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九十五章天地震動


    ?十日後。《綠色小說網》 

    千羽劍門外。

    林暮和雲夢落下身形,一路奔波,兩人雖都已疲憊至極,但眉宇間,仍然掩飾不住喜意。

    無雙真人煉製出衝靈丹,隱心便能得救。

    若是隱心能夠恢複實力,時未寒在千羽劍門隻手遮天的時代將一去不返。

    屆時,林暮若想獲得衝擊金丹資源,也比現在容易數倍。

    雲海繚繞,整個千羽劍門都隱沒在雲海之中。

    林暮隨手打出數道法訣,雲海頓時變幻。

    片刻後,雲海翻湧,自動分向兩旁,山門大開。

    時未寒飄飄欲仙,緩緩飛來。

    林暮和雲夢忙上前行禮。

    “你們這時回門,所為何事?”時未寒望著兩人,眉頭微皺。

    林暮早已想好說辭,微笑道:“天霄界大比,殘酷異常,弟子此次回門,想請駱言長老幫忙煉製兩件極品法器,以求進入前三。”

    時未寒微微點頭:“你來得湊巧,駱言長老眼下正在門中,且隨我進來吧。”

    林暮大喜,忙和雲夢再度行禮拜謝,隨後跟在時未寒身後,飛入門中。

    三人進入門中,時未寒又打出法訣,雲海頓時合攏。

    時未寒興致缺缺,和林暮寒暄幾句,便又離去。

    待時未寒走遠,林暮和雲夢相視一笑。

    如今順利進入門派,距離隱心恢複,已是隻差一步。

    兩人不再耽擱,直奔駱言紫炎峰。

    來至紫炎峰,駱言洞府前,林暮揮手打出法訣,洞府前白霧頓時翻湧如潮。

    盞茶功夫,白霧便自動分開,露出一條小徑。

    駱言聲音從洞府中傳出:“進來!”

    林暮和雲夢對視一眼,忙步入其中。

    剛一入內,林暮尚未來得及行禮,駱言便迫不及待道:“有消息了麼?無雙真人是否答應幫忙煉製?”

    林暮和雲夢互視一眼,忙笑著點頭。

    駱言大喜,立即道:“他要什麼條件?”

    林暮和雲夢依然麵帶微笑,齊齊搖頭。

    駱言一陣疑惑:“這是為何?”

    林暮忙從儲物袋中取出青色小瓶,遞給駱言:“無雙真人什麼條件也沒提,免費幫忙煉製,這瓶中便是衝靈丹!”

    “竟然如此!”駱言大驚,同樣不敢相信。

    無雙真人秉性,他也有幾分了解。沒有任何好處,無雙真人豈會這樣做,絕不可能!

    駱言輕輕打開瓶塞,一股醉人藥香頓時彌漫開來。

    藥香之悠遠醇厚,絕非四品靈丹能有。

    這定然是五品衝靈丹無疑!

    駱言忙蓋上瓶塞,望著林暮道:“難道你們什麼都未做,他便幫你們煉製?”

    哪怕衝靈丹就在眼前,他猶不太相信此事屬實。

    林暮忙道:“無雙真人隻說自己煉丹成功率隻有六成,需要一種千年靈藥火鳳鳶做藥引,火鳳鳶隻有百花門才有,於是我和雲夢便前往百花門……”

    林暮沒有任何隱瞞,一五一十將此事對駱言敘說一遍。

    駱言聽後,一陣沉默。

    半晌後,他方道:“此事雖成,衝靈丹也已到手,但事情或許並不如你們想象中那麼簡單。五品靈丹,煉製雖然不易,但寒冰仙子都有三四成成功率,無雙真人修為元嬰後期,又是天霄界第一人,煉丹成功率隻有六成?火鳳鳶,或許已被無雙真人私吞!還有,百花仙子免費贈送你們火鳳鳶,此事也值得商榷。雲夢成為百花仙子弟子,也不見得就是好事。”

    駱言此言,如同一盆冷水,一下將林暮和雲夢喜悅澆熄,雲夢更是低下頭去,眼眶微紅,雙手搓著衣角,沉默不語。

    “此事何講?”林暮忙問道:“雲夢成為百花仙子弟子,如何會是壞事?”

    火鳳鳶被無雙真人私吞,林暮早已料到。

    之前他所殺那三位天劍門弟子,也是去百花門求火鳳鳶,也是被無雙真人派去。

    兩種靈丹,都需要火鳳鳶做藥引,天下竟然有如此巧合之事?

    此事來龍去脈,略一回想,便不言而喻。

    但是對此,林暮也無可奈何。

    哪怕無雙真人明著說,他需要火鳳鳶做條件,林暮依然還是要去求火鳳鳶。

    請人幫忙煉丹,付出報酬,再正常不過。

    林暮不再想火鳳鳶之事,他擔心是,雲夢會如何?

    成為百花仙子弟子,難道是跳入火坑?

