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九十二章紅顏

  
  遁光如虹。
  林暮和雲夢全力飛行,直奔百花門。
  自從辭別孤雲,離開無雙劍門,兩人已是連續飛行五日。
  五日來,兩人埋頭趕路,沒有任何言語。
  一股壓抑氣氛,在兩人間彌漫開來。
  此次前往百花門,失敗幾乎無可避免,成功幾率萬不足一!
  火鳳鳶珍稀無比,在無雙真人猜測中,百花門中,也不過隻有一兩株。甚至,根本就沒有什麼火鳳鳶,一切都是傳言,無法分清真假。
  如此前景,不容樂觀。
  雲夢一路沉默,壓抑甚至遠勝林暮。
  林暮心中不解,又不便再問,隻好暗自猜測,但種種推測,都被他自己否定。
  他自覺最大可能是,隱心是雲夢師傅!
  不然,雲夢也不會如現在這般。
  這種大膽猜測,已是他覺得可能最大一個,但他自己都難以相信。
  一路猜測,後來,林暮索性放棄,專心趕路。
  遁光一閃而逝,兩人極速飛行。
  倏然!
  林暮和雲夢猛然止住身形,在半空停下。
  前方,三道遁光如同流星,直奔兩人而來。
  三道遁光轉瞬來至兩人跟前,擋住兩人方向,三個修者顯現而出。
  三人看上去都很年輕,不過二十上下,但麵色皆是不善,目光陰沉,似是帶著怒火。
  “你們好大膽子,竟然敢擋住我們去路。”左麵一位藍袍修者高聲大喝。
  “找死!”中間紫衣一位年輕修者咬牙切齒道。
  “何必與他們廢話,直接殺了就是!”右麵青袍一位修者道。
  三人說話幹脆至極,不給林暮和雲夢任何說話機會。
  林暮望著三人,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這三人修為雖然都很高,皆是靈寂後期,但如此猖狂,不把人命放在眼,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就要滅殺兩人,林暮心中也是升起一陣怒火。
  “放肆!”林暮怒道:“我二人安靜趕路,未曾招惹你們,為何要不分緣由,斬殺我們二人。人命在你們眼中,竟然如此輕賤,可以如此肆意屠殺麼?”
  “哈哈!”左麵藍袍修者獰笑道:“真是可笑!我想殺人就殺,你能奈我何?”
  右麵青袍修者也是狂笑道:“你一個築基期修者,有何資格在我三人麵前說這話。現在我都懶得動手,你自刎吧。至於這位女修,揭下你的麵紗,讓我看看你的長相,若是一個美人,便做我雙修爐鼎,若是相貌醜陋,你也跟著自刎吧,活在世上也是無用。”
  聞聽此言,林暮怒火如織,二話不說,一拍儲物袋,猛然祭出五行環。
  哧!
  一陣血光噴灑,左麵藍袍修者心口一個血洞,仰麵倒下。
  雲夢在林暮之前,已是祭出飛劍,一劍斃命!
  紅顏一怒!
  紫衣修者和青袍修者,皆是猛然一愣,旋即反應過來,大驚失色。
  藍袍修者,和他們修為相差無幾,竟然被這位女修一劍擊斃。
  女修實力,竟然如此強悍。
  靈寂後期和靈寂期巔峰,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兩人久經戰陣,一那驚詫之後,忙祭出各自飛劍。
  這時,林暮五行環已是飛至兩人麵前。
  兩人驚慌之下,飛劍齊齊攻上。
  林暮冷哼一聲,五行環猛然漲大數倍,將兩柄飛劍一下圈在其中,旋即又立即縮小,將兩柄飛劍緊緊困住。
  兩人大驚,忙操縱飛劍,想要掙脫。
  但無論兩人如何努力,都無法將飛劍召回。
  兩人這時,真正開始驚慌失措,冷汗直流。
  兩柄極品飛劍,都被困住。
  五行環威力,遠超兩人想象!
  剛剛藍袍修者死亡,兩人僅僅是驚訝一下,並無什麼悲傷。
  但現在,兩人皆是麵色慘白,心中駭然。
  兩人實力,皆在於飛劍,一旦失去飛劍,實力已是不足一成,極有可能會殞命在此。
  這人是誰?
  築基期修為,竟然有如此強大實力!
  兩人心中驚駭莫名,神識卻是不斷催動飛劍,企圖掙開林暮五行環束縛。
  但兩人已是沒有任何機會。
  雲夢和林暮極具默契,伸手一指,青色飛劍已是直奔右麵青袍修者心口。
  一陣鮮血灑過,青袍修者也緩緩倒地。
  紫衣修者駭然,一下向後坐倒在地。
  旋即跪在地上,不住向林暮磕頭:“大俠饒命,大俠饒命。”
  他說出這句話,已是淚流滿麵。
  一半是害怕,一半是屈辱。
  作為天劍門大長老親孫,他何曾如此狼狽過,跪在別人麵前,求人饒命。
  但和性命相比,這點屈辱又算什麼。他從不吝惜他人生命,卻極為愛惜自己性命,隻要能夠活命,哪怕跪地求饒,失去尊嚴,他也願意。
  林暮麵無表情,並不理會紫衣修者。
  這人僅憑喜好,便肆意殺人,已是不知殺過多少人。
  如今他落在自己手,也算是報應。
  他現在求饒,林暮絲毫不為所動,雲夢亦是如此,青色飛劍直飛上前,一劍擊斃紫衣修者。
  紫衣修者捂著心口倒地,臨死前,死死盯著林暮,狠狠道:“我爺爺會替我報仇的!”
