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二百二十五章劍技之威


    ?劍光璀璨,變幻莫測。《綠色小說網》 

    青光盈盈,金光大盛,五色光芒流轉,光影明滅,令人眼花繚亂。

    冷山和萬誌麵帶欣喜,攻勢又猛烈幾分,劍芒大漲。

    林暮麵如金紙,拚盡全力操控五行環,苦苦支撐。

    五行環光芒愈發黯淡,威力大減,已是無法與雙劍抗衡。

    在冷山和萬誌猛烈攻勢下,五行環節節敗退,無法抵擋。

    林暮麵色虛弱不堪,如空中浮萍,不堪一擊。

    叮!

    冷山青色飛劍再度猛劈五行環,一聲清鳴過後,五行環被一劍劈落在地。

    “哇!”林暮再度口吐鮮血,身影微晃,搖搖欲墜。

    失去五行環,他落敗已是無法避免。

    下麵數千弟子,發出陣陣驚呼,麵上皆露出不忍之色。

    石頭體內靈力剛剛恢複兩三成,聽聞驚呼聲,也猛然睜開雙目。

    從他下場到現在,不過盞茶功夫,場上形勢卻是風雲變幻。

    師傅在冷山和萬誌兩人圍攻下,毫無還手之力,隻能被動挨打。

    見林暮重傷吐血,石頭雙目一紅,立即起身,欲要禦劍上前助陣。

    但他剛一起身,就頓覺身形一沉,一股巨力向他襲來,千斤重力倏然壓在他身上,重如山嶽。

    他一下坐倒在地,無法起身。

    時未寒麵色古井無波,淡淡看石頭一眼,沒有言語。

    石頭頓時明白是時未寒所為,全力掙紮,但無邊壓力他根本無法掙脫。

    在金丹期修者麵前,一切努力都是徒勞無功。

    時未寒嘴角略帶笑意,不再理會石頭。

    在《如山禁》下,石頭區區築基期修為,絕無可能掙脫。

    冷山和萬誌兩人,雖然穩壓林暮一頭,但也勝得吃力。

    石頭若是在這時上去幫忙,形勢將會立即逆轉,勝負難料。

    他已下定決心,要打壓林暮。

    這場比試,林暮必須敗!

    經此一敗,林暮在門中威望頓減,以後行事也會收斂許多。

    林暮雖然是個不錯人才,但可惜不是他徒弟。

    現下他隻需要林暮幫他培養弟子,並不需要另外一個駱言!

    有林暮幫忙,千羽劍門崛起指日可待。

    十年培養出五十位築基期弟子,隻需五十年,便能培養出二百五十位。

    二百五十位!

    千羽劍門發展至今,也不過六百位築基期弟子。

    林暮一人,便能在五十年內增加門派一半實力!

    實在不錯!

    五十年後,羅通,羅辰,徐海,冷山幾人,都有極大可能凝結金丹成功。

    到那時,他根本不再需要林暮,即便是駱言和隱心,也要全部動手除去。

    千羽劍門,隻能屬於他一人。

    其他人若想染指,隻有一死!

    冷山一劍劈落五行環,頓時精神大震,青色飛劍光芒一閃,直襲林暮。

    萬誌亦是緊隨其後,金色飛劍直奔林暮心口而去。

    林暮拚命向土臨盾中輸入靈力,頓時光芒大盛,一個灰色護罩將他緊緊護在其中。

    啵!

    青色飛劍和金色飛劍,不分先後,齊齊斬在灰色防禦護罩上。

    護罩光芒一閃,泛起層層漣漪,隨即恢複正常。

    僅僅光芒黯淡少許,並無異樣。

    土臨盾防禦力,實在堅不可摧!

    極品防禦法器,遠非一般防禦法器可比。

    若是之前玄龜盾,在兩人齊攻之下,早已被攻破。

    一劍刺入心口的情形,怕也要重演。

    如今擁有土臨盾,林暮自保無虞。

    冷山和萬誌卻是看到勝利希望,飛劍光芒閃耀,一下下狠狠劈在灰色護罩上。

    隻需破開這個灰色護罩,林暮落敗便是瞬間之事。

    之前林暮和石頭連傷五位真傳弟子,兩人心中皆是憋著一口氣。

    一定要十倍奉還!

    在兩人連續攻擊下,灰色防禦護罩,愈來愈黯淡無光,隨時都有可能被攻破。

    啵!

    萬誌一劍再度劈中護罩,眼中興奮莫名。

    灰色護罩已是油盡燈枯,隻需再來一擊,便能擊破。

    他全力催動靈力,金色飛劍光芒璀璨,再度狠狠劈下。

    林暮身在灰色護罩中,麵色蒼白如紙。

    但是望著萬誌這一擊,他麵上卻突然露出一抹笑容。

    燦爛笑容,讓冷山和萬誌兩人,皆是一愣。

    倏然!

    萬誌猛然察覺後心一疼,還未反應過來,便見一抹血光,從心口飛出。

    他胸前一個細小血洞,鮮血汩汩流出,血流不止。

    萬誌轉臉望著林暮,眼中全是難以置信。

    隨後一個倒栽蔥,從半空摔落下去,斃命身亡。

    絕命無影針!

    例無虛發!

