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八十七章天霄界大比


    雲彩齊聚,彩霞滿天。

    彩雲飄飄,從四麵八方向雲霞峰聚集。

    無盡靈氣和雲霞一起,挾帶著無匹天威,滾滾而來。

    林暮身在淩霄峰,距離雲霞峰數,依然感到壓力重重,重如山嶽。

    遠處,整個雲霞峰,散發萬道霞光,如夢似幻,整座山峰,都沐浴在迷幻光芒中。

    雲霞峰!

    林暮略一回想,便想到此處是時未寒所居之地。

    雲霞峰乃是頂級五品洞天福地,靈氣濃鬱還要勝過駱言紫炎峰三分。

    在此凝結金丹,成功率也要勝過他處。

    眼下看如此天威,定然是有人凝結金丹成功!

    林暮眼睛微眯,望著雲霞峰萬丈霞光,神識一動,腳下極品踏雲靴立即光芒閃爍,璀璨無比,整個人如同流星,從天空一閃劃過,直奔雲霞峰而去。

    剛一來到雲霞峰上空,林暮察覺之前威壓,愈發清晰沉重。

    整座山峰,都淹沒在霞光中。

    山峰之外,已是聚集上千弟子,此時,仍舊有許多弟子趕來。

    時未寒淩立虛空,身形如劍,鋒芒璀璨,令人不敢逼視。

    此刻是羅通凝結金丹最重要時刻,以後實力如何,全看此刻打下基礎深厚。

    是以,時未寒也是不敢怠慢,親自在此守候,以防有人前來擾亂。

    林暮身形如電,轉瞬來至雲霞峰上空。

    時未寒看林暮一眼,心中微動,輕輕對他點頭示意。

    林暮微笑點頭,靜立虛空,望著雲霞峰,神色如常。

    盞茶功夫,四位長老也齊聚於此。

    駱言和寒冰仙子到來,兩大金丹齊至,時未寒心中也是猛然一緊,但他麵色淡然,對四人微微一笑,一句話也未說,身邊飛劍卻是霞光陣陣,威壓如潮。

    駱言和寒冰仙子,仿若沒有看到時未寒飛劍,悄立一旁,靜靜觀望。

    嘩!

    天空雲霞倏然變幻,迅速聚集一處,如同光束,簌簌落下,湧入下麵一處洞府中。

    無盡靈氣隨著雲霞一起,向洞府中聚集。

    轟!

    靈氣聚集片刻,一道轟然巨響,從洞府中傳出。

    一波強悍威壓從洞府中釋放而出,如同天河,直落而下。

    林暮頓感壓力如山,身形一陣搖晃,麵色猛然一變。

    金丹期修者,威壓竟如此驚人!

    羅通不過剛剛凝結金丹成功,僅僅釋放出威壓,林暮便覺難以抵擋。

    若是動手,勝算幾乎為零!

    金丹期和靈寂期,果然天差地別。

    一旦凝結金丹成功,便如鯉魚躍龍門,和靈寂期修者徹底不同!

    強悍威壓,林暮都難以承受,下麵圍觀弟子,更是不堪。

    二百靈寂期修者,身形皆是一陣晃動,麵色大變。

    上千築基期修者,麵色慘白,強自支撐,每個人在這強悍威壓下,都不自覺彎下腰來,身形佝僂,如同駝背老人,透不過氣。

    數萬煉氣期修者,在這無邊壓力下,已是全都跪倒在地,爬不起來。

    所幸這股威壓,來得快,去得也快。

    盞茶功夫,威壓便倏然消散,天空雲霞也是散去。

    一切都又恢複平靜,恍如什麼都未發生。

    下麵圍觀弟子,卻皆是麵色慘白,全身衣衫都濕透。

    這種威壓,眾人雖隻經曆一次,卻都覺心悸莫名,畢生難忘。

    金丹期修者,實力已經超出眾人想象。

    如今,羅通凝結金丹成功,千羽劍門實力又飆升一截!

    一個門派實力如何,歸根結底,還是比拚金丹期修者數目和實力。

    羅通結成金丹,千羽劍門和天霄界前三門派相比,差距進一步縮小。

    若是冷山,徐海,羅辰三人也能凝結金丹成功,千羽劍門實力足以位列天霄界前三!

    甚至,除去無雙劍門,千羽劍門都能一家獨大。

    畢竟,禦靈宗,天劍門兩大門派中,已是有不少金丹期修者,大限來臨,命不久矣。

    千羽劍門幾位金丹期修者,隻有三百餘歲,若論潛力,千羽劍門在天霄界,已是排在第一!

    時未寒欣喜莫名,和四位長老相視而笑。

    “你們盡皆散去吧。”時未寒笑容滿麵,對下麵數萬心驚弟子道:“隻要你們勤於修煉,有朝一日,你們也能如大師兄羅通一般,成功凝結金丹!”

    梁正長老笑著點頭,在旁道:“不止如此。羅通如今凝結金丹成功,便可成為長老,今後便能和我四人平起平坐,一道喝茶。”

    時未寒麵帶笑容,望一眼駱言和林暮,笑著點頭。

    羅通剛一結成金丹,便成為門派長老,四位長老皆是沒有異議。

    這不過是早晚之事,早一日晚一日,也便無所謂。

    駱言和林暮互望一眼,一句話也未說。

    此刻,林暮深切感受到,最重要還是實力!

    他辛辛苦苦培養弟子十餘年,想要成為預備長老,都很艱難。

    若非駱言和寒冰仙子力挺,隻怕這次回門,他便要空手而歸!

    幫時未寒培養弟子,卻並不會停!

