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六十六章遴選弟子

  
  ?小二頓時麵色一鬆,眉開眼笑。《綠色小說網》 
  “本店所售物品皆是品質保證!”小二笑吟吟道:“您買下這些,絕對是穩賺不賠!”
  林暮微笑點頭:“但願如你所說。”隨後取出靈石付上。
  小二滿麵笑容,忙伸手接過。
  四十萬塊下品靈石!
  這可不是筆小生意。
  單是他自己,便能拿到四千塊下品靈石的分成。
  前後不過半個時辰,他隻需動動嘴皮,便能賺到四千塊下品靈石。
  如此暴利,他之前也從未經曆過。
  林暮麵帶微笑,這番大肆采購,他已買齊自己所需之物。
  雖說花費四十萬塊下品靈石,但也無懼。
  有投入才可能會有收獲。
  以現在符篆勢頭,賺錢已是板上釘釘之事,隻是賺得多少的問題了。
  買下五種靈階低級材料,五行環也很有希望能夠進階極品法器級別。
  若是五行環能夠進階,別說花費二十四萬塊,即便是四十二萬塊,他也願意。
  林暮檢查一遍所購物品,確認無疑後,便笑著和小二告辭,轉身向店外走去。
  小二忙跟在林暮身後,將林暮送到店外。
  直到林暮走出老遠,他還對著林暮背影揮手:“以後常來啊!”
  令他興奮莫名是,林暮竟然還真回頭對他微笑,揮手示意,隨後方消失在人潮中。
  小二站在店門口,望著林暮背影,佇立良久,方回轉店中。
  林暮走在人潮如織的街道上,麵上帶著淡淡笑意,徐徐走向百寶閣。
  剛一回到閣中,古辰便笑著迎上前來:“欠賬已經還清了?”
  “還清了!”林暮鬆一口氣,笑道:“一百萬塊靈石,也已被我花光。”
  古辰一下呆愣原地,半晌無語。
  花光了?
  一百萬塊靈石啊!一天就花光了!
  他突然有種想要撞牆的衝動,但這種感覺被他硬生生壓下。
  良久之後,他方擠出一絲笑容:“都買了些什麼?”
  他笑得太勉強,麵容扭曲糾結,比哭還難看。
  林暮笑道:“買下十萬塊下品靈石紙箋,以後製符所用。二十支中品符筆,花去六萬塊。剩餘二十四萬塊下品靈石,我購買一些靈材,以便煉製法器,提升實力。”
  林暮如此一說,古辰麵容才舒緩一些,旋即問道:“買那麼多符筆作甚?”
  “自然是製符。”林暮笑道:“店中現在生意勢頭良好,正是大肆撈錢良機,像咱們這樣慢騰騰製作符篆,每天隻賣出去百十來張《爆炎符》,何時才能發財?”
  古辰一點就透,笑道:“你是想讓那些弟子也幫著製符?”
  “正是!”林暮點頭笑道:“這些符筆和紙箋,便是為他們而買。”
  古辰麵帶微笑,剛剛的肉痛全都被拋之腦後,笑道:“要培養二十位製符師?”
  林暮心情大好,笑著反問道:“你還嫌不夠?”
  “夠!”古辰忙笑道:“太夠了!”
