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八十三章預備長老


    劍影鍠鍠,聲勢浩蕩。

    石頭腳踏金影劍,意氣風發,飛在最前。

    四十九位築基期弟子,拚盡全力,緊隨其後。

    林暮和雲夢瀟灑自如,飄在最後,猶如閑庭信步。

    望著前麵一眾弟子,林暮麵上不由浮現一抹笑意。

    當初,這五十位弟子初來時,他是用巨型極品法器風行舟將五十人一齊帶來。如今再度回轉,五十位弟子,都已是築基期!其中幾位修煉刻苦者,如石堅,景奇,辛炎,路原,種好,蒙俊等人,都已是築基中期!雖然古辰沒有跟著一起回去,但他實力在這五十位弟子中,也絕不算差,甚至可以說是最強!

    古辰現在身家豐厚到連靈寂期修者都羨慕地步,購買兩件極品法器都毫無壓力。

    築基期修者,擁有一件極品法器,實力都能和靈寂期修者抗衡,若是能夠擁有兩件,在靈寂期修者中,怕都難逢敵手,寂寞如雪。

    五十位弟子達到如此實力,林暮僅用十年!

    如此進階速度,在千羽劍門,也隻有那些天資優異弟子,方能勉強如此。

    一般修者,隻會一味埋頭苦修,並不擅長利用資源,比如丹藥、法器之類。

    五十位弟子之所以能如此迅速進階,全賴丹藥栽培。

    這在林暮看來輕鬆至極資源,對那些煉氣期弟子來說,卻是珍稀無比。

    有幾位煉氣期弟子,能如他這樣,擁有自己洞天福地和數百畝靈田,又有高階煉丹師水準,能夠自如煉製丹藥?尋遍天霄界,怕都找不出第二個。

    高階修者,若想栽培低階修者,實在比修者自身單純苦修要迅捷得多。

    當然,此法也隻適合於低階修者。

    修者修為越高,培養所花費資源越多,難度越大。

    一般門派,努力一番,能夠培養出一定數目靈寂期修者,但想要培養出金丹期修者,所耗費資源,實在太過龐大,也充滿不可知性。凝結金丹需要資質和資源,但更需要悟性和機緣,並非花費大量資源培養,就一定能夠培養出金丹期修者。

    相反,有些靈寂期修者,本身資質並不如何優異,但卻能幸運凝結金丹成功。

    這就是機緣!

    是以再厲害靈寂期修者,如果不能凝結金丹,也隻是一位靈寂期修者。

    再普通靈寂期修者,隻要能夠凝結金丹,便能成為萬人敬仰高人。

    這五十位弟子,雖然資質平庸,但以後若有機緣,出現一位金丹期修者也並非沒有可能。

    一行人浩浩湯湯,直飛千羽劍門。

    一路暢通無阻,來往修者盡皆閃避。

    五十餘人實力,根本不是那些落單修者能夠抗衡。

    一個小型門派,比如煉器宗之類,怕都無法擁有如此豐厚實力。

    雖然,隻有林暮和石頭、雲夢三人,修為是靈寂期,在頂尖修者數目上,或許無法和煉器宗之類門派相比,但若真正對敵,林暮實力,一挑三,甚至一挑四,都不是難事。

    畢竟,在十年前,石頭就曾做到過。

    五十餘人,一路前行。

    數天時間,便抵達千羽劍門。

    迷霧茫茫,千羽峰隱在雲海中,如同海市蜃樓一般,似真似幻。

    山下,仍舊跪著一群凡人,密密麻麻,期待著能夠拜入門中。

    這些凡人,衣衫襤褸,潰不成形,淩亂不堪,如同被人隨手丟棄的廢物,無人收拾,無人清掃。

    林暮望一眼山下凡人,發現之前那批人群,已是不見蹤跡。

    舊人去,新人來,但能拜入千羽劍門者,能有幾人?