    羅通身為真傳大弟子,平日在門中待遇本就遠勝他人,如今更是一舉凝結金丹,不僅實力突飛猛進,在門中地位也是立即超過林暮。現在林暮遇見羅通,都要行禮尊稱一聲長老。

    不自覺地,林暮對凝結金丹愈發渴望,迫切無比。

    山峰下人群,如同潮水般散去。

    駱言對林暮微笑示意一番,隨後便和時未寒告辭。

    四位長老齊齊離去,隻有寒冰仙子冷若冰霜,如同寒冰,看不出任何欣喜。其餘三位長老,麵上或真或假,皆是帶著淡淡笑容,飄然離去。

    林暮目光如炬,在人群中尋到奇峰和石頭,隨後,三人一起飛往淩霄峰。

    來至淩霄峰奇峰洞府,林暮無心拐彎抹角,開門見山問道:“大比如何?”

    “已是順利結束!”奇峰笑道:“一百位弟子,都已選出。”

    林暮不由望向石頭,石頭亦是笑著點頭。

    “勞你費心了。”林暮笑望奇峰:“他日你若去湖心島,必當盛情款待。”

    奇峰擺手笑道:“師兄何必如此客氣。”

    林暮心中有事,無心寒暄,和奇峰閑談幾句,便帶著石頭離開。

    奇峰將兩人送出很遠,方回轉洞府。

    “你去召集二十九位築基期弟子,和那一百位新收煉氣期弟子,咱們這便離開。”林暮對石頭道:“我這便去和掌門告辭。”

    石頭點頭道:“我這便去辦。”

    當即身形一閃,飛往西峰。

    林暮望著石頭背影,一陣出神。

    如今羅通凝結金丹成功,他已感到極大壓力。

    時未寒和駱言,表麵相安無事,暗中卻勢同水火,鬥爭激烈。

    時未寒一直沒有對林暮下手,無非是忌憚駱言而已。

    但若門中再有幾人晉升金丹,即便駱言,都自身難保!

    屆時,一旦時未寒決定動手,主動權完全在時未寒手中。

    金丹期修者,實力深不可測,時未寒已是金丹後期,實力更是難以想象。若他想要滅殺林暮,和捏死一隻螞蟻,並無太大區別。甚至,林暮現在都覺得,時未寒讓自己幫他培養弟子,並非想要靠他發展門派實力。畢竟,對現在千羽劍門來說,多出二十位築基期修者,對整體實力影響並不大!

    那時未寒為何還要自己幫他培養弟子?

    而且,這次數目又增加一倍,已是達到一百人!

    林暮略一猜測,便想到一種可能。

    時未寒此舉,無非是想浪費自己時間,一百位弟子,足以讓他忙碌到死,再也沒有時間修煉。凝結金丹,難度本就奇大,如此一來,他凝結金丹希望愈發渺茫。若自己都無望凝結金丹,父母和石頭幾人,更是沒有任何可能!

    真夠陰險!

    前路漫漫,林暮也覺荊棘密布。

    如今有時未寒從中作梗,每一步,都比其他人要更加艱難。

    若是等冷山,羅辰幾人也凝結金丹成功,自己怕是連衝擊金丹機會都無!

    種種想法,一閃而逝。

    林暮麵色變幻不休,最終變為堅定。

    不管前路如何,他都不能退縮。

    當初,他隻是煉氣期,禦靈宗舉派追殺他,他都沒有喪命。

    此刻,他更是沒有任何理由退縮。

    這次回去,他便要去找孤雲,希望能靠他請無雙真人幫忙。

    一旦無雙真人能夠煉製出衝靈丹,隱心便能恢複正常。

    隻要隱心恢複,至少能和時未寒相抗衡,他便能贏得一絲喘息之機!

    想及此處,林暮感覺壓力稍減,猛然回神。

    白雲悠悠,整座淩霄峰,一片安寧。

    林暮心思一動,腳下極品踏雲靴光芒一閃,人已是向雲霞峰飛去。

    來至時未寒洞府,林暮正要打出法訣,洞府前白霧卻是自動向兩旁分開。

    時未寒聲音從洞府中傳出:“進來!”

    林暮當即平靜心神,步入洞府。

    “坐!”剛一進入洞府,時未寒便笑著招呼林暮坐下。

    林暮也不推辭,坐下後第一句便道:“弟子決定今日便離開門派,特來向掌門告辭。”

    時未寒往林暮一眼,見他眉宇間,隱著淡淡憂愁,不由一笑。

    “莫急!”時未寒麵帶微笑:“我有一事和你相商。”

    “何事?”林暮一愣,隨即笑道:“掌門直說便是。”

    時未寒麵帶笑容道:“一月前,天霄界十大門派掌門齊聚無雙劍門,在無雙真人提議下,十大門派準備在天霄界進行一場大比,隻要是金丹期以下修者,皆能參加。大比將會選出實力最強三人,由幾大門派合力拿出資源,將三人培養成金丹期修者!”

    林暮麵色頓時一變,緊緊盯著時未寒。

    “你也知曉。一個門派想要培養出一位金丹期修者,是多麼不易。”時未寒望著林暮道:“此次大比,獨辟蹊徑,由幾大門派每派拿出一定資源,合力培養,隻要成為前三,便能獲得這次機會。”

    合幾大門派之力,來培養金丹期修者!

    也真敢想!

    林暮望著時未寒,隱隱有些期待。

    “此次大比,是在整個天霄界,名額隻有三人,其他門派,也是勢在必得,競爭必然慘烈無比。”時未寒道:“機遇難得,門中幾位頂尖靈寂期高手,冷山,徐海,羅辰三人,卻都正在閉生死關,無法參加。”

    時未寒麵帶微笑,望著林暮。

    “我有意讓你前往,不知你是否願意?”

    ps:感謝譚令大大的豪華章!~

    

Snap Time:2018-07-18 07:19:06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