    林暮之前一直示弱,以他實力,雖然不能擊敗兩人,但也不會如此不堪。

    之所以節節敗退,皆是製造假象。

    讓冷山和萬誌兩人,得意忘形,全力攻擊。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抓住機會,在萬誌全力攻擊時,猛然催動絕命無影針,一擊致命!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即便時未寒,也來不及出手阻止。

    萬誌實力很強,在真傳弟子中,都能排進前十。

    林暮能夠一舉建功,也帶著一絲運氣。

    雖然解決萬誌,林暮卻並未立即動手對付冷山。

    剛剛他雖是示弱,未曾用出全力,但所受重創,卻是真真切切。

    他五髒六腑皆已受到不輕傷害,連呼吸都疼。

    下麵數千弟子,見空中形勢突然逆轉,全都驚訝莫名。

    他們本以為,林暮必敗無疑,卻沒想到峰回路轉。

    之前一直洋洋得意的萬誌,竟然一下斃命。

    數百年苦修,毀於一旦。

    時未寒麵色陰沉,卻並未開口阻止。

    這場比試,進行到現在,林暮仍未敗陣。

    也就是說,林暮仍有資格收徒。

    他之前已經當著數千弟子的麵,答應過林暮,現在已經無法反悔。

    不然,他在門中威望將會一落千丈。

    作為一派掌門,一言九鼎,若是出爾反爾,對他威望損傷極大。

    他隻能將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冷山身上,希冀冷山能夠擊敗重傷的林暮。

    若不是駱言在此,他甚至都想暗中下手,讓林暮落敗。

    但是非常可惜,駱言修為已是金丹後期,甚至比他還要略強一分。

    他一切動作,都瞞不過駱言。

    眼下,他根本不能和駱言翻臉。

    哪怕萬誌被林暮殺死,他也不能翻臉。

    真傳弟子他多得是,但是金丹期長老,卻是屈指可數。

    林暮一舉擊殺萬誌,讓冷山心中猛然一驚。

    他也未看清,林暮到底是用何種法器殺死萬誌。

    絕命無影針無影無形,即便平時,也需用神識細細查看,方能勉強發現。

    如今在林暮靈力催動下,隱匿形跡愈發難以看破。

    即便金丹期修者,不注意之下,也不容易發現。

    不然,時未寒早已出手阻止。

    高手間比試,受傷在所難免,時未寒也知道。

    但他並不想看到門中弟子傷亡,不論誰斃命,對門派來說,都是莫大損失。

    靈寂期弟子培養不易,每一位都至少要上百年苦修,有些人甚至培養二三百年,都未衝擊金丹成功。

    如今驟然死去一位靈寂期修者,時未寒也是心疼不已。

    林暮卻是麵色平靜,殺死萬誌,是他故意為之。

    若想樹立威望,僅僅靠擊敗幾位靈寂期修者,遠遠不夠。

    若他心善,下次若是再有這種情況出現,十來人圍攻他一人,隻怕他實力再強,也是無法抵擋。

    如今他發狠殺死萬誌,下次再有人挑釁,也要掂量掂量。

    和生命相比,其他一切,還是微不足道。

    殺雞儆猴便是如此。

    萬誌就是那隻雞。

    冷山神色凜然,絲毫不敢大意。

    他後心冷汗陣陣,剛剛若是林暮攻擊他,隻怕此刻身死之人,便是他了。

    其實他擔心純屬多慮,林暮雖想殺人立威,冷山在門中地位超然,極受時未寒重視。

    若他死亡,時未寒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門中勢必會引起軒然大波,動蕩不安。

    這種事情,林暮極有分寸。

    他極為了解時未寒,知道他不會為一位普通真傳弟子大動幹戈。

    就如當初自己一般,輕易就能出賣。

    林暮緩緩平息傷勢,伸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瓶百年靈乳,一飲而盡。

    百年靈乳剛入腹中,便化為陣陣精純靈氣,他忙運轉《五行心法》,拚命煉化。

    體內靈力迅速恢複,土臨盾形成灰色護罩,光芒也漸漸明亮。

    冷山雖然一次次攻擊,但也無法破開防禦。

    相反,隨著林暮體內靈力恢複,灰色護罩防禦力愈來愈強大。

    盞茶功夫,林暮體內靈力便盡數恢複,五髒六腑傷勢,也被他強行壓下。

    林暮傲立虛空,和冷山遙遙相對。

    他神識一動,之前故意落在地上的五行環,立即飛起。

    五色光華流轉,璀璨奪目。

    林暮重整旗鼓,氣勢大漲,操縱五行環,向冷山飛劍襲去。

    叮!

    五行環威勢大漲,一下將青色飛劍擊退十丈,遠離林暮。

    林暮毫不停頓,催動五行環拚命攻擊。

    一瞬間,攻守易位。

    剛剛頹勢,全完逆轉過來。

    五行環一下下狠狠擊在青色飛劍上,冷山頓時麵色發白。

    林暮犀利攻擊力,竟然絲毫不遜色於他。

    作為劍修,攻擊力都比不上別人,落敗也就毫無疑問。

    冷山麵色一寒,這場比試,如今隻剩下他一人。

    若他也落敗,那誰也無法阻止林暮在千羽劍門強勢崛起。

    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願看到的。

    即便他願意,時未寒也絕不會答應。

    他一咬牙,眸中閃過一絲狠意,決定用出秘技。

    林暮操縱五行環一下下攻擊青色飛劍,眼見就要勝利,卻突然發覺異常。

    青色飛劍倏然停在半空,靜謐得可怕。

    冷山麵色潮紅,拚命催動靈力。

    青色飛劍在短暫沉寂後,猛然爆發。

    瀟湘暮雨!

    冷山眸中帶著一抹瘋狂,突然使出劍技。

    無邊劍氣肆虐,如同密集雨點般,直奔林暮而來。

    雨點落在灰色護罩上,護罩光芒立即變得黯淡。

    雨簾如幕!

    灰色護罩堅持不到一息時間,便破碎開來。

    無邊劍氣,齊齊向林暮襲來。

    林暮避無可避。~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綠色小說網》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4-23 00:09:25  ExecTime:0.310