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九十七章劍意


    ?山崩地裂,天地顫動。《綠色小說網》 

    一劍之威,恐怖若斯!

    慧文和梁正呆立半空,望著隱心,滿臉駭然。

    羅通麵色蒼白,慘無人色,渾身不住發抖。

    掌門都被隱心一劍劈飛,如此結局,誰能想到?

    如此威勢,誰能抵擋?

    這還是當初在藏經閣中,默默無聞的看守老者麼?

    百餘位靈寂期修者,驚駭莫名,肝膽欲裂,隱心並未釋放任何威壓,上百人卻整齊劃一,齊刷刷從半空墜落,塵煙飛濺,響聲雷動。

    嘩!

    一聲弱不可聞輕響傳來,隱心飛劍轉瞬飛回。

    飛劍普通至極,劍身沒有任何光芒散出。

    這柄飛劍,林暮根本看不出深淺。

    在他感覺,這柄飛劍甚至連下品飛劍都不如。

    因為,劍身沒有一絲靈力波動。

    即便是下品飛劍,麵也刻劃有低階陣法,隻要劍中有陣法,一旦輸入靈力,陣法便會被激發,下品飛劍都能散發強烈光芒!

    但這柄飛劍卻樸素至極,一絲光芒皆無!

    高深莫測,難以估料。

    正因如此,林暮才感覺這柄劍不凡。

    隱心靜靜立在虛空,神色淡然。

    但是,立在對麵三位金丹期高手,卻都感覺到一陣強大莫名壓力,絲毫不敢輕舉妄動。

    隱心一擊,雷霆萬鈞,時未寒都被一劍劈飛,生死不明,他們修為遠遜時未寒,若被隱心一劍劈中,殞命可能極大!

    上百位靈寂期修者,墜落在地,卻連一絲慘叫都不敢發出,咬牙忍受。

    現在時刻,誰都不想引起隱心注意,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一直鑽到地底,再也不出來。

    生命陷入極大危險,這些人才發覺自己太過魯莽,在門中閑著沒事,何必要插手長老和掌門大戰,他們隨便一個餘波,都能要自己小命!

    所有人都開始清醒,悔不當初。

    天地一片寂靜,無聲無息。

    倏然!

    山峰震動,飛石漫天,天地一陣動蕩。

    望雲峰被隱心一劍劈出溝壑下,時未寒騰空而起,從亂石中飛出。

    一身靈光閃爍靈甲,五彩眩目,古樸紋絡布滿整個靈甲。

    若是平時,穿上如此靈甲,定然威武非凡,但此刻,時未寒卻一身狼狽,灰頭土臉,麵色慘白,渾身都在發出陣陣顫動。

    隱心一劍,餘波猶在!

    時未寒心中駭然至極,隱心實力,已經遠遠超出於他。

    若非有靈光寶甲護體,他早已被隱心一劍劈成兩半!

    靈光寶甲,雖已是本命法寶級靈甲,但在隱心一劍之下,也是威能大減。

    他之所以麵色如此蒼白,便是因為靈甲和他心神相通,靈甲受損,他也不能幸免。

    所幸,靈光寶甲是他千辛萬苦煉製,識海震蕩之外,他本身並未受到什麼傷害。

    “劍意!”

    “你竟然領悟劍意!”

    時未寒淩立虛空,遙望隱心,麵色蒼白,連連驚呼道。

    隱心麵色淡然,情緒沒有任何波動,淡淡道:“這一切皆是拜你所賜!掌門之位雖被你奪去,看似我損失很大,但這何嚐又不是幸事一件。但這百十年,我不問外事,一心潛修,修為雖未長進太多,但卻領悟到一絲劍意!這絲劍意,我已融會貫通,今日施展,效果似乎不錯!”

    “你竟然真的領悟劍意!你如何能夠領悟劍意?”時未寒如遭雷擊,神情萎頓之極。

    現在,他徹底被擊潰!

    若說之前那一擊,隻是傷害到他識海,但隱心領悟到劍意,卻是徹底摧毀他鬥誌。

    劍意!

    這是和劍技完全不同層次。

    一部劍訣,普通修者,隻能學會普通劍招,隻有一些天資卓絕者,在靈寂期時,能學會劍技,在金丹期期才能將劍技運用自如。

    他現在雖已是金丹後期,但也隻是能熟練至極運用出強大劍技而已。

    然而,劍意,卻是完全超過劍技另一層次實力。

    隻有少數元嬰期修者,才能僥幸領悟一絲劍意,據他所知,無雙真人似乎都未領悟劍意。

    但隱心之前已被他打落回靈寂期,卻竟然領悟劍意!

    天霄界第一人,竟然都比不過他。

    時未寒內心泛起一陣苦澀,他仿佛感覺自己又回到年輕時,隱心驚采絕豔,風頭穩壓所有同期修者,他隻是隱心身旁一朵綠葉,做得再好,也隻是一朵亮麗綠葉而已。

    直到將隱心打落回靈寂期,他方感覺如魚得水,自此,成為耀眼之人,萬眾矚目,整個天霄界,都將在他腳下顫動。

    卻不曾想,隱心竟然能夠恢複正常,今日剛一恢複,就將他打回原形,一切都仿如回到從前,他又再次變為綠葉,而且,也不是從前那片亮麗綠葉,如今,這片綠葉,將要凋零!