  店中若是真有二十位製符師,以後符篆數目必然不缺。
  隻要符篆充足,他相信,以自己銷售水平,靈石必然是滾滾而來啊。
  林暮微笑道:“今日我便回轉湖心島,開始遴選弟子學習製符。”
  古辰點頭笑道:“但願一切順利,我等師傅好消息。”
  聽聞林暮和古辰笑談,林母和雲夢聯袂從店後走出,麵帶笑容。
  林暮麵帶微笑,伸手從儲物袋中取出兩百打七星紙箋,遞給母親,笑道:“今日我去趟千寶閣,買下三萬張七星紙箋,這兩萬張便由娘和雲夢製作,暫時供應店中所需。其餘一萬張,我另有他用。今日我便要回轉湖心島,教授弟子製符。”
  林母笑道:“你路上小心。”
  雲夢望著林暮,麵若桃花,霞飛雙頰,旋即低下頭去。
  林暮心中微起漣漪,忙笑道:“今後這幾月時間,百寶閣一應事宜,便由古辰打理,娘和師妹隻管專心製符便可。若是有要事,可用傳音符召喚我,或者師妹回去告知我也行。”
  林母和古辰皆是笑著答應,雲夢麵若紅霞,亦是輕輕點頭。
  林暮隨即和三人告辭,轉身向店外走去。
  來到臨霧坊外,林暮心思一動,祭出極品踏雲靴,靈力一催,踏雲靴頓時流光溢彩,載著林暮,如同一抹驚虹,朝霧之湖飛去。
  千之行,轉瞬即逝。
  來到霧之湖,林暮一頭紮入白霧之中。
  在湖心島上空,林暮打出十幾道法訣,島上《金石陣》形成迷蒙白霧,頓時劇烈湧動。過不片刻,白霧便有回應,一陣光芒變幻後,白霧翻湧,向兩旁散去,中間露出一條小徑。
  林暮身形一閃,便沒入霧中。
  林父站在木屋旁,笑望林暮。
  林暮落下身形,和父親寒暄一番,告知父親百寶閣生意狀況,母親一切安好。
  林父聽後,笑容滿麵。
  百寶閣如此賺錢,他也沒有料到。
  林暮笑道:“我這番回來,便是準備傳授弟子製符之術,以供應店中所需。”
  林父點頭道:“如此甚好。你這五十位弟子,如今境界都已穩固,以後若想進階靈寂期,所需資源實在太過龐大,現下有他們幫忙製符,你也能輕鬆一些。”
  林暮笑道:“我也是這樣想。以我本事,也隻能將他們培養到築基期,以後若再想進步,唯有靠他們自己。或者單純苦修,或者狩妖,亦或者幫忙製符,我會給予酬勞,全憑他們自己選擇。”
  林父微笑道:“這樣也好。自己辛苦努力得來,方是正理。你整日忙碌,也該抽空努力苦修一番。靈石之類,雖然重要,但也隻不過是外物,修為方是根本。”
  林暮點頭:“我也已察覺這點。但現下正缺靈石,忙碌也是沒有辦法。所幸如今一切都已步入正軌,若是再培養出二十位弟子製符,我便能有閑暇時間用來修煉。”
  林父笑道:“如此我便放心。你且去召集弟子,我再去給靈田施雨一遍。”
  四百畝靈田,已是翠綠一片,距離成熟不遠。
  林父前去給靈田施雨,林暮便開始召集弟子。
  四十九位築基期弟子,在他召集下,迅速聚齊。
  眾弟子苦修幾月,境界早已穩固,林暮大為滿意。
  “此番我召集你們前來,是有一事相商。”林暮望著一眾弟子,笑道。
  眾弟子也不拘束,紛紛笑問:“何事?”
  景奇笑道:“師傅但講便是。”
  林暮微笑點頭,略一思忖,便徐徐道:“如今你們都已築基,我也已完成當日對你們承諾。為師本領有限,隻能幫你們走到這一步,今後的路,還需你們自己去走。能否衝擊靈寂期,全看你們各人造化。但無論如何,希望你們莫要懈怠,努力一搏,若能進階靈寂期,便又多出百餘年壽元。”
  眾弟子聞言,皆是一陣沉默。
  在湖心島四五年,眾人和林暮已是結下深厚情誼,他們也早已對林暮形成依賴,一切事情,都無需自己操心,師傅都會替他們解決。
  如今,林暮驀然如此說,讓他們自立,眾人皆是一陣傷感。
  石堅麵帶悲色,抬頭對林暮道:“師傅這是趕我們走麼?”
