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八十八章匆忙回轉


    ?是否參加?

    林暮神色平靜,心中卻是暗潮澎湃,一時陷入沉思。《綠色小說網》 

    天霄界大比!

    十大門派合力培養,隻要成為前三,在海量資源供應下,成功凝結金丹希望極大!

    隻是如此好事,為何落在自己頭上?

    居安思危,林暮立即想到這點。

    這場大比,高手雲集,整個天霄界金丹期以下高手都會參加,成為前三並非一件易事,時未寒此舉,有何目的?

    “不知這場大比,規則如何,是否有危險?”林暮苦思半晌,一無所獲,索性直接問時未寒。

    時未寒神色從容:“這是自然。此次大比,機遇難得,一旦獲得機會,門派實力都能增加一截!各門各派皆是重視無比,所派弟子都是門中最厲害之人,對此勢在必得。既然是整個天霄界大比,自然是要選出實力最強之人,各位參加大比修者皆要全力以赴,是以沒有任何規則,一旦上場,便是激烈對決,隻決勝負,不論生死!”

    不論生死!

    林暮聞言,心中頓時一緊。

    如此規則,可謂殘酷至極。

    雖然他現在實力,已是靈寂期巔峰水準,但天霄界一界之地,高手數不勝數,實力強悍之人,往往隱藏在未知處,誰也無法保證,一定能安然無恙堅持到大比結束,甚至,還能成為前三!

    對此,林暮也隻有五成把握。

    孤雲實力,林暮現在便無把握抗衡。

    前三,一定會有孤雲一個席位。

    如此一來,還隻剩下兩個名額。

    要在整個天霄界所有高手中,成為那剩下的兩人之一,競爭慘烈程度,令人發指!

    這其中,難保不會有人和孤雲一樣,不但擁有頂級極品飛劍,又對劍技領悟頗深,在大比中,林暮無法輕易用出旋月佩,是以,危險程度也是急劇上升!

    因此喪命,也是大有可能!

    想及此處,林暮不由一陣後怕,後心冷汗直流。

    他和駱言一心,時未寒心知肚明,這次派他參加大比,是否是想借機除掉自己?

    林暮心思電轉,難道時未寒已是準備動手?

    很有可能!

    誰都知道,這次大比,重要無比,也殘酷異常。

    三位真傳弟子,冷山,徐海,羅辰閉關,不過是一個借口而已。

    若是時未寒針對這次名額抱有期望,決計是不會派自己前往,或者,不會隻派自己一人前往。

    難道這次大比中,真有實力強悍到極點之人?

    強悍到,連時未寒都主動放棄地步?

    並非沒有可能!

    林暮越想越絕後怕,額頭滲出一陣細密汗珠。

    時未寒鎮定自若,坐在原處,靜等林暮決定。

    這次大比,獎勵如此豐厚,他相信林暮絕對不會拒絕。

    哪怕,林暮也猜到這其中危險。

    成為金丹,是每個修者畢生追求,其中渴望隻強烈,時未寒作為過來人,是深有體會,當初,為了凝結金丹,他也曾不顧一切,全力以赴,瘋魔過!

    這次機遇,他相信林暮不會錯過。

    即便林暮意外不去,他也並不擔心。

    不管林暮如何決定,主動權都在他手。

    千羽劍門資源,掌握在他手中,林暮凝結金丹,想從他手獲得資源,門都沒有!

    要麼去參加大比,要麼就碌碌無為,再平庸一百餘年,壽元耗盡,化為塵土。

    林暮修煉是《五行心法》,他早已看出。

    修煉《五行心法》之人,並不多。

    隻因,一旦修煉《五行心法》,若是不能結成金丹,壽元隻能和築基期修者一樣,隻有二百年左右。金丹凝結難度極大,如無特別把握,一般人都不會修煉此功法,當初隱心和駱言資質皆是不差,又有天鑄真人親自教授,都沒敢修煉《五行心法》這種速成心法,而是按部就班修煉,從靈寂期進階金丹期。

    林暮此舉,無疑將自己逼往絕路。

    他隻需在其中略施小計,林暮便無可能凝結金丹成功。

    這樣的人,實在不足為慮。

    他甚至想不明白,千羽劍門弟子那麼多,隱心和駱言誰不選,偏偏選中林暮,難道五行靈根資質之人,真能凝結金丹成功?真是異想天開!

    “依我之見,希望你能參加。”時未寒見林暮遲遲無法做出決定,靜靜道:“你也知道,門中羅通,冷山,徐海,羅辰四人,齊齊衝擊金丹,所耗資源,難以估量!這次大比,門中又拿出海量資源,門派已是再無任何資源,能夠培養其他弟子。”

    時未寒望一眼林暮,道:“你若想凝結金丹,隻能去參加大比,成為前三!當然,你若不想成為金丹,我也不會勉強,一切皆憑你自願!”

    一句話,看似大度無比,卻是將林暮逼到絕處,退無可退!