    林暮不由想起十餘年前,一位震撼他心靈女子,華錦,也不知她現在如何了。

    當初寒冰仙子破格收她為真傳弟子,有寒冰仙子大力培養,想必修為不會差。

    這些繽紛雜亂想法,在林暮腦海一閃而過,旋即,他便恢複平靜。

    眯眼望一眼麵前霧海,林暮微微一笑。

    隨即,他雙手掐訣,向霧海中一連打入十餘道法訣。

    在法訣激發下,霧海翻湧,如同海潮,翻湧波蕩。

    如此天地異象,立即驚動下麵一眾凡人。

    成群凡人,眸中閃爍渴望光芒,不要命般,開始向山上飛奔。

    霧海劇烈翻湧,山門大開。

    雲霧飄渺,仙樂悠蕩。

    時未寒帶著四位長老,親自迎出。

    在時未寒和四位長老身後,是一群靈寂期修者。

    林暮目光一掃,並未發現冷山,羅辰幾人。

    並未多想,林暮帶著弟子,忙迎上去。

    “掌門如此厚愛,弟子實在汗顏。”林暮尚未飛至時未寒跟前,便笑容滿麵道。

    在他麵上,絲毫看不到一點汗顏摸樣。

    他身後四十九位弟子,也個個笑容滿麵,跟著行禮。

    四十九位弟子,此刻興奮無比。

    之前在門中時,無人問津,掌門絕對不會如此。

    如今回來,掌門竟然親自迎接。

    其中天差地別,眾人皆是一陣唏噓。

    時未寒麵上帶著和煦笑容:“莫要如此說,你一諾千金,竟然真的在十年內,為門派培養出五十位築基期弟子,如此功績,當要舉門迎接!”

    他聲音如同春風,溫暖人心,四十餘位弟子,麵上愈發興奮。

    林暮麵上依舊笑意:“弟子幸不辱命。”

    說話間,他看一眼駱言長老。

    駱言長老麵上笑容燦爛,已是會意,在旁爽朗笑道:“你做到如此功績,足以在門中成為預備長老!若你努力苦修,一旦凝結金丹成功,立即便是正式長老。”

    此言一出,後麵一片靈寂期修者立即嘩然。

    “預備期長老!”

    “地位竟然如此高!”

    “這怎麼可能?”

    “明顯是偏袒!”

    眾人七嘴八舌,議論紛紛,仿若當駱言長老不存在。

    林暮望一眼人群中叫得最凶幾人,隨後又望一眼時未寒,嘴角浮起一抹若有若無笑意。

    預備長老地位,已是超過真傳弟子許多,雖然不如正式長老,但也相差不多。門中所供應資源,也遠超真傳弟子,若林暮能成為預備長老,就能名正言順耗用千羽劍門積累資源。

    甚至,在他衝擊金丹期時,有其他真傳弟子也同時衝擊,資源都要優先給林暮用。

    這種優勢,簡直難以想象。

    林暮苦心孤詣,沉寂良久,便是為這一日。

    畢竟,靠他自己努力,即便擁有自己店鋪,想要凝結金丹,都難比登天。

    一個大門派,數十年,上百年,都無法培養出一位金丹期修者。

    林暮並無把握,能夠僅靠自己,讓自己和父母、石頭、雲夢皆都凝結金丹成功。

    尤其是,父母還都是資質低劣凡人。

    若是靠千羽劍門之力,或許還有一絲希望。

    但眼看現在情形,成為預備長老,希望實在渺茫。

    自從他和駱言成為一路人,他便明顯感覺到,時未寒對他壓製愈發厲害。

    或許,時未寒不會明說,自己不夠格,但他身後這群靈寂期修者,明顯是蓄意安排。

    有這群人阻撓,成功可能幾乎為零。

    平靜望著時未寒身後一群靈寂期修者,林暮麵上不由浮起一抹笑意,心中卻泛起一層凜冽寒意,寒徹心扉,幾要將他冰凍。

    時未寒老謀深算,遠在他預料之上。

    林暮實力,在千羽劍門,已是有目共睹,連冷山都不是敵手。若是時未寒派遣一群實力超強靈寂期弟子前來,林暮自信,以自己現在實力,不懼任何人!

