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八十六章重壓千鈞

  
  隻要隱心能夠恢複正常,便能和時未寒抗衡!
  隱心資質,猶在時未寒之上。
  當初,若非時未寒用陰謀加害隱心,如今誰是千羽劍門掌門,還很難說。
  即便如今,隱心已是病入膏肓,奄奄一息,駱言依然堅信,隻要隱心恢複正常,時未寒仍舊不是隱心對手。這份信任,連林暮都覺感動。
  隱心當年實力,林暮從駱言隻言片語間,時未寒遮遮掩掩間,也能猜出幾分。時未寒如今都已是天霄界幾大巨頭之一,卻依然忌憚隱心,生怕他恢複正常,隱心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林暮對門派往事知道得愈多,對隱心愈是敬佩。
  不說要靠隱心對抗時未寒,僅是隱心知遇之恩,林暮便無法袖手旁觀。
  隻是,治愈隱心,並非一件易事。
  隱心之前身受重傷,又被三轉縛靈酒禁錮住靈力,從此一蹶不振。
  三轉縛靈酒禁錮,唯有衝靈丹方能化解。
  若無衝靈丹,再高超煉丹水平,都難治愈隱心。
  衝靈丹是五品靈丹,需用三十六種千年靈藥方能煉製而出。
  千年靈藥珍稀異常,即便是駱言,也是束手無策。
  但這對林暮來說,並不是什麼難題。
  在迷霧林妖族藥園,林暮出乎想象般,順利采集到足夠數目千年靈藥,隻要找到煉丹宗師,或者他自己水平達到煉丹宗師級別,便能煉製出衝靈丹!
  隱心天資猶在時未寒之上,若他恢複正常,不說壓製時未寒,至少能夠與之周旋、抗衡。
  想及此處,林暮眸中不由閃過一抹喜意。
  “不瞞長老,我已在迷霧林深處、妖族藥園中,采集齊煉製衝靈丹所需三十六種千年靈藥,隻需找到一位煉丹宗師,便能煉製出衝靈丹!”林暮麵帶微笑道:“隱心前輩恢複正常,極有可能!”
  “當真?”駱言聞言,瞬間狂喜,激動問道。
  林暮忙笑著點頭:“弟子不敢欺瞞。”
  駱言興奮莫名,一下熱淚盈眶,在原地不停打轉,一直喃喃自語,林暮隻隱約聽到諸如‘師傅安心’,‘告慰在天之靈’,‘執掌門派’之類,駱言激動之情,溢於言表,情難自禁。
  半晌後,駱言方漸漸平息,恢複正常。
  “靈藥在哪堙A你且取出我看看。”他猶自懷疑自己在做夢。
  三十六種千年靈藥,有些靈藥,所需都不止一株,這麼多株千年靈藥,若是僅用靈石購買,也至少要一千萬塊以上靈石!
  林暮不過是築基期修為,雖然實力已能和靈寂期巔峰媲美,但若想在布防森嚴迷霧林藥園中,采集到千年靈藥,無異於癡人說夢,難以置信!
  若是千年靈藥如此容易采集,他早就不知往返迷霧林多少趟了。
  林暮麵上帶著笑意,一拍儲物袋,便將三十六種千年靈藥取出。
  這些千年靈藥,他已按照衝靈丹丹方配置好,封存在一個兩尺餘長紫色檀木錦盒中。
  駱言雙手都有些顫抖,輕輕打開錦盒看一眼,便又立即封上。
  千年靈藥,靈氣濃鬱,藥效極易流逝,封存在錦盒中,有助於長久保存靈藥。
  “你是如何采集到?”駱言將錦盒交給林暮,猶自覺得仿若身陷夢境。
  “是和孤雲一起,無雙真人親孫。”林暮沒有隱瞞,擇要和駱言敘說一遍。
  和孤雲一起?
  駱言聽完林暮所說,不由陷入沉思。
  單憑孤雲和林暮兩人實力,無論如何也是無法采集到千年靈藥,甚至,連四品靈藥,都幾乎沒有可能采集到,哪怕兩人都擁有隱匿形跡法器。
  妖族實力如何,駱言身為金丹後期修者,了解要比林暮深刻許多。
  迷霧林深處,有一股恐怖威壓,那種威壓,令眾多金丹期修者,都不敢近前一步。
  無雙真人都已是天霄界第一人,也不一定能夠勝過那個恐怖存在。
  即便那個恐怖存在不出手,單是妖族七級妖獸,八級妖獸,也足以擊殺兩人無數次。
  孤雲實力雖強,甚至都能重創七級妖獸,但和八級妖獸對抗,仍然必敗無疑。
  兩人能采集到如此數目千年靈藥,實在蹊蹺!
