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八十四章人各為己

  
  笑聲回蕩在山穀間,百轉千回,悠遠綿長。
  時未寒開懷大笑,笑聲爽朗,豪氣幹雲。
  雲海翻湧,變幻莫測。
  場上人群,安靜無比,氣氛一時竟有些詭異。
  無人附和,也無人回應,一片靜默。
  四十九位築基期弟子,皆是麵色慘白,驚慌莫名,一言不發,噤若寒蟬。
  石頭麵上閃過一抹不忍,餘光略掃時未寒一眼,眸中一道光芒一閃而過,旋即恢複正常。
  林暮麵色微變,不忍再看下麵慘象,轉過頭,麵色恢複平靜,對身後一眾弟子示意一番,便帶著眾人,跟在時未寒和四位長老身後,飛入門中。
  一行人進入門中,時未寒隨手打出幾道法訣,雲海湧動,便又合攏。
  山門外,隻餘下孤零零一個巨大掌印,掌印中,血肉模糊,鮮血淋淋。
  山風吹過,草木中發出陣陣沙沙聲,如泣如訴。
  林暮帶著眾弟子,隨著時未寒飛往千羽峰,在千羽大殿前停下。
  大殿前廣場上,人群密密麻麻,黑壓壓一片,低階弟子早已等候多時,喧囂沸騰。
  四十餘位弟子跟在石頭後麵,落在大殿前,隨即在廣場前麵,距離大殿近處站定。
  雲夢不知何時,已是在麵上覆上一層輕紗,遮住麵容,她並未和眾弟子一起,亦步亦趨,跟在林暮身後,半步也不離開。
  林暮身形飄渺,徐徐從天空落下。
  目光在廣場上一掃,他麵色頓時一變。
  整個廣場上,修者如雲,數目竟然遠勝從前,不下於兩萬!
  絕大部分都是煉氣期弟子,築基期修者也隻是少數,靈寂期弟子都很罕見。
  當初林暮還在門中時,千羽劍門隻有數千煉氣期弟子。
  這短短數十年,門派發展竟然如此迅速。
  單看煉氣期修者,千羽劍門實力已是之前三倍!
  有如此多煉氣期修者,能培養出築基期修者也不在少數,能催生靈寂期修者亦是水漲船高!
  如此發展下去,不出數十年,千羽劍門實力,在天霄界也能占據一席之地。
  時未寒已是開始運作!
  林暮麵色瞬即恢複正常,不動聲色,落在大殿前。
  大殿前,擺著一張長長紫檀木桌,時未寒居中坐下,四位長老依次落座,在時未寒招呼下,林暮半推半就,也跟著在駱言長老身旁坐下。
  時未寒正襟危坐,望一眼下麵人群,數萬弟子頓時閉口不言,場上寂靜一片,落針可聞。
  “今日,有兩件事要宣布。”時未寒麵色平靜,望著下麵弟子,徐徐道。
  眾弟子凝神靜氣,不發一言,洗耳恭聽。
  “第一件事,門中弟子林暮,因功績卓越,經我和幾位長老商定,特破格提升他為預備長老。”時未寒,說到這堙A稍稍停頓一下,麵上露出一個微笑,不痛不癢。
  下麵林暮一眾弟子,立即帶頭發出震天歡呼,興奮莫名。
  數萬弟子,不明所以,亦是跟著歡呼雀躍,有些年長弟子,似是知道來龍去脈,也是跟著歡呼。林暮成為預備長老,地位在門中飆升,隻要能夠成為他弟子,定然要比自己苦修要強。
  時未寒輕咳一聲,下麵頓時安靜。
  “第二件事,便是再次招收弟子事宜。”時未寒笑道:“林暮長老之前花費十年時間,便培養出五十位築基期弟子,如今這五十位弟子,也已回到門中。你們都以看見,此事千真萬確,林暮實力和教授水平,都已得到證明。成為預備長老,實至名歸!”
  “是以,這次招收弟子,我決定增加人數,給更多弟子機會,凡是靈根普通弟子,隻要在這次大比中,成為前一百名,便能拜林暮為師,正式成為內門弟子!”時未寒笑眯眯道。
  林暮坐在一旁,麵色如常,心中卻微起波瀾。
  一百名弟子!
  和之前相比,竟然多出一倍,時未寒還真夠狠。
  自己這個預備長老,並不如想象中輕鬆。
  林暮對此也已料到,時未寒迫不得已同意自己成為預備長老,定然不會讓自己輕鬆。以他心性,必然要利益最大化,一座三品洞天福地,十年內培養出一百名弟子,已是極限。
  “不知你意下如何?”時未寒轉麵笑問林暮,裝模作樣道。
  林暮沉吟一番,勉為其難道:“弟子願意盡力一試!”
  時未寒頓時笑容滿麵,道:“湖心島魚丸之地,定然無法容納太多人,如今你又招收一百位弟子,之前培養五十位弟子,便都讓他們在門中苦修即可。”
  林暮麵色不由一變!
  早在來千羽劍門之前,他便已是猜到這一步。
  但時未寒此刻真說出來,他還是有些措手不及。
  自己辛苦培養十年,方培養出五十位弟子,時未寒一句話,竟然就要奪去一切!