  “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林暮冷哼一聲,並未將紫衣修者之話放在心上。
  將三人飛劍和儲物袋收起,林暮雙手掐訣,三朵四葉火蓮飛出,一下將三位修者吞沒,片刻後,三人便化為虛無,連灰燼都未留下。
  這三人實力尚可,每人皆有一柄極品飛劍,但品質皆是普通,紫衣修者飛劍略佳,三柄飛劍相加,價值約有二十餘萬塊下品靈石。
  收好飛劍和儲物袋,兩人當即離去。
  一日後。
  兩人已是來至百花門所在之地,鳳花源。
  站在鳳花源外,兩人便聞到陣陣醉人花香。
  百花門,名副其實!
  兩人來至山門前,一位美妙女弟子走上前來,細語問道:“兩位所為何事?”
  “千羽劍門林暮,雲夢,求見百花仙子。”林暮行禮道:“麻煩通報一聲。”
  女弟子打量一眼林暮,麵上帶著笑意:“你且稍等。”
  語畢,人已是奔入門中。
  半個時辰後,她方回轉。
  “掌門已是在鳳花庭等待你們二位。”女弟子盈盈笑道。
  林暮笑道:“多謝。”
  兩人當即跟著女弟子向門中行去。
  一路花海,林暮若非有事,早已駐足觀賞。
  但此刻,他隻想盡快見到百花仙子,無心欣賞風景。
  一路前行,來至鳳花庭,女弟子緩緩退下。
  鳳花庭中,花海如潮,百花徜徉,香味四溢。
  花海中,立著一位蒙著麵紗女子,身姿曼妙無比。
  這位就是百花仙子!
  林暮行至庭前,躬身行禮:“晚輩林暮,見過前輩。”
  雲夢跟著在旁行禮,未曾言語。
  百花仙子輕揮衣袖,花海浮動,輕輕將林暮和雲夢扶起。
  “你們所為何事?”百花仙子輕啟檀口。
  聲音婉轉動聽,聞之欲酥。
  林暮心生搖曳,忙寧靜心神。
  雲夢已是美若天仙,但他僅是聽百花仙子一言,便覺心神震動。
  這種感覺,和第一次見到慕青時,一模一樣。
  慕青修習過媚術,自然能吸引人。
  但百花仙子一舉一動,卻極其自然,渾然天成,沒有任何雕飾痕跡。
  莫說沒有修習過媚術,即便修煉過,也定然已是達到大成境界!
  “晚輩前來尋求火鳳鳶。”林暮開門見山道:“晚輩門中隱心前輩,急需五品衝靈丹救命,晚輩已是求得無雙真人答應,幫忙煉製,但他隻有六成成功率,他說前輩門中或許擁有火鳳鳶,晚輩特來一試。”
  “火鳳鳶!”百花仙子淡淡笑道:“無雙真人到底要做什麼。今日在你們之前,天劍門便有三人前來尋求火鳳鳶,已是被我打發,三人怒氣衝衝離去。現在你們又來求,難道真是為煉丹所用?”
  “已經有人求過?難道自己殺死那三人,就是天劍門之人?”林暮心中一驚,但麵上卻是不動聲色,道:“晚輩也是不知,或許隻是巧合。但晚輩真的需要火鳳鳶,還望前輩成全。隻要前輩開口,不管是靈石還是千年靈藥,晚輩都竭力滿足。”
  林暮說完,心中便開始猜測。
  他聽信無雙真人所說,便立即前來。
  但無雙真人煉丹水平到底如何,他也不知,難道真的是隻有六成,還是已經達到八成有餘?亦或是,火鳳鳶是無雙真人需要,自己和天劍門三人,不過是他棋子。
  林暮如此想著,心中不覺一陣悲哀。
  但不管無雙真人如何想,他都要尋到火鳳鳶。
  因為,成敗掌握在無雙真人手,他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隻能盡量滿足無雙真人需求。
  “火鳳鳶,如你所知,百花門的確有。”百花仙子聲音空靈,宛如從九天外傳來。
  林暮和雲夢聞言一愣,旋即皆是一喜。
  “但是,百花門中,也隻有一株。任你如何說,我都不會換。”百花仙子話鋒一轉:“莫要再做無用功。隱心之事,我也知曉,但正因如此,我更不願與你換。無雙真人不怕時未寒,我百花門實力卻是無法和千羽劍門媲美。若他動怒,攻打百花門,我門中皆是柔弱女子,如何能夠抵抗?”
  百花仙子一下將林暮所有要說之話堵死。
  因為時未寒,她才不換,林暮又有何辦法,難道他現在能殺了時未寒?
  林暮一下沉默,半晌無話。
  倏然,一道婉轉聲音響起。
  “晚輩在此求求前輩,隻要前輩願意,晚輩願為奴為婢,任您驅使。”
  雲夢!
  林暮大驚,猛然轉身。
  雲夢跪在林暮身後,麵紗隨風飄走,麵容憔悴,梨花帶雨。
  林暮心中一陣難受,就要扶起雲夢。
  這時,百花仙子卻是望著雲夢,驚顫道:“霓裳仙子!你是霓裳仙子!”
  ps:多謝書友子遊吟投的十張pk票。~
  

Snap Time:2018-12-10 17:05:10  ExecTime: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