    劍意之強大,根本不是他能抵擋!

    當初天鑄真人用出劍意,曾一劍劈死三位金丹後期修者!

    他實力雖強,法寶也是不弱,但對上隱心,卻是一絲信心也無。

    隱心神情淡漠,直視時未寒:“我能領悟劍意,你居功至偉!很意外麼?很難接受麼?當初我飲下那杯三轉縛靈酒後,也是這種感覺。”

    當著時未寒親傳弟子直麵,隱心毫不留情麵,直接打臉!

    時未寒麵色紅一陣白一陣,想要反擊,但終究理虧,無言以對。

    下麵弟子,仰頭望著空中兩人,心思急轉。

    在眾人心中,兩人地位,已是徹底顛覆!

    時未寒之前百餘年在他們心中樹立偉岸形象,一下坍塌!

    隱心一劍,便做到如此地步。

    強大實力,才是一切!

    “師兄所言,我無言以對。”時未寒落寞道:“當初終究是我不對,我心中一直都有心結,這也是我修為遲遲無法進階元嬰期原因。”

    “但是,我並不後悔如此做!”時未寒旋即恢複本色,麵色有些猙獰:“若不將你擊落,我如何能活得像自己?如何能擺脫你陰影?如何做千羽劍門掌門?”

    時未寒神情激動莫名,胸口不斷起伏。

    隱心淡漠至極,一言不發,靜立虛空。

    時未寒麵色再度變化,望著隱心,緩聲道:“但不管我如何做,我依然記得當初同門情誼。當初,是你教我修行之法,教我習劍,這些,我依然記得。所以,哪怕我擊敗你,哪怕我成為千羽劍門掌門,哪怕我都輕易擊殺你,我都沒動手。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下不了手。隻要你不搶去我掌門之位,我任你在門中修煉,也並未禁錮你自由。我之所作所為,並沒有錯!我也不後悔。”

    “今日,即便我出手,也是阻攔你恢複,並未想要擊殺你。”時未寒動情道:“如今,你既已恢複,我自是無法在阻止你。你還是從前天霄界風頭最盛之人,我依然還是你的綠葉。但是,我卻不會重蹈覆轍。”

    時未寒又變得堅定無比:“你若要戰,我便和你戰,死不足惜!”

    時未寒說得決絕,內心之苦悶掙紮,所有人都為之動容。

    再絕情之人,都難以興起動手念頭。

    林暮望著時未寒,目光閃動。

    現在,他都深深佩服時未寒。

    在如此危急時刻,竟然和隱心談論同門情誼,還說得有條有理。

    仿佛,他才是被傷害之人,隱心卻成為罪魁禍首,罪大惡極!

    舌燦蓮花,天花亂墜,也不過如此。

    隱心麵色淡然,沒有任何變化。

    倏然!

    他身前飛劍像是沒有任何變化般,劍尖直指時未寒。

    飛劍如何變化,所有人都沒看出端倪,但所有人都敢看到,劍尖確實直指時未寒。

    這種感覺,怪異至極。

    天地一片寂靜。

    林暮立在隱心身邊,感覺尤為清晰。

    仿佛自己置於無邊無際虛空,周圍千萬,一片漆黑,沒有人,沒有聲音,什麼都沒有,有的,隻是寂靜,令人驚慌失措的寂靜,可怕的寂靜。

    隱心淡淡望著時未寒,再度用出劍意。

    時未寒心中驚顫,麵上卻強自鎮定。

    千羽劍光芒璀璨無比,萬丈劍光,罩住整個望雲峰。

    隱心飛劍既不暗淡也沒有任何光芒,看上去就是一柄普通至極飛劍。

    但所有人都看得明白,隱心飛劍,威力遠勝時未寒飛劍十倍!

    隱心雙眸緊閉,靜靜感受著一切。

    萬籟俱寂!

    這正是他領悟出的劍意!

    寂!

    天地之寂!

    天地法則浩如煙海,修者修為到高深處,或多或少都會觸摸到一絲天地法則,會有一些自己體悟。隻要能夠將領悟到的這一絲天地法則,融入自己到劍技中,便是強大無比劍意!

    能和天地之威媲美的劍意!

    他領悟出劍意,正是寂!

    虛空之寂!人心之寂!天地之寂!

    劍意沒有任何花俏,直指人心。

    每個人心中,皆是感覺到那種深沉之寂。

    滄桑,枯寂,沒有任何喜悅,也沒有任何悲傷,一切都寂靜一片,一絲波動也無。

    時未寒強大劍技,在這道劍意麵前,宛如一朵嬌豔花朵,隨時都能被摧毀。

    所有人,皆是從內心深處,察覺到這種寂。

    時未寒首當其衝,他早已沉陷劍意之中,無法自拔。

    浩瀚如海靜寂中,時未寒體會到一種悲涼。

    這種悲涼,正是隱心當初之悲涼。

    其餘之人,同樣感覺到這股悲涼。

    悲涼並不攻擊人,卻浩瀚如海,隻是靜靜存在那,仿佛亙古長存。

    所有人都被這種悲涼感染。

    沒有人再有出手念頭。

    不少人,已是淚流滿麵。~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7-16 14:53:51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