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九十三章霓裳仙子

  
  霓裳仙子?
  林暮一下愣在原地,呆呆望著百花仙子,莫名其妙。
  霓裳仙子是誰?
  雲夢何時變成霓裳仙子?
  百花仙子何出此言?
  一連串疑問,一下湧上心頭。
  百花仙子激動莫名,聲音都有些顫抖,此刻根本無暇顧及林暮,倩影一閃,瞬間出現在雲夢身旁,急忙將雲夢扶起。
  情形變化如此劇烈,林暮一頭霧水,不明所以,疑惑望著百花仙子。
  雲夢淚水止住,麵上淚痕猶在,眉頭微皺,同樣一臉疑惑。
  百花仙子神情激動,癡癡望著雲夢絕美容顏,堅定道:“你是霓裳仙子,你一定是霓裳仙子!”
  雲夢莫名其妙,如實道:“我不是霓裳仙子。”
  “不,你是,你一定是。”百花仙子激動道:“我絕不會認錯,你一定是霓裳仙子!”
  “難道你不認識我了麼?”百花仙子落寞道:“我是百花,你不記得了麼?”
  百花仙子同樣難以置信,隨後一跺腳,一揮手,縛在麵上麵紗隨風飄去,一張絕世容顏顯現出。
  傾國傾城!
  林暮隻望一眼,便覺心神凝固,無法思考。
  百花仙子容顏,竟然和雲夢不相上下,而且,她風姿綽約,風情猶勝青澀雲夢。
  如此美貌,雲夢都驚呆。
  雲夢呆呆望著百花仙子,喃喃道:“我真不是霓裳仙子。”
  百花仙子頓時如被雷擊,神情落寞至極。
  她露出真正麵容,霓裳仙子竟然都沒認出她,難道眼前之人真的不是霓裳仙子?
  不,她不相信!
  眼前之人,和霓裳仙子幾乎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分別,尤其是那風情流轉眼神,柔弱中帶著一絲憔悴,令人憐惜。
  絕不會錯!她一定是百花仙子!
  “不,不對!”百花仙子癡癡望著雲夢,喃喃自語:“霓裳仙子已是凝神期修為,你為何卻隻是靈寂期?為何你也連我也記不起?”
  她說話間,滿是不甘心和濃濃失望。
  林暮和雲夢呆立原地,驚訝望著百花仙子。
  半晌後,百花仙子方漸漸恢複正常。
  “我失態了。”百花仙子望著兩人,歉意一笑。
  那間,百花盛開,花海如潮!
  “你是誰?”百花仙子緊緊盯著雲夢問道。
  雲夢輕輕擦去麵上淚痕,輕聲道:“千羽劍門雲夢,見過前輩。”
  “千羽劍門?雲夢?”百花仙子一臉疑惑:“你父母是何人?”
  她也想起,眼前之人或許是霓裳仙子之女,並非霓裳仙子。
  雲夢神情一黯,低頭道:“晚輩自小沒有見過母親,不知她是誰,也不知她在何處,是何模樣。至於父親……”雲夢低下頭去,麵帶悲傷,隨後抬頭道:“晚輩能否不說?”
 &ems;百花仙子卻是搖頭,窮追不舍:“不能。若你所說令我滿意,或許我就會與你換火鳳鳶,甚至,免費送你也並非不可能!”
  雲夢頓時狂喜,忙問道:“當真?”
  百花仙子笑著點頭:“當真!”
  雲夢喜悅難禁,正要說,卻似是猛然想起什麼,轉身望著林暮,一臉歉意。
  林暮會意,心中暗歎一聲,道:“我出去轉轉。”
  說完,林暮離開鳳花庭,向外走去。
  雲夢望著林暮背影,心如刀絞,兩行清淚無聲流下。
  百花仙子望著兩人,若有所思,隨即一揮手,布下一個靈力護罩,將兩人護在其中,對雲夢輕輕道:“你切放心,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外泄。”
  雲夢流淚點頭,半晌後,方徐徐道:“晚輩父親,前輩其實也是認識,便是隱心。”
  “隱心?”百花仙子大驚::“你竟然是隱心之女!”
  隱心曾是天霄界千年難遇天才,他如同流星一般,在天霄界劃過一抹亮色,當初,他的光芒蓋住所有同時代修者,眾人無不折服。許多人都預言,千羽劍門將是下一個無雙劍門。
  但世事弄人,隱心卻是敗在自己門中師弟時未寒手中,被其打落回靈寂期,無人不為之惋惜。需哦人都或多或少知道,隱心是被時未寒暗害,不然,隱心睡著也能打敗時未寒。
  但知道又如何,事情已然發生,又與自己無關,誰會為他出頭?
  時未寒並非庸才,隻是他光芒之前一直被隱心壓製,事實證明,他也絕非簡單人物,千羽劍門在他手中,急速發展,如今已是直逼無雙劍門,同樣令人讚歎不已。
  駱言都已是金丹後期,都無法奈何時未寒,其他人自然更沒有出手必要。
  甚至,這件事,眾人都不願提起,久而久之,小一輩修者,對此事反倒一無所知。隱心名頭,也迅速被人遺忘,隻有金丹期修者,才會偶爾想起,不勝唏噓。
  “難怪,難怪。”百花仙子恍然大悟:“難怪你會為他,不顧一切。”
  雲夢強行止住眼淚,問道:“前輩一直將晚輩當做霓裳仙子,不知霓裳仙子是誰?”