    “你有所不知。”駱言歎道:“百花門,所收皆是女弟子。這些女弟子從入門開始,便再沒有自由,所修心法也都是百花仙子強行決定。這些弟子,要麼一生不嫁,要麼便是被百花仙子賣與其他門派,成為某個長老侍妾或者雙修爐鼎。有些門派長老,甚至會在看中某個女弟子後,提前預定,今後,這位弟子所修心法,隻能和那位長老一樣,以便將來雙修,效果能夠最大化。”

    “百花門皆是女子,在天霄界卻能排在前十,實力不容小覷。”駱言敬佩道:“百花門因此和許多門派都有千絲萬縷聯係,其他門派如無深仇大恨,輕易都不敢得罪百花門。千羽劍門實力雖強,同樣如此。雲夢既已是被百花仙子收為弟子,時未寒都不會阻止此事。”

    駱言如此說,林暮心中頓時一緊,難受異常,望著雲夢,眼眶微紅。

    駱言望著雲夢,擔憂道:“我也不知百花仙子是何想法,若她真如此做,我也難以阻止,雲夢容貌,若非頂級大派長老,白花仙子絕不會換。一旦她願意換,兩個大派聯手,輕易都無法挽回!”

    駱言說完,望著雲夢,麵上閃過一抹不忍之色。

    雲夢再也忍不住,一下撲在林暮懷,放聲痛哭。

    林暮強行忍住悲傷,輕輕拍著雲夢肩膀,以示安慰。

    雲夢如此付出,林暮隱隱約約間,似乎抓到什麼,他似乎猜到,隱心和雲夢是何關係,隻是如此猜測,太過匪夷所思,他都不敢相信。

    駱言見兩人如此,忙安慰道:“你們暫且莫要擔心。百花仙子或許並不會如此做,畢竟,霓裳仙子曾救過她性命。再有,如今衝靈丹已是到手,隱心恢複正常指日可待。隱心震懾力,隻有那些金丹期修者,才能後深刻體會。屆時,即便百花仙子想要如此做,也要掂量再三,不會輕易如此。”

    林暮輕輕替雲夢擦去淚水,雲夢漸漸止住眼淚。

    “事不宜遲,咱們現在便趕往望雲峰。”林暮忙道。

    駱言微笑點頭。

    三人當即離開洞府,直飛望雲峰。

    望雲峰一片冷寂,荒無人煙。

    林暮和雲夢跟在駱言身後,在隱心洞府前落下。

    駱言向洞府中打入兩道法訣,片刻後,洞府前白霧便自動分開。

    一道清冷聲音從洞府中傳出:“進來。”

    聲音幽寒,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正是寒冰仙子!

    駱言當即帶著林暮和雲夢步入洞府中。

    洞府床榻上,隱心孤零零躺在上麵,他整個人已是瘦如幹柴,仿佛隨時都會死去,顯然已是耗到最後,油盡燈枯!

    雲夢難過無比,撲在床榻上,放聲痛哭。

    駱言卻是麵帶微笑,取出青色小瓶,遞給寒冰仙子:“這青色小瓶中,便是衝靈丹!你且喂隱心師兄服下。”

    “衝靈丹?”寒冰仙子拿著青色小瓶,一下愣在原地。

    隱心無神雙目,這時也猛然泛出一股奇異神采。

    下一瞬,寒冰仙子立即道:“你為何不早告訴我?”聲音又再度恢複冰冷。

    駱言忙岔開話題:“此中過程,太過複雜,日後再細說,現在救人要緊。”

    寒冰仙子望一眼駱言,轉過身去,打開瓶塞,取出衝靈丹,喂隱心服下。

    駱言也忙近前查看。

    赤紅色衝靈丹,入口即化,隱心仰頭服下。

    靈丹如火,隱心麵色頓時變得紅潤。

    隱心立即掙紮著坐起,開始打坐。

    寒冰仙子回身對林暮和駱言示意一眼,隨後扶起雲夢,四人一齊輕輕走出隱心洞府,在洞府外守候。

    四人剛一來到洞府外麵,林暮便突然感覺到一陣強烈靈力波動。

    這陣靈力波動,正是從隱心洞府中傳出!

    強烈靈力波動,愈來愈強,林暮都覺心悸。

    駱言麵帶微笑道:“師兄修為雖然被禁錮,這些年卻仍勤修不綴,體內靈力竟然已達到如此地步!”

    寒冰仙子聲音清冷道:“若非如此,他也不會這麼快就油盡燈枯。他體內靈力越多,體內禁錮對他壓製,便是越狠,直到他堅持不住,便會崩潰!”

    駱言笑道:“如今衝靈丹解開禁錮,師兄之前積攢靈力,都能派上大用。”

    寒冰仙子這次沒有反駁,微微點頭。

    四人隨即沉默,站在洞府外,靜靜等待。

    強烈靈力波動,僅僅持續盞茶功夫,又有變化。

    這次,卻是無數五彩祥雲從四麵八方飛來,齊聚望雲峰。

    祥雲前赴後繼,直奔隱心洞府,無盡天地靈氣,也一同注入其中。

    狂風呼嘯,靈氣湧動如潮,天地為之變色。

    如此情景,竟然還要遠遠勝過羅通凝結金丹那日!

    轟!轟!轟!

    陣陣劇烈爆響,從洞府中傳出。

    地動山搖,飛沙走石,天地都為之震動!

    這時,已是有不少身影,迅速向望雲峰飛來。

    最前麵一道遁光,最為耀眼。

    劍光強烈無比,一道人影沐浴在無盡劍海中,神威浩蕩!

    正是時未寒!

    時未寒麵色冰冷無比,眸中怒火如熾,殺氣凜然。

    無邊壓力如山襲來,林暮麵色蒼白,渾身震顫。

    人未至,勢已到!

    時未寒已然出手!~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7-18 20:48:47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