  駱言苦思良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隻好放下。
  “不管如何,能采集到千年靈藥,隱心便有望恢複正常。”駱言神色已是恢複平靜。
  林暮點頭:“我也是這樣想。隻是千年靈藥已經采到,誰來煉製?衝靈丹是五品靈丹,整個天霄界,能煉製出物品靈丹之人,怕都不超過一隻手。”
  駱言眉頭一皺,道:“確實棘手。你太高看天霄界煉丹師了。整個天霄界,能夠煉製出五品靈丹之人,據我所知,也僅有無雙真人一人而已。”
  林暮也是大感為難:“若是這樣,便隻能求無雙真人幫忙了。”
  駱言微微點頭:“隻此一途,別無他法。”
  “難道寒冰長老那麼高超煉丹水平,都無法煉製出五品靈丹麼?”林暮猶不死心,不甘心問道。當初,他也曾一位隻要自己修到金丹期,便又希望煉製五品靈丹,眼下看來,他也高估自己了。
  駱言微一沉吟,便道:“寒冰長老煉丹水平,在整個天霄界,也隻有無雙真人能夠勝她。或許,她全力出手,也能煉製出五品靈丹,隻是成功率必然不高,能有三四成都是極為幸運了。”
  “隻是千年靈藥,如此珍稀,一旦失敗,再難采集到第二份。是以,穩妥起見,還是莫要讓寒冰長老煉製。”駱言神出物外,停頓片刻,道:“而且,我希望你要保密此事,甚至,在煉製出衝靈丹前,都不要告訴寒冰長老,你已采集到千年靈藥。”
  “那是為何?”林暮望著駱言長老,不由問道:“寒冰仙子性情難以親近,不知她是站在我們這邊,還是和時未寒一夥?”
  駱言神情一陣恍惚,隨後方道:“自然是和我們一邊。”
  “有些事情,我也該告知與你。”駱言搖頭歎道:“寒冰長老之所以如此,其實皆是拜時未寒所賜。當初,她是小師妹,天真爛漫,笑容美若天仙,我們幾人都極為寵愛她。但是,後來一切都變了。”
  “師兄弟間,不知從何時起,已經有了隔閡,連我和隱心是同一個師傅,都曾有過矛盾,差點大打出手。但是時未寒和隱心關係卻一直很好,誰也沒想到,後來,時未寒會在師傅死後,為爭奪掌門之位,暗害隱心。”
  駱言輕輕一歎:“自從隱心被打落回靈寂期,寒冰師妹再也沒有露出過笑容,整個人化為寒冰。之後,我在偶然間,得到衝靈丹丹方,寒冰師妹便開始學習煉丹,她極為刻苦拚命,煉丹水平,突飛猛進,很快便能煉製出四品靈丹,如今,怕是都能煉製出五品靈丹。但這也正是我擔憂地方,若她知曉你有千年靈藥,必然會親手煉製。成功還好,若是失敗,隻怕會自責一生,由此輕生也不是沒有可能。”
  駱言說完,又發出一陣長長歎息。
  林暮聽駱言提起往事,也不由有些唏噓。
  原來在這幾人中,竟然有這麼多事發生。
  寒冰仙子對隱心之情,令人感動,也覺心痛。
  若不是林暮采到千年靈藥,她一切努力,不過是自我安慰,永遠也是無法煉製出衝靈丹。
  隻是,林暮聽駱言語氣,這幾人關係,似乎還頗為複雜。
  他實在無法相信自己猜測,難道,駱言長老以前真的對寒冰仙子有意?
  那他和隱心曾有矛盾,甚至大打出手,也便不足為奇。
  前塵往事,竟有如此波折。
  林暮不由想起,那次他前往望雲峰看望隱心,便曾見到寒冰仙子蹤影。
  原來如此。
  “事不宜遲,現在我便去探望隱心前輩。”林暮起身道:“外門弟子大比,估計也已選出一百位煉氣期弟子。不日我便離去,前往臨霧坊,尋找孤雲,看看能否通過他,請無雙真人幫忙。”
  駱言從回憶中回神,道:“便照你說得做。隻是無雙真人忙於修煉,出手幫忙希望不大,屆時,我會拿出我全部身家,當做報酬,務必請他盡全力幫忙一次。”
  林暮心中一震,望一眼駱言長老,重重點頭。
  駱言和隱心,終歸是師兄弟,駱言能做出如此決定,林暮心中都覺感動。
  駱言現在已是金丹後期,突破元嬰都有希望,若是將自己全部身家取出,這輩子都難以進階元嬰期,如此付出,實在非常人能夠做出。
  修者自私自利者多,也同樣有令人感動一麵。
  林暮心中感動莫名,心中對煉製衝靈丹也更加看重。
  無論如何,他都要全力一試,請無雙真人幫忙一次。
  林暮隨即告辭駱言,直飛望雲峰。
  來到隱心洞府,林暮才知隱心之淒涼。
  他一個人孤零零躺在床榻,枯瘦如柴,已是奄奄一息,閉目等死。
  林暮心中一陣悲痛,淚水不自覺留下。
  隱心麵帶微笑,平靜勸解,仿佛置身事外,生死已是與他無關。
  林暮心中難受,不忍在此多呆,片刻後便告辭離去。
  臨行前,林暮輕輕道:“我已集齊三十六種千年靈藥,前輩但請放心,不用多久,我便能請人煉製出衝靈丹,屆時,你便能恢複正常!”
  說完,林暮立即扭頭轉身離去。
  隱心躺在床榻,望著林暮背影,兩行濁淚滾滾而下。
  離開望雲峰,林暮直飛淩霄峰,去尋石頭和奇峰,探問大比結果。
  極品踏雲靴光芒閃爍,流光溢彩,林暮轉瞬來至淩霄峰。
  正要落下身形,林暮卻猛然一愣,停在半空不動。
  這時,一股強烈天地波動從遠處傳來。
  波動劇烈無比,威壓陣陣,一片片雲彩飄來,彩霞滿天。
  如此天地奇景,林暮之前從未見過。
  一般隻有修者突破時,才會有這樣景象。
  難道是有人凝結金丹成功?
  林暮略微沉思,便想到這種可能。
  時未寒真傳弟子,都有人凝結金丹成功!
  林暮頓時感到一陣壓力,如同山嶽,重如千鈞。~
  

Snap Time:2018-10-17 07:41:13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