  景奇眼眶亦是一片濕潤:“我們不想回到門派,我們想呆在這。”
  其餘弟子也都紛紛道:“我們不要回去,我們想留下來。”
  這些弟子,平日在千羽劍門,無人問津,如同被人丟棄的廢物。
  在這,他們都覺得自己活得有尊嚴。至少,師傅沒有看不起他們,並且,每一個人,都在五年內,成功築基。千羽劍門雖大,卻無法做到這些。
  弟子們如此反應,林暮也是一愣,旋即一陣感動。
  那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讓我們留下來吧。”眾弟子忽然齊齊跪下行禮道。
  林暮心下大慰,忙一一扶起眾弟子,笑道:“我何時說要趕你們走。你們若想在湖心島繼續苦修,我也不會阻攔。隻是往後的路,需要你們自己來走。”
  眾弟子聞言,紛紛轉悲為喜,笑容滿麵。
  林暮能感覺到,這種喜悅,是發自內心。
  辛炎笑道:“師傅既如此說,我們便放心了。”
  餘下弟子紛紛笑著點頭附和。
  林暮笑道:“你們如此喜歡這,我也很高興。隻是……”
  眾弟子聞言,心中猛然一緊。
  林暮略一停頓,便道:“隻是以後的路還很長,單純靠自己苦修,以你們現在資質,怕是很難修到靈寂期,其中所需資源,實在太過龐大。”
  眾弟子紛紛點頭,麵帶憂色。
  修為到築基期以後,眾人也都為未來做打算。
  隻是前景實在太渺茫,現在眾人都是身家貧乏,甚至連一件飛劍都沒有,雖然修為已是築基期,但真正實力,卻仍然微不足道。
  靈石,才是眾人現在最需要的。
  林暮望著一眾憂慮弟子,笑道:“你們也已知曉,我在臨霧坊開了一家店鋪。生意還算不錯,但現在緊缺符篆,需要一些製符師來製作符篆供應,若你們有興趣,我可傳授製符之術與你們,讓你們有一技之長。若你們以後學會製作符篆,我也會給予你們適當報酬。別的不敢說,至少要比你們去狩妖安全許多,雖說不能一夜暴富,但隻要努力,所賺靈石也是不少。”
  林暮話音剛落,眾弟子便開始沉思,是否要學習製符。
  有些人也擔心,萬一學習製符,以後賺不到足夠靈石,進階靈寂也是無望。
  既然如此,還不如自己修煉,或者出去雲遊,逍遙自在。
  抱著如此顧慮,一些弟子也都有些猶豫。
  但更多人,卻是選擇相信林暮,願意和林暮學習製符。
  林暮望著猶豫眾人,笑道:“你們古辰師兄,在店中忙碌兩月,已是賺到十萬塊下品靈石。隻要你們努力,以後收入也不會比他少多少。”
  此話一出,眾弟子齊齊呆愣原地。
  兩月時間,賺到十萬塊下品靈石!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一件品質極佳上品飛劍,也不過一萬塊下品靈石左右。
  若是能有一件上品法器,實力不說在築基期無敵,怕也是難逢敵手了。
  更何況,古辰所賺是十萬塊!
  林暮一句話,所有人都打消顧慮,紛紛表示要和林暮學習製符。
  弟子們如此表現,林暮大為滿意。
  隻是他隻能培養二十位製符師,名額有限,還需要遴選一番。
  這個選擇也很簡單。
  製符師需要耐心和專注。
  這在之前衝擊築基時,已有很好體現。
  各人心性如何,林暮已是了如指掌。
  他沒費多少時間,便選出二十位弟子。
  餘下落選弟子,失望不已。
  林暮笑著寬慰落選弟子道:“百寶閣現在尚未完善,但若以後發展起來,所售物品高達百種,定然還需人手,你們到時一樣會有機會。”
  眾落選弟子這才紛紛露出喜色,開始散去。
  林暮望著餘下二十位弟子,麵帶微笑,取出翠竹筆,分發給眾人。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林暮笑道:“你們要盡快將符筆祭煉成功。”
  眾弟子齊齊笑著點頭:“是!”
  隨後,眾人也都各自散去,回屋祭煉翠竹筆。
  林暮望著一眾弟子背影,眸中閃過一抹喜色。
  隻待這些弟子成功祭煉翠竹筆,他便教他們製符。~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12-12 06:20:18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