    但偏偏,時未寒帶來,都是一些靈寂初期,靈寂中期弟子。

    這些弟子,實力和林暮相比,太遜色,林暮勝之實在不武。

    他根本無法使出上次那招,打敗阻撓之人,但若是說理,他一人如何能說過這一群人?如無意外,他今日打算多半是要泡湯。

    而且,這群靈寂期弟子,林暮一個也不認識。

    這也意味著,在這十年間,時未寒也未閑著。

    這群靈寂期修者,便是他新培養出。

    明顯是對林暮示威!

    全場陷入一片沉寂。

    石頭站在林暮身後,熱血上湧,立即越眾而出,全力催動靈力,釋放出強大氣勢,遙指一群靈寂期修者,朗聲道:“你們有何資格不服?不服者,出來和我一戰!”

    石頭強大氣勢一出,一群靈寂期修者,立即沉默,無人敢言。

    四十餘位弟子,仰望石頭,欽佩無比。

    當著掌門之麵,石頭竟然也敢撒潑!

    林暮眉頭一皺,立即喝道:“林石,回來!”

    石頭強大氣勢,立即傾瀉,悻悻飛回林暮身後。

    “石頭不懂事,掌門莫要見怪,弟子回去,定當嚴懲他!”林暮隨即笑著對時未寒道。

    時未寒揮揮手,笑道:“年輕人,難免焦急,不怪。”

    他笑容不似作假,但卻隻字不提預備長老之事。

    駱言看不下去,開始施加壓力,道:“當初我已答應林暮,隻要他能在十年內,成功培養出五十位築基期弟子,便舉薦他做預備長老。如今他已做到,我自當兌現承諾,全力舉薦!”

    時未寒望一眼駱言,麵色凝重,沒有言語。

    場中一時沉寂。

    一股無形壓力蔓延開來。

    一眾築基期弟子,麵色通紅,極力忍受。

    就在眾築基期弟子眼看支撐不住時候,一道幽寒聲音倏然響起。

    “林暮功績,做預備長老已是綽綽有餘!”

    聲音冰寒,林暮心中一驚,忙向說話之人望去。

    正是寒冰仙子!

    時未寒麵色也不由一變,轉身望著寒冰仙子。

    寒冰仙子,麵色如常,如同萬年寒冰,亙古不化,淡淡道:“我在十餘年前,也收下一位弟子,名為華錦,掌門可還記得?”

    時未寒輕輕點頭。

    寒冰仙子道:“我全力培養,華錦現在也不過是築基後期。林暮在十年內,培養五十位弟子,還都培養到築基期。如此功績,為何不能成為預備長老?”

    “若他都不能,那我也不配做長老!”寒冰仙子一錘定音。

    全場頓時沉默,霧海飄渺。

    林暮心中感動莫名,也覺奇怪,緊緊盯著寒冰仙子。

    時未寒麵色恢複平靜,深深望一眼寒冰仙子。

    寒冰仙子,麵色如常,冷若冰霜。

    時未寒隨即轉過身來,望著林暮,笑道:“寒冰長老和駱言長老都如此說,我自是不會反對,以你功績,足以成為預備長老!”

    林暮笑容頓時綻放,燦爛如花,忙行禮道謝。

    這時,下麵卻傳來一陣喧嘩。

    一群凡人,全力奔跑,已是奔到山門前。

    眾人激動無比,嚷個不休。

    “收下我吧!”

    “我會努力修煉的!”

    時未寒望一眼下麵弟子,眸中閃過一抹怒意,冷哼一聲,一揮手,頓時天地變色。

    一隻巨大手掌,從天而降,直拍而下。

    人群一下被巨掌吞沒,巨掌散去光芒,原地留下隻一個巨大掌印。

    一群凡人,盡皆喪命,掌印中,鮮血如河,滾滾而流。

    林暮和一眾弟子,皆是倒吸一口冷氣。

    駱言和寒冰仙子,麵色平靜,沒有任何反應。

    時未寒隨即轉身,望著林暮,滿麵笑容道:“走,一切回到門中再說!”~

    

Snap Time:2018-07-19 14:10:31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