  “掌門此言,弟子不敢苟同。”林暮略一沉吟,便微微笑道:“這五十位弟子,跟著我已有十年,如非迫不得已,我也不願與他們分開。湖心島雖小,但居住一百餘人,還是綽綽有餘!”
  時未寒麵帶微笑道:“這五十位弟子回來,我會專門安排一處四品洞天福地,讓他們居住,也會拿出許多資源,全力培養,如無意外,十年內,我便能讓他們全都達到靈寂期!”
  時未寒和林暮說著,目光卻是掃向四十九位築基期弟子。
  他所說豐厚待遇,五十位弟子都是一臉神往。
  有幾位弟子甚至興奮到笑出聲來。
  林暮張口欲言,卻被時未寒打斷:“是否留在門中,你我所言,皆是片麵,應由五十位弟子,自行選擇。是去是留,你我皆不幹預便是。”
  時未寒如此說,林暮心中頓時一鬆,微笑點頭同意。
  時未寒隨即轉頭對四十九位築基期弟子道:“你們是否願意留在門中,全憑自願,我也不會強加幹涉。若是願意留下,便上前三步,我和你們師傅都不會說什麼。”
  時未寒話音落下,四十九位弟子皆都開始沉思。
  石堅和辛炎沒有任何猶豫,立即向後退三步,路原緊隨其後。
  “傻瓜!”
  這時,一道嘲諷聲音在人群中響起。
  說話之人,正是蒙俊。
  “留在門中,坐擁四品洞天福地,又有門派大力培養,突破靈寂都是指日可待。”蒙俊道:“跟著師傅,隻能自己苦修,在湖心島那座三品洞天福地上,何時才能修到靈寂,這輩子都沒指望了!”
  鍾豪也忙在旁附和:“就是,還不如留在門中。”
  兩人說完,便立即上前三步,和人群分開。
  石頭麵上閃過一抹怒色,望著兩位師弟,就要拔劍。
  林暮立即瞪石頭一眼,製止住他。
  深深望一眼蒙俊和鍾豪,林暮麵色平靜,心中卻是一陣難受。
  這兩人,顯然是時未寒安插在他身邊之人。
  隻是,他在這十年中,並未發覺。
  此刻即便再憤怒,當著時未寒之麵,也無法發作,甚至還要麵帶微笑。
  石頭冷哼一聲,隨即站在原地不動。
  剩下弟子一片沉默,立在原地,麵色一陣猶豫。
  石堅,辛炎,路原幾人,麵色平靜,望著眾師兄弟,不發一言。
  沉默片刻,人群中又有幾人向前三步。
  幾人麵帶羞愧,深深低下頭,不敢看林暮一眼。
  林暮心中一陣痛心,卻並沒說什麼。
  這幾位弟子,如此選擇,他也能諒解。
  隻要是正常人,都看得明白,留在門中,發展明顯會更好,跟著自己,太不固定,未來不可知,無法預料,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這時,景奇也開口對身旁師兄們道:“湖心島靠近迷霧林,迷霧林中,妖族正在大肆屠殺修者,誰也不知,以後妖族是否會和修者開戰,一旦開戰,湖心島首當其中,屆時,在七級妖獸襲擊下,即便是師傅,也難保住咱們,不若留在門中。”
  “而且,留在門中也沒什麼,反正以後隻要師傅回來,還是能見麵。”景奇說完,便越眾而出,上前三步,和鍾豪,蒙俊幾人站在一起。
  景奇所言,並非空穴來風,以後修者和妖族開戰,也是大有可能。
  現在離開湖心島,或許是更為明知選擇。
  但眾人也都是心知肚明,眾人也不是傻子,都已看出師傅和掌門的明爭暗鬥。
  此刻選擇離開,無疑是表明一種態度。
  一旦離開,便意味著,以後師徒關係都是過往,再想請師傅幫忙,和笑話無異。現在離開,和背叛也沒什麼區別,以後有困難,也沒有臉麵再聯係師傅。
  這才是眾弟子猶豫原因。
  站在原地築基期弟子,盡皆開始沉思。
  林暮望著景奇,心如刀紮,難受異常。
  當初景奇年紀最小,他對景奇也是很好,丹藥,資源之類,皆都供應充足。
  即便這樣,景奇卻還是選擇離開他,回到門派。
  人心叵測,實在難以預料。
  在景奇那番言論後,立即又有五六人做出選擇,向前三步。
  在這六人之後,又有五位弟子,滿麵歉意,深深向林暮施禮一番,也向前三步。
  前後盞茶功夫,已是有二十人選擇留在門中!
  其餘弟子,也已做出選擇,齊齊後退三步,和石堅幾人站在一起。
  一幫弟子,四十九人,自此已是各自做出選擇。
  林暮麵色平靜如常,望著留下弟子,心中一陣欣慰。
  至於二十位留在門派弟子,已是另投明主,和他分道揚鑣。
  人各為己,林暮早有預料。~
  

Snap Time:2018-10-17 07:15:58  ExecTime: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