力,以圖以後?”

    駱言笑道:“正是如此。”

    林暮微笑點頭,至此,他方明白駱言和隱心所圖。

    一切皆出乎他意料之外。

    金丹期修者間,竟然如此!

    這和他之前直來直往,全心全意達成一個目的全然不同。

    金丹期修者間,勾心鬥角,實力比拚,實在令人防不勝防。

    一旦被人看出破綻,便是滅頂之災!

    駱言和隱心對視一眼,微笑點頭。

    現今,林暮已能獨當一麵,現在便告知他金丹期修者間相處之道,以後他和金丹期修者對決,也能有的放矢,不至於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而不自知。

    雲夢一直在旁傾聽,沒有言語。

    寒冰仙子和之前相比,反倒溫和許多。雖然依舊麵色冷淡,但彌漫在身周寒意,卻淡化許多。

    隱心望一眼駱言道:“現下咱們便要立即離去。你且去將一些可靠弟子召集來,一起帶走,以免被時未寒滅殺。門中資源,盡你所能,也盡量帶走。”

    駱言點頭,轉身離去。

    寒冰仙子亦是跟著離去。

    她也有真傳弟子華錦和諸多煉丹資源,也要一齊帶走。

    駱言離去半天便匆匆返回,他召集到十位靈寂期弟子,其中,奇峰郝然在列,和林暮相視一笑。

    駱言步入洞府,將紫炎爐鼎等一眾寶物,全都收走。

    寒冰仙子帶著華錦也回到這,她隻有這一位真傳弟子。

    華錦修為,卻也令林暮微微一驚。

    僅僅十餘年過去,華錦竟然已是達到靈寂期!

    拜寒冰仙子這樣的煉丹宗師為師,修行進度確實不慢。

    整頓好一切,一行十六人,在隱心帶領下,離開紫炎峰,直飛門外。

    護山大陣在時未寒操控下,已然大開。

    一行人沒有任何猶豫,直直飛出。

    在十六人離開後,護山大陣再度合攏。

    這次,白霧濃鬱到極致,遠勝從前!

    千羽劍門護山大陣,已是全力開啟!~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1-23 09:44:12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