  “霓裳仙子,絕代風華,她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百花仙子回憶道:“當年,她曾對我有恩,救下我一命。但後來她突然消失,誰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也不知她去了哪堙C”
  “但我現在看到你,似乎是明白了一些。”百花仙子若有所思:“當年隱心落敗於時未寒,正是在霓裳仙子消失之後。再想到,隱心是被三轉縛靈酒所害,極有可能是時未寒趁虛而入,騙隱心喝下三轉縛靈酒,他才擊敗隱心,成為千羽劍門掌門。”
  “按前輩意思,難道我父親和霓裳仙子是?”雲夢一臉震驚,難以置信:“難道,霓裳仙子是我娘?”
  百花仙子點頭:“隻有這種可能。霓裳仙子據說是從某個大界來此,若她在天霄界有相中之人,定是隱心無疑,再無第二種可能。隻有隱心,才能配上她絕代風華。”
  “隻是天意弄人,後來不知發生什麼,霓裳仙子為何要與隱心分開?”百花仙子一臉惆悵:“若有機會,你能否問問你父親,你娘在何處?我極想知道霓裳仙子下落。”
  提及父親,雲夢淚水再度湧出。
  “我父親現在奄奄一息,已是不久人世,若是再提及娘親,他必然無法承受。”雲夢哽咽,淚流滿麵。
  “你且放心。”百花仙子取出手絹,替雲夢擦去淚水:“如今我既已知曉,你是霓裳仙子之女,你父親隱心之難,我如何也不能袖手旁觀。火鳳鳶你盡管拿去便是。”
  “當真?”雲夢喜極而泣,淚水再度湧出。
  “自然當真。”百花仙子又輕輕替雲夢擦去淚水,微笑道:“隻是我卻有一個條件。”
  “是何條件?”雲夢忙道:“前輩盡管說,晚輩必然答應。”
  若能救下父親,她什麼都願做。
  百花仙子愛憐望著雲夢:“我想收你為徒!”
  “收我為徒?”如此條件,雲夢詫異莫名。
  她之前以為,百花仙子定然會要一件絕世珍寶交換,卻沒想到,條件竟然如此簡單。
  “就是這樣?”雲夢猶覺得難以相信。
  “就是這樣,也隻有這樣。”百花仙子道:“任你拿出什麼珍寶,我都不會與你換。”
  雲夢忙不迭道:“晚輩願意。”
  “你先莫要急著答應。”百花仙子望著雲夢,微笑道:“成為我弟子,你今後便隻能呆在鳳花源,你和你那位師兄,關係也隻能限於此,以後你的感情,隻能由我決定。嫁與何人,也隻能聽我安排。”
  百花仙子此言一出,雲夢頓時沉默。
  半晌後,百花仙子道:“若你願意,現在我便將火鳳鳶給你。若不願意,你現在便和你師兄離開,今後莫要再踏足鳳花源。如何選擇,全憑你自願。”
  百花仙子說完,便不再言語,靜靜望著雲夢。
  雲夢麵色變幻,心中極力掙紮,淚水緩緩流出,半晌後,她淚流滿麵道:“我願意。”說完,她再也忍不住,放聲痛哭。
  百花仙子麵帶微笑,苦勸良久,雲夢方漸漸止住眼淚,雙眼卻是通紅,惹人憐惜。
  “我現在便可將火鳳鳶取與你。”百花仙子道:“我給你三月時間,了卻塵緣,三月後,你便要回到鳳花源,以後沒我允許,不許離開此地半步。”
  雲夢哽咽到極致,無法言語,輕輕點頭。
  百花仙子麵帶笑容,揮手撤去靈力護罩,對林暮傳音道:“過來吧。”
  林暮聞言,心中緊張無比,急速飛來。
  剛一飛到庭前,見到雲夢雙眼通紅,他便有不好預感。
  還未開口,雲夢卻是笑靨如花,猛然上前抱住他:“前輩已是同意,願意將火鳳鳶贈與我們了。”
  溫香滿懷,林暮一下忘記一切。
  良久,他才反應過來。
  贈與!
  竟然不是交換!
  百花仙子為何如此?僅是和雲夢說幾句話,便有如此功效?難道和霓裳仙子有關?
  林暮輕輕放開雲夢,麵帶羞意望一眼身旁麵無表情百花仙子,忙問雲夢:“為何如此?前輩竟然如此輕易就答應,還是贈與,發生了什麼?”
  “前輩答應收我為徒。”雲夢回道:“火鳳鳶便會贈與我們。”
  “收你為徒?”林暮奇道:“難道是因為霓裳仙子?”
  林暮說話間,望一眼百花仙子,百花仙子麵帶微笑,微微點頭。
  雲夢亦是輕輕點頭。~
  

Snap Time:2018-10-24 11:09:59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