    門派再無任何指望,林暮沒有任何猶豫,直道:“弟子願意前往。”

    心中雖然冰冷一片,麵上卻是帶著淡淡微笑。

    時未寒麵帶微笑道:“如此最好。以你實力,不出意外,成為前三,也是大有可能!若你結成金丹,門派實力也能突飛猛進,提升一截!一旦門派實力強大,也能獲取更多資源,以後你父母和石頭幾人,想要凝結金丹,也並非完全沒有希望。”

    此話似乎是安慰,林暮卻沒有任何欣喜之情。

    既然決定參加大比,林暮也不再拖拉,直入主題問道:“不知大比何時開始?在何處舉行?比試時,是否所有手段都能隨意使用?”

    他一連拋出三個問題,皆是重要無比。

    “此次大比,正在籌備,我隻是提前和你說一下,至於何時開始,我也是不知,可能半年,或許要一兩年。”時未寒理所當然道:“你也知道,凝結金丹所需資源之大,並非每個門派都能拿出,哪怕是十大門派培養三位金丹期弟子,也要準備一段時日。你且放心,一旦大比開始,必定天下皆知,修者雲集,轟動無比,你自然會知曉。到時我也會傳音與你,和你一起前往。”

    “如無意外,大比定然是在無雙劍門舉行。”時未寒望一眼林暮:“大比是選出天霄界最厲害之人,不管是術修,符修,器修,劍修,皆不限製,實力才是最重要!不管你用出什麼手段,隻要能成為前三即可。”

    原來如此。

    林暮聞言,心中輕鬆少許。

    若是這樣,他的符篆也有用武之地。

    隻要他肯花費靈石,購買或者自己製作符篆,勝利似乎唾手可得。

    畢竟,能同時抵擋數百張《爆炎符》,甚至上千張《爆炎符》之人,隻是極少數。

    “既然如此,屆時我如約前往便是。”林暮起身,對時未寒行禮告辭。

    時未寒坐在位上,目送林暮離開,露出一抹淡淡微笑,隨後一揮手,洞府前白霧複又合攏。

    林暮回到淩霄峰,石頭已是帶著二十九位弟子和一百位煉氣期弟子等候。

    林暮走上前去,對一百位煉氣期弟子道:“從今以後你們便是我林暮弟子,我不知你們是隻為築基而來,還是真心想拜我為師,不管如何,我皆會全力讓你們築基!”

    一百位弟子反應極快,齊齊跪下行禮:“拜見師傅。”

    林暮微笑點頭,一揮手,便是將眾人托起。

    自從經曆景奇那二十位弟子選擇之後,林暮對這一百位弟子期待,已是不如從前。

    任憑他再如何努力,景奇終究還是選擇和時未寒站在一起。

    可見,沒有足夠實力,僅是靠真心實意,雖然能打動人,但並無法影響別人決定。

    那二十位弟子,選擇留在門派,心中也是有愧疚,望向林暮眼神也有帶有畏懼。

    但那又如何。

    二十位弟子隻差說出:你能感動我,但無法留住我。

    是以,對待這批弟子,林暮期待不高。

    但無論如何,他會將這一百人都培養到築基期。

    做出的承諾,他不會違背。

    畢竟,五十位弟子,也還是有三十位弟子留下,這令他欣慰無比。

    林暮交待弟子一番,便前往西峰,將雲夢帶回。

    雲夢似乎有心事,一直沉默,話也不願多說一句。

    林暮連問幾次,她都搖頭,不肯說。

    林暮無奈搖頭,便不再多說什麼。

    兩人回到淩霄峰,帶上眾弟子,便向山門飛去。

    剛一來到山門,林暮遠遠便看見時未寒身影。

    林暮一行人停下身形,齊齊對時未寒行禮。

    時未寒麵帶微笑,交給林暮一個儲物袋:“這袋中是一百二十五顆築基丹,你要妥善使用。築基丹獲得不易,這一百二十五顆,已是門中最後庫存,今後十年,整個千羽劍門,便全都靠你。”

    時未寒殷切望著林暮,仿佛是一件重托。

    一百二十五顆築基丹!

    林暮眉頭微皺,若想讓一百人都成功築基,必然要花費更多時間。

    如此一來,他能用在修煉上時間,愈發不足,參加大比,獲勝希望也削減許多。

    林暮知道爭取也是無用,索性接過儲物袋,行禮道謝。

    隨後,他取出風行舟,一連打出十幾道法訣。

    風行舟在空中瞬間漲大,變為一艘巨舟。

    一百餘位弟子,齊齊坐上風行舟。

    林暮和時未寒行禮告辭,也飛上巨舟。

    時未寒麵帶微笑,打出法訣,白霧翻湧,自動閃向兩旁,山門大開。

    林暮對時未寒微笑示意一番,隨即猛然催動巨舟,向山門外飛去。

    風行舟光芒璀璨,轉瞬在白霧中消失。

    在風行舟離開後,白霧又立即合攏。

    林暮全力催動風行舟,直飛霧之湖。

    風行舟一閃而過,飛掠山門上空。

    山下,又是一批凡人跪成一片,苦苦等候。

    山門處,一隻巨大血色手印,清晰無比,觸目驚心。~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1-21 20:53:38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